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天动地战友情

第一次听到王杰的名字是伴着这样的评说:"有个战士叫王杰,可真了不起,他伺候奄奄一息的战友长达一年三个月,病者父母、医院医生都绝望了,可是这个战士仍坚信肯定会出现奇迹,一如既往,全心全意地照顾他,自己还学会了打针输液。后来,这个战友康复了,没有留下后遗症……"

我身边的这个王杰,1997年12月入伍,来自山东莒南,新兵综合

考核他总评优秀,其中五公里越野是全团新兵第二名。因此,王杰下排时被连队干部当作"种子选手"培养。

1998年6月,同班战友王俊杰病了。开始大家以为是感冒,可是渐渐地高烧不退,9天之后开始抽搐,在师医院被确诊为病毒性脑膜炎。

医书上记载:病毒性脑膜炎,由流感引发,发病后高烧、抽搐、强直,死亡率很高,幸存者多数有脑瘫、头痛、肌肉萎缩等后遗症。

刚住院时,排长考虑到王杰训练基础比较好,耽误两天训练还能跟上,做事又比较细致认真,于是,就让王杰去陪床。没想到这一去就是450多天。

对脑膜炎患者的护理十分艰巨,形象地说就是分分秒秒地和死神争夺病人。

病魔的武器有三种:高烧、抽搐、强直。在病危期间,王俊杰的体温始终在39度以上,一直靠物理降温,冰块一小时一换。无论烈日还是风雨,王杰都准时一溜小跑地赶到门口小摊上取冰袋,又一口气跑上六楼给他换上。抽搐间隔半个小时一次,抽动起来,病人四肢蜷曲一团,头部左右猛撞,难以自控,万分痛苦。这时王杰就要俯在他的身上,固头、压身、作强制性人工呼吸。一次抢救下来,精疲力竭。前两种症状还明显一点,强直就隐蔽而更具危险性,病人突起成半直立,随即直直倒下,尔后就是休克。此时,必须进行胸压式或者嘴对嘴式的人工呼吸。所有这些施救要领,王杰先是跟护士学,后来他做得比护士还好。

王俊杰在252医院高危病房的49天里,一直处在间歇性昏迷状态,偶尔醒过来的王俊杰对王杰说:"王杰,你别管我啦,我迟早要死的,你别受累了,让我早点去吧"。望着瘦得只剩皮包骨的亲密战友,王杰的心里十分痛苦。这49天里,他有时是整天整夜不睡,全神贯注地看着病人,一有抽搐和强直情况就立即施救,处理不了就报告医生。团首长和连队干部每次来院探望,看着王杰又黑又瘦的样子,就要安排人换他,但他一直没有答应。病人对王杰的依赖也越来越强。长期以来,王杰已经能从王俊杰随便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中判断出他需要什么。这段时间里,王俊杰抽搐、强直逾千次,如果有一次发现不及时,抢救不及时就有生命危险,但每一次都被王杰及时发现,及时施救。

一天夜里2点多,当时王俊杰已经昏迷两天了。王杰一直守着,突然俊杰的脖子轻轻直了一下就不动了,坏了!他伸出手一摸呼吸没了,就赶紧人工呼吸,还是不行。他赶忙叫醒他的母亲,自己去找当班医生。医护人员立即切开他的气管强行输氧,使王俊杰再次摆脱死神。医生说:"如果晚一分钟,他就不会再醒来了"。

病人昏迷时大小便失禁,王杰都默默地给他擦身、洗净。后来,大便干燥拉不下来,王杰就用手抠。此外,每天还要定时给他吸痰。为了挽救王俊杰的生命,在陪护王俊杰的450多个日日夜夜里,王杰能做的都做了,不能做的也学着做了,他跟护士学会了打针、输液,掌握了王俊杰的用药品种和药量。医院里无论医护人员还是其他病人,无不夸赞王杰,从他身上他们感受到人民军队的战友真比兄弟还亲。病房里同样的病人先后抬出去两个,但王俊杰在王杰守护下,始终顽强地活着。

后期王俊杰醒来后,担心后遗症,对生活产生了厌倦。王杰每天早晚坚持为他按摩,防止肌肉萎缩;每天早晚把他从六楼抱到一楼的花园里呼吸新鲜空气。在医院的晨辉和夕阳下,两个武警战士构成了一道人间真情的风景线。

3252医院的医生们激动地说:"如果没有王杰的精心护理,再好的治疗也不能维持和发挥作用"。《中华医学》杂志把这个病例作为奇迹在医学界作了宣传。

王杰的连队,一年多来,连长、指导员每次探视回来,都把王杰在医院的高尚行为及时宣传给连队官兵,激发连队团结友爱、奋发向上的正气,连队在团队12次月评中次次第一,年底评为先进连队。连长陈建立说:"王杰是我们连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我们要代代传,人人传!"

在王俊杰的家乡,山西深泽县武装部和共青团都开展了向王杰学习的活动……

采访王杰的日子正是老兵即将退伍的时候,我们望着依然默默工作训练的他,联想起他受的千难万苦,去的时候还是一个充满幻想的新兵,回来已是一个即将退伍的老兵。不禁问他:"难道你真的没什么遗憾吗?"

王杰反问说:"战友病了,我们当战友的不照顾谁照顾?"

我们又问:"你为什么中间不要求换换人?"

他说:"既然我已经被耽误了,何必再让一个战友也耽误呢。"

纯朴的战士纯朴的话,他所付出的千辛万苦,他的利益得失,他仿佛就是这样淡淡地对待,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王杰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书写了:人民军队美丽、纯洁而又伟大的战友情。

王杰,他无愧于这个光荣的名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