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者:利部族多盼卡扎菲下台 也反对外国干预

cctv铁血 收藏 2 150
导读:驻利比亚班加西特派记者 李远 刘跃华 4月27日,利比亚61个部落首领发表联合声明,称卡扎菲挑起部落间的冲突,要求卡扎菲离开国家。部落是构建利比亚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利比亚民众的社会归属。 在利比亚政治危机爆发的时候,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利比亚的部落将决定利比亚的政治前途。但记者在实地调查采访中发现,卡扎菲执政后以铁腕控制部落,加上利比亚社会现代化和城市化的作用,部落左右利比亚政局的影响力其实没有想像中那么大。 组织结构松散 利比亚目前有140多个部落和较大的家族,其中最大的部落瓦尔法拉

驻利比亚班加西特派记者 李远 刘跃华


4月27日,利比亚61个部落首领发表联合声明,称卡扎菲挑起部落间的冲突,要求卡扎菲离开国家。部落是构建利比亚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利比亚民众的社会归属。


在利比亚政治危机爆发的时候,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利比亚的部落将决定利比亚的政治前途。但记者在实地调查采访中发现,卡扎菲执政后以铁腕控制部落,加上利比亚社会现代化和城市化的作用,部落左右利比亚政局的影响力其实没有想像中那么大。


组织结构松散


利比亚目前有140多个部落和较大的家族,其中最大的部落瓦尔法拉约有100万人口。记者在利比亚东西部采访时发现,部落实际上由一个个成员数量不等的大家族构成,每个家族会根据家族成员数量每年向部落基金会捐款,用于部落公共事务的开销。


部落长老以协商的方式处理部落内外事务。以利比亚东部班加西地区最大的部落阿古里为例,有20多万人口的阿古里部落由24名长老组成理事会共同管理部落事务。


除了联姻带来的血缘联系外,部落大部分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个体,他们靠自己的能力谋生,很少有部落能形成一个共同的经济利益体。


长老依仗自己的威望处理部落事务,这使得部落对成员的约束力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如利比亚东部地区的阿姆勒斯部落曾是一个很大的部落,现在已经分解为17个大的家族。


部落这种松散的组织形式使部落处于不断分化、组合的过程,部落成员对部落的认同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长老的威望,这些特性决定了部落力量的强弱有很大的随机性。


目前,卡扎菲部队和反对派武装的地面战事已成僵局。许多人认为利比亚是一个部落国家,部落将决定战局走向甚至是利比亚的命运,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外界的过度解读。


经过几番周折,记者终于争取到采访阿古里部落理事会大长老阿瓦兹的机会。阿瓦兹长老年逾七旬,但是精神矍铄,接受记者的采访时,他特意穿上了部族长老们开会时才穿的丝质长袍。


“只有一个利比亚,我们所有的人都不会接受国家的分裂。”阿瓦兹长老开门见山地对记者表示。


据他介绍,青年失业、社会财富被少部分人占据是利比亚人民反对卡扎菲的主要原因。从“2·17”开始到现在,共112名部落青年在冲突中被卡扎菲部队打死。但部落长老对反对派政府持谨慎支持态度,反对外界将决定利比亚命运的责任强加在部落的头止。


“我们支持青年人的行动,但是部落不会出面。”


实际上,尽管许多部落青年参与到了革命活动中,但是部落不是革命的发起者和推动者;尽管许多部落在革命发生后声援反对派,但除了部落青年作为个体参与革命活动外,东部的部落由于没有自己的武装,很难向反对派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阿姆勒斯部落的长老穆罕默德·阿里·穆赫塔尔今年已经90岁,其父是20世纪初带领利比亚东部人民反抗意大利殖民统治的民族英雄欧迈尔·穆赫塔尔,这次“2·17革命”也被东部民众称为“欧迈尔·穆赫塔尔革命”。


他对记者说,虽然利比亚部落很多,但整个利比亚就是一个最大的部落,决定利比亚命运的是利比亚人民。


穆赫塔尔长老对记者表示,现在西部还有几个部族被卡扎菲用利益收买而对他表示支持,但是利比亚的大部分部族都是希望卡扎菲下台的。


尽管利比亚部落在对待动乱的态度上出现了分歧,其中有支持卡扎菲的,也有支持反对派的,但是部落对未来有一个统一的利比亚充满了信心。阿古里部落长老阿瓦兹对记者说,利比亚人是一家,部落没有分别,没有东部、西部之分。不管卡扎菲怎么挑拨,我们都是统一的。




影响力逐步消解


历史上,利比亚部落在反抗奥斯曼和意大利对利比亚殖民统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卡扎菲上台后采取措施一步步弱化部落的影响力,在各地建立营地监视民众活动,禁止部落拥有武装,将自己部落和联盟部落的人安插在政府各要职,牢牢掌握着国家机器。


在卡扎菲削弱部落力量的同时,现代社会的城市化进程也在瓦解部落的实力。部落人员的传统活动地带以村落、沙漠绿洲为主。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移居到城市地带,许多部落人员开始迁移,不再固守在一个地方。 “在新的环境里,人们开始建立起新的社会关系,这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了部落人员和自己原部落的联系,我相信再过50年,这种部族联系会消亡的。”班加西加里尤里斯大学研究和咨询中心研究员马萨马·阿尔桂力对记者说。


阿尔桂力说: “现在的利比亚年轻人更多地倾向于自己的社会属性,如果你我属于一个部族,而你和我的一个好朋友发生了冲突,也许我会站在我好朋友·边,而不会支持你。”


在班加西的一处民兵训练营采访时,一名大学英语教师穆斯塔法·塔胡尼对记者表示,他全家就是来自西部城市米苏拉塔的一个大部落,但是他家在班加西已经两代人了,所以他跟部族的联系已经很少。塔胡尼说: “人们现在更多的是因为共同的信念走到一起,而、不是因为同属于一个部落。”


利比亚反对派政府“全国过渡委员会”副主席兼新闻发言人库卡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部落对于利比亚局势的决定能力被外界夸大了。 “部落就代表着一个人的姓氏,在利比亚的社会生活里是有一定意义的,但是在政治上部落不会发挥太多的作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