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五十二章帝国师团的覆灭

犍为李聚 收藏 1 2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报告川岛小姐,我们中计了,新八军的主力部队没有向皖南方向挺进,而是往平汉线去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好。”仲野师团长是心生俱恐的回报道。因为他们把错误的情报汇报去南京司令部后,就给了南京司令部的错误的决定,就会打乱日军在平汉线的战略部署,如果说再造成日军一点重大的伤亡,那他们这一回是吃不了,兜着走……!

果然川岛芳子一听到新八军挥军平汉线后,顿时花容失色,脸上是一片苍白,身体是一阵颤抖和冒着虚汗,她身边的卫兵看到川岛芳子的身体就要向地上倒去,赶紧扶着川岛芳子的身体,扶着她坐下:“川岛小姐,事也至此,你就不为卑鄙无耻的中国人生气了,气坏了你的身体也不值啦!我们赶紧把这一个消息发给南京司令部,让他们定夺!”

“现在只有这样啦!”川岛芳子是泪如梨花的令道,然后她慢慢的走到窗边,看着山际间的浮云和天空,心里暗然泪道:“李聚,为什么你要这么狠心,让奴饱受痛苦和折磨,为什么你要拒绝奴的好意,为什么不和我们同心协力共建大东亚共荣圈!”

“川岛小姐,这是南京司令部给我们的回电。”

“说吧!”

“新八军北上平汉线,虽然帝国司令部始料不及,但也了去帝国心中的一块心病,现在你们乘新八军北上之际,立刻进攻滩县,拿下新八军的基地,将功赎罪!”

与此同时,日军平汉线司令部,这时日军的观测兵和侦察兵发现平汉线出现异常的战况时,马上向板垣征四郎回报,但是也没有引起板垣征四郎的足够重视。因为板恒征四郎认为现在凭中国军队在平汉线的军事实力,就是再增加一、两个军的兵力也不足为虑。对于这一军事难题,凭日军四个师团的强大战斗力,足可以应付战场上的各种军事突变。

到了下午的十七时左右,在平汉线的上空出现了中国空军和盟军的一百多架战机,并传来一阵阵惊天动地,连绵不断的巨烈爆炸声,和密集的枪炮声,日军平汉线的总指挥官板恒征四郎听到这些爆炸声和枪炮声后,心里非常纳闷,为什么中国军队突然钻出来,这么大的战斗力。

“司令官阁下,中华的新八军已经出现在平汉线,请将军定夺”。参谋长打断了他的沉思。

“八格,这是矶谷纪夫想躲避军事责任,才敢慌报新八军出现在平汉线。马上命令矶谷师团突破中国军队的正面防御,否则军事重罚。”

板恒征四郎这时还认为这不是真的。因为他知道新八军虽然有这一个迅猛的军事突击能力。但凭新八军与新四军的亲密关系,他们也应该向南采取军事进攻行动,是向皖南地区靠拢,这样才能解救出,被困于皖南地区的新四军部队。加上南京司令部先前的命令,他更认为自己的判断是正解的。

日军的指挥部上下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但是他们永远不知道我和周强早也知道“皖南事变”也烙上了历史的足印,“皖南事变”已经在一月五日的傍晚就打响了国共军队的战斗,就算我和周强的本事再大,也不能扭转历史的印迹。

还有如果说我们新八军这时向长江一线和皖南地区挺进,就会与蒋介石反动政府中的军队产生对抗,形成尖锐的军事对立。再加上新八军本来就是国民党政府中的眼中钉,肉中刺,我们新八军是他们心中的另类。我们再与皖南的新四军联合对抗国民党军队,这样我们的中华民族就将会滑向民族的内战之中,这样就会爆发中国的内战,就会极大削弱我们中华的军事实力,让日本鬼子的阴谋诡计得逞,占领我们的全中国。我和周强是眼里含着泪,心里淌着血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支持和帮助皖南的新四军部队,我和周强现在只有全力防止“皖南事变”,成为中国内战的导火线。

所以国民党政府中的有一些民族败类,知道我和周强是不愿意加大民族内乱的这一软肋,他们才敢挑起“皖南事变”惨痛的流血事件,让全天下的中国人和国际友人痛心疾首。我和周强是明知为,又不为之。我们的心里虽然冒着血,眼里是泪如雨下,也不敢挥兵南下,解救皖南新四军之围……!心中的痛苦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所以我和周强只有把熊熊燃烧的怒火,全部发在挑起祸端的小日本侵略者的身上。突现出中华新八军的强大战斗力,来威慑,遏制住国民党反动军队把“皖南事变”无限的扩大,演变成中华民族的内战恶源。我们只希望全天下的中国人能理解我们新八军的一片苦心。

所以日军平汉线的总指挥官板恒征四郎根据这一战争趋势,对新八军不可能出现在平汉线,作出了错误的判断。在战争的初期,矶谷纪夫错失了突围的机会,而板垣征四郎又因战略上的出错,就错失了对矶谷师团的营救机会。

十八点正,新八军已和中国友军占领了平汉线地区的铁路沿线的村庄和山地,构成了对日军矶谷师团的强大包围之势。日军将领矶谷纪夫率领残兵败将进行弱势突围,从此,拉开了新八军对矶谷师团的攻与防的歼灭战。中国军队在外围,不但拥有更加强大之兵力,而且还控制着周边有利的高地,对包围圈中,是日军的一兵一马和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中国军队把小日本鬼子包围在十平方公里不到的狭窄区域,矶谷师团也就成了中国军队的釜中之鱼,瓮中之鳖。

板恒征四郎在十八时的三十分接到南京司令部的确加急电令后,收到矶谷纪夫的惊惶失措,沮丧失败的求援电话后,他才知道中国的新八军出现在平汉线的事情是真实的,才知道矶谷师团在新八军的一个小时内的沉重打击下,军事实力是损失一大半时,他才奥悔如初,悲痛欲绝……!

板恒征四郎再要向矶谷纪夫讯问平汉线具体的军事情况时,但电话里已经没有一点回音,只听到连绵不停的巨烈爆炸声和密集的枪林弹雨声,如果不是板恒征四郎把传音器丢的快,他龟儿子的耳朵都要被枪炮声震聋。

板恒征四郎顿时的双眼是一串串的泪水往地下流,脸色苍白,浑身在颤抖,沉重的军事进攻失败,一下子他仿佛老了二、三十岁,成了一个老太龙钟的糟老头子。板垣征四郎并且痛苦欲绝的瘫痪在凳子上,失去心神的自言自语地不停说道:

“都怪我,太执着,为什么看不清战局的发展,让我白白的葬送了帝国的一支精锐师团”。

这时日本南京派遣军司令部和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在得知矶谷师团被新八军包围在平汉线时,命令板恒征四郎立即派兵对矶谷师团的实施积极的营救。

“板垣君,帝国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救出矶谷师团。”

“请帝国放心,我会竭尽全力营救矶谷君。”

板恒征四郎走到军事作战地图前,看到离矶谷师团最近的是佐腾师团。于是板垣征四郎马上向左翼进攻的佐腾师团发出了十二封的加急电令;

“佐腾君,矶谷师团现在被新八军围困于平汉线,我命令你们师团停止对西线的军事进攻。把师团的兵力星夜赶往平汉线地区,解救被困于平汉线的矶谷师团”。

佐腾平寿接到平汉线司令指挥官板恒征四郎的十万火急的电报后:“司令官阁下,帝国师团马上就要突破中国的左翼防线了,如果说这时调兵平汉线,这恐怕……!”

“放肆,这是帝国司令部的命令,如果说矶谷师团被新八军歼灭,我们这一次大别山会战,就失去了军事战略意义。所以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赶往平汉线,解救出矶谷师团。”

“是司令官阁下,帝国军队马上前往平汉线,粉碎新八军的围攻。”佐腾平寿在电话中嗨道。

日军的将领佐腾师团长对解救矶谷师团之事,是不敢再掉以轻心,不敢忌慢,立马率领佐腾师团的三万两千多人,坦克一百三十余辆,大炮四余门和飞机一百余架,是风风火火赶赴平汉线……! 救出矶谷师团。

黄昏时分,新八军的第二师三团进驻地平汉线以西的平虏岭地区,按新八军指挥部和池峰城将军的指令,要该团稳固平虏岭的阵地,彻底在平虏岭以西和西南方向包围小日本侵略军的矶谷师团,不得放跑小日本鬼子一个人,三团团长王涛根据平虏岭地形,当即决定,一营驻守在平虏岭的西面,三营驻守平虏岭正前方,二营驻守在平虏岭的西南方向,全力包围矶谷师团。警卫连作为三团的机动部队。团的指挥部设置在离前沿阵地时不远的一个山坳上。

军事命令虽然下达了,可是王涛的心情却丝毫没有一点感到轻松。作为一个参加过中日娘子关保卫战,淞泸杭州湾阻击战,南昌保卫战……多场激烈大战经历的他是立刻联想到一连串的问题,日本精锐部队的矶谷师团被困于平汉线狭窄的地段,板恒征四郎必然会派兵对他们进行营救,营救日军来自什么方向,而我军在这一个方向又有多少部队可以阻击,他是思翻多想,得出了这样的判断,矶谷师团的营救部队最大可能,是来自西线的佐腾师团,我军在平汉线的西南方向除了第一师的二团外,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地方部队和其他战区少数的兄弟部队,要想他们阻击住强大的佐腾师团将是困难重重。为此,王涛加强了与一师二团的联系,并且派出一个侦察小组在平虏岭以西的沿途侦察,特别要他们注意这一个方向日军的动静。

新八军的部队从滩县飞速赶到平汉线地区时,将士们的身体是相当的疲惫,但他们知道这一次的战斗,是要全歼日军的矶谷师团,在加上他们知道民族军队新八军光荣的历史使命,将士们是一个个的士气高涨,战斗精神倍增。

晚上二十点十五分,王涛团长接到侦察员的报告,平汉线以西的地区发现了枪声,王涛马上意识到日军的佐腾师团前来营救矶谷师团的军事行动开始了。并且知道日军也与中国的地方武装力量交火了。对于地方武装力量的大力支持新八军的围攻矶谷师团的行动是感动于心,也进一步激发了将士们的抗日报国之决心。只要中华一心,岂叫群魔乱舞。

于是王涛拿起电话拔通了负责防御平汉线西南方向的一师二团团长邓亚军询问道:“邓团长,我军在平汉线以西,有无我军的部队”。

邓团长回答道:“王团长,在平汉线以西,没有新八军其他的部队,现在新八军的全军将士已经加紧了对日军的围攻、对日军矶谷师团的最后一击。就连我们二团也加入到了歼灭矶谷师团扫尾的军事行动中”。

王涛放下电话,神色严峻的自说道:“看来这一场血战是不可避免的了”。

二十一点时,王涛又接到侦察兵的报告:“团座,有大股的日军沿乡村道路向平汉线是快速推进”。

王涛听到报告后,想到在二十时的枪声是日军遭到中国地方部队的袭击,而后日军大批的出现,证明了小日本鬼子突破了中国地方部队的干扰,佐腾师团为了营救矶谷师团的成功突围,小日本鬼子也快速向平汉线逼近。王涛马上拿起电话,将这一个紧急的军事状况上报给新八军的军部。

日军佐腾师团的意图清楚了,该如何应付,王涛是十分的焦急。想到平汉线以西没有我军的部队,这意味着日军的佐腾师团就可以长驱直入,毫无阻碍的逼近平汉线,直捣平汉线以西,对新八军进行反包围,如果不能扭转此局面,就会造成我军的被动局面。按照佐腾师团的行动路线,日军可能在当晚的二十三时,就会对我军阵地发起进攻,到那时,矶谷师团的残部也势必拼死向西突围。这样会使我军在平汉线以西的部队遭遇腹背受敌,如果敌人的奸计得逞,不仅会使新八军损失惨重,还会使矶谷师团突围成功。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坚决阻挡东进的佐腾师团。但二师三团的主要任务是在平汉线以西的平虏岭阻击矶谷师团的突围。而阻击日军的救援之师又不是三团的主要任务。王涛正在踌躇难决策时,这时他又接到师部指挥官的一份回传电报。电报内容:

“你们三团现应在平虏岭构建多层阻击阵地,以一切的方法把日军的矶谷师团拖住、阻击,并坚决粉碎小日本鬼子的数次,甚至于更多的突围攻击。决不能让日军占领平虏岭的一寸阵地。如敌其攻,将其歼灭。希望你们坚决执行军部的作战命令,如果致使矶谷师团的突围成功,将影响我军的整个作战计划,你们三团的主要任务是把矶谷师团包围阻击于现在的地区,切断矶谷师团与佐腾师团的联系。如果矶谷师团的逃脱,由我们负责。由我们对军部负责,由我们对中华的亿万民众负责。因此,师部也要求你们三团严格执行军部的一切命令,谁要是因粗忽和不坚决的抵抗而放走小日本侵略者一个,将要追究责任的。你团克服一切的困难,再接再厉不怕牺牲,只要我们做到这些,我师一定能胜利歼灭矶谷师团,完成军部交给我们的重任”。

王涛看完这一份电报后,心情是更加的沉重,他想到,从电报内容上来看,师部领导只是估计日军佐腾师团可能东来营救被困的矶谷师团,但并没有发现佐腾师团已经快速抵达平汉线的外围地区,如果按师部的命令只对矶谷师团的防御,不确定对佐腾师团的阻击,势必造成佐腾师团直捣我军的后背……!面对这一危险状况,王涛是不敢往下想。

“怎么办”,

面对日军的这一紧急情况,究竟是执行师部的作战命令,还是……!但是王涛马上联想到的是,自从加入新八军以来,李聚军长和周强参谋长一直要求各级指挥员要把自己的目光放到那些对全局最重要,最具有决定意义的问题上和军事行动上。

当前的战况是如此明显,要全部歼灭日军的矶谷师团,就必须挡住前来营救的佐腾师团。而矶谷师团突围的主要方向是向西,如果拘泥于战斗任务的区分,我军必然会遭受到腹背受敌,主动转为被动的局面,对我军的战势不利。当前情况只有我团主动分兵阻击前来营救的日军佐腾师团才是正确的选择,想到这里,王涛团长不再犹豫,将自已的想法和决策告诉给团参谋长柴德。

柴德深思慎重说道:“团座,我完全同意您对敌情的判断和阻敌方案。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决战的主动权牢牢控制在我军的手里,才能粉碎日军的阴谋诡计,才能粉碎日军对矶谷师团营救的企图。

得到团参谋长的大力支持后,王涛紧张的心情才慢慢地稍稍轻松了一点,随后他和参谋长作出如下的命令,在确保包围矶谷师团的兵力情况下,立即抽调三团的大部分兵力前去阻击,前来营救的日军佐腾师团。为了不贻误战机,他们一面用电报向师部和军部报告三团的军事行动和日军的阴谋进攻。

王涛留守一个营的兵力防止矶谷师团突围后,另外全团的两个营和一个警卫连的兵力全部开赴平虏岭的西面,阻击佐腾师团向平汉线的迅速靠拢。深夜二十二时五十分,佐腾师团的先头部队就与我军的前卫连交上火。王涛团长立即命令官兵对小日本侵略者就地阻击。在平虏岭的西坡山地构筑了三道防御阵地,正面阻击日军的佐腾师团。

由于情况的紧急,在冰冻的土地上是很难挖掘防御工事,再加上时间的紧迫,在日军佐腾师团到来时,将士们只挖掘了一些单兵掩体和少量的机炮阵地。三团官兵凭这些简易的工事与东进的小日本鬼子展开了一场激烈的阻击大战。

二十三时三十分,小日本鬼子在空中出动了二十架的魔鹰和在地面出动了三十辆坦克装甲车,两千多名的步兵向我军的阵地展开了波浪式的疯狂进攻,我军三团在小日本鬼子猖狂嚣张,不可一世的面前取得了战斗的开门红,我军的龙威A12单兵反坦克炮和龙威A20单兵防空武器是大展神威,击毁了日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共计十四辆,飞机九架。打得小日本鬼子是晕头转向,不知所措。

侵略者才知道中华第一军新八军的军事实力不是嘴巴吹出来的,也不是靠火车推出来的,才知道新八军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军。他们终于遇上一个强劲的对手啦!佐腾平寿自叹道。

但板恒征四郎的加急电报又传来,命令佐腾师团不惜一切代价打开新八军的包围圈,营救矶谷师团。小日本鬼子仗势着兵力强大,并不计伤亡的代价,向我军的阵地发起猛烈的进攻,王涛团的第一、第二道防线在日军的疯狂进攻下,是多次的失而复得,得而又失。与此同时,被困的矶谷师团亦猛烈的进行组织突围进攻,小日本鬼子的两个师团在东西两个方向是遥相呼应,战况是十分的危急。

正在此时,王涛接到师部发给他,并同时上报军部的一份电报,内容是,“王涛擅自把三团围攻矶谷师团的部队主力调至平虏岭的西坡段,如果矶谷师团逃走,王涛要负完全责任”。王涛看毕,他此刻的心情反做平静了很多。现在我团与佐腾师团的激战,已经证实了此次的军事行动是正确的,军部了解现在的战况后,一切的困境也会迎刃而解。想到这里,王涛向新八军指挥部复电请援:“我团这里战况严重,处境困难,望军部速派两个团的兵力支援。”

一月八日的凌晨一时,新八军第二师师长罗百成和参谋长张天喜带领五千余名官兵是火速赶到平虏岭,赶到王涛的团指挥所,第二师将士们的到来支持,就说明师部和军部长官已经理解了王涛的擅自行动,罗百成师长和张天喜参谋长是笑呵呵的看着面前的“王大胆”。

王涛反而在他们的面前,显得不好意思,心跳动得“咚、咚”的直响,面带憨厚的笑脸,准备接受罗百成师长对他的批评。罗百成师长拍了拍王涛的肩膀,指着王涛憨厚的笑容说道:“你啊你,我们都不知道该批评你,还是该表扬你。不过你的这一次的“擅自”军事行动,受到了军部的高度赞扬”。

到了凌晨六时,佐腾师团从两千兵力的投入进攻,到一个整备旅团七千余人的猛烈进攻,并且在飞机和猛烈炮火的掩护下,以联团的进攻阵营向平虏岭我军的阵地是全力的进攻。虽然小日本鬼子占领了我军的部分阵地,但我军的将士象钉子一样深深扎进在阵地上。

东、西两个方向的日军只相隔一、两公里,但日军就是不能冲破我军坚固的防线。敌我双方的火力激战,厮杀声相闻,罗百成和王涛多年积累的作战经验告诉他们,只要顶住日军的这一波进攻,中华新八军天明后就能对佐腾师团进行反攻。新八军第二师将士们的浴血阻击战的成功,为我新八军歼灭矶谷师团立下了汗马功劳。平虏岭的阻击战也写进了中华的史册。

凌晨七时,二师官兵和王涛团接到军部的通电嘉奖,高度赞扬了他们的这一次阻击战的胜利。国民党政府和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也向他们发来嘉奖贺电。

此次在平虏岭阻击战中的胜利是中华新八军的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的成功表现,王涛团长顾全战争趋势的大局,做到了随机应变,抓住了有利的战机,充分显示出了新八军将领的军事才能和军事指挥艺术。又为我军挖掘出一个不可多得军事人材。群雄并起,百花齐放,才是我们中华走向护国统一,强盛的有力保障……!

日军的矶谷师团在新八军的一阵猛烈的打击下,是溃不成军,矶谷纪夫在一群卫兵蜂拥的掩护下,逃到了师团临时成立的战地指挥部,当他看到自己的部将们是血流满面,浑身是伤痕,心里就更加的羞愧难当,想到由于自己的一不小心,师团遭到此时的惨重伤亡,自已身为师团的最高指挥官对此事的战况是要负全责的。由于自己不听师团参谋长的劝说,自已的一意孤行才造成帝国师团的伤亡惨重。我愧对南京派遣军司令部的厚爱,愧对家乡岛国父老的厚爱,愧对天皇陛下对自己的支持和厚爱。

矶谷纪夫喝退卫兵,一个人躲在一个黑暗潮湿的角落里是痛苦流泪,一想到师团的惨败,一想到支那新八军雄壮的军威,“为什么……我一个百战百胜的将军,今天却败在一个名不见经的李聚的手上。看来我今天只有以死谢罪于帝国……!”

矶谷纪夫现在是泪流如河,痛苦如斯,身体是一阵的摇晃,头重脚轻,身体是轻飘飘的,他双手触在桌面上,支撑着创伤累累的身体,向地上是慢慢地瘫痪而去。身体到了地上时,矶谷纪夫然后把双腿又慢慢盘坐在冰冷刺骨的地上。

矶谷纪夫的现在的心情也感觉不出天气的冷暖了,他悲壮的眼神是遥望着岛屿帝国。一会儿想到的是他与妻子儿女在富士山下,一家人甜蜜地欣赏樱花……!一会儿又想到的是战马嘶空的激战场面,想到身为帝国的一名军人,就应该为帝国的野心开疆劈土,撒尽自已的一切,可是现在家人……帝国的光辉霸业是全部破灭了!帝国……您为什么要选择五千年传奇的中国作为对手……!中国人就是一人吐一口水到太平洋里,也要淹没我们大日本帝国!希望中日两国以后世代和睦,一同崛起在世界的东方……!

矶谷纪夫猛烈的一下拉开了身前的衣服,露出了他身上的贼肉,露出了他胸前的片片排骨。“噫”他杂种露出干虾儿的身体,他要赤膊上阵,还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还是要破釜沉舟率领小日本鬼子与我们中国军队决一死战。

只见他此时抽出腰间上的佩刀,一边轻轻抚摸雪白透亮的刃口,眼中的滴滴泪水也滴在刀身上。他虾皮是不是想破腹自杀啊!果然矶谷纪夫是输不起,一想到自己的惨败,他的眼睛一闭,牙齿是紧紧的一咬,挥起手中的武士刀就向肚皮切去……!

突然他的身体一紧,被别人的一双手紧紧的抱住,矶谷纪夫手中的武士刀也“当”的一声掉在地上。

“将军……师团长……您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矶谷纪夫的一群虾兵虾将是跪在他的身旁周围,痛哭地嚷道。

“帝国的勇士们,是矶谷纪夫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帝国的栽培,我只有以死谢罪于天皇陛下了。”

“将军,师团现在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们更加离不开你的指挥,师团需要你的指挥,我们才能突出中国军队的重围。还有板恒征指挥官知道我们矶谷师团被支那新八军包围,他一定会派兵营救我们的。将军您就下令突围吧!帝国的勇士一定会奋不顾身,保护您,突出支那人的重围。”师团参谋长稻田一郎抱着矶谷纪夫的手臂哭泣道。

矶谷纪夫看到部将们是可怜稀稀的,还有这些人追随他多年,也不想他们葬生异乡。今天就是与新八军拼个鱼死网破,也要把他们带出生天,想到这里,他接过卫兵手中的毛巾,擦去脸上悲伤的泪迹,卫兵也赶紧把他的将帅服给他穿上,他马上向各联队大佐、少将军官询问现在帝国军队的情况,从各联队的口中得知,虽然师团在支那新八军的沉重打击下,帝国师团是损失惨重。还有帝国空军是撤出了平汉线,但师团还有坦克二十五辆,装甲车三十二辆,火炮一百二十七门,人马还有六千四百八十多人。

矶谷纪夫和他的部将们知道在平汉线的沿线,是没有帝国其他的军队,因为这些部队也被板恒征司令指挥官派往平汉线的两翼。加上支那新八军的重点防御是平汉线的铁路沿线。要从平汉线正前方突围是不可能的,更不说集中兵力与新八军决一死战,这样只会加速帝国师团的灭亡。

矶谷纪夫想到如果板恒征司令指挥官派兵对我们营救,只会令佐腾师团前来救援,而佐腾师团又在平汉线以西的地区。这样我帝国军队的面前只有一座平虏岭,只要我们能突破平虏岭,就能与前来营救的佐腾师团会合,我们就能突出支那新八军的包围圈。

矶谷纪夫一想到这里,是马上加紧部署兵力进攻平虏岭,因为新八军在天上有飞机,在地面有坦克、大炮。再加上新八军雄厚的兵力,支那新八军又是志在消灭我们,他们的包围只会越来越小,如果我们再迟缓,只会遭到全军覆灭……!

小日本鬼子是一面派兵阻击中国军队的进攻,一面冒着我军飞机和大炮的轰炸,对平虐岭发起了猛攻。静森联队组织了八百多人的敢死队,在十八辆坦克和二十四辆装甲车,四十门大炮的掩护下对平虏岭阵地进行强攻。

敌人的炮火在我军的阵地上是密集响起,只见阵地上是硝烟滚滚,烈火熊熊,弹雨横飞,小日本鬼子的敢死队摸了上来。敌人的坦克和装甲车也快速冲了上来,还向我军的阵地吐着一条条的罪恶火舌。

如今在平虏岭防御矶谷师团的只有新八军第二师三团一个营的兵力,团长王涛也率领三团大部分的兵力前去阻击佐腾师团。营长龙新虽然知道这一次阻击矶谷师团的任务艰巨,但也是王涛团长对他们的信任,也是全军对我营的信任。

龙新营长不等小日本鬼子的坦克和装甲车靠拢,马上向手持龙威A12反坦克炮的士兵发出射击的命令。几声破空穿甲弹的飞出,敌人的两辆坦克被摧毁,一辆冒起熊熊的大火。三部装甲车被炸得四分五裂。

日军的坦克和装甲车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因为他们知道现在不拼死突围,就没有机会了。我军的龙威A12反坦克弹也发起了第二波的射击。龙新营长看到一发反坦克弹在五十米的位置上也没有击中小日本鬼子的坦克,他大为疑惑飞速跳跃到这名机炮手面前时,才知道这一名优秀的中华战士在发射炮弹前,受到敌人的炮火的轰炸,在他牺牲前发射出这枚破甲弹。敌人的坦克才躲过了这一劫。

龙新营长看到狗日的小日本鬼子的坦克是不思悔改,继续突速冒进,他是热泪盈眶,双眼冒出熊熊的怒火,一双刚劲有力的大手,手持着龙威A12单兵反坦克炮,装弹瞄准是一气呵成。四十米……三十米,再到二十米远时,龙新营长终于扣动了板机。只见破甲反坦克弹是电光闪烁,疾如流星飞向小日本鬼子的坦克,一声巨响,坦克燃起了一团熊熊的大火,并“轰”一声飞向空中。又“轰”的一声扎回大地。地面是一阵地动山摇。也把发起进攻的日军敢死队炸压得血肉横飞,死伤一大片。

小日本鬼子的坦克装甲车被我军的炮火压制住了,但敌人的敢死队却攻了上来,小日本鬼子的喘息声和杂乱的进攻脚步声可闻时,龙新营长才向全营发出射击的命令“打”。气壮山河的反击令小日本鬼子是闻风丧胆,魂飞魄散。

顿时,我军将士们手中的数十挺轻重机枪一起唱起来灭倭寇的英雄赞歌,吐着一条条绚丽的火舌,向疯狂进攻的日军敢死队猛烈般的扫射。嚣张狂妄和垂死挣扎的小日本鬼子是一片片的倒在血泊中,痛苦的惨叫着,抽搐着,只等体内的血流尽,才能离开这可怕的战争。

矶谷纪夫开始以为在平虏岭我军防御的兵力不多,因为新八军的主力部队集中在平汉线的正前方。攻破平虏岭支那军队的阵地是能够顺利得手,但晚上二十点三十分到二十二点四十五分的进攻中,帝国军队受到平虏岭中国军队坚强的抵抗和顽强的阻击后,帝国军队在短短的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就发起了六次进攻,但是都无功而返,死伤惨重。仁泽大佐和静森少将在身先士卒的突围战斗中,也倒在支那军队的枪林弹雨之下,而壮烈牺牲了。

二十三时,平虐岭的西南方传来密集的枪炮声,矶谷纪夫知道救援部队的佐腾师团赶来了,想到这是我师团突围的最佳机会来临,只要我矶谷师团和佐腾师团对平虏岭的中国守军进行东西夹攻,师团就能顺利突破新八军的包围,我就能率领帝国勇士们顺利突围。矶谷纪夫的想法是好,但做法就不对,因为他们侵略者在中华的土地上犯下累累罪行,欠下了中国人民累累血债……!只有用他们侵略者的鲜血和狗命才能偿还他们的累累血债……!

矶谷师团当即决定集中师团所有的兵力,集中师团所有大炮、坦克和装甲车进行突围猛攻。矶谷纪夫命令稻田一郎参谋长和大岛旅团长为突围的指挥官,率领帝国师团的勇士们突围而战,为帝国军队的荣誉而战。

矶谷师团听到救援部队的到来,求生的欲望又高涨起来,并且又给我们中国军队唱高高,简直就是一群不思悔改的狗东西。这就是倭寇全国上下的心态,看到我们中国的崛起,实力倍增,就眼红,就心虚,就搞阴谋诡计,就想搞垮我们中华的实力,到处散布中国威胁论。只要有人给他们壮胆,又想在我们中华的头了拉屎,称王称霸……!

小日本鬼子的当面进攻受到我军的顽强的阻击,日军的稻田一郎参谋长是亲临前沿阵地进行垂死指挥战斗,他和大岛旅团长仔细研究了平虐岭的地形后,开始改变进攻战术,采取中央牵制,两翼并头的突破进攻。

小日本鬼子的这一招分兵突破,使本来兵力奇少的龙新营是雪上加霜,伤口上撒盐,战局令我军是越来越不利,进一步的恶化。但中国军队在侵略者的面前是毫不退缩,龙新营长向全营各连、各排、各班下达了誓死保卫平虏阵地的命令,不教倭寇贼猖狂。现在的战况已经是令龙新营长的这一道命令是多余得了。因为中华的英雄将士们早也知道,要全歼日军的矶谷师团,就要关好平汉线的西大门,象钉子、象青松一样挺拔在平虏岭上,我军才能痛打落水狗,歼灭小日本鬼子。

小日本鬼子汹涌澎湃的向我军阵地涌来,我军在平虏岭的北面、正面、南面用更加猛烈的火力对小日本鬼子的扫射,一颗颗的手榴弹向敌人甩去。炸得小日本鬼子是血肢四射,在漆黑的夜里也能看到一道道,浓浓的血幕。我军的神枪阻击手就是不移脚的,也能够丢翻好几个的小日本鬼子。

“顶住!顶住!我们就是战死在平虏岭也不让小日本鬼子的阴谋得逞”。龙新营长那沾着鲜血刚毅的脸上,看到小日本鬼子的一个个狗脑袋,嘴巴气得是咬牙切齿的吼道。

在敌人的猛烈进攻下,我军的伤亡是渐渐扩大。

凌晨一时左右,小日本鬼子是不计伤亡继续疯狂前进,继续蜂拥而来,敌人的枪炮雷鸣,向我军平虏岭阵地是狂轰滥炸。小日本鬼子疯狂的进攻终于奏效,他们占领了平虏岭的几处高地,接下来,侵略者也利用有利的地形,架起炮火和机枪向我军猛烈轰炸和扫射。

小日本鬼子的步兵在炮火和机枪的掩护下,是蜂拥而来,皮看日军就要突破我军的阵地了。龙新的手一抹挡住视线的血迹,双手一甩,我军的一颗颗的手榴弹扔向侵略者,在滚滚的硝烟弥漫中,龙新营长是身先士卒,一马当先,手持着一挺机关枪,对小日本鬼子是反冲锋,身后的将士们也奋不顾身冲出阵地,一齐宏声吼道“杀鬼子”。我军的各种武器是一齐向日军发出了火舌。

小日本鬼子正要暗喜突围的成功,突然被中国军人誓死如归的反冲锋,马上是打乱了进攻部署,稀里哗啦就溃退。

“进攻……进攻,快给我加强进攻。”日军稻田一郎参谋长和大岛旅团长看到溃散帝国士兵,挥动着武士指挥刀,亲临前沿阵地督战。逃命的小日本鬼子在他们的威逼下,又聚集对我军的反攻。

正在此时,两声清脆的枪声传来,只听到两声惨叫声在山谷中响起,稻田一郎和大岛旅团长的眉心处都出现了一个正在冒血的窟窿。他们终于得到一个侵略者的下场,终于可以安心向他们的天皇陛下报道去了!

原来在千钧一发之际,罗百成师长率领新八军二师官兵赶到了。阻击手在消灭了稻田一郎和大岛旅团长后,也打响了歼灭矶谷师团的最后枪声。与此同时,我军一架架神鹰也突破日军的防空线,对小日本鬼子突进的大炮、机枪阵地,对突进小日本鬼子是猛烈轰炸。炸得小日本鬼子是血肉横飞,死伤惨重,也炸出了我们中华民族反击侵略者的正义呼声,

我军的坦克部队也加入到了对日军的围攻之中,中国军队的横扫千军加速了小日本鬼子的矶谷师团的灭亡。在一月八日的凌晨七点四十八分,经过中华军队的同心协力,浴血奋战,中国军队终于歼灭了日军的矶谷师团。我军在打扫战场中,没有发现矶谷纪夫的尸体,而从日军的阵营中也没有传出矶谷纪夫的任何消息,而后日本人追封矶谷纪夫为上将,我们才证实矶谷纪夫这一个侵华头子,在战斗中被我军击毙……!

在战斗结束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内,中国军队在平汉线歼灭日本一个精锐师团的捷报是马上传遍了神州大地,传遍了世界各国,今天的中国是喜气洋洋中国,今天的世界是喜气洋洋世界,世界人民一齐和中华民族庆祝和分享这一个来之不易的抗日胜利的日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