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赴美生子 低调的灰色产业链条

快反师长 收藏 5 417
导读:1868年,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通过,修正案第一款即规定:“凡在美国出生或归化美国的人,均为合众国和他们所居住州的公民。”2006年4月,美国驻华使馆宣布,中国公民可以以旅游目的申请赴美签证,这一政策的敞开,打开了许多中国收入不菲家庭国外生子的梦想,对一些中国人来说,一出生就能成为外国人,比成人后千方百计成为外国移民要一劳永逸得多。比起在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生子,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选择在美国生个“洋宝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刚下飞机的36岁的白领陈露(化名)心情异常舒畅。尽管从首都机场转机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868年,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通过,修正案第一款即规定:“凡在美国出生或归化美国的人,均为合众国和他们所居住州的公民。”2006年4月,美国驻华使馆宣布,中国公民可以以旅游目的申请赴美签证,这一政策的敞开,打开了许多中国收入不菲家庭国外生子的梦想,对一些中国人来说,一出生就能成为外国人,比成人后千方百计成为外国移民要一劳永逸得多。比起在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生子,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选择在美国生个“洋宝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刚下飞机的36岁的白领陈露(化名)心情异常舒畅。尽管从首都机场转机之前,陈露已经在太平洋上空飞了十几个小时,但比起此刻正躺在她怀中恬静熟睡的“洋宝宝”带给她的喜悦,旅途的疲倦早已被冲淡。


和陈露一样兴奋的还有她的家人,机场的迎接显得很隆重,双方家人全部到场,大人们争先恐后一睹“洋宝宝”的风采,唯有陈露5岁的大女儿瑶瑶(化名)一脸困惑,她搞不清母亲怀中,这个和她一样,有着黑眼睛黑头发的妹妹究竟有何不同。


瑶瑶当然不明白,母亲怀中的妹妹从出生起已经是一位美国公民,妹妹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外国人。


目前,在国内,像陈露这样选择在美国生子的白领越来越多,这些人群主要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


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


一年前,在西安高新区拥有自己公司的陈露就开始筹划在国外生子事宜。对比一下几个比较理想的国家,陈露首选的就是美国。


“成为美国人,享受180多个邦交国入境免签证、享有各项社会福利措施、住低价高品质的老人公寓,甚至在其他国家政局动荡时,即使航空封锁亦享有优先搭机离开的权利。”陈露说,比起上述条件,她最看重的是未来孩子的教育,户籍在美国,就能享受美国13年义务教育,进入美国大学,学费可以节省上百万人民币,“仅此一项,值!”


陈露出生于地地道道的普通工人家庭,她的父母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海南,“从我这一代,就想改变孩子的命运,让她们长大后去国外读书,我现在能办得到。”陈露说。


去美国生子,五个月大概花去陈露25万元人民币,对于这笔费用,她在赴美之前早已清楚,“还好,预算没有超乎我的想象。”一开始陈露并没有在国外生孩子的打算,她已经有一个五岁大的女儿,按照中国目前的法律规定,申请二胎政策会很麻烦。而恰在此,陈露一个北京的朋友在电话中透露,孩子可以在美国生,而且落地就是美国公民。


这让陈露很动心,以她目前的经济收入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孩子怎么去生。


去国外生孩子的计划,一开始受到了丈夫和双方家人的反对,中国人的习俗,生孩子是大事,去国外生个孩子有点天方夜谭。


家人的工作很好做,当年要不是家庭状况陈露或许会选择去国外打拼,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孩子落地就能成为外国公民,何乐而不为呢。“还有,在正常情况下生二胎,大环境还是不允许,孩子如果从出生就是外国国籍,就不存在超生的问题。”陈露说,当然逃避二胎超生并不是主要的原因,关键是孩子的身份,“因为这个身份,孩子可能会有不一样的命运,她可能一开始就会赢在起跑线上”。


谈到去国外生子,陈露会不由自主引用这句话,因为当初北京那家总部在洛杉矶的月子中心,在鼓动包括陈露在内的准妈妈们去美国生子时,经常用的就是这句话: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


月子中心搭建赴美生子桥梁


怀孕三个月起,陈露就要开始为出国生子做准备,除了需要自己办好签证,其他事宜,都由月子中心代劳。


这些月子中心,就是专为陈露这样的选择国外生子的准妈妈们服务的中介机构,这些机构最先出现在广州,之后是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在朋友的推介下,陈露通过北京一家月子中心开始筹划自己跨越大洋的生子梦想。


回头看自己的生子经历,陈露感觉还是相对简单,“只要筹备和预算好足够的钱,在美国生子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复杂。”陈露说。


以前中国公民去美国,获批签证的以探亲居多,但直系亲属必须为美国公民。2006年4月,随着美国对中国旅游政策的开放,赴美可以以旅游为目的申请签证,最长时间为6个月,像陈露这样没有亲属在美国的,只能申请去美国旅游的签证。


大多数的准妈妈会选择在临产前两个月去美国的月子中心,在美国待的时间越长费用也会越多。与她们相比,陈露选择在临产前四个月去美国。“以前很想去美国旅游,这次生孩子是个机会,多待一阵,就当旅游。”陈露说。


陈露在怀孕三个月时开始去北京办理签证手续,一般的月子中心会建议准妈妈在刚怀孕时就去办旅游签证,“刚怀孕看不出有异常情况,准妈妈如果肚子太明显,办理签证会有影响。”


陈露说,这几年美国政府也知道华人去美国生孩子,但因为美国宪法“落地即公民”的不可更改性,目前美国政府还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只能在办理签证时格外留意,如果是孕妇,一般旅游签证很难通过。


除此之外,陈露还要和自己选定的月子中心签订赴美生子协议并交纳1万元人民币定金。


把生孩子的事做到全世界


去年11月,陈露和其他两位准妈妈如愿以偿奔赴美国生子,在登机安检口,陈露和另外两位准妈妈脱下孕妇装,换上宽大的衬衫,为了保险起见,月子中心还让准妈妈们斜背一个大背包,挡住肚子。


飞机刚落地,陈露脑海中就闪现出早些年那部《北京人在纽约》中的一个场景,“落地时很兴奋,毕竟是第一次出国。”陈露说。


在洛杉矶机场,负责生孩子的月子中心专门派人接机。因为是熟人介绍,陈露对于服务自己的这家月子中心还是很放心。来之前,按照协议,陈露必须在到达美国的一周内一次性给月子中心付清剩余的19万元人民币。


陈露入住的,是由一位北京人开办的月子中心。每天早八点起床、晚十点睡觉,每周三次产检,有兴趣还可以到附近的语言学校上课。此外还可以享受一周两次外出购物的乐趣。


陈露所住的是带有独立卫生间的小套雅房,与另一位准妈妈共用客厅、阳台与厨房。每月租金两万多元人民币,坐月子时,另外加收一万五千元人民币。


“这些费用都包含在那19万人民币之中,当然生孩子的费用还要另外支付。”陈露说。


在月子中心,陈露选择的是中档的住房条件,一般月子中心会为你提供不同档次的住宿,最少15万,还有更贵的。临产时,月子中心会提供至少3家以上的美国医院供产妇自选,但生产的费用自理。“一般顺产在2万元人民币,剖腹产在4万元人民币左右,”陈露说,“这是单独的费用,月子中心会在来美国之前就告诉孕妇。”


到了纽约之后,陈露才发现,在华人区,类似于自己选的这家月子中心有二十几家,规模都不一样,大多由台湾人经营,有一部分是北京和上海人。


洛杉矶的阳光很让陈露享受,四个月后,陈露在条件完善的美国公立医院生下自己的孩子,月子中心用医院出示的孩子出生证明和父母相关资料,去当地政府民政机构,轻而易举就能拿到孩子的公民身份证明,其实就是一个社会保险号和一个5年更换一次的旅行证。


“在美国生子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陈露说,“几年前只知道在香港生孩子很红火,到了美国才发现,华人把生孩子的事做到了全世界。”


出境生子也有风险


陈露所说的在香港生孩子,2009年期间非常火爆,花十几万港币在香港生个孩子,对大多数内地人来说还是一笔为数不少的钱,但对另一些人来说,成为香港人在某种意义上还是与内地人大不一样。


赴港生子迅速成为香港的社会问题,赴港生子的内地孕妇让香港的医院几乎饱和,香港政府不得不采取各种限制措施杜绝内地孕妇在港生子热潮,在此情况下,在美国生子成为内地孕妇的又一个选择。


在洛杉矶,出于职业习惯,陈露还了解到很多关于这个行业的内幕。“内地华人在美国生子,真正掀起热潮是在2007年以后,”陈露说,“这之前主要是日本人和台湾地区人。”


原来在2007年年底之前,美国大多数月子中心只接待台湾地区、日本的孕妇,但主要是台湾人居多,除了台湾的孕妇来源充裕,主要原因是这些月子中心觉得内地的孕妇“素质差”而不愿接待。“随便扔垃圾、不节约用电、吃饭浪费、脾气大,这些都让已经被‘美国化’的台湾人受不了。”陈露说,最要命的是内地孕妇喜欢相互打听别人的职业与收入,搞小团伙有意孤立某一位准妈妈最让月子中心头疼。


然而,随着金融危机的影响,台湾准妈妈赴美数量锐减,月子中心猛然间失去了稳定客源,除了打价格战,危机中,这些月子中心开始重视大陆内地的客源。


2007年左右,大陆赴美生子的孕妇数量开始持续增长,在国内,随着回国后的妈妈通过博客宣传、或为亲朋好友咨询代办,“中介”群体持续壮大,加上赴港生子政策收缩、国内媒体开始报道等因素,2009年,中国内地孕妇赴美生子现象出现前所未有的热潮。


不过,陈露坦言,在美国生孩子看起来很时髦,但选择之前还是要慎重,孩子落地前女人要受苦,孩子落地后还要面临一大堆的问题。


“生孩子是牵动几个家庭的事,在中国生你周围有一大群人围着你转,关心你,可去了美国,你只能自己照顾自己,”陈露说,“除了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还要做好应对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出现。”


去了之后,陈露才发现很多生活细节上的事并非像来之前月子中心协议上写的那么好。“首先是一日三餐,每天基本是老三样,做餐的师傅说是专业厨师,实际上是从内地请来的岁数比较大的女人,如果请求另外加餐还得付小费。”陈露说,最让人感觉遗憾的是水果,“在内地你可以挑着拣着,吃最好最新鲜的水果,可在月子中心,这样的要求几乎无法满足!”


吃还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在异乡的孤独感。“经济不是很宽裕,你就得一个人待在美国,毕竟,再去一个人就得再出费用。”陈露说,内地的孕妇大多数还是很节约的,尤其像陈露这样来自国内二线城市的白领。“临产前自己挺着个大肚子,身边没有老公和亲人的关怀,心里还是很难受的。”


还有,来之前,从签证到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到入关时的忐忑不安,再到月子中心的选择入住,包括在医院生产的过程,“对孕妇们来说,时刻都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


其次,在美国文化中没有“坐月子”一说,所有美国的华人月子中心没有一家是得到政府商业注册的,当地政府并不承认华人的月子机构,被华人认可的月子中心,只以家庭式或私人经营的模式默默存在着,一旦发生纠纷,人生地不熟的孕妇们很难有法律保障。


“所以去之前一定要选择可靠的月子中心,”陈露说,“另外心理上还要做好应对各种事件发生的准备。”


无法抵御的产业链


2011年4月的一个周末,在北京朝阳区SOHO西区的一所写字楼内,一场赴美生子的说明会在这里的一家月子中心悄悄进行,几十位从各地赶来的准妈妈,被主讲人“让孩子一出生就赢在起跑线”这样的主题所打动。


已经从事这个生意多年的这家月子中心的负责人JAMES(英文名)告诉记者,目前全国这样的月子中心大约有二三十家,“但大多是中介服务机构,直营机构不会超过三家”。


JAMES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为了方便起见,他对外工作全用英文名。


面对记者的到来,JAMES显得很谨慎,一方面他希望通过宣传来增加客源,另一方,这宣传又必须是低调的。“我们的业务主要靠的是口碑和介绍,JAMES说,因为大多数赴美生子回来的妈妈们都希望自己的事不被张扬,“但我们保证自己的机构挣钱靠的是服务和信赖”。


JAMES告诉记者,市场的需求带动的是产业的发展,随着大环境的变化,国外的月子机构已经不仅限于在家门口等待客源,相互间的竞争成了必然的事情。


据国内媒体报道,洛杉矶华人区的月子中心在2007年之后竟然出现互相拆台、挖客源挖员工及同业者报警,以“虐待儿童、贩卖人口、房屋改建、环境不整、民宅经商、噪声过大”等为由,引来警察搜查封杀的恶性竞争。


华人业内都知道这种产业在美国不合法,是一种机会主义,属灰色行业。所以只要证据充足,被美国当地政府封杀就会显得轻而易举。“但有需求就有市场,我们保证自己赚的是良心钱,每一位从美国生完孩子归来的妈妈,都会觉得这个钱花得很值。”JAMES说。


JAMES所在的月子中心也算是国内最早从事这项产业的华人公司之一,此前国内一家媒体详细报道过这种行业产生的由来。


二三十年前,一些台湾地区居民因躲避兵役等原因移民美国,聚居于洛杉矶一带。之后,为台湾妈妈服务的月子民宿应运而生。


“不过真正有月子中心一说也就是最近10年的事,”JAMES说,“是内地人把这个事当成了产业来做。”


消费需求刺激了月子中心的完善,一些有投资目光的华人开始意识到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月子中心开始逐渐走上制度化管理,餐饮、看护和住宿标准有规可循,一些妈妈生产回去后,用自己的体验为周围人讲述赴美生产的可靠性和安全性。“当然美国旅游签证的开放,是实现这个产业规模化的第一步。”JAMES坦言。


在这个过程中,内地一些生产回去的妈妈也开始做起了中介,因为赴美生子的大多数妈妈都是行业白领,对商业机遇有无时不在的敏感度。


2009年,大陆地区从事赴美生子的中介机构与个人突增。主要分为三类:由美国月子中心直接投资的大陆公司;同时为多家月子中心服务的中介公司以及个人。“我们建议,有这个需求的人群最好找直营的机构,因为直营机构是和妈妈直接签协议,出现问题直营机构会全权负责。”


JAMES所说的直营机构是指由美国月子中心在大陆直设的机构,机构代表月子中心和孕妇签协议。“可是中介和个人服务商,只是代签合同,出现问题月子中心不会承担相应责任。”JAMES称,一些中介公司和个人会过分夸大宣传,骗取高额的服务费用不说,孕妇如果真在美国出了事,月子中心会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当然一些月子机构为了拓展客源会多条腿走路,比如会和在自己中心生产回国后的妈妈达成转介业务协议,其中的转介费可达一个人3万-5万元人民币。


尽管美国有诸多优越条件,但JAMES坦言,未来这些孩子大多还是要在中国生活发展。JAMES称自己多年前就已经是美国移民,但他自己的事业还在中国。目前像他这样的中国人其实很多。


成为美国公民又能怎样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作出断言,中国经济总量将在未来5年超过美国,尽管这种断言引来一片喧嚣,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未来中国可能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中心,这意味着,那些国籍在外国的华人,免不了还会在中国生活发展。在这种趋势下,要不要把孩子生在国外仍然是个需要慎重的问题。


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朴光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赴美生子”现象有其出现的必然性,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公民对其所属国家公共服务与社会环境的评价,比如教育、安全、环境和财产保护等方面的比对。


朴光星说,除去对权力社会精英分子以及公众人物在国外生子动机的质疑,普通民众选择赴美生子无可厚非,因为“侨民集团对一个国家,有利的一面远远大于其负面影响”。


当然,赴美生子毕竟属于社会少数人群的选择,即使是那些有条件的家庭也并非都会选择赴美生子。


“不仅仅是成为美国公民那么简单,”教育部生命教育委员会教研中心主任蒋慧芳女士在谈到这个话题时说,“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文化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你是中国人,你未来可能还要生活在中国,可是你却是美国国籍,首先是孩子会在归属感上存在混乱,其次等孩子上了学,他周围的同学怎么看待他的身份!”


蒋慧芳称,如果是这种情况的孩子,其父母在家庭教育上一定要有一定常识,孩子未来在中国学校上学时,可能遭遇的心理的冲突是家庭要面临的问题,“毕竟在中国这个国度,共性的东西更容易让大家接受”。


曾在美生活多年的张先生则对这种赴美生子的盲目性表示担忧:如果孩子只有一个美国国籍,不在美国读书、生活,那么这个身份意义不大,只是拥有一个社会福利号码而已;设想一下,一个孩子在中国上学成长,成年后回到美国,语言生活习俗甚至价值观差异都很大,这个孩子怎么适应,尽管从身份上说他是一个美国人,可这种人为安排的身份对孩子来说有实际意义吗?


家住西安朱雀门内的早已退休的报人老李,其家庭是典型的“中西混杂”,老李和小儿子李恒在多年前就移民美国,所有的孩子也都出生在美国,而大儿子李聪却选择生活在西安,有直系亲属在美国的条件,大儿子李聪在美国生子轻而易举,可他没选择在国外生子,自己的孩子都是中国国籍,老李基本是和大儿子生活在西安。


“比较古老的城墙和美国的自由女神像,老大更爱看城墙!”对于大儿子的“执拗”,老李还是很欣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