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由本•拉登之死想到的

民主多少钱一斤 收藏 0 112

2011年5月2日当地时间深夜,双手沾满全世界无辜平民鲜血、臭名昭著的恐怖主义刽子手奥萨马•本•拉登,终于被美国海军特战队员击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没有人能在犯下累累罪行后一辈子逍遥法外,滥杀无辜者的颈项,终究会被套上正义的枷锁。

但这件事原本没什么可值得庆祝的,因为本•拉登一个人的死,并不会意味着恐怖主义就已经被消灭,而且为了对他的死进行报复,他的追随者们必定还要疯狂的发起更多的恐怖行动,因而现在我们最好保持低调、静观其变。然而我所不能理解的是,竟然有人、而且竟然就在我们中国、我们汉族人之间,为这个恐怖大亨进行哀悼、甚至对其歌功颂德,其丑恶嘴脸已经到了恬不知耻的地步!

首先,有人吹捧拉登为“反美义士”,“反美”是百分之百正确的,“义士”这个词用在拉登身上却是滑天下之大稽,因为如果拉登是“反美义士”的话,那么他也一定是“反华义士”、“反俄义士”,以及全世界***宗教极端主义分子眼里的“义士”。本•拉登及其“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多年来大力支持我国新疆的“东突”恐怖主义分裂分子,已是铁证如山,“东突”组织的骨干力量大多在阿富汗接受过训练,并接受塔利班及“基地”组织提供的资金支持,“基地”分子及塔利班妄图分裂中国的图谋早已尽人皆知,而俄罗斯车臣、北高加索的分裂分子也是“基地”组织及塔利班所极力扶持的,每年都有大量在阿富汗受过训练的武装分子到那里协同当地分裂分子作战,也就是说,凡是***教“反抗异教徒压迫”的地区,“基地”和塔利班都会不遗余力的支持,而不管他们是否和美国挂的上关系,我实在是不明白有人到底是对此根本一无所知,还是心怀鬼胎!

还有人认为世界上不存在无辜平民,因为一个国家只要卷入了某种冲突,这个国家的国民就不是无辜的了,就活该遭受恐怖袭击,很可惜拉登没有遇到持这种观点的人,不然一定引以为知己。这种人把对非武装平民的犯罪上升到了一种道德的高度,凡是自认为被别人所压迫的人,都可以对“施压者”、“强权者”的平民进行恐怖报复,不管他们是否有“压迫”别人的能力、不管他们是否同意本国政府的“压迫”政策,只要你属于这个“压迫国家”的国民,那么好了,不管你是否有武器、是否能伤害别人,你的命运都会同在战场上士兵的命运一样,被杀都是活该倒霉!我不知道还有哪种论调比以上这种更加的对生命不负责任,就因为某些偏执的妄想狂认为自己受到了别人的“压迫”,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就成了合理的手段,这是滥杀无辜者多么好的辩护词啊!

这些人会反驳说,美国和西方也不是干净的,他们在打击敌人时,同样有针对平民的犯罪,这同样是野蛮的非人道行为,我当然不否认这一点,但是这绝不是说,美国和西方军队针对平民犯罪是邪恶行为,针对美国和西方平民的犯罪就是正义的,这也同样是犯罪!无论是谁,无论是“压迫”还是“被压迫”的一方,杀害非武装的平民都是犯罪行为,这种行为都应该被谴责、被消灭!你可以身上绑着炸弹、或者开着飞机冲到白宫、唐宁街10号、爱丽舍宫,哪怕你去中南海、克里姆林宫,我们都不认为这是犯罪,因为政策制定者都不是无辜的,只要他制定了某种政策,他就应该对其引发的一切后果负责,哪怕是因该项政策而丢掉性命,但是平民不是政策制定者,平民之中的绝大多数甚至都不是政策的执行者,他们只能被动的接受某种政策的影响,因此,无论你如何的狡辩,杀害平民都是犯罪行为,都是严重的反人类罪行!

我们还要看到,这些“被压迫”的国家,到底因为什么,招来了别人的“压迫”。阿富汗、伊拉克、索马里、波黑、科索沃,还有现在的利比亚…等等等等,这些国家或地区无不是自己先乱成了一锅粥,而且出现了大规模屠杀平民等严重人道主义危机,才引来别国干涉的。记得前一段看过一篇文章,说到某大学学生同外教讨论为何美国及西方总是干涉别国,该外教说:“如果有一家父亲把儿子杀了,作为邻居该不该管?”父亲杀儿子,多么可怕的景象,然而类似的景象就经常出现在一些国家中,在某些落后的封建社会中,父亲杀儿子是不必担什么责任的,孩子被父亲带到这个世界上,就是父亲的财产,生杀予夺别人都管不着,同样地,有些国家的“领袖”认为人民是他自己的私产,他怎么处置他的“子民”别人都管不着,可在现代民主国家,人人生而平等,谁都不是别人的私人财产,随意剥夺别人的生命就是犯罪,不管你剥夺的是谁的生命。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孩子都杀了,必定已经到了十分疯狂的地步,说不定还会跑出去杀别人家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任何有良心的人都会说“这是人家的私事,与我无关”吗?!西方人不像中国人,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西方当年以绥靖政策纵容希特勒,已经铸成过一次大错,他们不会允许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要想不受别人的欺压,首先自己要干净点,不要把小辫子放到别人手里,尤其不要出现父亲杀儿子这种情况,要么就把自己强大起来,使别人想要干涉也没那个胆量。不要在迎面厮杀的战场上不敢面对敌人,却整天盘算着怎么对付人家的老百姓,人家的老百姓和你的老百姓一样,平日都是过着柴米油盐日子的普通人,都不应该也没法对本国发动的战争负责,以恐怖行为袭击对方平民就是懦夫、胆小鬼的行为,无论你自己绑着多少炸弹、开着多少飞机和对方同归于尽,你都是一个内心极度自卑、怯懦的人,这种人根本配不上谈什么“英雄”、“义士”!

而且在9•11之前,美国及西方可曾刻意打压过阿富汗?没有切实证据。而事实是,在塔利班上台之前,美国及西方曾大力支持阿富汗人民抵抗苏联的野蛮入侵,不管美国及西方是出于何种目的,包括塔利班在内的阿富汗各武装组织都确实受到过美国及西方的恩惠,及至其大权在握,不思报恩,反而恩将仇报,只因***世界日渐式微而西方文明如日中天,便偏执的认为西方刻意打压***世界,而对其平民施以犯罪,从而自己引火烧身,根本就是自取其祸!美国不像中国,美国人不知道什么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美国人的性格就是有仇必报、决不欠债,惹了美国还想逍遥自在,只能说明其脑筋短路。恩将仇报再加上头脑也不灵光,这种人挨打实在是怨不得别人。

我们在爱国教育中常说,“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实话,说句不客气的,落后国家挨打才是活该倒霉,谁让你自己不想办法把国家弄强大,反而先去折腾老百姓,折腾自己的老百姓还嫌不过瘾,还去折腾别人的老百姓,这种人不但挨打是活该倒霉,简直就是自己找打!这个世界上找别人讲什么“公理”都是徒劳,唯有自己把自己的国家建设得强大起来,使自己的人民团结友爱起来,才是真正的“公理”!

有人认为美国和西方“邪恶”,那么这些人可否知道阿富汗人民在美国“入侵”以前、塔利班统治下的生活状态?塔利班在阿富汗实行的是严格的***神权统治,人民没有任何政治权利可言,在塔利班统治下,阿富汗每天要执行数十次死刑,被处死刑的罪名多是违反了***教的戒律(而且多数情况下是无心的),塔利班多将“犯人”押至体育场等公共场合,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极野蛮手段处决“犯人”,使“犯人”毫无任何尊严可言,并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在塔利班统治的阿富汗,人民也没有任何文化生活,连收听同样是信奉***教、并且同样是实行神权统治的伊朗的广播节目,也属非法,重者也可被处死刑;阿富汗战乱多年,青壮年男性多战死沙场,可塔利班却严禁妇女工作,以及接受任何教育,在家中没有任何男劳力的情况下,许多妇女只能在家活活饿死!美军推翻塔利班政权后,人们发现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家中连浴盆都是镶金的,而阿富汗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不到1000美元,人民在死亡线上挣扎度日。也许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来说,中世纪才是最美好的时代,一切现代文明都是邪恶的,于是在21世纪建设一个中世纪的国家,就是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在阿富汗国内的主要任务;而让人民生活在恐惧之中更是其乐事,西方人生活得总是那么快乐他们同样也不高兴,有必要使西方人同阿富汗人一样也生活在恐惧之中,于是恐怖手段便成为其杀手锏。如果有人认为美国“邪恶”,那么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只比美国更加邪恶!像这样的政权不被推翻,还有什么“公理”可言!

另外,“基地”组织并不只发动针对美国及西方平民的恐怖袭击,为了实现其目的,任何人都是可以牺牲的。认为拉登是“反美义士”的人,可以统计一下,“基地”组织及其相关组织多年来在沙特、巴基斯坦,还有非洲发动过多少次恐怖袭击?有多少同美国八竿子打不着、虔诚信奉***教的无辜平民死在“基地”发动的恐怖袭击之中?就在去年南非世界杯决赛时,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平民在观看比赛转播时发生了爆炸案,而制造该起惨案的索马里宗教极端组织“***法院联盟”与“基地”组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不知道这些平民与美国有什么关系,可这些极端组织对他们发动袭击时连眼都不眨一下,这些人可有任何人性可言?这又说明了一个历史事实,在整个历史中,杀害穆斯林最多的不是美国人和西方人,而正是***教徒自己!就像1977年利比亚-埃及战争后,一名巴勒斯坦人对《纽约时报》说的那样,“如果阿拉伯人没有以色列这样一个共同对付的目标,那么他们自己就会自相残杀。”

说到宗教极端组织,又想起了以色列,前几日偶然浏览到一篇“亲以”文章,有回帖者说“犹太人贪婪多诈”,是的,犹太人确实“贪婪多诈”,可一个在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充满敌意的环境中生存、时刻都有人想对其除之而后快的情况下,如果不“贪婪多诈”,又该如何生存下去?犹太人贪婪多诈,阿拉伯人就不贪婪多诈?中国人就不贪婪多诈?在“贪婪多诈”这方面,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去评价别人。在一个强敌环伺的环境中,建成了一个如此富强、民主的国家,是靠“贪婪多诈”能够用的吗?说以色列野蛮侵占了阿拉伯人的土地,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要有能耐,就自己团结一致对敌啊,可我们看到的更多是阿拉伯人自己之间互相的残酷斗争,你自己都不尊重自己,还有谁能尊重你!另外,可知道我们中国人在海外多被称为“东方的犹太人”,我们同犹太人完全就是历史上的一对难兄难弟,现在竟有中国人以纳粹法西斯言论谈论以色列,我不知道这究竟应该算是谁的悲哀。

更令人悲哀的是,开放搞活已经这么多年,竟然还有人以阶级斗争时代的眼光看待西方世界,对民主、人权如此嗤之以鼻,对暴力分子如此顶礼膜拜,不知道这些人是搭错了哪根神经,也许是为了显示自己“不畏强暴”、特立独行?本人也曾对美国及西方有过敌视心理,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因为我发现,敌视世界上最强大、最先进的国家,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这世界上再没有比仇视一个国家更愚蠢的事了,强国之所以强大,自有他的强国之路,没有人能单单依靠欺压别人就使自己强大起来,一个国家必须人民先强大起来,国家才会跟着强大起来,而要让人民强大,唯有民主和教育一途,现在有些国家之所以不能充分实现政治自由,是因为其国民大多自古受专制压迫程度太深,即使给他们充分的政治自由和权利,他们也不会正确运用,所以如果轻易进行****,必然会引起动乱,美国及西方没有认识到这点,只要求这些国家迅速进行政治制度改变,而这就造成了冲突。这并不是说,美国及西方就是完全正义的一方,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但谁也不能否认的是,民主和自由代表了人类的未来,专制集权只能代表落后,而落后是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正义”的。

本文内容于 2011/5/10 17:31:29 被小编a1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