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9-19)



接到日军气急败坏语气强烈的报告,哈希尔中将皱起了眉头。

事情清楚的一面在于:这仗是中国大陆打的,解放军出动了特种部队。 此战主要的制胜武器看来还是钓鱼岛之战中出现过的那种半潜的导弹发射平台,打出了百余发小型舰对舰和舰对地导弹。台湾的武器库中没有类似的东西,台湾至多是500吨级的导弹艇,可以打8发较大一些的舰对舰导弹。此战中,日军甚至无法观测到更无法拦截这些小型导弹,导弹肯定是超音速的,并且有良好的中继制导手段,从他们跨越石垣岛炮击石垣市西侧近海日本舰队的情形来看,中继制导多半位于雷达山顶。也就是说,解放军的海军特战小组登上了雷达山。两岸中国军队开始并肩作战,这个动向殊为令人忧虑。

不清楚应该如何做的地方就在这里。按照日方的要求——不妨认为美军也曾经答应过——既然解放军出动了, 美军就要出动,挡住解放军。日方一直要求美军出手教训一下中国人,小小的一次真实的冲突就可以,让中国人知道自己的斤两,迅速冷却一下他们被愤青们鼓吹得有些发热的头脑,那么,西太平洋的许多事情就都好办了。但是,如果台湾向中国大陆求援,解放军应邀出动,美军又大举出动拦截解放军,那将会出现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中台军队为一方,美日军队为另一方,发生了对峙甚至——混战。

解决之道嘛,——这个虽然是难题,但却不是自己的分工。这是总统职责范围内的事情。美国人民既然选举你做总统而不是我,自然是让你来解决这些难题的。

哈希尔中将是麦克阿瑟将军的粉丝,认为自己是美军中为数不多的军人政治家之一。事情顺利时——这是多数情况——会想起麦克阿瑟将军在政治战略上的雄才大略和积极进取,事情不顺利时——譬如现在——哈希尔中将就自然而然记起了麦克阿瑟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里对着总统和国务卿指手画脚,记起了麦帅越俎代庖制订对付红色中国的计划并在韩战初期认真着手准备轰炸东北,记起了麦帅一封电报就指定了与总统的会面地点——威克岛,美国总统去那里要飞行四千七百英里,麦克阿瑟自己则仅需飞行一千九百英里。当然,哈希尔中将也清楚记得随后发生的事情。“老兵不会死,他只会慢慢消失。”是的。但是,其中的经验教训是不能慢慢消失的,无论过去多久,都必须牢记。

向总统发电请示。

当然还要做一些眼下应该做的权宜应对措施。美军应该高调出动反潜兵力,军舰和飞机,把石垣岛周围设定为反潜演习区,名为反潜,实际上是表明态度不许中国大陆增援石垣岛,而且,深入分析中方的想法的话,应该看到他们闻讯即悄悄撤出部署在石垣岛周围的半潜平台。台湾方面,自然是借坡下驴,本来就想撤,把日本猴子痛揍了一顿,中国人讲究的面子已经有了,你还不撤退那支可恶的小分队吗?内部通知台湾:你们的撤退行动将受到美军演习部队的绝对保护。日本方面嘛,这位前战败国盟友正在紧张地、可怜兮兮地观察美国的脸色。我会给你一个会意的眼色和鼓励的微笑,这个行动足够温暖你的心。局势是明摆着的,美军的环岛海域演习名义上将隔绝任何一方的增援,给石垣岛战事降温熄火。是在谁退出的情况下熄火的呢?没有中国新式对地攻击潜艇部队的支持,你已登上岛的配备了重型武器的千人大营,还拿不下一个轻步兵连吗?

想了想,觉得还是要以某种形式知会中国人一下。你们并没有以官方形式改变对石垣岛属土性质的认可。虽然日本猴子的愚蠢举动有可能促成这一默认的改变。你们无非是出于统战目的在给台湾方面撑腰,逼迫日方认可钓鱼岛油田的实际归属。你们声明中暗示不排除武力支援石垣岛的台湾观察组,而且说到做到,以潜艇这种不与美方撕破脸皮的形式狠狠揍了日军一顿,这在面子上已经足够了。我想不出你们还有什么必要非要在石垣岛打下去。

拔出玉米棒子芯烟斗,喷出一个大大的烟圈,哈希尔中将吩咐对解放军的联络官:跟他们说一句话,嗯,措辞是,“你们已经打得足够漂亮了”。


2昼夜内,美军加紧调兵遣将,大量反潜兵力云集于石垣岛周围海域。“人道主义”地救起日军落海人员,允许日方向岛上运送名义上不包含武器的补给物资。

石垣岛上,日军没有动静。

台湾方面没有派出增援。但加紧与日方沟通钓鱼台油田的生产安全问题,谈判组在某几个次要的地方做出了一些让步。日方谈判组的立场毫不松动:钓鱼岛油田要想安全生产,必须有日方一半的份额。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时说:“钓鱼岛东***-***-***-***诸点连线西侧为中国的专属经济开发区,外国船只可以在遵守有关国际规则的前提下无害通航。”

记者们立即从笔记本电脑上连接出这条线,席间发出一片低呼声。一些西方记者认为这条刚宣布的界线明确地把钓鱼群岛及其油田所在的有关争议海域纳入中国的专属经济区,并且明确使用了可以“无害通航”的主权用词。这显然是中国收回钓鱼岛之后出现的新生事物。

美联社记者立即提问:“美军舰艇可以在这条新界线内航行吗?”

外交部发言人说:“首先,这条线不是什么新界线,而是我们对东海专属经济区划界的一贯主张。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外国军舰可以按照有关国际规则无害通航,但不得做出危害主权国安全和权益的事情。”

美联社记者打破记者会规则,不等允许就站起来提问:“请说明什么样的航行是‘危害主权国安全和权益’的行为?”旁边的人民日报记者忍不住也打破规则,回答说:“军事演习就是。”记者答了记者问,会场有点乱,一些人笑,气氛轻松活跃。

外交部发言人面带微笑,语气和缓而诚恳地说:“既然记者先生破例,那么我也破一次例,当一次提问者。请在座各位记者回答一个问题:把一些地方搞乱,符合哪个主要国家的利益?中国愿意乱吗?美国真的愿意乱吗?有谁愿意乱吗?”

众记者一下子静了下来。美国真的愿意这个世界乱吗?小乱?大乱?短期乱?长期乱?自己乱还是别人乱?盟友不乱邪恶国家乱?美国真的是动乱之源吗?美国真的是世界警察吗?美国是对付威胁的稳定的力量吗?美国是国际秩序维护者吗?美国其实最希望这个世界少发生乱子吗?至少,美国希望中国乱吗?

那位美联社记者忍不住站起来反问:“那么中国政府认为美国愿意乱吗?”

外交部发言人:“其实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希望天下大乱。我可以说他的名字吗?”

席间一位西方记者忍不住角色倒置扮演了发言人的角色:“请讲!”

发言人说:“那就是恐怖主义分子。”


雷达山南坡指挥部掩体内,罗四朗对老谭说:

“中共表明态度,不许小日本武装干涉钓鱼岛的生产作业,但也表明不会为了支援我们与美国公开冲突。事情如果按现状稳定下来,钓鱼岛油田的生产小日本是不敢捣乱的,我们并不吃亏。

小鬼子在等着我们撤走。如果我们不撤,美军完成部署后,他们将发起攻击消灭我们。如果你们增援,必然与美军正面冲突,正中小鬼子下怀。

现在的局面是如果我们不撤,谁都不便伸手,就看我们在这里死磕了。”

老谭沉沉地说:“小鬼子的通盘计划订得不错。只是有一点会出他的意外:我们就算没有后方支援,他那一个大营就能吃得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