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战士 第一卷 重获新生 第十六章 绝望(一)

兄弟联盟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URL] 一辆出租车急急地刹在市公安局大门口,车上跳下来谭凯文和郎青,俩人着急地想跑进去,却被门卫拦住:“同志,你们干什么?” “我们找人!”谭凯文喘着气,着急地又要往里走。 门卫看两个人神色不对,当时就警惕起来,赶紧拦住,问他们俩:“你们找谁呀?” “你就别废话了!”谭凯文推开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


一辆出租车急急地刹在市公安局大门口,车上跳下来谭凯文和郎青,俩人着急地想跑进去,却被门卫拦住:“同志,你们干什么?”

“我们找人!”谭凯文喘着气,着急地又要往里走。

门卫看两个人神色不对,当时就警惕起来,赶紧拦住,问他们俩:“你们找谁呀?”

“你就别废话了!”谭凯文推开门卫就往里闯,门卫刚要喊,里面出来一个警官,一下拦住他俩,厉声喝道:“你们俩是什么人?闯起公安局来了?”

“警察同志,我们俩找人!”谭凯文说。

警察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询问道:“你们找谁?哪个科的?”

“我们不找警察,找我们兄弟。”郎青说:“有个叫魏大鹏的……可能……可能在你这里。”

“魏大鹏?你们说的是昨天下午那个杀人犯吧?”那警察顿时冷起了脸。

俩人都傻了!尽管他们已经几乎九十九的可以肯定自己的兄弟出了事,可当这警察说出自己兄弟的名字的时候,俩人还是因为那百分之一的可能被证实而愣在的当场。足足的一分钟,谭凯文才说:“大哥,您就让我们进去吧,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想见见他,说几句话也行!”

警官冷笑道:“我说你们俩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你们不可能见到他。嫌疑人在审讯期间,是不允许任何人与他见面的,更何况是魏大鹏这样的杀人犯?赶紧回去吧!”

“大哥,我兄弟他不是坏人!他……他一定是另有原因的,我们……我们……”谭凯文急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那警察冷笑道:“行了行了!是不是好人,杀人的原因,我们比你还想知道——犯人现在正在审讯,希望你们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赶紧回去吧!”说完,那警察头也不回地走出大门,进到一家烟酒专卖店里。

谭凯文和郎青傻愣地站在那里,又被门卫请了出去。两个人没有办法,迷茫地走出公安局,在马路边坐下,沉默了半天。事情来得太突然,也太让人想不通,两个人现在已经证实大鹏杀人这事情是真的了,可是到底是为什么杀人,怎么杀的人,具体的情况,两个人只能从报纸的新闻上了解到一点点,又仔细地看了看报纸,那新闻上只有简略的几句话:“昨天下午两点十分左右,我市城管监察大队某执法小分队队长曹某在清理向阳街130市场门前占道经营的不法商贩时,与一炒河粉摊位的摊主魏某发生争执,双方发生打斗,打斗过程中,魏某手持菜刀刺中曹某胸部,致曹某当场死亡……目前魏某已被警方抓获,审讯等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郎青,你说说,咱俩跟大鹏朝夕相处有五年了吧?咱俩对他够了解了吧?大鹏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俩都清楚吧……”谭凯文红着眼圈,仿佛是在跟郎青说,也仿佛是在问自己,“你说说,大鹏的性格,是那种火暴的性格吗?会无缘无故地拿菜刀杀人吗?啊?郎青你小子说话呀!”

郎青紧皱着眉头猛吸着烟,眼神冷地像冰,凯文催了他好几句,他才将烟头狠狠地扔掉,说:“凯文,这要说是你或者我,还有可能,要说大鹏会这样儿,打死我都不信!”

两个人同时陷入了苦恼中,不相信不代表事情没有发生,现在事实就摆在面前,大鹏确实杀了人了。俩人连抽了半包的烟,郎青说:“凯文,咱们哥儿仨就你脑子活,你想想还有什么办法没有?”

“办法?我他妈的想了半天了!能有什么办法?咱们总不能劫牢反狱把大鹏救出来吧?”谭凯文恨恨地站起身来,瞪着眼睛吼:“我日他奶奶的!要真给我一把95,我他妈的真敢冲进去!”

“别扯这蛋了!”郎青知道凯文是急的说狠话,还是说了他一句。两个人唉声叹气地沿着马路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不觉地,两个人站在了魏大鹏出租房所在的小区门口,两个人唉声叹气地走了进去,凯文他俩那里都有钥匙,那还是大鹏为了方便他们过来,给每个人配了一把,打开门进去,两个人全都瘫坐在沙发上。出租屋内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这是魏大鹏的习惯,茶几上还有几瓶喝剩下的啤酒,平时兄弟三个在这里把酒言欢的场面又历历在目,凯文打开两瓶酒,递给郎青一瓶,俩人一口一口地喝着啤酒,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喝起来那么清爽的啤酒,这时候喝在嘴里却像是在咽药一样。俩人酒量不小,今天却都没有喝酒的心情,一瓶啤酒,就把两个人给喝哭了。不是酒烈,是心里堵得慌。两个钢铁的汉子,在枪林弹雨中都没有眨一下眼睛,这时候哭得像两个孩子。

“郎青!郎青!你说,大鹏要真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兄弟三个就真的剩两个了?”谭凯文流着眼泪,又灌下一大口的酒,将酒瓶重重地放下,血红的眼睛看着郎青。

郎青也在流泪,面色却更加的冷酷。凯文问他,他没有说话,闷着头将半瓶酒全灌进嘴里。过了一会儿,俩人同时站了起来,在狭小的出租屋里转悠,不为别的,就想多找找兄弟们在一起的回忆。卧室里,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下面,露出一个笔记本的小角儿来,凯文眼前一亮,上去把笔记本抽了出来,是一个很普通的塑料皮笔记本,表皮有些发磨,打开封面,几个字呈现在两人眼前:“复员笔记 魏大鹏”,字体并不优美,却十分地工整,两个人怀着激动,仔细地读了起来,第一页上面写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