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警备区警卫连战士为母子俩“站岗”24年

307945502 收藏 23 1253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津警备区警卫连战士为母子俩“站岗”24年






--------------------------------------------------------------------------------


2010-8-1 17:27:08


简要内容:24年来,天津警备区警卫连的官兵们换了一茬儿又一茬儿,但照顾残疾人王杰母子从未间断过。2005年,天津市整治市容环境,王杰的小亭子被列入清理对象,连长王斌向有关部门反映,小亭子被破例保留。







人民网·天津视窗8月1日电:24年来,天津警备区警卫连的官兵们换了一茬儿又一茬儿,但照顾残疾人王杰母子从未间断过。官兵们先后为王杰换了10辆小推车,为他理发用坏了10个剃头工具,为他的售货亭换了11次轮子,刷了21次漆。新兵来队,第一件事是由班长领着到王杰家交班;老兵退伍,要到他家道别。近日,警卫连8任连队首长和王杰母子俩相聚一堂,回顾这24年走过的爱心路。


24年前的一句诺言


24年前,王杰在事故中造成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语言能力几乎丧失。妻子带着女儿走了,父亲受到打击,也一病不起撒手人寰,撇下他和母亲任秀荣。任大娘家和警卫连仅一条小路之隔,看到大娘伤心的样子,已是上校军官的原警卫连指导员张树琦和连长刘金刚来到她家,“大娘,您别难过,有我们官兵在,就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


战士“守卫”的小亭子


王杰留下了偏瘫后遗症,任大娘带着他在家门口支起了小亭子,摆起烟摊。当时,连长刘金刚每天都安排交接班的官兵在上下岗前看望王杰,时间一长就成了规矩。


20多年来,不论刮风下雨,每天都有战士准时帮助这对母子出摊、收摊。亭子漏雨了,下水道堵塞了,家用电器出了故障,官兵们都会来帮忙。他们还定期帮任大娘洗衣、做饭、擦玻璃。


2005年,天津市整治市容环境,王杰的小亭子被列入清理对象,连长王斌向有关部门反映,小亭子被破例保留。官兵们将小亭子由紫色漆成军绿色,不但不影响市容,还成为街头亮点。


每周五的“洗澡节”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喜庆的节日数不完,若说哪个节日最好,周五王杰最喜欢。”这是王杰编的顺口溜。王杰生活不能自理,别的事任大娘可以料理,唯独洗澡不行。每周五下午是官兵们来接王杰去洗澡的时间。他家在四楼,王杰刚出院时身体根本动不了,他体重90多公斤,每次都是官兵们来回抬着、背着上下楼。热腾腾的澡堂内,官兵们帮他搓澡、揉背。每次王杰都特别高兴,当过兵的他和官兵们在一起,渐渐有了生活的勇气。


爱心接力还要传下去


在警卫连帮助下,王杰的身体慢慢好转,烟摊的收入维持生活略有节余。母子俩放弃了申请救济金,还在小亭子旁放了打气筒,为行人免费服务。母子俩说:“是警卫连让我们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我们要自强自立,也要力所能及地回报社会。”现任连长宋宗辉、指导员赵金奇激动地说:“我们一定将这一传递了24年的爱心接力棒传递好!”在一旁的75岁的任秀荣和50多岁的王杰,听到这话眼里涌动着激动的泪。(闫涵)










天津警备区退伍老兵:军民鱼水是一家

2002-12-02 15:50









北方网专稿:11月29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是普通的一天,但对于天津警备区警卫连的老兵们来说将是难忘的一天。就在这一天他们将离开生活了两年的连队,将离开他们的第二故乡天津。最让他们舍不得的是他们的亲人——任大娘一家。


任大娘家与警卫连相距只有50多米远,儿子王杰在一次意外中不幸成了终身残疾,语言也有障碍,母子俩相依为命。为了生活,任大娘带着残疾的儿子在路旁支起亭子,摆烟摊维持生计。就在他们极度困难的时候,警备区警卫连的官兵向他们伸出了热情之手。多年来,警卫连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但照顾任大娘母子却从未间断过。




为了更多的了解近年来警卫连官兵照顾母子俩的感人事迹,记者来到了任大娘的烟摊前。只有王杰在看摊,当他知道记者的来意时,十分激动。但由于语言障碍,记者很难明白王杰的意思,于是他便拿出一个本子,上面记载着每一天,哪一位战士帮他出摊收摊,修亭子,洗澡等等大大小小的事情,整整记了一大本,他还在一边比划,像有千言万语要向记者说。就在这时,从警备区走出了一排胸前戴着大红花的老兵,他们临行前来给任大娘的烟摊做最后一次卫生。令记者惊奇的是战士们和王杰之间根本没有语言障碍。战士们擦门擦窗,干得热火朝天。任大娘热泪盈眶的走过来,拉住了战士们的手,战士们的眼眶也都红了。





“他们都是我的亲人,而且比亲人还亲”


来到任大娘家里,战士们围坐在任大娘身旁。任大娘向记者讲述了警卫连的官兵是如何精心照顾他们母子俩的,多年如一日的帮任大娘出摊收摊,背王杰上下楼,帮任大娘作家务……到了过年过节,部队领导还给任大娘家送来米面和钱,知道任大娘喜欢看戏,特意派人给任大娘送来戏票。“这样的事我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他们把为人民服务落到了实处,他们都是我的亲人,而且比亲人还亲,这都是党培养出来的好战士!”大娘说。





“老兵走了,还有新兵,任大娘的家就是我们的家”


临行前老兵们也道出了他们的心声:战士们都把任大娘当成自己的母亲一样,有什么心里话总会和她说;任大娘也向母亲一样关心和照顾战士们,连队官兵私下都亲切的称她为“编外指导员”。“我们老兵走了,还有新兵。他们会接好我们的班,照顾好任大娘一家的。回了家我们也会按党和国家的教导,好好工作,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这里永远是我们军人的家,有机会再来天津,我们一定会来这里看我们的亲人。”


记者离开任大娘家时,老兵们还在为任大娘家作最后一次卫生。每年都有老兵走,每年也都有新兵来。军爱民,民拥军,军民鱼水是一家!(文 熊薇/摄影 元冬维)


稿源: 北方网 编辑: 王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5/10 9:28:28 被307945502编辑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