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因工陪酒是否应认定为工伤问题的看法

东方文正 收藏 0 239

关键词:因工陪酒,工伤认定,劳动法,工伤保险条例。


内容提要:“工伤”是指职工在生产劳动中所发生的或与之相关的人身伤害,包括事故伤残和职业病以及这两种情况造成的死亡。何种情况可以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何种情形不能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15条、第16条,《社会保险法》第37条对此有着详尽的列举。其中也明确将“醉酒导致伤亡”列入不得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中。但针对那些确因老板或上级指派,为了工作而必须陪酒的劳动者,假如真的出现伤或亡,它们的合法权利将无法保护。


在中国,工伤,顾名思义即指因工至伤;法律意义上的工伤,也是指职工在生产劳动中所发生的或与之相关的人身伤害,包括事故伤残和职业病以及这两种情况造成的死亡。而单就“工”字而言,是指劳动者履行职务(业务)的行为或者执行维护国家,人民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


关于对此的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1)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2)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3)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4)患职业病的;(5)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6)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7)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第15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视同工伤:(1)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2)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3)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之后旧伤复发的。而在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情形中规定:(1)因故意犯罪或者违反治安管理伤亡的;(2)醉酒或吸毒导致伤亡的;(3)自残或者自杀的。同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37条中规定:职工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本人在工作中伤亡的,不认定为工伤:(一)故意犯罪;(二)醉酒或者吸毒;(三)自残或者自杀;(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在《工伤保险条例》还是在《社会保险法》中,都将醉酒列入不得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于是我们便思考,倘若是职工确因工作的原因陪酒,以至于出现伤或亡呢?是不是就毫无例外的不得认定为工伤?如果如此,那么,这类因工醉酒导致伤亡的职工的合法权益将如何保障呢?这里便有一个例子:


2004年9月3日,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某厂工作的陈春林同两位副厂长受厂老板指派陪客户喝酒,席间四人共喝了一瓶泸州老窖,陈春林约喝了二两,后在归家途中突然出现呕吐休克症状,两名副厂长赶紧将其送往医院,经诊断,陈春林入院前已死亡。2004年10月9日,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司法鉴定:陈春林属于心源性猝死,饮酒为猝死的诱因。


陈春林妻子阿慧(化名)于2004年9月15日向有关部门递送材料申请工伤认定。此后,佛山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对陈春林死亡一事作出《工伤认定书》,认为他是在非工作时间、非工作岗位上突然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相关规定,认定不属于工伤。2005年2月16日,阿慧向一审法院起诉佛山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陈春林是在接受单位领导指派陪客户吃饭的岗位上,因饮酒而导致心源性猝死;陈春林在送客途中呕吐可视为在工作时间和岗位上病发,根据《工伤保险条例》,陈春林的死亡应视为工伤,判决撤销佛山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认定书》,并限定其在法定期限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被告不服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佛山市中院以陈春林陪客户吃饭的性质不属于正常的工作范畴,终审撤销一审法院对《工伤认定书》的撤销判决,维持原佛山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认定书》。


当然,对此类案例的看法,无论是法学界、舆论界还是其他社会人员,几乎天然的分成了两派。一派的观点是支持二审法院的判决。他们认为,根据法律的明文规定和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等相关法律规的原则、条件和程序加以判定,陪客户喝酒死亡确实不属于工伤,二审法院的判决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另一派则不这么认识,首先,根据《工伤认定条例》的规定看,陈春林的情形确实不能算是条例所认为的工伤情形;但是,他确实是基于工作的原因,是陈春林作为劳动者履行自己业务的行为(基于单位领导的指派。)。其次,从工伤认定的几个方面思考,第一是工作场所与工作时间的限制;即工伤认定限于生产工作场所与工作时间。第二是职务界限;及工作场所与工作时间不是判定工伤的唯一标准,还需考虑执行的职务,劳动者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以外执行职务或者与执行职务有关的活动中发生意外伤害,仍然属于工伤,如出差时、上班途中等。第三是主观过错界限,即劳动者在执行职务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伤害,只要不是劳动者故意造成的,都属于工伤。以上三点综合看:1、陈春林在送客途中呕吐可视为在工作时间和岗位上病发;2、陈春林在厂外执行职务,可视为出差;3、陈春林陪酒是基于单位领导的派遣,而非自己主观期望。所以应该认定为工伤。最后,我们换一个角度看,从法律规定来说,认定工伤应遵循三大原则:第一,“因工致伤”原则;第二,维护社会利益原则;第三,“违法行为或自身重大过错例外”原则。因工陪酒似乎完全满足上述原则。毕竟是基于完成职务,自身并无违法或主观过错,最重要的一点是,基于“劳动法在同等条件下应作出有利于劳动者的解释”的认识,因工陪酒应该认定为工伤。既然是为了单位、公司利益,单位、公司就必须为职工因工陪酒所出现的后果承担责任。否则,劳动者的权利将得不到完整保护。


至于有人主张的此类事件中是否应考虑“强迫“的问题,我们应该考虑到这个现实,在单位与公司中,领导指派的工作,职员是否可以予以拒绝,拒绝的后果又将是什么?毫无疑问是解职。况且,这是为了公司与单位的利益。


基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重庆市高院于2010年出台修订了《关于审理工伤行政诉讼案件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其中是针对职工饮酒后工作产生的行为后果作出规定:如果是因为用人单位或者用人单位内部的管理部门指派行为而引起的醉酒伤亡,用人单位应该算工伤。重庆高院此次修改的出发点是为了“今后工伤行政诉讼案更加规范化,市民的权利将会得到更好的保护。”

我想,对于《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醉酒导致的伤亡”不能认定或视为工伤的规定,更积极地理解应当是:职工因工作之外的“醉酒”导致在工作时间或工作场所内发生的伤亡。也就是说这种“醉酒”与自身职务无关,也非因为工作原因。这种伤亡虽然是工作中发生的,却是由职工自身的过错造成的。比如,职工在上午与朋友聚会,醉酒后“坚持”工作,出现了伤亡事故,就可以不认定或不视为工伤。显然,这里“醉酒导致的伤亡”中的“醉酒”,不可以包括领导指派的陪酒,如此便会导致一部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法律的保护。


当然,针对这一问题,法律层次的解决固然重要(即将因工陪酒导致的伤害列入可视为工伤的情形),而在现实生活中对此类现象加以限制则是更重要的。比如,职员因工陪酒导致伤亡的,除单位要为此负担工伤保险费,对职员实施工伤待遇或抚恤外,强迫职员陪酒的领导也应当对职员给予赔偿,而且是加倍赔偿。如此,因工陪酒的现象将慢慢减少。


将因工陪酒列入可视为工伤的情形,不仅为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作用巨大,也为创建和谐劳资关系,保障人权做出了努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