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去年物流费用占GDP近18%致物价升高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0 76
导读:核心提示:央视揭露物流环节成本高推高物价,节目称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蔬菜从产地到市场,涨价20倍。因存在多环节收费罚款,进城配送费用超过长途运输费用。 5月9日CCTV《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节目《聚焦物流顽疾:物流堵在最后一公里》,节目披露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过高的物流成本导致我们的不少商品价格畸高。物价高企背后,有许多复杂的原因,而物流不畅进城难,则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推手。以下为节目实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央视揭露物流环节成本高推高物价,节目称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蔬菜从产地到市场,涨价20倍。因存在多环节收费罚款,进城配送费用超过长途运输费用。

5月9日CCTV《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节目《聚焦物流顽疾:物流堵在最后一公里》,节目披露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过高的物流成本导致我们的不少商品价格畸高。物价高企背后,有许多复杂的原因,而物流不畅进城难,则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推手。以下为节目实录。


(一)从批发到零售,西葫芦价格上涨20倍


主持人:最近菜价暴跌,一些品种的蔬菜在田间地头的收购价才几分钱,但城里菜市场和超市的价格依然维持在几块钱的高价。什么原因导致了一方面菜贱伤农,而另一方面城市市民却又抱怨菜价居高不下?从今天开始,我们财经频道将连续七天推出系列报道,密集聚焦物流领域诸多久治不绝的乱象和怪象,包括进城难、天价过路费、乱罚款、进场费以及重复征税等等,探讨这些物流顽症对于物价、对于我们生活的影响。今天我们先来关注物流是如何堵在进城的最后一公里。


按照目前的价格,节目中的西葫芦在山东产地价格是5分钱一斤。那么西葫芦到了北京的社区菜市场后,价格又会变成多少呢?


记者:你这西葫芦怎么卖啊?


菜贩:(每斤)一元。


西葫芦从产地到市场,价格竟然翻了20倍。蔬菜价格到底是怎么涨上去的?在一张蔬菜进京的路径图中:山东的西葫芦经过长途运输后来到北京的新发地,位于北京五环外的一个蔬菜批发市场,当初五分钱一斤的西葫芦加上运输费用和新发地市场的费用,这时批发价格已变成了每斤两毛五左右。菜贩子告诉记者,他们挣的钱并不多。


长途菜贩:生意就那么回事,挣了赔、赔了挣。


虽然知道城里的西葫芦能卖一块钱一斤,但那位山东菜贩也只能在新发地卖两毛五,因为他的运菜货车进不了城。如同接力赛一般,另外一些菜贩子把蔬菜从五环外的新发地贩运进了四环内的岳各庄蔬菜市场,虽然距离不远,但加上来回的搬运费、摊位费,这时每斤西葫芦已经涨到了三毛五左右,涨幅高达30%。在北京市内社区卖菜的菜贩舒先平告诉记者,他们的菜就是在北京岳各庄蔬菜市场批发的,虽然新发地的菜价更便宜,但是他却很少去那里进货,因为拉菜的都是人货混装的面包车,按照北京市交管部门的规定,人货混装的车辆是不允许上路的,为了躲避交警他们只能在晚上12点半到凌晨6点之间上路,而这几个小时的时间根本不够跑新发地买菜的。


菜贩:等到天亮了,限行就不敢回来了。


在北京市海淀区的一条菜市场附近,不足两百米的道路两旁,停靠着数百辆拉菜的小面包车。那些车窗户上都贴了黑膜,车厢内所有的座椅也被拆掉了。


菜贩:警察一说罚钱,跑都不让你跑,逮住了有时候一个四环罚两回得。


记者:逮住一次罚一次?一次罚多少?


菜贩:一百、二百,(一旦被罚)一斤菜最少得加一角多钱。


除了菜市场,在几家大型超市和商场的卸货区,记者也看见不少改装的金杯、面包车在送菜和其他商品。


火车司机:闯呗,能怎么着啊?罚钱呗。


记者:罚多少?


火车司机:罚100。


在社区卖菜的杨大姐告诉记者,蔬菜进城太难,环节太多,青菜的损耗很大。除此之外还有摊位费、卫生费、水电费等等,这些最终都摊进了菜价。


记者:你这摊位费多少钱?


社区菜贩:900、450,加上卫生费合1500元。


北京市物流协会专门做了一个调查,发现蔬菜从批发市场到零售市场的这最后一公里,流通成本比从山东寿光拉到北京的费用至少高出150%。比如:从批发市场到零售摊点,白菜、菠菜、小油菜、小白菜加价100%,芹菜、韭菜、茴香、黄瓜、油麦菜、冬瓜被加价50%以上。


肖和森 北京物流公共信息平台执行总监


肖和森:批发价格跟这个收菜价格对比,也可能会达到100%,甚至200%,主要是长途运输的费用,包括保管费,那么第二个阶段是菜的批发市场到超市这个环节,价格进行大幅度跃升。从圆白菜来看,收购价格,从产地收购价格是四分钱每斤,到了批发的环节,新发地批发市场价格到一毛五,但是到了超市的时候就达到了八毛钱,从超市到批发这个环节跃升了400%多。


(二)路难行,车难停,城市配送遭遇物流围城


主持人:山东菜贩的卡车开不进城,北京社区里的菜贩的小面包车不敢开出城,所以西葫芦从产地到社区市场,价格翻了20倍,进城最后一公里的费用比前面一千公里的费用还要高出150%。菜价背后的问题,是蔬菜进城难,而我们记者发现,几乎所有的商品在进入城市最后一公里时,都不容易。一起来看2个货车司机的故事。


上午八点,在北京东五环的一个仓库,配送人员正在分装从全国各地运过来的服装、鞋袜,配送到北京市中心的各家卖场。货车司机老寇接到的任务是去中关村送货。按照北京市的规定,货车进入四环需要货运通行证,但是老寇的车没有通行证。


司机老寇:交警在那儿执勤,没有通行证那肯定得罚。


货车司机李春今天要去王府井的六个大商场送货。他告诉记者,他的车有货运通行证,但是即使有证,上午7点到9点,下午4:00到晚上8点,这两个时间段,货车同样不能进入四环,有这个时间的限制,李春每天送货都是分秒必争。


李春:干这活就得急性子,慢性子干不了,手脚快点,要不还回不去。


出发后,老寇选择了绕行五环,他告诉记者,走四环近一点,但是随时有可能会遇到交警。


老寇:罚两回,一年罚一千多了


时间刚过上午九点,路上行驶着大大小小许多进城送货的车。此时的李春,被堵在了王府井商业区。


李春:周一、周三,周五最堵得厉害,一堵就是两个小时。


九点半,一路绕行的老寇进入了中关村地区,那个区域的许多路段全天禁止货车驶入,看见周围没有执勤的交警,老寇几乎没有犹豫,就直接开进了禁行路段。


记者:去中关村没有其它的路吗?


老寇:去中关村,几乎全都是限行的。


上午十点多,老寇和李春都到达了各自的目的地开始卸货。俩人都遇到了同一个麻烦,没有地方停车。李春告诉记者,每一次来王府井工美大厦送货,都只能停在路边,虽然这个商场也有地下停车场,但地下停车场限高1.8米,两三米高的货车根本开不进去。担心警察来贴条、罚款,李春一步也不敢离开车子。


李春:警察过来轰你走,赶你走,不让你在这停着,他说快走快走,要不走就开条。


老寇送货的商场门口停了不少卸货的厢式货车,到了中午十二点,正是吃饭时间,一大早就出门的老寇和李春却都不敢吃午饭。


李春:中午吃不上饭,中午哪有时间吃饭,就早上吃点早点,多吃点,中午就不吃了,下午一块吃。


下午一点,老寇还有六家商场没送,李春还有4家没送,距离限行的四点还有三个小时,俩人都开始担心货送不完。


老寇:四点必须到四环以外,出不去就得等到八点以后。


李春:经常事,货多了,经常出不去。


李春说,每送一家商场,货主给他25元,但是在黄金地段,停车费都在每小时15元以上,一旦到了时间出不了城,单停车费就需要100元左右,如果一天送六个点,刨去100元油费,他不仅挣不到钱还要亏钱。


李春:反正得快,不快这个钱都浪费在停车费上了。


老寇:晚上人家都不收货,晚上干其实更好,不堵车,哪都不受限制。


恽绵 德利得物流总公司运营总监


恽绵:现在难就难在这个地方,恰恰是最需要物流的地方,物流的通行是最困难的地方。


恽绵,德利得物流总公司运营总监,他告诉记者,李春和老寇送货的王府井、中关村,都是货物流通量比较大的商业区,也是对货车限制最多的地方,怎么把货送进那些区域一直是北京的物流企业最头疼的问题。


恽绵:在市内配送这个角度,最后一公里这个角度来说,车难行,货车限行,还有一部分地区是货车禁行,还有一个是车难停,现在的货运的车辆几乎没有专门的停车的地方。我们可以看见出租汽车,可以看见公交车,可以看见旅游车,它们都有它们的停车的地方,而唯独很少有货车的停车地方。


(三)上海最大物流公司仅三套货运通行证,无奈打出租送货


主持人:城市对于货运各种各样的限制,困扰着每一位进京送货的司机。连中午都不敢吃的老寇和李春,他们的辛酸其实反映的是物流进城之难,而最终这些艰难又都变成了城市里各种各样商品价格的一部分,可以说,每一个城里人都在为这种辛酸和艰难埋单。北京如此,另外一个大城市上海的情况又如何呢?


卫平锁是上海一家物流公司的货车司机,他每天要负责市中心5至6家大卖场货物的配送,早上七点,卫平锁早早发车去市区送货。他告诉记者,上海市内道路通行规定,如果没有通行证,早7点至晚八点货车禁止在市区内环内通行,


他的车只能绕行,他的车只能绕行。


卫平锁 物流公司员工


卫平锁:直接过去很近的,但是我们必须要转,因为它不给走,禁行的。


早上8点钟不到,卫平锁的货车到达了第一家卖场,不过卖场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了送货车辆,卫平锁告诉记者,那么多车挤在一起排队,这家卖场至少要等上三个小时才能开始点货。


卫平锁:假如你今天跟我一天,你就知道了,一天一车货都送不掉。


记者:为什么?


卫平锁:因为卖场要等这么长时间,今天我们送了19家,假如就花这个时间,等过了时间,卖场不收货了,你就送不掉了。


果然,正如卫平锁所说,一直等到晚上八点,他们才把六家卖场的货物送完。


第二天,记者跟随卫平所到上海繁华的中山公园商业区送货,那个商业区周边路段货车不能通行,但是今天的客户催得急,公司只好打出租车把货送过去。


卫平锁:打的到家乐福,那里不能停车,必须要打的过来。


王杰 上海利丰物流有限公司运输部总监


王杰:我们司机都有他们(黑车司机)的固定电话,到了那里就打他们(黑车司机)的电话,他用的是小车,叫价有时候100元一车,它一车只能装几个方,要用几趟。


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为了避开货车限行,很多物流公司放弃货车,用客车改货车运输。



物流公司司机:上海限制交通,因为很急,有的路面大车进不去,只能用这个车(客车)


记者:我们看到你们那个窗户啊,窗帘是拉下来的。


物流公司司机:对啊,拉下来,有些路面警察看到不允许的。


司机告诉记者,将乘用车改为客货混装,成本其实挺高的。以一辆载重2吨的厢式货车为例,它的运输量需要4辆轻型客车才能完成,所需花费的汽车购置费用、油费、道路通行费、工人工资同样都要上升4倍。


王杰:限令,限令后我们又不能进,目前看来这个问题很难解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