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抗日篇 纠结 第三十四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URL] 褚快手看了看姚朗:“行啊,老四兄弟,还知道八大胡同,怎么,去过?” 姚朗脸一红,偷眼看了看若无其事的杨锋:“听说过,听说过!” 褚快手来了精神:“老四兄弟,见过八大胡同里的窑姐儿嘛模样吗?告诉你吧,真正跟妖精似的,眼眉跟小楷毛笔画的一样又细又长。旗袍,旗袍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褚快手看了看姚朗:“行啊,老四兄弟,还知道八大胡同,怎么,去过?”

姚朗脸一红,偷眼看了看若无其事的杨锋:“听说过,听说过!”

褚快手来了精神:“老四兄弟,见过八大胡同里的窑姐儿嘛模样吗?告诉你吧,真正跟妖精似的,眼眉跟小楷毛笔画的一样又细又长。旗袍,旗袍见过吧,开衩的旗袍!那开衩一直开到大腿根儿,一迈步能瞅见里面穿的红裤衩。”

杨锋听完褚快手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故意和褚快手打岔:“不对吧,我听说人家窑姐不穿裤衩,就为光溜溜的办事爽神,褚大哥常去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呢?”

褚快手把手一摆:“我说二兄弟,你说的那个是最下等的,刚才从这儿走的那个可不是这种,人家那可是上得了台面儿的。”

杨锋哼了一声:“不就是个青楼女子吗?再分三六九等那也是个卖笑的!”

褚快手摇摇头:“二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这青楼女子里面那也有好女人,比如说宋朝时候的梁红玉,明末的陈圆圆,状元夫人赛金花,对了,还有那个和云南都督蔡锷将军混在一起的小凤仙,说书先生怎么说来着,不信美人终薄命,古来侠女出风尘。此地之凤毛麟角,其人如仙露明珠。”

姚朗看着褚快手:“我说褚大哥,你少在那儿白活,要去就赶紧的。”

杨锋从兜里掏出一些钱:“够不够?不够我让老四再给你准备点儿!”

褚快手嘿嘿一笑,竖起两根手指在杨锋姚朗两个人眼前晃了晃:“放心,就凭咱这手艺还能缺得了钱?”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姚朗忍不住叹了口气:“要是大哥他们在跟前多好,咱们哥几个也去喝一回花酒乐呵乐呵!”

杨锋白了姚朗一眼:“净说这些没用的!过两天咱们就要蓟县东门那儿的马家老店去和白四爷打对头,到时候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呢?好的话咱们哥俩儿能帮着老掌柜的把那个内鬼掏出来,要是事儿完不了,咱们哥俩儿还得浪迹天涯呀!”

姚朗想了一会儿,他歪着脑袋看着杨锋:“我说二哥,你没看见白四爷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呀?那可都是高手,这点小事儿那还不是老太太擤鼻涕,手拿把儿攥的事情!”

杨锋瞟了瞟姚朗:“我说老四,都说你脑子灵光,我看也不尽然,起码在这事儿上你就想不透!”

姚朗嘿嘿一笑:“二哥,我有啥想不透的,我就是不愿意像你那样,光想这个那个,你累不累呀!我也知道白四爷和咱们这一回去没啥好事,可是总不能每天都耷拉着脑袋愁得不行不行的,哪管个屁呀!”

杨锋看着姚朗,脸上多少透着有些不悦:“老四,你要是想得透就告诉我,这次我把褚快手那家伙带出来有啥目的?”

姚朗竖起一个手指,“这一,咱们人手太少,虽说褚快手眼疾手快,可他毕竟以前和咱们不是一路人,你带他出来既可以给咱们帮忙又可以看看他是什么心思。”姚朗说着话,第二根手指也竖了起来,“这二,咱们哥俩的家当全在那个箱子里,又是钱又是枪的,不安全,让褚快手带着咱们放心,万一丢了咱们还可以用他的手艺多少找补回来一点儿。”姚朗竖起第三根手指,“二哥,天津那边儿有华三儿一个人就可以了,可要是多了褚快手这家伙就不好说了,你把褚快手这家伙名正言顺的带出来,他手底下像夏哙那伙子人就只能听华三一个人的啦!”姚朗越说越起劲,第四根手指随即也竖了起来,“这第四,褚快手这样的人虽说不上是老江湖,可也算得上是老油条了,有这么个人在身边,又能顾及咱们自己又能多认识一些江湖上的人物,有点事情儿不用咱们费心费力,何乐而不为!”姚朗把手攥成拳在杨锋眼前晃了晃,“怎么样?二哥,我说的对不对?”

杨锋点了点头:“你小子想到的是不少,可是还不全!”

杨锋的话让姚朗有些迷糊,他轻声嘀咕着:“二哥,你总不会真得想自己开山立柜吧!”

杨锋的眼睛盯着姚朗的脸:“老四,你以为咱们哥俩还能回去吗?你自己还愿意回去吗?”

姚朗似乎从杨锋的眼神中看出来什么,他支支吾吾的说道:“二哥,咱们哥俩之间就别藏心眼啦,我就不信你会不想回去?起码那边还有咱老大他们一伙子弟兄呢!”

杨锋苦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老四,这几年咱们在一块儿的时候比较少,有些话我可能没跟你说过,看来今天我要不和你掰扯掰扯你还是迷糊着心眼呐!”说完这句话,杨锋走到门边小心的听了听门外,然后抄起水壶倒了两碗水,“老四,我说你想得少你不信,整天就会说我瞎琢磨,现在我告诉你说,这趟咱们哥俩和白四爷回去,事情成与不成咱们都是回不去的。”

姚朗眨巴了一下眼睛:“要是不成咱们哥俩那是肯定回不去,可二哥你说事情成了咱们也会不去是咋回事?”

杨锋把一碗水递给了姚朗,自己顺势坐在了姚朗身边,“老四啊,你那脑袋里边装得不会是糨子吧!你怎么连这个都看不出来,亏的你还在泥鳅叔身边跑了这么多年!我告诉你说,二掌柜的和三掌柜的想把咱们弟兄踢出来那可不是一年半载了,为啥他们这么想你应该知道吧?”

姚朗吹了吹从碗里升腾起来的水汽,“这个我知道,可是他们现在还动不了咱们老大,要不是黑叔出了事,就咱们哥俩他们也挤兑不出来。可这次咱们哥俩回去把事情办成了,我就不信他们还能不要咱们哥俩?”

杨锋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水,“老四,你脑子不够使就算了,怎么眼睛也瞎了?你也不看看,那个白四爷像是吃干饭的吗?以前咱们早就听说过,说老刀把子当年起局的时候那是六个人,除了死的两个就只剩下现在这四位,眼下老刀把子有三位,最后一位不就是这位白四爷吗!别的别说,就说这位白四爷要是真的回去把事情帮着老掌柜的办成了,你说老掌柜的会让他再走吗?他白四爷要是留下,他身边那几位还不得全跟着留下,别看现在他白四爷和咱们哥俩是一条心,可谁知道以后会是咋回事!再说,你看那位白四爷整天神神秘秘的,像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人吗?对了,有个事儿你还得帮我琢磨一下,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套头?”

姚朗又吹了吹热气,把水碗往旁边轻轻一放,“二哥你说吧,啥事?”

杨锋微微想了想:“你还记得咱们上次和陈老水住在这儿的时候,陈老水那家伙和咱们说过孙大麻子盗掘东陵的那些事情没有?”

“记得!”姚朗轻轻抿了一口水,“那次陈老水说从兄弟会手里截下来两大筐好东西呢,我记得好像里面应该有几尊玉罗汉吧,没错,有。当时陈老水说:都到了四爷手里就好啦!而且我还记得陈老水那家伙说过,好像说是这位白四爷和九狐帮的关系还挺近。”

“这就对了,我琢磨着,白四爷这次这么痛快跟咱们哥俩回去一定有他的目的!”杨锋说着站了起来,“老四,你想到过这一层没有?”

姚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也想过,可就凭这点儿东西二哥你就说白四爷另有目的也太大惊小怪了吧?咱们先别说老掌柜的的事情,就说白四爷吧,人家总得吃喝拉撒睡,况且还有两个儿子和手底下一帮子兄弟呢,要想养活这么多人,就凭他在沧州那边的小药铺,我看够呛!别看那个狄松和郝宽都是能耐人儿,那个剃头刘也挺厉害,可他们想要在这一块儿土上吆五喝六还真不行,起码比咱们老刀把子差远了。我看他们也就是为了钱才拢到一起的,眼下他们捞了这么大的一票儿要是不想给自己找个靠山留条后路那是不可能的,只要他们能帮着老掌柜的把事情办了,这也不算是个什么事,咱们以前不也干过这种事情吗!”

杨锋耐心的听姚朗说完,他略一思忖,摇了摇头:“不对不对,老四,我觉得你看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我总琢磨着这里面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上回咱们哥俩在这地方不是说过一回吗,我看这位白四爷可不像是个省油的灯,他能和那个姓麦的西洋鬼子打上勾连就说明这个人不一般,看那架势,白四爷这次从兄弟会或者是日本人手里抢来的东西他是要让那个洋鬼子帮他出手,既然这样,他完全可以等到拿到钱的时候开溜,何苦要趟咱们的浑水,就算他和三位掌柜的是生死的弟兄,可毕竟他们当时走的不是一条路呀,我听黑叔以前说过,起码有十来年他们没有什么交往了,这又是怎么回事?说不通啊!”

姚朗笑了起来:“我说二哥,你老说我脑子不开窍。我看你也差不多。我打个比方你就想通啦,比如说咱们哥俩吧,眼下是和老刀把子没什么关系啦,或许再过个三年五载的可能也回不去,要照二哥的意思,这当中咱们哥俩就不能和老大他们哥几个有通行啦,咱们哥俩遇上麻烦就不能找老大他们哥几个啦,我看老掌柜的这跟让咱们哥俩找白四爷差不多就是一个意思!”

杨锋有心要反驳几句,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于是他转了一个话题:“老四,你觉得咱们哥俩要是另起锅灶能不能行啊?”

姚朗立马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咱们哥俩不是那块料。再说了,就凭眼下咱们哥俩这点儿能耐,能起什么锅灶,拉绺子?京津冀热附近这一片儿有的是小绺子,吃不饱穿不暖咱先不说,就咱们哥俩拉绺子,非得让人家灭了不可,二哥,就你干这种事那还少吗!起局?咱们要是靠华三褚快手夏哙这伙子人在天津卫那一片儿还能凑合,可北平这边呢,靠徐老拐于洋于波王老好这伙子人那不是白扯吗!二哥,我知道这阵子你东跑西颠的不容易,可是这种事就咱们哥俩干不成!”

杨锋没有理会姚朗,他端起水轻轻喝了一点儿,眼睛却看着窗外:“要是老大老三胖子六猴他们几个跟咱们一起干呢?”

姚朗先是想了想,随即连连摆手:“二哥,要说我三哥胖子六猴他们三个人跟咱们一起干还说得过去,老大呀,我看你想都别想,你不知道咱们老大的那个倔脾气,简直就是头倔驴,这几年让徐宁他们几个挤兑成那样了还铁了心要跟老掌柜的走到底,你最好别打他的算盘!”

杨锋转回头看了看姚朗:“老四,这几年你跟泥鳅叔出门的时候比较多,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多少机会跟老大唠扯,你不知道咱们大哥的心思,咱们大哥那不叫铁了心的干到底,那叫报恩!报恩你懂不懂,瘸叔说过的,说是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姚朗咧了咧嘴,一脸的满不在乎:“这个我能不懂吗!再说,当年老掌柜的把咱们哥几个拉到老刀把子里边又是管吃又是管喝,还教给咱们这哥几个武艺,这个恩啥时候咱们也不能忘了不是?话又说回来,二哥你这几年拼了命的干图的个啥,那不也是为了报恩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