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为打赢 45

元旦过后的某天,东峰山人民公社岭下大队主任老谢,带着大队的文艺宣传队,上驻军雷达二连慰问解放军来了。

本来计划是元旦来的,因为老天不凑巧,连着几天下雨,时间被一再推迟。前天下午,雨突然停了,风又大作,昨天大雾散尽,今天上午天晴无风,虽然气候很冷,但比风雨雾交加的天气好多了。

一群男女知青在老谢的带领下,从一辆有蓬的汽车上走下来。连队一下子多了好些穿五颜六色服装的男女青年,气氛显得热烈多了,这气氛是田甜妹在二连所不曾见到的。老谢一身蓝棉袄蓝棉裤,脸上挂满了笑容,他同连长和田甜妹握着手,说:“我们终于可以用文艺演出的形式来慰问解放军了。”

连长说:“欢迎你们到连队来演出啊,我们可等到这一天了,怎么没见公社吴主任来?”

“他临时有事来不成了,本来是想等他的,又怕天气不等我们,所以我们就先来了。他很想来看望同志们,只得由我全权代表了,他叫我转达他对你们的问候。”

“谢谢,谢谢。”

知青们团团把我围住,欢声笑语一串串响起。

连长将老谢迎进连部,让他坐下,连部里生着炭火。连长转身对我说:“指导员,让知青演员们也进来暖和暖和。”

我把知青们领进连部,有的知青开始动手化妆。

连长一边为老谢沏茶,一边说:“吃完中午饭先休息一下,然后再演出怎么样?”

“知青们讲,空肚子演出的效果好些,演出完了再吃中午饭,知青们还想转一转,近距离地看看雷达,然后下山。”

“近距离看看雷达可以,得吃了晚饭下山,待慢了你老谢不要紧,待慢了知青可不行,按国家现行的规定,知青和军人可是享受同一个待遇哟!”连长说。

“你真是太客气了。”

“吃晚饭前,我们用一个多小时,搞一个内务参观和操练表演给你们看怎么样?一方面,展示一下我们军人的风采,这对我们连队工作将是一个促进,另一方面,也请你们给我们多提些意见,这也算是我们招待你们的一种特殊方式,你看行吗?”

“还是连长想得周到,参观和表演我们要看,提意见我们可没有,欢迎还来不及,哪有意见!”

操场上,几个演员和几个军人在布置演出场地,田甜妹也参与着一起做准备工作。几块草绿色的汽车蓬布已经铺在了篮球场南头的地上,演出的舞台就这么搭好了。饭堂的长条凳子已经整齐地摆放在了球场中间,连长对值星班长下令:“看演出!”

队伍很快就集合好,官兵们都坐进了场。

老谢先简短地致辞,他说:“感谢解放军年年支援人民公社的生产劳动,不久前,还为我们大队创办了知青点,让大队上山下乡的知青们生活在集体的环境里,使他们能更好地发挥他们的文化特长,为社会主义新农村作贡献。我们还要向解放军同志报告一件大喜事,我们的知青点,已经被县知青办推荐给全县,并且成为了一九六八年度的先进单位,受到了县里的表彰。我们能取得这样的成绩,首先要归公于解放军的指导和帮助,今天,我们来向你们慰问演出,尽管演出的水平不高,但我们是真诚的。”

我听到知青点被评为先进单位的消息很高兴,这不是对我工作的评价吗!我太需要这样的鼓舞啊!我作了简短的讲话:“在新年伊始,驻地干部群众不仅给我们带来了精彩的节目,还给我们带来了这样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实在是太令我们兴奋了。我提议,为岭下大队卓有成效的工作鼓掌!”我带头鼓起掌来。“为知青们在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鼓掌!”大家又一次地鼓起掌来。

连长高兴地站起来说:“这算不算‘谋打赢’的第四个典型啦?”

“算!”

蔡至新问道:“连长,第三个典型是谁呀?”

“去去去,你知道还问!”

我宣布道:“下面演出开始!”

知青的十多个小节目,形式多样,其中一个自编自导的小节目,是讲知青们在解放军的帮助下进行集体办点,引起知青思想转变,大家决心立志扎根农村的表演唱节目,给大家的印象很深。显然,这个节目是专门为解放军编排的。连长看后说:“知青中有人才啊!”

老谢说:“排练前我担心他们的节目拿不出手,看了他们的彩排后,觉得还可以,他们确实是花了大力气,比我想像的要好。在这批知青身上,过去一些敢想不敢做的事,我们也想试一试了。”

“你这话对,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想像的年代,很多东西可以搞,我们也和你们一样,在搞连队建设的新尝试。”

演出在一片掌声中结束。

开饭的哨音响了,田甜妹执意要和战士们在一起就餐,她要重新感受一下这个让她魂牵梦绕的连队的气氛,连长制止不住,只得应允。她与战士们和知青列队在饭厅前,值星班长蔡至新说:“今天中餐,是我们和知青演员们在一起吃的第一餐饭,连长说了,要让知青们体验一下我们军人的生活,军人吃饭前是要唱歌的,下面我们共同唱一首《军队和老百姓》的歌,我来起头,大家一起唱,‘军队和老百姓’,预备唱!”

“军队和老百姓,咱们是一家人,打敌人保家乡咱们要团结紧……”歌声在军营中荡漾。

老谢在一旁说:“连长的点子真是多啊!”

“我是怕招待不周嘛。”

“你太客气了。”

知青们都已卸完妆,卢惠霞、陈淑芳、徐咏兰、刘大进在一张饭桌就餐。张为民凑到他们桌子旁坐定,说,“今天十个女知青可是都上来了,有两个我还不认识呢,她们是哪来的?”(军队就餐是禁止说话的,这一次,仅仅是唯一的一次破例)

“不认识了吧,和我一样,是队里的学生,土生土长的。”卢惠霞说。

“卢惠霞,我终于看到你的表演了,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

“你就会取笑人,陈淑芳、徐咏兰的歌和舞那才叫好,刘大进的笛子吹的那才叫好,我这算什么?”卢惠霞说。

“我没说他们不好啊!徐咏兰是知青中的孔雀,刘大进是知青中的夜莺,陈淑芳是知青中的什么哪?”张为民看了看大家,“是百灵鸟?是天仙?是美人?是不是啊?”

徐咏兰说:“你在我们知青点上可没有这样活跃。”

陈淑芳盯着张为民,不无感慨地说:“他可是两面人,在我们那里啊,是不是每天板着脸呀?就差一点没训人啦!”

“没那么严重吧?”张为民看了看大家。

刘大进马上说:“不对吧,陈淑芳,张同志和我们可是不分彼此的哟!你怎么说他是两面人呢?难道你觉得他和你在板着脸?”

“这就说明张同志越发歧视我们女知青了!”陈淑芳紧逼了一句。

卢惠霞在一旁窃笑。

刘大进语气开始起变化了,他说“原来张同志对我们男知青是逢场作戏啊,对你们女知青,不!尤其是对你陈淑芳,是爱之愈切,就越发难于启齿了,所以、所以就有了你陈淑芳感觉张同志板着脸,语塞得很的事情呐!是不是啊?”

“刘大进,你小子没一点正经的!在知青点上,你没有少占我的便宜,我可是一点一点都给你记着啦!”张为民说。

“其实,我这人就是爱凑合,我这叫‘多栽花少栽刺’,我刚才的话是弦外有音呐!”刘大进边说边向陈淑芳挤眉弄眼。

“你那点花花肠子……”张为民见陈淑芳脸红红的,他的话也没有再往下说了,忙低着头吃他的饭去了。

卢惠霞、徐咏兰、刘大进已经吃完饭,帮着炊事班收拾桌子洗碗去了,桌旁只有陈淑芳,张为民问:“你怎么啦?”

陈淑芳说:“没什么。”她愈发有几分不自然,脸红红的,反而显得愈是好看。

“说真的,在女知青中,就数你的心眼活,点子多,歌唱得好,舞也跳得好,人长得最漂亮,我挺喜欢你的。”他打住话,朝陈淑芳看了看,陈淑芳脸上愈发红红的,眼睛里放射着光芒,嘴角显出一丝淡淡的笑。张为民马上补了一句:“我相信你在农村广阔的天地里,一定会大有作为的。”他又看了她一眼,陈淑芳顿时收敛了笑容,这些细微的变化,张为民看得很清楚。

陈淑芳听着张为民评论自己的话,心里美滋滋的,渐渐脸上有了笑容。可是她听到他最后讲一句公事公办的话时,她把自己的笑深深地藏了起来,她也换了一种口气问:“你好吗?”

“很好!”他爽快地回答道

“你们军队的规矩很多的,是吗?”

“不知你问的是哪方面的?”

“比如说和女同志谈话必须两人以上。”

“此刻我和你谈话,这个规定可以不生效,因为饭厅里有这么多的战士和知青在,这不算违反纪律。”

“既然是这样,那我可要提问题了,当战士的就不能谈女朋友是吗?”

“这话要这么理解,家乡的女同志和战士谈朋友,部队一般不反对。当战士期间不允许谈朋友,严格地讲,是指不允许和同一单位的女同志以及驻地的姑娘谈朋友。”

“军队的丑规矩真是挺多的。”

“这是保证打胜仗的纪律,是用血的代价换来的总结,是有它的道理的。”

“假如我,想和驻军谈朋友,可以吗?”

张为民没有想到陈淑芳会如此单刀直入地这样发问!他认真地看着她,她表情很平静,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他这才认真地解释道:“可以,不过,那必须是找一个未婚的军官。”

“你们连里有未婚的军官吗?”

这一问,又让张为民吃了一惊,陈淑芳今天是怎么啦?十八九岁的女知青,就谈婚论嫁的,不可能啦?他又仔细地看了她一眼,还是认真地答道;“副指导员未婚。”

“他多大了?”

“二十八九岁了吧。”

“比我表姐大六七岁!”

“你还真有一个表姐?”张为民瞪大了眼,如释重负,“卢惠霞没说你有表姐啊。”

“我从来不骗人,更不会拿表姐来骗你张同志。你能不能打听一下,副指导员有没有谈对象的意思。我表姐可是很漂亮的,人比我胖一点,和我一样高,看上去比我高大。她和我一起来到这里上山下乡,她和她的同学在一起,不在我们公社。”

“我帮你问问。”

“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会当军官吗?”

张为民笑了笑:“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职业军人不仅是青年报效祖国的最好选择,而且还是地方女青年极为关注和向往的对象!”她希望他能听懂,自己已经明白地把隐藏的心迹告诉给了他。

“这是组织考虑的问题,我真的不知道。”

他们长久地沉默不语,还是陈淑芳打破了僵局,“副指导员的事,今天可以帮我问问吗?”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