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中的对决 正文 第11节

于建立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URL] 11 余晓波收起枪对队员们说:“我军已经向日军发起了冲锋,追上去我们还能干掉几个鬼子,马上换个狙击位置。”队员们依言而行,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萧致远突然发现了什么,只想指挥部后面的断崖说:“队长你看,指挥部后面的断崖上有鬼子活动!”余晓波立即拿起望远镜,朝萧致远指的方向望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


11

余晓波收起枪对队员们说:“我军已经向日军发起了冲锋,追上去我们还能干掉几个鬼子,马上换个狙击位置。”队员们依言而行,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萧致远突然发现了什么,只想指挥部后面的断崖说:“队长你看,指挥部后面的断崖上有鬼子活动!”余晓波立即拿起望远镜,朝萧致远指的方向望去,发现确实有三两个穿着怪异军装的日军在活动,而而且断崖下还有日军不断地爬上来。余晓波立刻命令说:“苏成惠马上呼叫指挥部,阻击从断崖上上来的日军!”苏成惠取下背上的发报机,打开发报机电源用对讲机不断的呼喊:“我是飞鹰!我是飞鹰!呼叫指挥部!呼叫指挥部!断崖上有人数不详的日军出现!立即阻击!立即阻击!

发报员把苏成惠的报告转达给团长,团长命令道:“马上阻击,不,马上消灭这股敌人!”然而,就在团长的命令下达的同时,几颗手雷飞机了临时指挥部,伴随这一连串的爆炸一股股黑烟升腾而起,临时指挥部变成了一片废墟。见国民党军的指挥部被摧毁,溃退下来的日军立即战心倍增,并且在一次的向国民党军发起了进攻。余晓波见指挥部被日军摧毁,一脸的悲痛之色,紧握着枪托的手不知不觉渗出了粘稠的汗液,心中被一股熊熊燃烧的怒火充斥着。他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命令道:“苏成惠呼叫总部派兵增援,马上回到原来的狙击位置干掉从断崖上来的日军!”

狙击队发挥到原来埋伏的那片草丛,余晓波低声命令道:“分散埋伏,保持一定距离,每人间隔不要超过四米。”队员们异口同声的说:“是!”国民党军受到日军的两面夹攻被日军围在了包围圈里,虽然从断崖下上来的日军只有二十几个人,但是这二十几个日军的作战方式和作战素质,与其他日军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他们不仅速度敏捷而且作战时干净利落,在对手被打得晕头转向时,迅速变化位置。这样的作战方式余晓波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对这二十几个日军的来历产生了兴趣,但是现在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先干掉他们再说。

余晓波不知道,这次他遇到的是日军的特种兵,这支特种兵是从德国接受现代特种作战训练的,特种兵这个词对于同样在德国接受过狙击训练的余晓波来说也许并不陌生,但是他去从来没见过。余晓波瞄准了一个特种兵的头部,轻轻一勾扳机,特种兵倒地身亡。紧接着第二个特种兵又闯进了瞄准镜中,余晓波随手一勾扳机,第二个特种兵也死了。紧接着第三个特种兵刚刚拧开手雷的盖子准备投掷手雷时,余晓波瞄准了手雷叩响了扳机。一声巨响过后,第三个特种兵所在的位置上什么也没有了。

日军特种兵的指挥官森木宏志立刻意识到了有潜在的敌人埋伏在暗处,立刻躲在了一块大石头后面,并且命令他的部下停止前进:“有敌人埋伏在暗处,部队停止前进!”一个特种兵慌忙问:“大佐阁下,敌人埋伏在什么地方?”森木没有回答他,而是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那两个特种兵的中弹部位,以及子弹射来的方向来判断敌人可能埋伏的位置。但是观察了半天他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八格牙路,只从中弹位置来判断敌人大概埋伏的方位是毫无作用的,依我判断敌人可能埋伏在那片草丛里,也有可能在那片乱石堆后面,更有可能就在那片花从下,甚至这三个地方都有可能埋伏着敌人。”特种兵问:“那么大佐阁下,我们是否继续出击呢?”森木说:“虽然我们大日本皇军不怕死,但是被敌人能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法杀死也未免太丢人了吧,我们不要出击,我要先观察一下。”

见对面的日军没有了动静,萧致远有些不安:“队长,鬼子怎么没有动静了?他们不会又有什么举动吧?”余晓波则很镇定:“不会,他们是被我们打怕了,躲在大石头后面不敢出来了。这对我们来说道是件好事,他们越是不敢出来我们越要在这里等。要和他们比耐心,我相信我们比他们更有耐心。现在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是我想他们迟早会失去耐心从大石头后面窜出来,一旦他们失去耐心,就是我们耀武扬威的时候。”队员们听他这么一说,心中的愁云顿时烟消云散,纷纷赞同的点点头。

日军向国民党军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猛烈进攻,国军伤亡惨重,艰难的死守着阵地。参谋长渐渐的苏醒,感受到左腿剧烈的疼痛,刚才的爆炸把他的左腿炸伤了。看了看被炸毁的指挥部以及被炸死的通讯兵和几个参谋的尸体。忽然想到了刚才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团长,见团长的头被埋在了土下。他顾不得自己的伤势,急忙把团长的脑袋从土底下刨出来。团长抖了抖头上的尘土问道:“参谋长,发生了什么情况?”参谋长强忍着疼痛说:“报告团长,指挥部遭到日军偷袭,通讯兵和几个参谋被炸死,连我也受伤了。”听到参谋长的汇报,团长才看见参谋长的腿伤关切的说:“你的腿受伤了必须马上治疗。”参谋长满不在乎的说:“我的伤不要紧,日军马上就要攻上来了,我军快顶不住了。”团长看着硝烟弥漫的战场和遍地的尸体,眼里噙着热泪命令道:“弟兄们!顶住日军的进攻!誓与阵地共存亡!”国军士兵们见团长还活着,顿时信心倍增,如猛虎下山一般怒吼着夏日军再次发起反攻。疯狂进攻的日军被国民党军的气势吓破了胆,迅速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森木用望远镜观察着战况,见国民党军的指挥官没有被杀死,咬牙切齿的狠狠咒骂道:“八格牙路!竟然让这个支那军指挥官死里逃生,这简直是我特种部队的耻辱!”他身旁的特种兵问道:“大佐阁下,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既然那个支那军指挥官没有死,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已经失去意义,再留在这里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们该撤退了。” 森木说:“你说的这些难道我会不知道吗?我们现在已经被一股来历不明的支那军缠住,如果我们离开这块大石头,就会成为支那军的活靶子,迎接我们的只有子弹!”

余晓波见团长还活着欣喜地笑了笑:“团长并没有死太好了!”萧致远问:“但是,这些鬼子不出来,我们总不能干在这儿死等吧?”余晓波说:“等!我们狙击队就是一张膏药记忆是要让日本人接不下也脱不掉!”就在这时一排炮弹落到日军藏身的大石头周围炸响。一个日军特种兵受到惊吓,叫喊着从大石头后面窜出来向断崖跑去,就就在他即将跑到断崖边时,余晓波的子弹追上了他的脑袋,特种兵倒在地上不动了。这是次,森木看清楚了子弹射来的方向:“子弹是从那片草丛里射出来的,那里埋伏着支那军的狙击手!”特种兵问:“大佐阁下,既然已锁定支那狙击手的位置,我们如何出击?”森姆对通讯兵说:“立刻呼叫指挥部,对支那狙击手埋伏的位置进行炮击掩护我们撤退。”背着步话机的通讯兵说:“嗨!”说着他拿起通话器说:“狼群呼叫总部!狼群呼叫总部!我军遇到支那狙击手袭击,预定作战计划无法实现。立即向指定目标展开炮击掩护我军撤退!坐标324,坐标324,呼叫完毕。”森木微笑道:“很好!把枪口通通擦亮,把手雷的盖子全部拧开,只要草丛中有人窜出来就给我猛烈的还击!”通讯兵报告道:“报告大佐总部回电,与炮兵部队失去联络,但是总部会派航空兵来援助我们。”森木说:“呦西,无论是炮兵还是航空兵只要有炮火援助,我们就可以平安的撤离。”

余晓波见敌人没有任何动静,一起都显得似乎很平静,平静得有些可怕,余晓波也不免有些紧张和不安,勾着扳机的食指不停地动来动去。这时天空中传来飞机发动机发出的嗡嗡声,萧致远问:“什么声音?”余晓波立刻意识到了危险大叫道:“不好!快转移狙击位置!”然而他的话音未落,炸弹已经落在了花丛里,转瞬间美丽的花丛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队员们慌忙从狙击位置窜出来狼狈的逃命。森木瞧准机会带领特种兵们,端着冲锋枪从大石头后面窜出来,对着狼狈逃窜的队员们拼命射击。

森木停止了射击,对特种队员们说:“全体听我口令!撤退。”一个特种兵惊愕地问:“大佐阁下,我们不进攻吗?”森木说:“主力部队已经被击退了,就算我们二十多个特种兵的作战素质在优秀,难道还能消灭两千多个支那军吗?撤退。”日军特种兵在炮火的掩护下乡断崖走去。纷纷取出绳子,将绳子一头的钩子钩在断崖上倒退着退下断崖。

余晓波带着队员们冲出火海,望着花丛中的熊熊烈火咒骂道:“混蛋!中了这些狗杂种的诡计!”团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别往心里去啊,胜败乃兵家常事嘛。”余晓波非常理解的点了点头,转身问队员们:“有没有失踪的人?”队员们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还有些惊魂未定,听到余晓波的询问,队员们互相看了看寻找队伍中有没有失踪的人。苏成惠说道:“萧致远不见了!”余晓波立刻朝还在燃烧的花丛冲去,苏成惠拦住他:“你站住,你要去做什么?”余晓波说:“他还在花丛里我要去救他!他是我们狙击队的队员更是我的兄弟,我不能丢下他不管!”苏成惠拽住他的手劝解道:“你不能进去你会被烧死的,我们既然已经失去了一个人,更不能失去你这个队长啦!”余晓波不顾一切的吼叫道:“我不管这些,我只想救他出来!”说着他就要冲进火海。队员们见势不妙立刻冲过去阻拦他,把余晓波连拉带拽的拉回来。

队员孟连海劝解道:“队长,失去一个兄弟你心里难受我们知道,可是我们心理和你一样的难受。你说过,我们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战争没有不死人的。自从参军的那一天起,我就把军营当成了自己的家,把军营里的兄弟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失去了一个兄弟就像失去了一个亲人一样难受,作为军人我们要默默承受这种痛苦,而这种痛苦就是我们打击敌人的源动力。” 余晓波讷讷的点点头。

大火熄灭之后,队员么在灰烬里寻找着遇难者的遗体,突然他们发现了一具被烧焦了的尸体,孟连海叫道:“队长,发现萧致远的尸体啦!”于晓波跑上前去,仔细观察了一番。尸体的头部只剩下了一半,另一半已经不复存在了。很有可能是被刚才爆炸的威力削去了半个脑袋,然后尸体又被大火烧焦的。余晓波望着已经面目全非的萧致远的尸体,一脸悲痛的无声啜泣着。而后擦干眼泪对队员们训示道:“我们要记住我们是一个集体,我们要抱成一团打击敌人,今天我们失去一个战友我们会悲痛,但是悲痛只是一时的,而仇恨却是永远的。而我们报仇雪恨的唯一方式就是杀死更多的敌人,我们是在为祖国而战,我们是在为民族而战这是一种信念,一种永远不可动摇的信念!战争可以夺去我们的生命,但是它不能夺走我们的意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