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员 正文2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9.html


许昊伟和钱堂对望了一眼,笑着问:“指导员,能不说吗?”­


我看了看他们,笑着反问道:“你们说呢?”­


钱堂这个天不怕地不怕敢在闲聊时,和任何一个首长开玩笑的家伙,嘟着嘴,像小孩子一样低估着:“你这不是侵犯别人的隐私权吗!”­


“你说什么?”我假装没听清,问道。脸部的笑容却证明了,他敢在说一句,有他好受的。看到我“可爱”的笑容,钱堂胆怯了,急忙说道:“没!没什么!”­


“既然没什么那你们就开始说吧!”­


“是!” “那天,上面的首长来检查,当天早上大家就在连长的吩咐下,将连队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本身我们的宿舍就干净的很,当天值日的战友,连长没有特意的安排。”钱堂回忆着说。这是许昊伟也插上话说:“可那天偏偏还是思想教育课程!”等许昊伟说完,钱堂继续回忆:“吃完早餐,我们像往常一样,拿起教材去了俱乐部。一切看起来是那么自然,可谁知,不过也怪我自己,到了俱乐部光顾着和战友们瞎掰了,没有发现我的主要教材没带来。就在将要上课时,我才发现问题,慌忙中,急忙跑了回去。”我听着钱堂回忆的内容,手里的烟不知不觉抽完了,我又拿出两根,扔给许昊伟一根后,我两点燃烟继续听着钱堂的回忆! 这时钱堂不干了,停止了激昂的声音,有些不高兴地说:“指导员,这你就不对了,你两在这听这么动人的故事,我不怪你,可你也不应该拿烟来诱惑我吧!好歹我这么卖力的说呢!” 我白了他一眼说:“都说饿死劳碌的,就是像这样子,明白了吗?别磨叽快说!” 钱堂“哼!”的一声,作出鄙视的手语。 “去你的”我随手抓起地上的野草,往他身上一砸说道:“快说,满意的话,赏你一根了!”呵呵!有了奖赏就是不同,钱堂又回忆起了那件往事。 “我到宿舍,打开门,一只脚刚伸进去,忽然我发现我的脚上踩到了什么,我低头看去,一个漂亮的本子被我踏在上面,我连忙移开我的脚,可是上面已经深深地留下了我的脚映!我弯下腰,拾起地上的本子,拍了拍上面的脚映。只留下了一点浅浅的痕迹。当我打开时,却发现上面是日记却没有战友的名字。匆忙中,我把它放在我的柜子里。拿完我的教材就回去了!” 钱堂刚说完,许昊伟接着说:那天,上完课回来,我就急匆匆地赶回宿舍,因为我发现我的日记本不见了,当时我第一个跑回宿舍,当时,我在自己的柜子等可能放的地方都找了,可还是没发现我的本子,而就在我将要绝望的时候,忽然我发现钱堂的柜子里有一本和我一样的本子。当时我想也没想,直接走到他柜子旁,拿出了本子,当看到是我的日记本时,心终于放了下来,可随即我又生气了,我不明白钱堂为什么要拿我的日记本。他到底是何居心!”许昊伟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轻轻地吐出,青淡的烟围绕在他的上空。带走他心里的一丝丝不畅快!­


许昊伟低下着头,用另一只不拿烟的手摆弄着地上枯黄的草,继续说着:­


“钱堂也和战友们一起回到了宿舍,我当时也是气昏了头脑,问也没问,直接冲上去,抓住钱堂的衣领照他的门面就是一拳下去。打完之后也不理会他,甩门出去了!”烟又在不知不觉中抽完了,似乎我还没尝出烟的味道!这次我抽出了三根,一人一根!­


当火焰走过每个人手里的烟后,钱堂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来之不易的烟的味道。随着他吐出的烟雾,钱堂的声音也烟雾中传出!­


“当时我也很郁闷,他怎么打人呀!看到他甩门出去,我想也没想也跟了出去,我一定要他道歉!他凭什么打人!难道他想打就打人吗?别以为老兵就了不起!而当我追上许昊伟,拉住了他,可是还未等我开口,迎来的却是粗鲁的语气,还叫我放开我的狗爪子。听到他的话,我气不打一处来,开始想要问的话,我也不再问,也不管部队的纪律和你是不是老兵。我一放开手就猛地给他的脸庞一拳。也狠狠出了我的一口恶气。可就我一拳,我俩也就结下了梁子。而且当时我们俩还大干了一番!都弄的对方鼻青脸肿地到了连长办公室!到了办公室,连长没说什么,一个命令让我们跑,跑到他满意为止!就这样我们什么也没说,按照连长的命令一直跑下去,也不知跑了多久,只记得,我们身上最后的劲快跑完的时候,闫指导员过来把我俩叫了回去!而回去以后,连队就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似的,依然按照大纲训练!”­


烟又抽完了,好像上帝有意安排似的,每当他们说完时,也就代表一根烟的结束。灰烬还未落地,我不得不又拿出烟,继续扔给他们。再一次,烟上被火焰走过,留下了痕迹!­


昊伟接着钱堂的话继续回忆着。


我自从上次被连长罚了之后,就看钱堂很不顺眼,不管什么事总喜欢和他对着干,有时和李班长联合起来整整他,慢慢地我俩的矛盾是越纠越深,越缠越乱!直到后来一件事,才让我们解决矛盾!可现在也晚了。


那天我们刚刚跑完五公里越野回来,指导员找到连长,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些什么,草草的集合解散了,当我也和战友们一起准备回去,连长叫住了我,跟着他后面去了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让人紧张,连长一回去也不说话,就是拿出烟抽个不停,好像心事很重。我站在桌子旁边,一动不动,也不敢动,连长这时叫我,我想这件坏事一定和我有关!­


连长放下手中燃烧待尽的烟,丝丝的烟雾悬绕在连长的前方,好像连长那重迷乱的思绪。­


连长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往我身边一扔,说道:“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我疑惑地看了连长一眼后,拿起桌上的信,信上没有名称和地址,只是粗粗地写着几个大字,几个显眼的字。我拆开信封,里面简单的只有一张信纸,上面的却写着让我生气却又很无奈的话!­


我拿着信纸,低着头不敢看连长,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连长。­


“看好了?”“嗯!”“有这事?”“嗯!”­


“什么?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连长气的跳了起来,一把捉住我胸前的衣服,冲着我怒吼道。­


我啥也没说,低着头!­


连长握起拳头,准备狠狠地向我砸来,指导员赶了进来,拉住了连长。连长看了看指导员,无奈地将拳头狠狠地砸向了桌面。当他放开我,转过身,轻缓地说:你知道你这次的事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吗?­


我点了点头,回答:知道!­


知道?那你在干之前没向过后果?连长反问道。­


“不是,连长…”我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连长打断。­


不是,不是什么!做错了还准备狡辩。连长生气的说。­


我听了连长的话,刚想说的话。又全都憋着回去了。感觉委屈的我,面部憋的通红,手偷偷地握紧拳头。眼里有泪可我却没让它溢出。­


沉默,鲁迅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我不知道自己是爆发了还是死亡了。因为指导员打破了沉默。­


他拍拍我的肩膀,脸上微微扬起笑容,说:别憋着了,有什么话就说出来,连长刚刚也是太冲动了。­


我抬起头,看到指导员那肯定的眼神,深深地吸了口气,鼓起勇气,将所有的事全部详细地说了出来。就在我说完后,指导员沉思了一会儿,对着我苦笑道: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做事还像小孩子样的,也不动动脑子。­


指导员话说的莫明其妙,我听的也是莫明其妙!­


见我还是糊涂着,指导员叫我回去好好地问问钱堂,他说钱堂可以告诉我答案。­


当我回去后,放下脸面,找到钱堂,认认真真地进行了心与心的交流。而我知道是我错了之后,向钱堂道歉,并在全连的军人大会上进行了检讨,受到了严重警告处分后,原以为这事不了了之了,却没想到还影响了我的命运。­


听到昊伟这么说,看到他失落地低下头。我也没想到要说什么去安慰他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站起身,拍掉身上的灰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