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美国纳税人的“税”,最后交给谁了?

张纪纲3 收藏 16 6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注意:美国纳税人的“税”,最后交给谁了?


宫廷犹太银行家与近代资本主义

何新按:共济会最上层是以犹太金融家为核心的诡秘组织。自罗马时代以来犹太商人即对西方经济政治影响极深。特别是对近代欧美资本主义,犹太金融家有举足轻重的影响。然而中国人对此至今了解甚少,这篇文揭示了美国经济制度的又一隐之角。

这篇文章揭示的内容重大!本文指出不仅美联储,就连美国的“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IRS)都并非国家机构——而是挂在财政部下隶属于犹太金融家的一个“服务”机构,实质上是共济会的收税机构。本文指出:

一些研究指出,IRS是一个注册于波多黎各的离岸公司,其真实身份无从知晓。号称当今最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国,其国家财政架构居然与500年前黑暗中世纪的北欧封建诸侯国如出一辙,这绝非只用讽刺就可以形容!

这就给中国近年那些崇拜美国体制动不动好乱弹所谓“我是纳税人”的自由主义者又一味醒脑剂。那种极其崇拜美国经济制度的人,最好还是先把美国的制度到底是一种什么制度真正搞清楚,再来鼓吹和宣教而让中国人膜拜和学习吧!

---------------------------

宫廷犹太银行家与近代资本主义

Court Jew 宫廷犹太人,来自于德语 Hofjude,是欧洲中世纪时期的犹太银行家。这是一些犹太商人,通过将钱或实物租借给欧洲各级皇室贵族并收取利息,以此换取政治特权和地位,从而成犹太人中的特权阶级,故被称作宫廷犹太人。他们在欧洲封建政权体系中可以作为资助者、供应商和使者提供服务,成为封建统治者在经济领域的重要助手。他们经济活动的主要方式则是通过向封建政权放贷,从中收取利息,并以此进一步获得了铸造货币和收缴税款的权利。因为这些服务,这些犹太人会被授予一些特殊的待遇,例如可以居住在城市中专属的犹太社区之外,不必佩戴辨识犹太人身份的徽章,不受犹太拉比的管辖等,甚至一些还会被授予贵族爵位,担任政府公职。但是由于犹太人在欧洲地位的低下,宫廷犹太人的地位也存在风险,特别是当其辅佐的贵族死去时自己也将失去被保护的地位,甚至会被放逐或处死。

宫廷犹太人在中世纪欧洲的封建政权内扮演着重要角色,几乎所有欧洲宫廷都有若干宫廷犹太人为其服务。其重要原因之一是圣经、同样也在古兰经中都明文规定了禁止其信徒从放贷中赚取利息,天主教会依此禁止基督徒的放贷活动。放贷是犹太人的传统经济活动,而发源于犹太教的***和***教都对此进行了批判和否定。由于犹太教并无如此禁令,这使得犹太人成了欧洲唯一可以从事放贷的人群。而放贷给统治者的结果之一,是统治者无钱还贷,而将所辖土地的税收权授予宫廷犹太人,任其自行搜刮。几百年来从中孕育的欧洲底层人民对宫廷犹太人的阶级仇恨和民族仇恨,成为欧洲此起彼伏的反犹运动的深厚土壤。

只有了解宫廷犹太人,才能真正理解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宫廷犹太人的经营模式是西方资本主义的真正源头,欧洲的资本主义最早就是以金融资本的形式出现的,而非经历了从商业资本、工业资本到金融资本的进化。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并非通过工商业,而是通过金融业,也就是通过放贷收取利息以及控制货币发行完成的。地理大发现时期的商业资本和工业革命时期的工业资本都是在金融资本的投资下发展起来的,而工业和商业绝非资本主义的本质,金融才是资本主义的本质!金融资本永远作为资本食物链中的最上层操纵一切社会资源。

资本主义也并非像马克思或韦伯所说是日耳曼人或基督徒创造发明的。资本主义真正的创造者是犹太人,资本主义本身不过是犹太传统世俗文化发展的必然结果。而欧洲的日耳曼基督徒不过被裹胁着加入这一体系,在历史上无论其贵族还是平民阶层的反抗都失败了,于是只有将其认定为自身文化的产物以自我催眠。只要稍翻历史就可以知道,以利息作为核心的资本主义是绝不可能从***文明中发源的。在资本主义体系中,日耳曼人所掌握的只是工商业和服务业等低级资本,只有犹太资本家垄断了居于体系顶端的金融资本。

而经济危机也并非由于市场的自我调节而自然产生,而是人为的货币操纵所导致的必然结果。操纵货币以制造经济危机,是欧洲金融资本在中世纪晚期就已熟知的手法,有史以来发生的一切经济危机无不是源于人为操纵。无论《资本论》还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都起到了将资本主义的产生归因于日耳曼民族的自身经济发展、将本国资本家作为资产阶级代表的作用,从而掩盖了已在欧洲演化千年之久的源自宫廷犹太人的金融资本对推动资本主义社会产生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

工业资本和商业资本绝对没有推翻集权政府、建立资本主义制度的实力,只有控制了国家财政和社会货币的金融大资本才有这样的实力。如果欧洲能够按照自身步伐发展进化,也将走上一条与世界所有主要文明的共同道路——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官僚制统一国家,只是这个过程由于大资本的干预而夭折。这强大的外力绝非其内部工商业资本家所能做到的,它们也不过是战争和经济危机中的受害者而已。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金融资本已经通过控制黄金和各国货币积累起与欧洲所有国家相抗衡的实力,这便是欧洲分崩离析、永远无法走向政治统一的根本原因!

宫廷犹太人以税收为抵押、放贷给政府及控制货币发行的经营模式,到今天已经发展成完备的政治经济制度,是构建西方政治经济体系的基础模式。资本主义政府通过向私有银行借贷以维持其财政运作,而将所收税款全部用作偿还贷款的利息。货币发行权则由私有银行控制。这样一来国际金融资本如同水蛭一样吸附在各国经济体上,不但掌控了各国财政大权,使政府无独立的财政能力,也合法并吞了政府税收,将其变为源源不绝的利息收入。

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IRS) 虽然被译作美国国税局,但它绝非如同中国的国税局那样是中央政府下辖的政府部门。它的性质如同其直译名字中所显示的——国家收入服务机构,它虽挂在美国财政部之下,本身却不是一个政府机构,而是一个受雇于联邦政府的私人公司,这种情况类似于美联储,它的主要职能是收取美国公民的所得税。曾参选2008美国大选的共和党候选人罗恩•保罗Ron Paul除了发表废除美联储、恢复金本位等激进言论外,还主张废除个人所得税。他宣称IRS所收税款不是上缴给美国政府,而是直接付给美联储用以偿还国债。这呼应了很多美国人认为个人所得税违背宪法的观点。由于美国在建立之初并没有征收个人所得税,直至80年后的南北战争时期才开始,之后屡兴屡废。1913年美联储建立后,IRS才开始正式运作收缴税款直到今天。

一些研究指出,IRS是一个注册于波多黎各的离岸公司(参看:http://www.supremelaw.org/sls/31answers.htm),其真实身份无从知晓。号称当今最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国,其国家财政架构居然与500年前黑暗中世纪的北欧封建诸侯国如出一辙,这绝非只用讽刺就可以形容。

以下为一些重要的宫廷犹太人。

Veitel Heine Ephraim,通过铸造发行不足额的货币资助了腓特烈二世的七年战争,引发了通货膨胀。

Daniel Itzig,服务于腓特烈二世,通过通婚建立了19世纪初最有权势的犹太家族。

Liepmann Meyer Wulff,服务于腓特烈二世,是19世纪初普鲁士王国最富有的人。

Abraham Oppenheim,通过将Sal. Oppenheim银行家族介绍给普鲁士王室,使其获得了用于一战的战争贷款。

Gerson Bleichröder,是普鲁士皇帝和俾斯麦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联系人。

Feivel David,为黑森伯爵组织了黑森佣兵出租给英国皇室用以镇压美国独立运动。

Mayer Amschel Rothschild,负责保管黑森伯爵的财产,以此为基础建立起欧洲第一个金融王朝。

Joseph Süß Oppenheimer,服务于符腾堡伯爵,因助纣为虐在伯爵死后立刻被捕处死,尸体被放入铁笼示众六年。因19世纪根据其事迹创作的小说和纳粹时期依此改编的反犹电影而闻名于世。

Jacob Bassevi,通过铸造发行不足额的货币资助神圣罗马帝国将军华伦斯坦在30年战争中的军事行动,造成了通货膨胀和大饥荒,因其卓越贡献而获升贵族。

Samuel Oppenheimer,服务于神圣罗马帝国皇室,为利奥波德一世提供了与奥托曼帝国战争及其他战争的贷款。

Aaron of Lincoln,服务于英王亨利二世,12世纪英国最富有的人。

Paul Julius Reuter,服务于英国维多利亚女皇,垄断了伊朗经济多个行业,引发伊朗的烟草运动,当时的波斯国王Nāser ad-Dīn Schah向其取得高利息贷款用以镇压叛乱,从此控制波斯财政。

David de Pury,服务于葡萄牙王室,特别从事于奴隶贸易和种植园经济。

Peter Shafirov,俄国外交部副部长,彼得大帝的重要助手。

Issachar Berend Lehmann,资助波兰国王奥古斯塔特二世登上王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