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自珍的风雨人生 第一部分 上编 千里伴君行 明月共潮升(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2.html


明月共潮升(1)


“要再‘疯’下去,趁早嫁出去算了”

严寒的冬天已经过去,春色悄悄地来到树梢:柳树绿了,桃花红了,1926年的春天来到了。

贺自珍觉得,这一年的春天特别的动人,特别的美丽。大革命的形势经过迂回曲折,终于蓬勃地向前发展,国民革命军的北伐指日可待了。这大好的形势催开了她心底的春天。特别使她激动的是,在这一年的4月,她由一个共青团员转为共产党员。

1925年,永新县的第一批共产党员欧阳洛、刘真、王怀等,奉党的命令,回到永新建团、建党,他们一致同意,首先吸收贺自珍这个热心革命的姑娘参加共产主义青年团。她是他们家三兄妹中最早参加革命组织的一个。

几十年后,当贺自珍回忆起当年的情形,感慨地说:“现在入团、入党都要个别举行仪式,在团旗下、党旗下宣誓。我当年入团、入党,是秘密、个别进行的。也没有写入团、入党申请书,只是口头提出,由介绍人个别谈话,传达支部的意见。以后同党组织是单线联系,由党组织指定专人向我传达支部意见,布置工作任务。”

成为共青团员的贺自珍,已经转到修水女子学校学习。她把学校作为活动舞台,积极开展学生运动,宣传革命。那时候,她能够收集到的进步书刊数量很有限,有的还是从别的学校借来的。怎么能把这些书刊都介绍给学校的同学呢?贺自珍为此想了很多办法。每天放学以后,她把要求进步的同学召集来,轮流朗读其中的好文章。可是,这个办法也有缺点,有的同学家里有事,要赶着回家带弟弟妹妹,或是烧火做饭,不能都参加这种聚会。于是,贺自珍又想了出墙报的主意。她用中楷字把书刊上精彩的文章或精彩的段落抄录下来,加上醒目的标题,再用红笔在最紧要处加上圈、点,四周还画上红红绿绿的花边,把墙报打扮得漂漂亮亮,吸引同学们来观看。对于那些热心革命的积极分子,她还秘密地发展她们入团。这样,在她和积极分子的周围,团结了一批进步的同学。

1926年2月,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召开特别会议,决定在北伐军必经的湖南、湖北、河南、河北等省,加紧进行群众工作,接应北伐军,支援和参加北伐战争。1926年7月,广东国民革命政府在广州誓师北伐。大革命进入了高潮。

贺自珍就是在这个革命高潮中,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她入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参加永新党组织开办的政治夜校。永新的党组织认为,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首先要用马列主义理论武装共产党员,让他们懂得巩固国共合作的重要,自觉地拥护和支援北伐战争。入党比较早的欧阳洛、刘真等,轮流给大家讲课。政治夜校是男女合校的,不仅有共青团员、共产党员参加,一些拥护大革命的积极分子,也可以来听课。这是永新第一个男女合校的学校。夜校一共办了几个月。

贺自珍更忙了。她白天在修水女学上学,晚上到政治夜校听课,还要抽时间做同学的工作,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她的妹妹贺怡,总像影子一样跟着她。姐姐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姐姐做什么工作,她总是最得力的助手;贺自珍每天老晚才回家,她也从来没有早过。

两个女儿整天不着家,越来越引起两位老人的忧虑:她们是不是投奔革命去了?当革命党可是要杀头的呀!这天晚上,两位老人都没有睡,秉烛等待两个女儿归来,他们决定同女儿摊牌了。当姊妹俩有说有笑地推开家门的时候,迎面见到双亲端坐在堂屋,板着面孔。父亲劈头就问:

“你们又疯到哪里去了?这么晚才回家?”

平时最柔顺的妈妈这时也拉下了脸:“女孩子家,成天在外面疯疯癫癫,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