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Ⅲ 意外相逢 (五)

sy65048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size][/URL] 刘闯放下手在转身离去的瞬间,滚热的泪水在他的脸上奔涌了下来。平日里感觉自己是最坚强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泪水,刘闯也感觉很意外。也许是怕这份暖暖的父爱,又会随时如轻风般悄然的散去吧。但愿自己学习归来时,还能与这位可亲可爱的河南大爷再次相聚。 回到连队里刘闯与战友们告别,梁荣生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


刘闯放下手在转身离去的瞬间,滚热的泪水在他的脸上奔涌了下来。平日里感觉自己是最坚强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泪水,刘闯也感觉很意外。也许是怕这份暖暖的父爱,又会随时如轻风般悄然的散去吧。但愿自己学习归来时,还能与这位可亲可爱的河南大爷再次相聚。

回到连队里刘闯与战友们告别,梁荣生特意请假送他。两个人一路上象往常一样的打闹说笑,等梁荣生把刘闯推上火车后,望着渐渐开动的火车流下了泪水。刘闯看到站台上的梁荣生用手抹脸并转回身去,他的视线中也溢满了泪水。梁荣生是来到三连后第一个认识的战友,也是自己最好的兄弟。随着义务兵的服役期满,年底他能不能接着留队很难预料。所以,现在的分手意味着什么,二人心里都很清楚,只是谁都不愿提起罢了。

火车的窗户是打开的,随车掠过的风扑在刘闯的脸上。望着远方连绵起伏的群山,想起了家中现在正是农忙季节,此时妈妈应该正顶着毒辣的阳光,在田间忙碌秋收。等到教导队报到后,一定先给山东老家的妈妈写封信,告诉她自己现在和父亲当年一样,也马上就成为一名指挥军官了。

“刚才送你的,是你的战友吧?”坐在刘闯对面的人主动说话,打断了他有些杂乱的思绪。刘闯把脸转回来,看到一名面目清秀英俊的中尉军官,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刘闯把脸又转向窗外,点了点头说:“是的,那是我们连的兄弟。”

“噢,那你从这里上车,应该是1师的人吧,我是龙江方向部队的。”中尉说着拿出一个苹果递过来,说:“来,吃个苹果吧,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谢谢,我不吃。”刘闯没有接对方的苹果,他还想回到刚才的思绪中去,并不想眼前这位陌生的军官多说什么。但是对方却没有停住,又说:“我是去到你们军教导看朋友的,这位战友你到哪下车?”

“我也是在那里下车。”刘闯的眼睛望窗外说。

“真的呀,那看来我的旅途不寂寞了,有个战友同行可以聊聊天。”年青军官看刘闯没有接他的苹果,便收回自己吃了起来。

刘闯转头看了看这位热情的军官,面对陌生人的热情他还有些不习惯,他沉默着没说什么。

青年军官咬了几口苹果,又问:“你是去那里参加预提军官集训的吧?我的朋友也是去集训的。看来,你的军事素质应该很好。”

“还可以吧,和普通的战士没有什么区别。”刘闯感觉自己总是这样冷漠也不太好,便问:“你在部队是做什么工作的?”

青年军官拿手绢擦着手,说:“我原来也是步兵,后来调到了通信单位,现在我在政治处当宣传干事,不过我还是挺留恋在步兵分队的日子,虽然过的很艰苦,但是让我一生都难忘。”

刘闯看了看对方白皙的皮肤说:“你这细皮嫩肉的,看来也就适合天天坐在办公室里,耍耍笔杆子写点材料,你要是天天泡到训练场上,一定会受不了的。”

“呵……”青年军官笑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细嫩的手,说:“是呀,我真的是在办公室里坐久了,和你比起来真的有些弱不经风了。呵……”

军教导大队离白山县并不远,火车也就是四个小时的里程。刘闯感觉与军官旅客也没聊了几句,火车就开始慢慢的驶入车站了。青年军官的拿了好几个包,说全都是给朋友带的好吃的。刘闯身上只有背包和一个旅行包,他便帮军官拿了两件。

他们二人随着人流走出火车站后,青年军官就开始四处张望,忽然看到了一个奔跑来的身影,兴奋的说:“哎,在那呢,看了吗,那就是我的女朋友。”

顺着青年军官的指引,刘闯看到方小梅满面春风的奔跑过来。青年军官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然后高兴的挥手致意。刘闯怎么也没想到他说的女朋友竟然是方小梅,望着渐渐跑近的身影,他面无表情的撇了一下嘴,然后也挥了挥手。

冲跑过来的方小梅并没有跑到军官面前,而是直接来到了刘闯的身边,然后举起拳头砸落在了他的前胸上,说:“哎,直毛瞪眼的看什么呢,看到我也不笑一笑,不高兴呀。”

“高兴……唉,你以前挺文静的一个小女孩儿,现在怎么搞的象泼妇一样,没说话呢,拳头先到了。”刘闯说话的时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切,这就是淑女的本色,你就不能好好的美化一下我呀,非得揭我的老底,呵……我看过花名册了,就知道你小子能来。”方小梅说着又在刘闯的前胸上打了一拳。

站在旁边的军官显的有些尴尬,刚才还和刘闯说这是自己女朋友呢,没想到女朋友却和对方打闹起来,把自己扔在一边不理了。他干咳了一声,笑着问:“小梅,这位是……”

方小梅忙拉着刘闯的胳膊说:“噢,你看我看到我闯哥刚顾着高兴了,忘了给你们俩介绍了。这是我的刘闯哥哥,是我爸最好战友的儿子,我们是一起长大的。闯哥,他叫潇阳,是……是我很好的朋友。”

刘闯把方小梅拉自己的手给甩天,脸上带着笑意说:“行了妹子,你可拉倒吧,他刚才和我都说了,说你是他的女朋友。你怎么还来个很好的朋友,女大当嫁,这是很正常的事儿。潇阳……这两个字有点熟,好象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刘闯?噢,好象小梅以前在电话里,和我说起过你们小时候的故事。呵……没有想到,咱们竟然是做一趟火车,一个车厢来的。”潇阳说着忙与刘闯握手。

刘闯用力的握了握潇阳的手,说:“你挺厉害呀,竟然把我妹妹给泡到手了。行,不愧是玩笔杆子的。”

方小梅位住他们二人的胳膊,说:“好了我的闯哥,我们就别在这里说话了,快走吧。”她说着挥手叫住了辆出租车,把他们二人带到教导队的旁边的饭店吃饭,饭后方小梅把潇阳按排到宾馆以后,又带着刘闯去队里报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