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半瓶醋命

yngjysl 收藏 16 163
导读: ——时代宿命赋予我的人生际遇 你我他的一生,在某一节骨点上,总有点奇事发生的吧。撇开可歌可泣轰烈壮美的时代,人生中,定有欢乐伤绝,或天崩地裂,或意外顽皮诸情事之一吧。此类事由,轻者在一生中留下深深的印痕,中者从生理上改变自我的微循环,重者会重塑自己的性格脾气呢。当然还要看事发时的年龄段了,幼时不知愁和甜滋味,青时导致人奋发或沉沦,中年加重与愉悦心理,老至则淡漠处之,尤以青春期节点遭逢影响最重大。个人12岁,半截桌腿砸脑,笼罩一生。 半截桌腿 1967年文革,铁路小学停课闹革命,那时学校都一



——时代宿命赋予我的人生际遇


你我他的一生,在某一节骨点上,总有点奇事发生的吧。撇开可歌可泣轰烈壮美的时代,人生中,定有欢乐伤绝,或天崩地裂,或意外顽皮诸情事之一吧。此类事由,轻者在一生中留下深深的印痕,中者从生理上改变自我的微循环,重者会重塑自己的性格脾气呢。当然还要看事发时的年龄段了,幼时不知愁和甜滋味,青时导致人奋发或沉沦,中年加重与愉悦心理,老至则淡漠处之,尤以青春期节点遭逢影响最重大。个人12岁,半截桌腿砸脑,笼罩一生。

半截桌腿

1967年文革,铁路小学停课闹革命,那时学校都一样啦。在车站高年级老大“老勇”的带领下,我们一伙7-8个同龄人,学模学样,也抱团成立个红卫兵战斗队,写贴看大字报,参与批斗抄家游行,热热闹闹,挺“革命”有趣的。花草树木繁茂的学校呢,也成了同类“革命小将”们大搞地道战地雷战的娱乐战场了。各间教室几乎都被小造反派们把持了,窗户桌椅多有损坏,难称完好。所有的桌椅都堆摆成了各种四通八达的形状,变成了地道战的天地。

我们一伙人,那时早上上山挑柴,白天参与各种红卫兵活动,晚上则到空旷的学校内大玩游戏,多么欢畅!大约是5月的一天,晚饭后,老勇率包括我在内的本队小将们再开进学校,在学校花园里玩捉特务的游戏。树木葱笼的园子里,可有上百棵梨树,苹果树,拐枣树和鬼怪树,松柏,榕树,其间遍植几达一人高的繁茂的各种观赏花,及大量的兰花草,躲躲藏藏多好玩!9点左右,当做特务的我正躲在一堆花草丛中时,突然脑袋挨了“噗”一声闷重击!

天旋地转的我疼得呲牙咧嘴,砸中我头的是一半截桌腿!两伴忙搀扶头脸淌血的我去铁路卫生所治伤,其余去楼道堵截作恶“凶手”。经医生检查,我左脑顶有一约七八厘米口子,已伤及头骨缝了五六针。夜色朦胧下,据来抓“特务”的伙伴说,击我头上桌腿,是从旁边三层楼教室拐角处窗户中飞出来的。而当时在校内玩游戏的,除了我们站前伙,余还有站内帮、东兴群几伙人。老勇带人查实是东兴街一伙作的恶,然却无一人承认,最终自倒霉成冤案。

半抑郁症

伤好后,左脑顶至今都留下了一长条疤痕,终身难忘啊。青春期前,伤及发育中的大脑,12岁惊恐一幕,肇下了无尽的后患。原来十分清晰的头脑,自此后,原来读书聪明的人,变得浑浑噩噩了,经常头昏头疼,就象大脑被蒙了一层纱布似的,做事玩耍机灵劲不再,变得较前沉默无言,反应慢半拍,有点呆头呆脑,按伙伴们说,就像“老是在想什么”事的样子。按现今科学的说法,左脑,可是主管人的语言交际与形象思维极具灵性的哪,受伤就难怪了。

69年“复课”闹革命,和小学同学们一起,混进铁中上了3月初一课。那里想到,各科成绩居然一落千丈,掉到了二三十名!想当初,小学1-4年级,虽非如姐姐般连跳两级,本人各科功课可却是一直名列前茅,年年是班长(那时叫“班主席”)的哟。后“反修防修支农”随全校师生去蒙自南洞“兴修水利”数月,接着“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疏散下放农村向贫下中农学习,变了原有的鲜活样,只会低头干活,不会抬头讲话。进而自卑感滋生了。

70年代初参加商业工作,天择吧。时代命运抛掷,让个人与同属铁路的小学同学和伙伴们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不顺气顺心,很是压抑和憋闷啊。好似患上了“心理抑郁症”,数年内先后干过营业员、仓管员、酿酒工,老是提不起兴趣来,整天只知道闷头做工,寡言少语的,缺乏积极性主动性,常受领导批评,同事排挤,他人看不起。感觉就象受罪一样,难得有舒心时候与日子。头疼头昏照旧,且进展到每年一月规律病休,半截桌腿累何时可终了?

半路转机

记得鲁迅等名人说过,面对压抑死寂的环境或社会,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沉闷的生活,浑沌的头脑,让本人生长了强烈的改变愿望。那时要改变自我命运,没有大靠山大背景的话,最有效的途径,只有当兵一途了,且穿绿军装特别光荣啊。连续申请多年,总因年龄小或名额少,或其它特殊原因吧,总是无法如愿。申请五年后,已经到了参军的最高年龄了,约21岁了,经体检政审合格,幸运终于降临到了我的头上——76年当上了解放军!

服役四年,熔炉锤炼,跳出怪圈。严格纪律,高强度施工训练,艰苦生活磨炼,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了新的洗礼,人生别有一番生存体验。丁是丁,铁似铁,禁止自由主义,反对胡思乱想,高压之下,容不得你不乖乖听话,识其本份,精神磨难让心灵顽强成长。天南海北,南腔北调,各地方言,战友交流,得识人心同滋味。城市山冈,山头山沟,数次大转移,略览各地风俗风情,江山风貌,不同天地。身在军中,浑然忘我啊,半截桌腿身心伤痛没了阴影。

生理影响感觉小了,心理抑郁不药愈,是穿军装的最大收获了。复员仍回原单位,到市贸易公司下属糕点厂当了名电炉工,也将就算是沾着个“电”字吧。不过,实际上却是跟糕点烘烤打交道的,并无一丝所谓电工技术在内,整日里,就是冒着高温,负责把烘烤后的成品糕点盘子端上端下。本来打算好好学学糕点制造技术,在这个地方混一生算了,哪晓得厂团支部改选,老天爷又改变了我的命运轨迹——被选为了厂团支部书记!自此走上了点干部路线。

半工半读

国家恢复高考,同时为弥补因文革时期,导致数以千百万计中年男女人因下乡上山等而失学的缺憾,对我们这些五零后和六零后们进行了初中和高中的文化补课,进而开办了电大业大夜大函大职大,特别是自考等五大生类成人高考。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吧,在恋爱成家不顺与无条件下,把精力充沛的青年韶华应用于学习上,个人奋勇获得初高中补课证书,迅即又大胆地向成人高考发起了冲刺。苦战多年,最终顺利地获得电大和自考,多科毕业证书。

具备了成人大专本科学历,边干边学的结果,令本人的“事业”迎来了较大的转机。此后工作单位和岗位变换,进了企业机关,身份上转为了所谓的“国家干部”,这令自己一时满足和有些自得。虽个人问题的解决遥遥无期,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毕竟有失有得的,也算有些“福气”了。继续向前走啊,连续又参加了全国律师资格统一考试,全国经济专业技术资格统一考试,外语(英语)职称和国际商务师考试等,取得了多门中级专业技术资格证书。

至此,自认为学习得差不多了,知识相对算是丰富了,从事企业中层管理业务,算得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了吧。与此同时,婚姻问题也解决了,建立了家庭,有了女儿,一切看似进入了正轨,可以安心了。可自己确实并未料到,由于自己家庭出身底蕴极差,后来一门心思只是放在书本知识学习上,人情练达人际关系这门大课,自己差得天差地远了。故往后,因晋升之道,于此问题上,加上目标不明确,志向模糊,个人仕途屡屡受挫。终是一事无成哈。

半生改缘

自小体弱,半途苦学,险些倒下,修炼静气功,暗疾渐修复,身体生理大大有改变,素质增强,气功功不可没。80年代中期前后,全身性内外交困,堪堪就要彻底倒下,得习练丹田养生功救命,善莫大焉。几十年来,通过不间断的修炼,体内各种隐疾暗疾控制住了,或者渐渐消失,乃至痊愈,通过动静结合,进而强化了体质。可以说,个人此生体能,小时较不堪的,成人当兵强化,中年气功养,及至今中老年,爬山跑步外运动跟上。“内外双修”啦。

2000年,壮年内退,事业半途而废,虽说身心俱疲,而响应改革号召,然总是有不得呈其志,心中确有伤感,难说没有“不遇伯乐”心理暗淡,“不成功,便成仁”和“壮士断腕”等的自杀作贱与伤害自己的,不甘不愿的一丝惨烈心理。本意,此后另寻一条人生路,孰料再就业律师行当,无人际基础,“混”得非常不易。加之司法多黑暗,内幕重重,正直正义正气,感觉太难行得通,且所谓高收入,实在是画饼,诸般不顺,思虑再三,只得叹气作罢。

进入网络生活,联系世界,丰富多彩,国际公民,十分充实。上网关注全球国际国内热点大事,心儿与人类同呼吸共命运,十分爽气;经济科技体育文化内定,等等无不广泛涉及,胜似百样人生,千门万窗为我开,心胸何等**;待得落脚铁血网上,看军事社会武侠玄幻小说,发帖回帖写作,一展自身几十年来的文学写作底蕴,舒开了一面崭新的画卷,多美!时至今日,早修炼健身,日写一原稿,累了看小说,余暇听听音乐,多与网友交,生活小康乐。

半瓶醋命——总结自我一生,那半截桌腿一击,和文革改运史无前例,教我命运辛酸,影响一生。若非后者,修习气功三十年不辍,少时脑受伤等肉体后遗症,如历年大脑隐痛,神经所及肝脏部连锁反应,及骨肾等附加累及,另先天心脏基因缺损等,断难治愈。文革精神伤害遗祸,幸获后期自己掌握命运奋发,接二连三成人高校毕业,且工作上进努力,中层岗位移居,基本走出了泥淖。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家庭和睦,大学女儿,成人在即,夫何所求?



2011-4-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