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案件 正文 第十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6.html


第 十九 章




几天以后,田林、文小华、刘宏超和司机小罗一同踏上了去折西的旅途。

这是从那年刘宏超同文小华一同去折西办多吉一案以来第一次再返折西,而田林却是第一次去折西。

文小华抑制不住又见这高山、峡谷、小溪和蓝天白云时的激动,不停地向田林介绍沿路的美景,看来上次去折西一路上给文小华留下的美好印象真是太深刻了。文小华还不时地问刘宏超她说得对吗。

刘宏超也贪婪地望着车窗外的景色。由于这几年实行退耕还林政策,几年不见,山变得更绿了,树变得更高、更密了,山间小溪的水也变得更清了,就连空气似乎也变得更清新、更湿润了。越野车在宽阔的二级公路上疾驶,没过多久就快到山顶了。司机指着前面的玛尼堆对大家说:“前面就是山顶了,我们在那儿休息一下吧。”

一行人下车来,刘宏超看见山顶的玛尼堆比上次他们来时大了许多,经幡也增多了。文小华满有兴致的学着刘宏超也捡了几块石头加在玛尼堆上,然后绕着玛尼堆转了一圈,口中似乎在念着什么,刘宏超笑着问文小华:“你在念什么呢?是不是在祈求你的小黄早点学成归来呀!”

文小华脸一红,笑着说:“刘老师,您真会开玩笑,我是在祈求多吉早点出来呀!”

田林望着远处连绵不断的大雪山感慨地说:“你们看那些雪山,多么雄伟,多么壮丽,多么圣洁又是多么神秘。他们才是不可征服的,人类只有学会怎样与他们友善、和谐共处,而不是想着去征服他们,去向大自然无节制地索取、掠夺,人类自身才有可能长久地发展。人类与自然是这样,人类自己也是这样,国与国之之间,各阶层的人们之间,只有学会友好、和谐地共处,才能长久发展。党中央现在提出建立和谐社会是多么及时,多么重要啊!”


田林一行人到达折西县城时才下午两点钟。他们刚在宾馆住下,一位四十来岁长得很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就来宾馆拜访田林了。

“过来,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刘宏超,刘律师,这位是文小华,我们局的大博士。”田林把刘宏超和文小华介绍给来访者。

“我叫田海,田林是我的大姐。我是这儿的公安处长。认识你们很高兴。”田海热情地和刘宏超、文小华握手。

“大姐,你们一路上还顺利吧?有没有高原反映?”田海关切地问。

“顺利。我倒没觉得什么,我看他们比我精神还好,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可能更没有什么吧。你怎么样?工作理顺了吧。”田林关心地问。

“还可以。前一段时间主要是抓队伍建设,现在有点成效了。”田海简单地向田林介绍了自己来自治州后的工作情况。然后又关切地问:“爸、妈都好吗?我还真担心他们的身体。”

“都好,都好。你不要太担心了,有小妹照顾他们,你放心吧。”田林麻利地收拾着她的十分简单的行李。

“都安置好了吗?安置好了我请大家吃个便饭。”田海邀请道。

“可不准超标准哦。”

“我知道大姐的脾气,就是工作餐,在我们机关食堂。”田海说完就领着大家去了宾馆对门的自治州公安处。

在去公安处的路上,刘宏超小声问文小华:“田处长还有个弟弟在折西工作呀,怪不得她说还有点私事。”

“她弟弟是去年才调到折西来工作的,原来一直在省公安厅工作。”文小华说实际上她也是刚知道不久的。

“大姐,州委书记泽仁说请你一来就通知他,他说很想见你这位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我现在通知他吧?”田海在饭后征求田林的意见。

“好吧,你通知他吧。有二十多年没有见到他了,现在成了大书记,一方诸侯了。”田林笑了起来。

泽仁和田林是大学同学,在学校时田林是学生会主席,泽仁是学生会的委员,两人虽然不是一个系的,但因都在学生会工作的原因,接触很多,彼此都非常熟悉。毕业以后田林留京到了中央机关,而泽仁回到了他的家乡,他从基层干起,在他任州长期间,开发梯级电站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自治州的经济上了一个大台阶,泽仁也就顺理成章地在前年当上了一把手——州委书记。


“老同学,你好,你好。二十多年不见了,一切都好吗?”田林热情地握着泽仁的手说。

“好,好。我们的大主席,田大姐,你可是见老了,要好好注意身体啊!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呀!”泽仁把田林迎进办公室并亲自给田林倒上水,关切地问。

田林接过水说:“干得不错嘛,一路上看见修了好几个大电站,沿途老百姓的房子也修得很漂亮嘛。怎么样,压力大不大?”

“比起沿海地区,比起内地来我们还差得远。这几年我们的工作重点一是搞能源开发,二是搞旅游开发,旅游开发现在应该算是才起步。老百姓的生活嘛比起以前是好多了,但在一些边远地区,还不行,问题还很多,比如草场退化,一些群众还在温饱线上徘徊。现在主要是要把道路交通建设抓上去。困难还是很多的。压力吗,倒是挺大的,感到肩上的担子重啊!责任重大啊!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呀。现在特别是感到知识不够用,真想好好充充电啊。”泽仁一说起自己辖区的情况就如数家珍,滔滔不绝。他接着又详细地向田林介绍了自治州的各项社情、民情,而田林也满有兴趣地听着泽仁的介绍。

介绍完了以后泽仁又关心地问田林:“你们这次来我们这里是不是奉旨……?”

“不是,不是。我们有一个课题要研究。”田林接着详细地给泽仁说了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和研究的内容。

泽仁听田林介绍以后感叹道:“你们这个课题太好了,十分有必要!你看,现在经济发展了,人民生活较过去好多了,但是现在儿童的入学率反而下降了,很多小孩都去当喇嘛了。还有就是你说的那个情况,确实现在打官司的人也变少了,很多人有纠纷都去找寺庙来解决,人们的法治意识确实是没有建立起来啊!”

田林也感叹道:“建立法治国家,确实任重道远啊!可能需要我们这一代人的艰苦努力啊!有时候,我们的巨大努力可能会因为一起不公正的判决,不公正的处理给抵消了。看来建立法治国家主要还是在依法治吏,依法治权上啊!”田林接着又问:“前几年你们自治州中院判了一起故意杀人案,你还有印象吗?”

“什么案子?”

田林这时把多吉一案的大概经过讲给了泽仁听。

泽仁想了一会儿说:“多吉?是那个在公主桥镇当治安员的人吗?有点印象。那几年我主要精力放在梯级电站开发上,对这个案子了解得还真不太多,不过确实开过几次常委会讨论这件事。当时还有些群众上街游行,把州委、州府的门都堵了嘛。胡书记对这个案子还作了指示。不过,我当时还是有不同意见的,我认为还是应该让法院去独立审判,我们不应该干涉嘛。”

“但后来实际上是干涉了这个案子的审理呀!这个案子多吉被判了死缓,服刑也有好几年了。”田林接着又说“如果这个案子确实是错判了,那不光是对多吉不公正,更重要的是将会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法律的形象啊!”

泽仁沉思了一会儿说:“那现在怎么办?多吉本人申诉没有?如果他本人没有申诉的话,这个案子现在也不好查呀!毕竟是两级法院都判了的呀。”

“那位多吉倒是没有申诉。我看是因为对法律失去了信心了吧,没法不叫别人不失去信心嘛!至于怎么查,我有个想法,咱们商量一下。”田林于是把刘宏超对案件的分析及刘宏超认为谁是真凶和为什么要杀害被害人的意见讲给了泽仁听。然后说:“是不是可以让公安方面先从外围调查一下,如果确实有问题,发现了证据,我想不一定是多吉一案的证据,而是只要找到了他们的其他犯罪证据,就可以对他们采取措施,再突破全案。你看怎么样?”

“我认为可以。你给田海说了这个意思了吗?”泽仁问道。

“没有,多吉这个案子我一点都没有给他说,这点组织原则我还是有的,应该先由你点头嘛。”田林笑着对泽仁说。

“哦,还有。这次我们一块来的还有我们局的大博士文小华同志,她可是这个多吉案的最早参与者哦。当年她就曾随她的实习老师一同办理过多吉案的。这次她当年的实习老师刘宏超同志也一起来了。”田林补充了几句。

泽仁很感兴趣地说:“真的吗?那个刘宏超律师我当年可是只闻其人未谋其面啊,听说很厉害呀!当年可是把公、检、法三个机关搞得下不来台呀!什么时候我见见他?”

“你要见他还不容易,你安排吧。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吗?你什么时候通知田海?”田林的心事显然还是挂在多吉的案子上。

泽仁笑了起来:“田大姐,你还是那么急,你田大主席交办的事我会拖着不办吗?再说这也是我们应该办的事呀。”说着泽仁就拿起了电话给田海打了起来:“喂,田海吗?我泽仁啊。你现在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你大姐也在我这里。”

泽仁放下电话征求田林的意见:“我已经通知田海了,他马上就到。你是不是也通知你们的大博士和刘宏超同志一起来啊?”

田林笑了起来:“你说我急,我看你比我还急,还是那么雷厉风行。”说完就给文小华打开了电话。

不一会儿,田海、刘宏超、文小华都来到了泽仁的办公室。

泽仁招呼大家坐下,开玩笑说:“我是泽仁。你们都互相认识了吧,我就不介绍了。”接着泽仁把田林告诉他的多吉一案的情况简单地给田海说了后对刘宏超说:“刘宏超同志,我谢谢你对法律的忠诚、执著和认真。现在就请你向我们详细介绍一下多吉案子的情况吧,我们都好好听一听。田海可是刑侦方面的专家哟。”

刘宏超扶了扶眼镜,理了理思路,开始详细地给大家介绍了多吉一案的发生、发展和这个案子的种种疑点,然后他又提出了自己对这个案子的判断,作案人应符合的几个条件和谁符合这几个条件,即谁是凶手的推测。最后刘宏超说:“以上就是我对这个案子的推测,根据现有的证据,完全可以证明多吉不是本案的真凶,他是被冤枉的,这个案子应该是个错案。但非常遗憾,现在我没有真凶的任何犯罪证据,不过我相信,他们既然做了案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他们为钱杀了人,一定不会从此就洗手不干,破案的可能性始终是存在的。何况也不是完全没有证据来证明他们犯过罪,只要去找,证据应该是可以找到的。”接着刘宏超又介绍了那个死者颅内残留的弹片及他很有可能是土葬的情况。说到这里,刘宏超看着文小华又说:“这个案子从一开始文小华同志就参与进来了,她对整个案子都十分了解,并且也提出过一些很好的意见。是不是请文小华同志也发表一下意见?”

泽仁点点头,做了个手势说:“那就请我们的大博士发表一下意见吧。”

文小华微微一笑,打开她的笔记本电脑,敲击了几下,声音柔和地说了起来:“这件案子是我在大学实习时跟着刘老师办的,是我实际接触的第一件刑事案子。这件案子给我的感触很深、很大,使我学到了不少东西。我完全同意刚才刘老师对这个案子的分析,再狡猾的犯罪份子在作案之后总是会有证据留下来的。我注意到被害人的家属当时在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时曾提到过被害人除随身带有十二万元现金外,其手上还戴有一枚价值五万元的宝石戒指,但现场除发现被害人手上有一枚金戒指和脖子上有一条金项链外,没有发现那枚宝石戒指。如果被害人家属说的是实话,那么那枚宝石戒指仍有可能在凶手手中。我认为,这条线索一定要查下去,可以先找到被害人的弟弟或者被害人在公主桥镇的那位表弟了解一下那枚宝石戒指的情况。另外,那个被害人马兴海很有可能是一个吸毒人员,从《尸体检验报告》来看,他的毒瘾可能还不小。马兴海被害也有可能与贩毒有关,马兴海极有可能是在以贩养吸。因此,我想可以先从吸毒人员那儿了解一下马兴海的有关情况,说不定会打开缺口。”

在场的人们都十分认真地听着,一次也没有打断刘宏超和文小华的讲话。他们讲完以后,大家都沉默着,久久没有人说话。

还是泽仁首先打破了沉默。他走上前去与刘宏超和文小华握了握手说:“我代表州委、州府再次感谢你们对法律、对正义、对当事人的负责精神。你们辛苦了。”接着他又对田海说:“我们的刑侦专家,发表一下意见吧。”

田海有些沉重地说:“听了刘宏超和文小华同志的介绍,我很震惊!这虽然不是在我任内发生的事,但作为一个在公安战线上工作了二十几年的同志,我仍然为此感到羞愧!其他问题暂且不说,就那枚弹头来说就是严重的失职!如果这么重要的证据都弄丢了的话,是严重的失职,而如果是故意隐匿、销毁,那就是故意犯罪!听了刘宏超和文小华同志的案情介绍,我认为他们的分析还是比较符合逻辑的。现在的问题就是要找到突破口。因为这个案子是两级法院都判了的案子。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现在还不宜正式立案,也不宜惊动他们。我看这样吧,这个案子现在动静不宜过大,先控制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内,分为两步,一是找一两个比较稳重,经验丰富的侦查员先秘密核查案卷,看能不能找到那枚弹头,如果找到那枚弹头,并且弹头没有破损的话,就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多吉不是凶手,如果找不到那枚弹头或者找到的那枚弹头确实是破损的,也可以根据其他证据,如现场照片等进行全面分析、评判,对多吉重新按程序公正处理。二是对刘宏超和文小华说的这两个人进行外围调查。一旦有进展,发现了证据,我们就可以正式立案。我呢就亲自过问这个案子。刘宏超同志说的对,一旦确定了真凶,多吉的案子也就解决了。”

泽仁又问田林:“怎么样,你对我们田大处长的安排还满意吗?”

田林笑笑说:“如果允许的话,是不是可以让刘宏超同志也参与进来呀?我的意思只是让刘宏超同志参谋参谋,不是让他真刀真枪上第一线,毕竟这个案子的主要意见都是刘宏超同志提出来的嘛。”

泽仁书记很爽快地表态:“我看问题不大,只要刘宏超同志愿意,我没有意见。”说完,泽仁书记看了看田海处长。

田海握着刘宏超的手说:“欢迎,欢迎。没问题,这个案子还要请刘宏超同志帮我们多动动脑子啊!你刚才的分析非常精彩呀!”

刘宏超有点不好意思:“我这是班门弄斧呀,我不懂刑侦,说错了什么请不要见笑哦。”


多吉一案的复查在融洽的气氛中开始了。

第二天田海把刘宏超请到了他的办公室,当时办公室里已有两位警官在场了。刘宏超一进门,田海就向他们两人介绍说:“这是我们这个案子的顾问刘宏超同志,这个案子的所有情况都可以告诉他,你们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向他请教,要好好向刘老师学习哦。”田海又向刘宏超介绍两位警官:“这位是王龙警官,这位是赵显钢警官,他们都是我们的优秀警官。”

刘宏超第一次和王龙见面时由于有顾虑,见面地点的光线很不好,所以对王龙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而王龙也是如此,自那次见面后王龙因有任务也就没有再见过刘宏超。此时听田海处长这么一介绍,两人紧紧握起手来,异口同声地说:“原来是你,我们又见面了,真想不到。”

“啊!你们原来认识呀?”田海也感到有些突然。

刘宏超笑了起来:“小王警官就是多吉案出现场的警官之一呀。关于那枚弹头的信息还是他透露给我的呢。怎么样,田处,不会处分他吧?”

王龙有些不好意思:“我当时刚当警察不久,经验太少,犯了主观主义的错误。”

田海故作严肃的样子:“知道错了,改了就好了。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看我不打你的板子。”

在场的四个人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复查多吉一案的班子迅速组建起来并开始了高速的运转。不久,接二连三的好消息就传来了。

首先是找到了那枚弹头。那枚弹头原来根本就没有丢,而是仍然好好地躺在折西县公安局档案室的柜子里。原来,当刘宏超在庭上提出要控方交出弹头进行质证,并提出那枚弹头如果是完好的话,多吉就不可能是凶手的论点时,消息马上就传到了当时的折西县公安局长李青那儿,李青迅速到档案室把那枚弹头提了出来,当李青看见那枚弹头确实没有破损后,知道他们确实搞错了。于是他马上想到如果就这样交出弹头,那岂不是要由他们来承担这起错案的责任!?如果这样,全局今年的目标任务就会因此完不成,先进、奖金也会泡汤,更重要的是,自己多年的苦拼好不容易才熬到了现在这个位子,这是一个有好多人虎视眈眈盯着的位子啊!说不定就会因这个低级失误而失去。不行!决不能失去已经得到的一切!至于多吉吗,他不过是一个治安员,连正式警察都不是,比起全局利益来,无足轻重。想到这里,他叫来档案保管员,吩咐不准交出弹头,也不准透露弹头在哪儿和弹头的任何情况,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动这枚弹头。就这样,这枚弹头被锁进了档案柜里,直到这次才重见天日。而李青在前年就已经告老还乡了。

其次,通过外围调查,证实了刘宏超和文小华的推测。马兴海确实是一名吸毒者,并且毒瘾还不小,他每天都要静脉注射海洛英,他以前的毒友,现正在戒毒所的好几位吸毒人员都证实了这个情况。他们还证实,马兴海除了吸毒,还在贩毒,他实际上是在以贩养吸。那些吸毒人员还供出了他们吸食的毒品除了马兴海供应以外,还从一个黄原省籍的络腮胡子那儿买过。

当王龙警官告诉刘宏超他们调查到的新情况后,刘宏超说:“我一点都不惊讶,文小华早就估计马兴海是个吸毒人员,当年在我们看到那份《尸体检验报告》时就注意到,马兴海的‘双手前臂有多个静脉注射点’你们可以去找来看看,还可以找一找当时做解剖的法医向他们了解情况。”

王龙翻看着马兴海的《尸检报告》说:“刘老师,你说得正确,当时就应该知道马兴海是个吸毒人员。唉,都怪当时我们没有多想,没有仔细研究案情和证据。教训深刻啊!我马上就去找法医了解情况。”

就这样,由于有了确实的证据,找到了那枚弹头,证明多吉在招待所开的那一枪确实没有击中被害人。州公安处正式成立了复查多吉一案的专案组,复查多吉的案子终于开始高速运转起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