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刑警抓获悬赏通缉逃犯未获10万奖金引争议

枪倒扛 收藏 0 475
导读:晨报记者 杨育才   一个越狱逃犯,两省两个地方警局,牵扯出10万元奖金悬疑事件。近日,安徽省安庆市一名民警在博客文章《悬赏10万元的逃犯抓获后》中透露,他所在公安分局的刑警大队于去年底抓获一名逃犯,这名逃犯正是湖南警方悬赏10万元通缉的对象。但罪犯交接之后,湖南警方至今没有兑现10万元的奖金。   昨天下午,记者分别从湖南省公安厅宣传处和湖南省监狱局获悉,湖南方面不是不兑现,只是还未确认由哪个部门兑现。   然而争议却不仅于此。作为执法部门的安庆警方,本就担负着抓捕逃犯的义务,是否还有申

晨报记者 杨育才


一个越狱逃犯,两省两个地方警局,牵扯出10万元奖金悬疑事件。近日,安徽省安庆市一名民警在博客文章《悬赏10万元的逃犯抓获后》中透露,他所在公安分局的刑警大队于去年底抓获一名逃犯,这名逃犯正是湖南警方悬赏10万元通缉的对象。但罪犯交接之后,湖南警方至今没有兑现10万元的奖金。


昨天下午,记者分别从湖南省公安厅宣传处和湖南省监狱局获悉,湖南方面不是不兑现,只是还未确认由哪个部门兑现。


然而争议却不仅于此。作为执法部门的安庆警方,本就担负着抓捕逃犯的义务,是否还有申领悬赏奖金的权利?


抓了越狱犯至今未兑奖


昨天,记者在这位安庆公安局宜秀分局警员的博客看到,博文《悬赏10万元的逃犯抓获后》的文章发表于4月6日。博文称,逃犯刘宏从湖南省常德市德山监狱逃跑,又流窜到全国许多城市盗窃,在安庆市盗得价值40万元的药品后,被宜秀分局刑警大队破案抓获。之后,安庆警方才发现,刘宏是公安部B级通缉逃犯。


根据这篇博文,记者昨天下午在湖南省公安厅官网“湘警网”的通缉令一栏里找到了对刘宏的通缉令。但这则通缉令只是列为“省级”,并非博客中所说的“公安部B级”。


这则发布于2009年11月26日的通缉令显示,2009年11月15日,常德德山监狱发生一起脱逃事件,在押犯刘宏从监狱脱逃,公安机关对提供重要线索或直接抓获罪犯的,将奖励人民币拾万元。


上述安庆警员在博客中透露,2010年11月18日晚,安庆警方在南昌警方的配合下,将逃窜至安庆的刘宏抓获,之后证实刘宏正是被通缉的常德越狱案主犯。


据这名警员回忆,刘宏被抓之后,为了交接,安庆警方和湖南狱方先后在安庆和常德两地接触,但湖南狱方只表示感谢,对奖金兑现只字不提。安庆警方为了不伤和气,也没有主动提及奖金的事情。


博文还表示,刘宏被抓到,悬赏单位的心情平静得像玩“过家家”的孩子。


昨天下午,记者通过微博私信和这位警员取得联系,但他回复表示“不想惹麻烦”。随后他的博客被设置访问权限。他在微博中表示“自己也无法打开”,“被封口了”。


“我们并不是想赖账”


昨天下午,记者分别致电湖南省公安厅宣传处、湖南省监狱管理局,以及常德市公安局,各方各有说法。


在湖南公安厅发布的悬赏公告中,有一个叫邹警官的联系人。这名警官此前告诉安徽媒体,他已经调换了工作,对于10万元悬赏有没有兑现“不是很清楚”。


常德市公安局宣传科一负责人告诉记者,逃犯刘宏从德山监狱越狱,德山监狱直属省监狱局管辖,抓捕和落案后的交接都没有通过常德市公安局。这位负责人认为,既然承诺了悬赏,就应该支付。


记者随后又致电发布悬赏公告的湖南省公安厅宣传处,宣传处负责人表示,正在向省司法厅了解情况,还没有得到答复。


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办公室一位高姓主任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悬赏的发布主体是省公安厅,而且10万元奖金当时是针对两名逃犯。“我们并不是想赖账,但到底由哪个部门来支付?10万元如何分割?这些都还没有确定。”


网络倾向:安庆警方不该要奖金


一个逃犯引发的10万元奖金悬疑,网络上的争议焦点是:安庆警方是否有权利向湖南公安部门申领10万元悬赏奖金?


记者昨日采访了湖南省司法厅,该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工作人员认为,如果是普通老百姓提供有效线索,申领奖金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地方警局向外省警方索要悬赏奖金,在他的印象中还没有先例。


安徽中皖律师事务所的程玉伟律师也认为,悬赏公告是一种征集破案线索的公文,更是一种公开承诺。且不论安庆宜秀警方该不该拿这笔悬赏,最起码湖南警方应该给公众一个说法。和上述观点不同,大部分的网友认为,安庆警方没有理由索要奖金。他们认为,抓捕通缉犯是全国各地警方的法定职责,安庆警方不应该领取赏金。


律师观点:警方索悬赏易引发道德风险


昨天下午,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冬律师在了解该案后认为,在2009年5月13日起实施的最高法合同法司法解释中规定,悬赏人以公开方式声明对完成一定行为的人支付报酬,完成特定行为的人请求悬赏人支付报酬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但吴冬认为,这条解释中的“特定行为的人”应该不包括作为政府机关的公安局。“悬赏针对的应该是没有特定法定追捕义务的自然人或者法人,也就是说,悬赏奖金是为那些没有义务但却积极参与的人设置的。安庆警方具有抓捕罪犯的职责和义务,因此不应当属于悬赏奖励的对象,除非公安部门内部有奖励,但那和悬赏是不同的。 ”


“不同地方行政部门之间发生了纠纷,不试用普通的合同法,而应该适用于行政法。 ”吴冬表示,如果安庆警方因索取奖金和湖南警方或者狱方发生纠纷,可以通过公安部甚至是国务院来决定。


吴冬还表示,警方如果因为抓捕通缉犯而索要悬赏奖金,容易引发道德风险。 “例如消防,如果一个辖区内两个地方同时起火,有了获取悬赏奖金的先例,消防队就会去灭有报酬的火灾。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