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2.html


****************************************************************

当1938在抗战进入相持阶段的时候,在湖南省省会长沙的湖南大学的学生们,再也在教室里坐立不住,也都纷纷走出了校门,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救亡图存,驱逐日寇;保家卫国,抗战到底!”、“全民抗战民族魂,誓死不当亡国奴!”……

口号声宛如怒吼的湘江波涛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几乎响彻了城市的每一个僻静的角落。这是一次救亡图存的感召运动,又是一次血战湖湘大地的战前动员!

在这一群游行的爱国学生当中,有几个朝气蓬勃的年轻学生显得格外的“抢眼”。

举着一块标语站在了最前面的那个学生就是一个主要的代表。这个学生身高一米七左右,他长着一副标准的“国”字脸,五官匀称。一幅浓眉像是化装师傅用笔墨画上去的一样——显得很有气质,再加上一幅浓眉之下挂着的一双黑葡萄一样晶亮的眼睛,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完全配得上“帅小伙子”一词!

对生活艰辛的感悟、对日军侵略的痛恨,对祖国凌辱的无助,对民族危亡的焦急等复杂的内心活动掺杂在一起,在此时此地都通过他不怒自威的眼神表现出来。他的名字叫钟志立,字炳初,湖南临武人。

旁边的一个同学叫黄学选,他也是钟志立的老乡、老同学,不过在体积上要比钟志立大了那么一些。他们现在都是湖南大学的高才生。在他们俩曾经一起考上湖南大学的时候,他们就在老家的十里八乡都已经有着很大的声望了。他们跟当时很多的中国青年一样都怀着一种很淳朴的理想,都试图通过努力求知来改变当时中国积贫积弱的社会面貌。而且他们也都还是这次“民族救亡图存”运动的组织者之一。如今,日军重兵压境,民族存亡危在旦夕。他们带领着同学们以爱国心切的赤子之心、歇斯底里的号召之声走向了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道路,希望能够唤醒广大中国同胞的救国意识!

游行的队伍就像是一条刚刚睡醒的巨龙一样穿梭在了一条条的大街之上,并且时刻都在彰显着它蓬勃的力量!道路两旁的百姓们顿时也像是雨后的春笋一般——霎时间便涌了出来,各个都探着个脑袋,同时两旁的人群里面也不乏有一些是来看热闹的。但是很多的百姓们一听那些游行的同学们大声地喊着“日本鬼子就快要打进我们湖南来了!全民要觉醒,奋起抵抗,决不当亡国奴”的话语,又加之见到眼前这些同学们的这等阵势,深藏在中国百姓心底的爱国主义热情顿时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甚是感人,又像是一股强烈的电流一般,涌遍了全身。那些普普通通的百姓们也不约而同地再思考着一个词:民族!

游行的队伍来到了政府国军一个团的驻地前,而且还被国军士兵给堵住了。同学们依旧在大声呼喊着口号“救亡图存,驱逐日寇;保家卫国,抗战到底!”

突然间,从国军的队伍之中,慢慢地走出了一个军官。身着一身笔挺的军装,眼神沉着刚毅,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笑意。钟志立他们一看心里面便有些吃惊。同学们也都听说过这一个人,知道这个军官叫方先觉。

方先觉,一九二六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早在上黄埔军校之前,他便已经是上海政法大学的高材生了,后又入黄埔军校高教班第二期、陆军大学乙级将官班第四期受训。当时黄埔军校毕业后,方先觉由于抗击日寇表现得异常地勇猛,成为了一名在湖南抗战过的响当当的抗日英雄!

方先觉此时却又表现出了一副十分严肃的表情。他背着双手,立即一声喝令:“警卫排——全体都有,立——正!”然后,又面朝这些热血青年用一种滚烫的眼神扫了一眼,接着立正敬了一个军礼。他挥舞着双手向大家喊道:“同学们!抗战在即,你们的爱国热情我方某能够理解!既然现在是国难当头,那你们更应该在学校里好好学习,这样以后才能报效我们的国家呀!”

钟志立向前迈了一步,然后仔细地端详了一下眼前这个叫做方先觉的军官。钟志立看他仪表堂堂,严谨有加,果然是名不虚传,一个非常有军人气质的军官,而且从其外表之中就可以看得出他方先觉骨子里的那一种中华民族的气节来。而此时,方先觉觉得此人也不一般,除了读书人常有的一种儒雅气质之外,还有一种男人的血性与沉着。同时,方先觉也深感此人有点儿像曾经的自己。

钟志立终于开口说话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日寇南下,大军压境,国之为难!倘若国之不存,我们将来如何报效?我们不是闹事,而是请愿!抗击日寇,还我山河!”

“方团长,我们都知道您是一名抗日英雄!而今日寇南犯、大军压境之际,叫我们如何能够静下心来,一门心思读书呢?”黄学选也开口了。

“同学们!我们都是爱国之士,但是由于个人的职责不同,每人都有自己报效祖国的方式!你们是国家日后的栋梁之才,民族的兴旺与国家的建设的重任都要落在了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肩膀之上!守土抗战,乃是我们军人的职责!如今日寇侵犯,我们当兵的不上,难道还要我们的百姓去拼命么?”方先觉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点燃了在场的每一个中国人与生俱来的爱国激情,“同学们!我们都知道的,湖北与湖南是一种唇亡齿寒的关系。自日寇进攻湖北以来,我们第九战区的司令长官薛岳将军就已经在着手部署我们湖南一带的防守了!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军人该考虑的,不是你们学生所要关心思考的问题。希望你们还是以读书为重!同学们!这里是军事禁地,没有上级长官部的命令,你们是绝对不允许跨越半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