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精英”茅于轼“经典”名言摘录,是否为汉奸自有公论

tk99s 收藏 33 12581
导读:[B]1茅于轼:[/B]   ——“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出卖人民才是严重的错误”、“这篇文章的目的恰恰就是要把这颠倒了几千年的道理恢复正常”。   ——“在某些情况下,失掉一点领土,但是那儿的百姓能够生活得更自由,更富有,对百姓是有利的。这样的领土完整就没有必要去追求。”   ——“是领土完整重要,还是百姓的生命财产重要?我认为当然是百姓的生命财产更重要。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   ——“钓鱼岛的争夺更是一个例子。那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中国和日本争夺得很厉害。在我看

1茅于轼:

——“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出卖人民才是严重的错误”、“这篇文章的目的恰恰就是要把这颠倒了几千年的道理恢复正常”。

——“在某些情况下,失掉一点领土,但是那儿的百姓能够生活得更自由,更富有,对百姓是有利的。这样的领土完整就没有必要去追求。”

——“是领土完整重要,还是百姓的生命财产重要?我认为当然是百姓的生命财产更重要。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

——“钓鱼岛的争夺更是一个例子。那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中国和日本争夺得很厉害。在我看来,双方都不值得为此伤感情。把争夺钓鱼岛的力气用在国内对百姓真正有益的地方岂不更好”

——“我感觉大家为钓鱼岛动感情,并不是出于资源的考虑,还是出于主权的考虑。如果是为了资源,根本用不着斗争,坐下来谈判,让政治家退出,请专家拟定开发方案,讨论双方利益分配,得出双赢的结果,这才是解决问题的道路。也可以拿它竞价拍卖,出钱多的一方获得开采权。所出的钱成为放弃一方的补偿。”

——“如果那是一块连人都没有的荒岛,争这块领土就毫无意义。或者这块土地上的百姓归属别人管理之后,生活反而提高了,自由反而扩大了,那么这种领土主权的转移,不但不必反对,还值得欢迎。”

——“那儿的领土压根儿就没人居住,争夺那儿的领土完整,却要百姓付出沉重的代价,有什么必要?这些例子尖锐地显示出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不同。可惜的是经常有人喊:誓死保卫钓鱼岛,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保卫它。可是那儿连一个居民都没有。一个人的生命为什么那么不值钱,简单说,就是因为受了政治家的蒙骗。牺牲自己为人民的利益是对的,可是牺牲自己为国家就要好好想一想,是不是真有必要。”

——“本来国家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可能只是百姓之间的小摩擦,政治家们把它放大成为国家利益之争,兴师动众,借题发挥。最后就是拿百姓交的税款为自己谋名谋利。”

——“老百姓都希望太平安宁,绝不会无事生非。即使有个别人喜欢闹事,也绝不会闹到国家的规模,花掉那么多钱,牺牲那么多人。之所以地球上有那么多纠纷,主要是政治家们的‘功劳’。”

——“我们要旗帜鲜明地抵制坑害百姓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绝不是极终真理。两个国家的爱国主义造成两国对立,挑起仇恨,最后倒霉的是两国的百姓。爱人民(中国的和外国的),这才是极终真理。”

——“抵制日货是很愚蠢的办法”、“不赞成抵制日货,政治应远离市场”、“抵制日货是用损害自己的方法去损害别人,这和身上绑了炸弹去炸敌人,虽然程度上不同,性质是差不多的。”

——“中日东海问题应交企业家谈判”。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要重新评价汪精卫。文章我没有看到。对汪精卫我也没有任何研究,但是引起我的思考。”“也可能有一些汉奸并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欺压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非但没有错,而且是真正的英雄。

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反过来看,有些英雄拿几十万人民的性命做抵押,坚决不投降。只是为了报效皇帝老子。从人民利益的立场看这些人不值得效法。用这样的眼光看问题,几千年的历史就要改写。”

——“在败局已定的条件下,应该说,投降是正确的选择。”

——“投降之后就不可以继续坚持原来的敌对立场,让对方有可能按照中立民众的条件来处理俘虏的生活。如果继续按照敌对的关系作斗争,对方就不可能给俘虏以和平的对待。敌对斗争就会继续到俘虏营里,也就没有什么和平可言了。”(注:南京大屠杀呢?)

——“在战争中牺牲的日本军队和百姓都是无辜的,他们对战争是没有责任的。他们的战死是因为上了战争罪犯的当,而且大多数是被迫送死的。我们要纪念战胜国的阵亡将士,同样应该纪念战败国的阵亡将士。”(注:让中国人年年纪念侵华日军的“阵亡将士”?)

2.茅于轼:

——“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就事论事而言,我也不认为我需要平反。人家都说:某某人被错误地打成右派。但是我认为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一点也不冤枉。因为我当时确实是想走资本主义道路,也可以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道路。”

——“我认为更彻底的办法是从根本上取消统治者能够整老百姓的权力。”

3.左派:右派“精英”企图颠覆国家、瓦解国家。 茅于轼:

——“至于国家的尊严,更不是我们应该重视的事情。所谓国家的尊严,其实是政治家的尊严。”

——“仅仅是为了国家而杀一个人是绝对不允许的。”

——“以颠覆国家的罪名给百姓判刑也是值得怀疑的。”

——“政府不是不可以反的,只有人民才是不可以反的。按照这个道理连叛国罪都未必能够成立”、“所谓敌对势力也是政治家制造出来的名词。”

——“所谓国家和现在大家所理解的国家会有很大的区别。它往往可以由较小规模的社区来代替”。

——“把国家利益看得比人民利益更重,造成这种颠倒的原因,是几千年来政治家的故意宣传。我们要把这个被颠倒了的理论再颠倒回来”。

——“只要有国家的存在,有政治家的存在,人民利益—国家利益—政治家利益,这三个利益的冲突总是难免的.在什么情况之下问题才能够得到较好的解决呢?从长远的目标来看,只有在消灭了国家,当然也没有代表国家利益的政治家时,这个问题才有彻底解决的可能。”

——“现在的欧盟25国正在走向统一,国界的观念越来越淡薄”。

4.左派:右派“精英”妄图解除中国武装。茅于轼:

——“进入21世纪以后,国防的重要性越来越小了。因为前面讲的全球经济一体化使得争夺资源的战争不再需要,也因为国际社会对侵略行为有越来越大的制约。任何一个国家用任何借口侵略别国都不被认可。过去的侵略都要清算赔偿,谁还有兴趣做将要被清算的事呢?”

——“现代战争多半是意识形态之争。看法的不同将永远存在下去,何必动刀动枪?所谓国防,越来越成为用武力解决意识形态之争的掩饰,或者用造成生命财产损失的真刀真枪来解决看法的不同。”

——“有了石油市场,大家在市场上以价格来竞争,用不着打仗。从来没有听说过买卖石油要动刀动枪。所以说,由于世界市场的出现,争夺资源的战争一去不复返了。”

5.左派:右派“精英”仇视人民,欺压人民,公然与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群众为敌。 茅于轼:

——“这个社会一定是不平等的,住房的不平等是人类社会不平等的集中反映,不管你什么社会形态,这是改不了的。”

——“社会进步是靠精英的.社会没有了精英,必然退步.所以毛泽东时代出现了社会的全面大倒退”

——“如果拿人数来讲,恐怕怀念毛泽东是当前的主流。那是一个非常有破坏力的思想,是和谐社会的主要对立面。”

——“中国不能搞太多福利”。

——“你自己置不起房产,还要政府帮忙,这对吗?”

——“政府是不是还需要帮助穷人买房,我看不合理。全世界你讲不出这样的理由!”

——“餐馆剩食放窗口请路人取用”。

——“降低学费是让不穷的人搭了便车。”

——“廉租房应该是没有厕所的,只有公共厕所,这样的房子有钱人才不喜欢。”

——“收入差距扩大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

——“小额贷款必须高利息”。

6.左派:右派“精英”妄图消灭中国农业,摧毁国家民族生存的根本。

茅于轼:

——“困扰人类几千年的粮食问题已经彻底解决。农业本来是最重要的行业,而现在农业变得越来越不那么重要”。

——“粮食应该部分依靠国际市场,适当进口,即使达到消费量的10%~15%也不足虑。现在日本进口粮食就达到60%以上”。

——“大家按照市场规则做,一点也不会有供应安全的问题”。

——“现在中国不缺粮食,粮食很便宜。缺的是什么?缺的是住房,大家买不起。为什么住房贵?是土地的价格贵。为什么土地的价格贵?缺少土地。为什么缺土地呢?18亿亩红线给卡住了。”

——“国内已经解决了粮食的生产和分配问题;国外有足够的粮食生产和全球化的市场。发生饥荒的可能性即使不等于零,也是微乎其微的。”

——“万一我们的粮食不够蛮可以用进口来解决”、“如果全世界对中国禁运粮食,一定是我们自己做了犯天下大忌的事。即使有粮食吃,中国人民的日子也好不了了。”

——“究竟是保护耕地要紧还是城镇化要紧?肯定是城镇化更重要,因为粮食已经不是问题,完全没有必要死守住耕地面积。”

——“这个观点(保护耕地)是片面的,甚至于是害多于利的。不允许侵占耕地的原因是我国耕地十分稀缺,为了保证粮食生产必须保护耕地,这种观点的问题在于没有看到粮食问题已经不再是制约发展的因素,不论在我国,或者在全世界,粮食和其他绝大部分商品一样,是供过于求的”。

——“现在这种保护耕地的制度确实是害多利少,应该及早调整。”

——“18亿亩红线的数目完全是拍脑袋出来的,没有经过任何经得起检验的研究,这条红线极大地阻碍了我国城镇化的进程,极不利于加速农民进城和解决三农问题。”“完全没有必要,17亿亩没有必要,10亿亩也没有必要,任何红线都没有必要”。

——“一块土地应该用于种粮食,还是盖厂房,修机场,作停车场,应该按照具体情况而定,绝没有道理说永远是种粮食有优先权。可是保护耕地的政策却把种粮食永远放在了优先地位,这对城市建设造成了巨大的障碍。每当占用耕地就要经过复杂的审批手续,大大地增加了建设成本,延长了工期,尤其值得关心的是用地的审批会造成贪污腐化的机会,当前很大一部分的贪污案件都和用地有关,这些贪污犯犯错误固然是因为不能洁身自好,但也与占用耕地的审批制度有关”。

——(记者:“有批评者称,您有关耕地保护与粮食安全的论断,是在为境外基金会传声、代言,而且您本次调研报告恰恰是美国福特基金会的资助。”)都是胡说八道。我们的合作自然是很密切的,但我们所有的研究,没有一个是别人授意我们做的,都是我们主动要做的。

7.左派:右派“精英”鼓吹损人利己、贪污有理。 茅于轼:

——“贪污五千亿不算大事”。

——“我们国家一年被贪污的钱顶多是五千个亿,而全部生产是20万亿,五千亿只占了百分之二点几,所以这么一看,贪污不是一个很大的事,财富生产才是最大的事。”

——“道德能值多少钱?”

——“我不赞成牺牲自己造福别人”。

——“‘牺牲自己为别人’的极端,就是走向恐怖主义。认为自己的牺牲可以大大地造福于别人,这是愚蠢的想法。”

——“君子国里的每个人都要损己利人,结果造成一大堆矛盾;义务为别人做好事的人却在鼓励别人做坏事”。

——“社会整体来看损人利己未必不可取,只要损人很少而利己极大,此种行为就有利于社会。因为自己也是社会中的一员,此种行为可使社会的总利益得到增加。如果每个人都能找到一种损人极小而利己极大的方法,整个社会将因此而得益。”

——“同一件事对他本人而言是损己利人,对别人而言又变成了损人利己。由此可见损己利人在逻辑上是不能成立的。此种原则不可能成为一个社会的制度性原则。”

8.左派:右派“精英”所谓“法制”是欺骗,所谓“民主”是无政府。

茅于轼:

——“犯法的事情,我也仍然在干。我相信不是我错了,是法律错了。”

——“小额贷款吸收存款是犯法的,这是要坐牢的。人民银行给我来信,让我停止,提醒我这是犯法的,但是我不去管它。”

——“宪法都改了几回了,法律为什么不能改?我不怕,大风大浪我也经过了,再说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我就敢于吸收存款,不合法啊,但我不怕,认为它利人利自己就行。改革就是要打破不合理的规矩,我们的宪法都改了很多回,还有哪条东西不能改啊。人家为我担心,说你吸收存款,要坐牢的,我就不信,是我坐牢还是你改法律?

9.左派:右派“精英”是买办资本家和国际垄断财团豢养的走狗。

茅于轼:

——“我不在乎拿外国人的钱,也不在乎拿资本家的钱。我不拿他的钱,我拿谁的钱?谁给我钱?政府的钱,我们很难拿到。有没有老百姓拿钱给我们?有,那是少数,给个两万三万的,靠这个根本活不了。”

——“我们的经济改革靠什么?靠的是西方理论。”

10.左派:右派“精英”没有科学,只有阴谋诡计和狂妄自大。

茅于轼:

——(当记者问:“您提到个税起征点8000元起,这是怎么得出来的?”)“我随便说的”。

——“文字的经济学被传统理论界封锁得很严密,只有用数学稍微有点自由度,因为当时搞传统经济学的学者多半不懂数学,一看数学符号就头痛,就不再往下看了。所以用数学的文章容易通过检查,从网眼里漏出来。”

——“有两件事可以说明这个不同。一是走北京飞机场的人行传送道。大部分人都站着被动地等传送道把自己往前送。而我却等不及,要在传送道上往前走。这可以说明我与众不同。”“再一点跟别人不同的,是在飞机上吃晚餐。我们3:45就上了飞机,要飞三个小时。可是起飞不久,四点多钟乘务员就开饭,把饭分配给了每个人。这时根本不到吃饭的时间。可是大多数人就乖乖地吃起来了。而我等了一个多钟头才开始吃饭。这说明我和大多数人不同。”

……

你看,象茅于轼这样积极主动配合左派揭露的右派“精英”是不是很难能可贵?有如此活宝整天上窜下跳当义务反面教员,左派难道不该举双手欢迎?

不过茅于轼可爱的坦白性是有限的,有些东西他还是留了一手,得经过自己大脑的思索分析才能看出来。

比如,茅于轼说:“xxx主张的平反,就是一风吹,换句话讲就是一个不留地全部解放”、“我对平不平反不太关心。更由于我对平反这个说法根本上就有不同的看法。”“我也不认为我需要平反”、“我认为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一点也不冤枉”、“如果说我当时并不错,所以要平反,那么就是那时候的共产党错了”、“今天共产党给大家平了反,明天还可以给你戴上反革命的帽子。权在人家手里,平反有什么用?

所以我认为更彻底的办法是从根本上取消统治者能够整老百姓的权力。”——把这些话串到一起就能明白茅于轼毫不留情地给了某自作聪明兼自作多情的小人一个大嘴巴:你给老子平反?老子不稀罕!

老子要的不是你平反认错,而是你这个党彻底下台——“从根本上取消统治者能够整老百姓的权力”——这句话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似乎是泛指一切“统治者”,但这句话前头已经毫不含糊地点出了“今天共产党给大家平了反,明天还可以给你戴上反革命的帽子。权在人家手里”。稍微懂点逻辑就能明白这个“统治者”在这里不容置疑指的就是“共产党”。换句话说,茅于轼实际说的是“从根本上取消共产党的权力”即“共产党下台”——茅于轼虽然没有直接叫嚷出“打倒共产党”这个口号,但又确实毫不含糊地表达了这个意思。

又比如,茅于轼宣布:“人生的目的就是享受。”“不论出于什么借口,是阶级斗争也吧,是领土完整也吧,是主权独立也吧,是主持正义也吧,都要让位于人民追求生活的享受”、“让百姓安居乐业,享受人生,这是真正的人民利益。也许有人要问,这种观点是不是太个人主义了。每个人只顾自己,不顾他人的死活,别人有困难,受欺侮,难道大家应该袖手旁观吗?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乍一看,茅于轼很把“人民利益”当回事。

但是别忘了一个大前提:只有富人才谈得上享受,穷人为生存而挣扎尚自顾不暇,哪有条件享受?而茅于轼早有结论: “这个社会一定是不平等的”、富人“在十三亿人口中大约只占5%”——这就是说,所谓“是领土完整也吧,是主权独立也吧,是主持正义也吧,都要让位于人民追求生活的享受”的真正含义是:“领土完整也吧,是主权独立也吧,是主持正义也吧,都要让位于占人口5%的富人追求生活的享受”。换句话说,茅于轼的真正结论是:为了占人口5%的富人的享受,必须牺牲领土完整、牺牲国家主权独立、牺牲正义。

再有,茅于轼一面义正词严:“用地的审批会造成贪污腐化的机会,当前很大一部分的贪污案件都和用地有关,这些贪污犯犯错误固然是因为不能洁身自好,但也与占用耕地的审批制度有关”——似乎很反贪污;而一面又公然宣称:“贪污五千亿不算大事”——转眼就“贪污有理”了。这是怎么回事?

且看这段报道:“于建嵘在清华给湖南省一个中青年干部班讲课。讲到中途,一位负责拆迁的领导给家乡副手打电话,告知立即停止强拆,哪怕不升迁。”“某日他在北大给五十多个乡党委书记讲了一天课。书记们激动得不时鼓掌,会后纷纷要求与他合影。有几位过来跟他说:于老师啊,您讲的都很对,可我们没有办法,不得不去做那些不对的事啊。”这段报道说明什么?基层的强制拆迁有不少是上头压下来的,是从上到下布置下来的。为什么?“房地产是支柱产业”、“GDP压倒一切”、“政绩压倒一切”……谁的馊主意?“大领导”的“智囊团”——茅于轼这样的右派“精英”。

这就是茅于轼这些右派“精英”的损招:依仗“大领导”大闹GDP第一、政绩第一,把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硬逼着各级领导搞房地产投机;对共产党的干部教唆“贪污有理”,惟恐你不贪,惟恐你不强制拆迁——等你贪了拆了激起民愤了,他再一转身翻过脸来大骂贪污,对老百姓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共产党坏,政治制度坏,要制止就得“彻底政改”、“改旗易帜”、“普世价值”、“多党制”、“从根本上取消统治者能够整老百姓的权力”……

鼓吹贪污、强行摊派强制拆迁、激化社会矛盾的是茅于轼这些右派“精英”,大骂贪污、把自己制造的社会矛盾激化全部赖给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也是茅于轼这些右派“精英”——自己捣鬼自己抓鬼,自己做贼自己抓贼,到处煽风点火、来回挑唆、制造矛盾、激化矛盾、惟恐天下不乱,这是哪一出?

《三国演义》里的《王司徒巧使连环计》——《三国演义》里的王司徒用一个貂婵离间了董卓和吕布,让他们自相残杀,让一个手无寸铁的文人阴谋家一举夺得了大权,再用这个权把国事弄得一团糟。如今茅于轼这些右派“精英”也来了个“‘精英’巧使连环计”,用国家资产、房地产当“貂婵”,唆使引诱手握大权的人带头贪污腐化,制造腐败,制造贪官,制造民愤。然后利用民愤,大闹“彻底政改”、“改旗易帜”、“普世价值”、“多党制”、“从根本上取消统治者能够整老百姓的权力”,公开赶共产党下台。

茅于轼虽然在一般情况下口无遮拦,但总归“大事不糊涂”,对右派“精英”的最高机密还能绷得住劲留一手,必须经过认真分析总结才能看透其奥妙。尽管如此,茅于轼仍然算得上一个出色的反面教员,对认识右派“精英”的本性大有帮助,值得大家好好欣赏玩味。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立刻逮捕茅于轼,明显的卖国贼。人人喊打的王八蛋。现在的中国实在是太自由了,但是普通老百姓有这么自由吗,茅于轼吃着肉骂着祖国。这还是什么精英,只想诅咒茅于轼。中国没有你会更好,你没有中国你的子孙后代不会幸福。都是行将就木之人还这么恬不知耻。今天才知道什么叫汉奸。

绝对的汉奸.照茅这么说老婆女儿卖肉也是为了改善生活.强盗占了你家女人也是为了改良人种是好事.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这是条日本狗操出来的:野毛《茅于轼》犬:

这个王八蛋要是在我面前说这些,绝对一阵暴打了再说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