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员 正文2 33

汪李堂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9.html


离老兵退伍有且仅有十几天的时间了,部队的气氛更是忙碌起来,要离开的兵,部队里的纪律不在过于约束他们,训练完成,他们有足够的自由时间在军营中走走看看,或者找找自己亲近的领导聊聊天,回忆着那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时光。

虽然我这次回来时间还不长,和连里的战士们也不是很熟悉,所以一般没有什么困难也就不会找我聊聊天。由于面临老兵退伍,各连也把体能训练安排少了,为的是给老兵们多点在部队他们自己的时间。让老兵们高高兴兴地退伍回家。而我也落到个清闲。可是,当有了清闲的时间,可我怎么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闷,闷的头脑发热。总感觉现在干什么也不适,无聊透了!无聊了,就更会去找事做,看着连里一个个将要回去的老兵,我心里酸酸的。想想他们以不懂事的社会青年,走进军营,成功地迈进了男子汉的队列;想想他们为国家为人民抛头卢洒热血,无怨无悔地奉献,那一章章的光荣榜上留下了他们多少的汗与血。或许我可以在他们离开之前,让他们高兴高兴,来驱散这弥漫上空的乌云。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有了事情可做的时候总觉得时间变的很短暂。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当往回想想,似乎一眨眼的攻夫。时间有限了,我终于感觉到我拥有的时间也不多了。

我四处奔波了几天,赶回来的时候,离老兵离开部队还有几天的时间,希望我的努力能给他们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走到办公室门口,刚打开门,双脚还未迈进屋子,正在工作的建朋抬起头看到我,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停下手中的文件,稍稍整理了一下有些杂乱的办公桌后,走到我身边,把我往屋子里拉,走到我的办公位置后,双手压着我的肩膀。等到我坐下后,建朋又拿起我那几天未用的杯子,到了点热水,放在我的面前。

从一进入屋子里,看到建朋他那异样的眼光,接着出现一系列不着边际的举动,似乎有什么事!他刚一放下杯子,我就有些忍不住了,拿起他刚放下的杯子,站起来一边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将杯子里的水倒掉,一边说:“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别着样,这样让我很不习惯”。

建朋听到我这么说,低着头,叽哩咕噜地说了一大堆话,可惜我一句也没听懂。不是我耳朵不好使,要知道我体检是全票通过的,可没走啥后门,也没钻啥漏洞。所以,我一句也没听到只能怪他说话太小声了,一个大老爷们此时的声音小的却不逊于一个害羞的小姑娘。

“嘀嘀咕咕的说什么了?大点声好不好!有不是中午没说饭!”听到建朋发出的耗子音,我有些不耐烦地说到。

“嗯,这个…我…嗯…”建朋感受到我有些不耐烦的心情,刚说的话更是支支吾吾地了。看到建朋这个样子,我就来气,你说一个大老爷们支支吾吾地像个娘们,只要有点男人气概的人都会自然而然地发出想揍他的感觉,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还真没见过建朋像今天这样。

经过我刚才的一句不耐烦的语气,建朋的声音从耗子音转变成了打哑语,办公室里沉静了,看到建朋今天如此地反常,我可以猜到或许建朋真的有什么事情要说,可又碍于面子不好说出来。沉静中,我深深地注视了一眼建朋,看得出他有些着急,心里很紧张,可不善于言表的他此时的脸却憋的红彤彤的,就像喝完酒时让的脸红。

我静下心来,说:别憋着了,有事就快说吧,别耽搁了时间!建朋看着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鼓起劲力,大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连里有两个老兵小闹了一场合.。听到只是两位老兵发发脑骚,我喝了一口水,漫不经心地说:“就小闹了一会,你需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嘛! “嗯...其主要是让来视察的领导逮个正着。”

“逮就逮...什么,让视察的...来视察的都有谁?”我麻木地端着杯子,挣大眼睛看着建朋。 “不知道,我听老兵说他是一个人来的,没有佩戴军衔,他在营区散步时看见老兵在打架后,打电话给团长除理,随后团长打电话给我去领人回来。我去领人的时候,团长和政委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示意让我带老兵回去,在离开团长办公室时,团长生气地叫我回来好好反省反省。”

“不会有这么严重吧?”我拉拢着脸说。

“我也不知道,可当时我看到团长和政委的脸色就不太好,也没敢多问,回来后问过那俩个老兵才知道事情的太概。”建朋坐回到椅子上,手撑着脑袋说。“我找你一是想你出出主意,二是想让你去团长那说说情,别给那俩个老兵下处分,他们快走了,我不想他们背上处分回家。”

我看着建朋,看到他那流露真情的目光,说道:我到团长那说说,争取不让他们背上处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