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2.html


永新暴动的女将(4)


展现在她面前的,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景象:街上人来人往,个个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国民革命政府的牌子又挂出来,县委也成立了。三县农民总指挥部的大布告,赫然贴在墙上。贺自珍走近一看,原来是安民告示。铁铺里炉火通红,锤声丁当,人们正在加紧锻造梭镖,要重新组织自己的武装。乡亲们告诉她,三天前三县的农民武装攻破了永新城,监狱里的同志们全部脱险了。永新南乡有几百名农民用他们的鸟枪、土炮也参加了暴动。

她在县城附近的一个庄子里,见到了这次武装暴动的领袖们。大家告诉她,暴动后,他们以狱中党支部作基础,成立了永新、宁冈革命委员会,同时成立了三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部,贺敏学是党委书记,王新亚是总指挥,袁文才、王佐是副总指挥。

贺自珍到来时,他们正在开军事会议,讨论暴动后的行动。她刚从吉安来,一路上听到南昌暴动以及暴动队伍已撤出南昌,并开往广东的消息,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同志们。大家分析说,汪精卫已在武汉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公开撕下了国共合作的假面具,反革命势力非常猖獗。敌人从江西、湖南调集六个团,准备向安福、莲花、永新扑来,并已经占领了这些县的大部分地区。另外,永新的民团并没有走远,他们就在县城附近,准备配合国民党的军队,卷土重来。很明显,光凭三县农民武装,要守住永新城,是不可能的。会议决定,再打一仗,然后主动撤离永新。莲花的农民武装仍回莲花活动;对湖南比较熟悉的王新亚,决定带领安福的农民自卫军,到浏阳一带打游击;袁文才、王佐的队伍,仍回井冈山;永新一部分南乡的农民武装回到家乡去,一部分与永新的共产党员一起,上井冈山。暴动的队伍所以决定分三路行动,是贺敏学同王新亚两个人商量提出来的。他们考虑,一是分散开不致目标过大,二是如果一处革命遭到挫折,另一处的同志还可以继续战斗。因此她完全同意这个决定。

军事会议还对永新的这一仗作了具体的部署:三县的农民自卫军全部撤到城外,分别占领有利地形,埋伏下来,以逸待劳。永新县的人民和南乡的农民自卫军,则组成赤卫队,负责守城。

贺自珍的任务是,带领一支赤卫队守永新南门,永新南门也叫禾川门。禾川河就在离城门不远的地方流过。贺自珍接受了任务,就赶到南门来。她发现这支赤卫队有几十人,只有三支枪,其他全是赶造出来的梭镖。贺自珍背着一支步枪,腰上扎着一根皮带,挂着子弹带,在南门上带领赤卫队员挑土运砖,修理暴动时打坏的城墙。

接着,她又根据战斗打响后可能发生的情况,对每个赤卫队员的任务,作了细致的布置和安排,使人人职责分明。她还把城里的儿童团员也动员起来,对他们说:“你们的任务是,准备炮和铁桶,越多越好,带到城墙上来。”儿童们都照办了。

贺自珍又想,枪少梭镖多,敌人在城下,我们在城上,怎么才能有效地打击敌人呢?她想了个好主意,让队员们搬许多大石头到城墙上来,等敌人靠近城墙时,往下砸。

手下的赤卫队员,多数年龄比她大,有的还是她的叔伯辈。大家看着这个才17岁的女指挥员,工作细密,考虑周到,似乎她曾经带兵打过多少仗似的,所以都非常尊敬和信任她。

“双枪女将”传说的由来

这次向永新进剿的,是从湖南开来的一个特务营,共有三个连。他们头天傍晚在离永新几里路的一座山下扎营,第二天拂晓,留下一个连守营地,其余两个连分两路向永新南门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