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门忠烈 正文 军校来人

xuyang800 收藏 10 2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9.html[/size][/URL] 强子忍不住了,默默地走出了小楼。这个时候放做是谁都不可能忍受得住。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孩子去开门吧。记住要敢于面对自己的错误。”老人说着,两个孩子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几位军人走了进来,一位少将,一位上校还有几名士兵。少将看了看两个孩子,“你们就是张敬军和张华军吧?你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9.html


强子忍不住了,默默地走出了小楼。这个时候放做是谁都不可能忍受得住。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孩子去开门吧。记住要敢于面对自己的错误。”老人说着,两个孩子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几位军人走了进来,一位少将,一位上校还有几名士兵。少将看了看两个孩子,“你们就是张敬军和张华军吧?你们的家长在家吗?”将军严肃的问着。“你们好,你们是这里孩子的领导吧,里面请,请坐。”老人站了起来想少将说道。“老人家你好,我是他们学校的副校长,这次这两个小家伙可是闯了大祸了,校领导命令我把他们带回去。”少将坐在了老人的对面。“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两个孩子竟然跑了回来。”少将问道。“家里没什么事,还是让孩子们自己说吧。你们俩过来自己和你们的领导说吧。”老人向孩子们说道。“报告首长,我和弟弟在长安街准备检阅的时候,看见陆军士兵的手里的骨灰盒,有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其他亲人的照片。所以当时惊呆了我们不知道他们去世的消息,所以当时我就和弟弟决定回家来问我们的太爷爷发生了什么事。就是这些没有别的了。”张敬军向少将报告着。

少将惊呆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其他亲人,不可能呀,如果真是那样孩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少将思索着。“你们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叫什么。”张家的传统为了避免孩子们借助家里长辈的势力,所以身为张家的孩子上学家属一栏只填写了太爷爷的名字。“报告首长,我不能说他们的名字,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错误,而给他们来耻辱,作为军人我们犯了错应该有我们自己来承担,我们不能将耻辱带给我们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张敬军继续向少将说着。少将向老人看去,“我赞同孩子们的做法,其实这也是我对孩子们的要求。”老人肯定的说着。“既然这样,那我就将孩子们带回学校了,具体怎么处理还要学校几个领导坐下来一起研究决定,我会将情况说明的。”将军站了起来,“那么老人家,我就告辞了,打扰您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表达了少将对老人的开明的敬意。“你们两个跟我们回去吧。”说完少将带领众人走出小楼。老人重重的坐在沙发上这一次老人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

强子在门外里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知道孩子们最听太爷爷的话,老人不允许他们说那么就算是枪毙,孩子们也不会说出自己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名字,但是那样的话孩子们就完了。这是强子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看到的,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师长,想起了在战场上的日日夜夜,他绝对不允许师长的孩子们就这样完了,他知道如果他说了老人不会原谅自己,自己的师长在九泉之下也会怪罪自己,但是他绝不能让孩子们去承担本不应该他们承担的一切。少将一行人走出门外想停靠军用越野车的地方走去。军车旁一位中年男子穿着一身旧军装,正在和驾驶员说着什么。少将走了过来,“报告,原十三集团军,第一师,第一团中校团长,陈强向首长报告。”强子想少将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左手空荡荡的袖管迎风飘了起来。少将惊呆了,第十三集团军那可是十年战争中,中国陆军的传奇呀,少将还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首长,我有话要说。”强子向少将说道。“什么事,陈团长。”少将知道共和国军人的尊严决定了一名中校团长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像自己求情,他有话要说那么一定是很重要的。“报告首长,这两个孩子刚刚到家了解情况,这次他们回去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我请求首长允许我带他们两个到他们先辈的坟上去看看给他们英雄的父母扫扫墓,磕个头,请首长允许。”强子委婉的表达了自己意思,他知道无论是谁到了张家那块英雄的墓地都会震惊的。“这个,恐怕不符合程序呀。”少将犹豫着他也很想知道还自己的亲人是谁。“首长,我以一名共和国伤残退役军官的荣誉请求您让孩子们去看看吧,这么多年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亲人牺牲的消息,孩子们是无辜的,他们可怜。”说着强子的泪水流了下来,情到深处强子哽咽着说道。少将考虑了一下,“那好吧就再拿出来十分钟时间,顺便我也去拜祭下英雄多远需要开车吗?少将向强子问道。“首长,不远就在小楼后面的林子里。你跟我走吧十来分钟就到了。”说着强子快步向小楼后面走去。少将一行人也跟了过去。

这是一条强子每天都要走的路,绕过小楼后面的菜地是一片小树林在净月潭的湖边上,原本这里是一片杂草地,多年来来人带着孩子们在这里种起了一片松树林。一条红砖铺成的小路伸向林子深处一直通到湖边。在树林和湖边的一块空地上老人讲原本是孩子们回来野炊和玩耍的地方,以前孩子们回来在这里钓鱼,烤肉,打牌后来战争开始了这里只有老人闲暇的时候过来坐坐,当强子带着师长的骨灰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老人领着强子将强子的师长埋葬在了这块这个孩子们喜欢的小空地上,那个时候已经有英雄的坟墓伫立在这里。

走了大概七八分钟,一片墓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十二座坟墓出现在众人面前,“孩子,这个是你们爷爷奶奶的,这个是你们二爷爷二奶奶,这个是三爷爷三奶奶,这个是四爷爷四奶奶,这个就是你爸爸妈妈的,剩下的是你叔叔婶婶的”强子把孩子们领到墓前说着。两个孩子来到每个墓前依次叩了三个头,最后他们长跪在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的墓前放声的哭了起来。少将和随行来的一行人惊呆了,第一块墓碑上:共和国陆军上将张尚武,共和国总政歌舞团少将林楠之墓,第二块墓碑上:共和国陆军中将张爱军,共和国总参二部少将韦丹之墓,第三块墓碑上共和国空军中将张志峰,共和国空军少将李丹之墓,第四块墓碑上:共和国海军中将张宁海,共和国参谋长中将蓝琴之墓。第五块墓碑上:共和国陆军师长,张喜武共和国陆军上校将琴之墓,第六块墓碑上:共和国陆军师长张喜军,共和国中校军医云静之墓,第七块墓碑:共和国龙牙特种部队大队长张海峰,共和国雌狼特种部队大队长秦雨之墓,第八块墓碑上:共和国总参中校张海洋,共和国总参中校孙菲之墓。第九块墓碑:共和国空军团长张效国,共和国女子飞行大队大队长齐眉之墓,第十块墓碑:共和国陆航团团长张效军共和国女子陆航团大队长付雪娇之墓,第十一块墓碑:共和国潜艇舰长张振兴,共和国铿锵玫瑰号舰长徐娇阳之墓,最后一块墓碑,共和国总参张振华中校,共和国总参宁慧少校之墓。看完最后一块墓碑,少将彻底惊呆了,六位将军,他们的名字如雷贯耳啊,张尚武上将,张爱军中将,张志峰中将,张宁海中将,总参蓝琴中将,十三军第一师师长,三十八军第一师师长,我的神呀,少将眼前一阵眩晕。身边的战士赶紧扶住少将。

“那个,陈团长,这个老人一共有多少个孩子呀?这些都是他的亲儿孙吗?”少将磕磕巴巴的问道。“报告首长,爷爷一共有四名儿子,四名儿媳,八名孙子,八名孙媳他们都是共和国最优秀的军人,他们也都长眠与此。”强子边说泪水流了下来。随行而来的几位士兵眼睛也都红了伴随着孩子们的哭声泪水也挂在了他们的脸颊上,有连个士兵捂着脸跑开了,这些都是什么人呀,他们都是军中的神话呀。哪一个人背后没有一段经典传奇呀。他们曾经是叱咤疆场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将军,英雄,他们曾经是一个个经典战役的策划者,他们曾经无数次解国家危难于当头,数次战役他们力挽狂澜,他们有血有情,他们的军旅爱情曾为当年一时之佳话。一个个伟大的英雄竟然长眠于此,难怪那位老人竟然如此深明大义,坚持不让自己的重孙说出自己亲人的姓名呢,这里任何一个人的荣誉都可保住这个两个孩子的前程呀。少将双眼含着泪水,思想早已飞到千里之外。

“首长,我们应该走了”身边的士兵提醒道。“哦,是呀!我们应该走了。那个我们要不要再去看看老人?”少将看向强子。“首长我看就不必了吧?最近爷爷受到的打击太多了,我们就不要打扰他老人家了吧?”强子说道。“也好,就不要打扰他老人家了。那我们回去吧是到该出发的时间了,我们走吧。”“向共和国伟大的英雄敬礼。”上将高声喝道,所有的人长得整整齐齐一起象墓地敬军礼,“共和国英雄永垂不朽。”少将说完转身向树林外的军车走去。“强子叔叔你不应该这样做,太爷爷知道了他会生气的。”张敬军向强子说道。“如果我不这么做,我这一生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在这里我连你们几个孩子都保护不了,以后我死了,我怎么面对你们的父母,你们的爷爷奶奶啊。你们走吧,以后好好学习学到真本领做一名合格的共和国军人,我就不送你们了,我去看看你们的太爷爷。”强子说完向小楼内走去。“强子,你是不是带部队的领导去后面的墓地了?”老人看着进屋的强子说道。“恩,是的爷爷什么事都瞒不过爷爷,爷爷您不会怪我吧?”强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怪你?我为什么要怪你呀。呵呵早就知道你会带他们去,去了就去了吧,毕竟是我的亲重孙,他们要是真出点什么事,再过几年我下去了怎么和我的孩子们说呢呵呵,我还得谢谢你呢强子。我老了以后不再了总要有人来照看这些孩子。”老人笑呵呵的看着强子说道。“呃,爷爷还有我呢爷爷,您不在了我在这里照顾他们,我这辈子那都不去了。”强子立刻说道。“那你不在了呢,娃娃们都去当兵了,谁来照顾这里呢,我们都不在了要是有人来拆了房子,拆了墓地怎么办呢?”老人默默的说着。“他们敢。”强子吼道。“我今年九十五了,看得多了,有些人为了金钱,他们拆掉的烈士陵园还少吗?他们连伟人的雕像都干推到,还有什么事情他们不敢做的。好了不说了强子陪爷爷出去走走吧去湖边走走。”老人站了起来苍老的背影显得那样的凄凉。

首都,国防科技大,几位校领导听完少将的汇报后,都傻眼了,“这个情况你都核实了吗?”一名中将看着少将问道。“墓地我看到了,另外我向长春地方派送阵亡通知单的单位也核实过,他们反映应该属实,另外原十三军第一师第一团的陈强就在哪家看来是把那当做家了还认了老人为爷爷,也是他带着我们去的墓地。”少将说道。“那两个孩子怎么处理了?”中将问道。“暂时没有处理,我把它们安排到一个单独的宿舍,派卫兵看着呢。”少将回答到。“恩,通知卫兵绝对不允许难为那两个孩子,不要风言风语。绝对不允许其他人接近那个两个孩子,特别是那两个孩子原来的教导员,政委都不能接近那两个孩子,谁要见那两个孩子必须我同意。”中将想了想补充道。“这个问题看来我们解决不了,立刻上报军委吧,还是请示领导吧?就这样决定了。”

军委,当一号首长看到这份报告的时候,这位面对十年战争处置坦然的老人也惊呆了,一家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二十四人最高的共和国上将,死后追认,共和国大将,最低的也是少校军衔。全家人为了祖国,为了人民竟然全部不在了,只剩下一位老人领着一群孩子。老人为了不让孩子们躺在功劳簿上,竟然将这么大的事情对孩子们隐瞒至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啊?看来这件事情要慎重。“警卫员”首长喊道“在,首长。”“你去通知下去,要这个陈强立刻来这里,我要见他。”“是”警卫员收到后命令转身出去了。看来是有必要让后人们知道一个国家的崛起,一个民族的兴旺是用多少英雄的血液铸就的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