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一小官 正文 13,县城伏击

vivabj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2.html[/size][/URL] 经过6,7个小时的战斗,战斗的鬼子,汉奸全都被肃清了,开始审问相关人员,翠红楼的妈妈,晶晶,翠翠是日本派来的奸细,她们是一心能够完成所谓国家任务。完成帝国使命来到中国,来到县城开设妓院,她们是怎么样的心里活动啊! 莹莹是被她们从来往的中国难民中找到的,翠红楼的妈妈,翠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2.html

经过6,7个小时的战斗,战斗的鬼子,汉奸全都被肃清了,开始审问相关人员,翠红楼的妈妈,晶晶,翠翠是日本派来的奸细,她们是一心能够完成所谓国家任务。完成帝国使命来到中国,来到县城开设妓院,她们是怎么样的心里活动啊!

莹莹是被她们从来往的中国难民中找到的,翠红楼的妈妈,翠翠都是经过长时期的特工培训,准备长期在中国进行潜伏,等待时间,伺机而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举成事的高级特工,被愚蠢的上司派到了这里。

而且浪费使用了,如果是把她们派到重庆,长沙等地一定更有效果,不那么这个县城应当是日军进攻轴线上,方便日军打开长沙的大门,到那时长沙就像一个熟透的果子一样轻轻松松的落入日军之手。

时间飞快的到了中午,对方团长已经准备好酒宴,邀请立业务必准时参加,本县的县长已经匆匆忙忙的过来升堂,县长刘仁本来夜里已经连夜出逃,不撤退了,一口气跑到了长沙郊外,还美其名曰只身脱险连夜向公署报告,派兵解救县城危机,县党部的头逃之夭夭不成,随投降汉奸和鬼子,后来被流弹打伤,自述是与敌人激战,不行负伤。

警察局长赵铁芳和城防团长麻子都是先后逃跑,没有组织有效抵抗,可是报告这么写,大家的官职都没有了,应当有人会为此负责,甚至要丢了小命,当官的都是花花轿儿,人抬人,立业被请去酒无好酒,宴无好宴,不过是要把大会开一下,想什么呢,什么呢

郑团长现在不是谈战事分配时候,我估计日军已经离此地没有多久了,日军可能没有能力,或者是出现问题,耽误,直到现在没有到达这里,现在谈这个问题我们是引颈受戮,赶快部署如何防御吧,

再晚就全完蛋了,城里的工事基本不能进行有效防御,刚才我粗粗看了看,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尽快挖好防御工事,以翠红楼为制高点,进行加固,堵住城门,和主要街道的胡同口,和所以临街的窗户,老百姓尽快撤离,肃清可能藏在老百姓中的汉奸,让他们全部出去,不要让敌人有可乘之机,如果敌人先锋部队没有大型火炮,我们能够防守2-3天,然后突围而出。我们是熟人不讲理了。

他立业日常的习惯,也可以说是嗜好,就是看地图,改地图,他可以一看就是一整天,有时每到一地,必须到当地看地形,看地图,有战事时看,无仗可打时仍津津有味地看。也许看地图对于他,一名职业军人的一种精神需求,一种寄托情感、排解烦恼的方式,已经由一个军事指挥员在工作上的需要,变成了一种属于军人生命存在的方式。

立业的话,吓的县长,警察局长,城防团团长,还有负责帮助防卫的郑团长,

刘县长说,不会吧! 刘胖子的光头胖脸盆子已经吓的白得像纸一样,腿哆嗦着,额头上满是汗水,哆哆嗦嗦的要把丝绸手绢掏出来,可是总是掏不出来,哆哆嗦嗦好不容易掏出来,怎么擦也擦不完不断涌出汗水。

越擦越脸红,不一会儿,红红的脸,就像一个要开锅的笼屉。

怎么能呢?警察局长的虎虎黄面汉子,小的咪咪线一样的眼睛,瞪得起来,鬼子不来,我们会被老百姓骂死的,

鬼子来不来,本乡本土的,被老百姓骂死的,我们可是土生土长的,言下之意,过那天,你们拍拍屁股走了,我们来收拾烂摊子,薛岳将军让我们把鬼子的交通线破坏,现在我们怎么打啊?

郑团长也不太想打,没有接到命令,不过一个小时不到,士兵报告日军前锋已经到达十八里堡,估计二到3个小时就会到达本县,具报告刚才一个小分队刚刚进城。

他们更了解情况,是钱老板,我们要接的人,钱先生是38师的客人,据说是宋子文的朋友,从敌占区过来带来重要情报,重要的财经消息和军事情报,立业被命令在三民旅社等上三天,没想到今天就到了,而且这么险恶的环境。

赶快把钱先生送走,要快,准备战斗吧。

把所以城门堵住,另外老百姓能离开的赶快走。

我们面对日军的进攻必须提前做好准备,钱老板快走,现在还来得及,

钱老板说,我已经跑不动,不行,一虎带钱老板走,开我们的车,要快,那团长你怎么办,自从立业当过团长,一虎经常人前人后的叫团长,

一虎,我说了多少遍了、我现在是营长不是团长了。

要快,不然我们都被困死在这里了。

钱先生,这位神圣不知如何,终于走了。

立业对郑团长说我们尽快在城里修筑工事,城防团尽量让老百姓走,如不走,就建工事。

要快,我带万家兄弟,城防团给我一个班,熟悉地形的,郑团长给我一个连,我会尽量拖住日本鬼子到天黑。

李家兄弟你们陪郑团长布防城里。

县长赶快求援,城里就由城防团和警察局安排老百姓的撤离。把城里能够拿枪的,能够分的武器都拿出来。我们的时间不会太多。

地雷手榴弹,步枪子弹,给我带走的连多配轻机枪,半个小时后出发,期间立业开始进行工事构筑。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城里哭爹喊娘,乱七八糟的,一个个走投无路,

什么鬼子已经到了,可以看得见了,大约4,5里地,城楼上可以看见汽车的尘埃,根本就没有抵抗,立业脑子飞快的转着,换旗子,立业想到了,日本鬼子本来应当已经占领了。

再装一次鬼子。

立业把郑团长的给的侦察连,迅速改装,武器一部分更换成三八枪,引鬼子进城。

立业经过审问,已经大致了解了,日军的情况,偷袭部队和敌人前锋分属两个旅团,配合占领县城的是特高科,还有汉奸组织,整个是个大杂烩。

利用一下下,让鬼子吃个小亏,利用门口这一片原来是杂货和地摊的热闹地方清理出来正好消灭一下。

骄横的日军根本没有想到如此流利的京都口音长官是假冒,日军是按地区成立师团的,当然有十分出名的第4师团。没办法,笔者日语实在是只限于假名阶段。

只好让立业委屈一下了,一个大队的鬼子先锋部队被立业利用口令,骄横的鬼子根本没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还是想一个大队可以追着汤恩伯一个师跑,好像还消灭了,这是大废物汤恩伯下面的小废物,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

士气一是一种说不出来,都不明白的事情,靠平时的培养,靠一点点的积累,爆发时让人们感到无比的力量,往往打胜利,就是向前,向前,所向无敌,、

敌人是渺小的,卑微的,无力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就是浮云。

当时 不少的当兵的,害怕鬼子,还没有上战场就堆了,可是打仗是靠气势的,谁的气足,生死之间,往往是一刹那,运气是一部分。 中国人永远过日子第一,只要活着就什么可以忍受,艰难困苦,虽然不是家常便饭,但是大多数来自于农民或社会中下层的士兵们,尽管他们最初来这支部队有各种各样的目的,待遇好,准备好,不怎么打仗也是一部分人的选择,但是国家已经风雨飘摇,但是我们是这个国家的柱石,尽管这个国家没有对他的国民做什么好事,水旱灾难,无人救助,生老病死,无人关心,苛捐杂税比比皆是,贪官污吏横行不法,中国老百姓任劳任怨,能够满足2餐温饱,能够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安安分分的做工,种田,经商,养活妻儿老小,受外国鬼子欺负,没有人为他做主,主持正义。但是,当国家危亡时,他们还必须义无反顾地投入战场,破家散业,奋勇前进,用自己的胸膛抵挡敌人的刀枪,用血肉支撑血肉长城。

就好像打架一样,男孩子没有打过架恐怕没有,打架和打仗是有一定的联系的,为什么呢?

打架需要体力,组织,士气,特别是打大架,基本上是应当按打大仗,也有阶段,也有步骤。

如何包围,分工合作,每一个人都要知道自己的位置,都知道如何去战斗,不能一会东一会西,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如果打架不动脑子,一味好勇斗狠,只能是被人家打的头破血流,落花流水,装备不好不行,如果一方是武器全面,火枪,气枪,大砍刀,精良准备,胜利的赌局会胜率大。

这就是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

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

立业这时利用敌人骄横,得意无比,所谓骄兵必败,哀兵必胜。

伏击进行的很顺利,军官被立业带到了茶楼,士兵整队排列进城,如此一来,干净利落快啊,

一个 中队与我军连的编制类似,但是人数更多,相当于加强连

日军的一个标准的180人的步兵中队包括:一个19人的中队部:中队长,执行官,3个军士,4个卫生员,军官的勤务兵,司号员,8个通信员),3个54人的小队。

日军的一个小队人数更多,相当于加强排,编制为三个班和一个装备三个掷弹筒的掷弹筒班。共54人。

日军每班13人,包括班长、4名机枪射手和8名步枪兵。

有一挺轻机枪,编制四人(指挥官、射手、两名携弹药的副射手),这四人是配备自卫手枪的,在战斗中有时也携带步枪(机枪射手除外); 其余八名步枪兵,每人一支单发步枪。

特别加强的部队中,加强班会多配置一个两人携带的50毫米掷弹筒。

中队部被请到了翠红楼上,3层的机枪和城楼上的机枪,手榴弹,组成了交叉火力网。

翠红楼上刀光剑影,19个人的中队部,外加2个随军的记者。

消灭,消灭,装备一个加强团的机枪,占领制高点,集中了最能打的队伍,15-20分钟的射击,本来应当是一边倒,单方面的屠杀,可是我们有准备,敌人没有准备,占据有利地形,火力布置后来,集中火力和优势兵力。

围三缺一,虚留生路,可是一部分鬼子被第一排子弹打倒后,鬼子迅速的2,30人组成一伙分散突围,寻找隐蔽处,本来巩固的防线,刚刚打起来,由于一个连长临阵脱逃,带着后面队伍都跑了,幸好立业在这里,立业在翠红楼上利用狙击步枪一枪打在逃跑连长的脚前面,逃跑连长吓的一跳,立业拉枪栓,又上了一弹,紧接着一枪,还是正好打在脚前面,接着一枪,打飞他的帽子。

那个连长吓堆了,瘫了,又是一枪,跳了起来,向回跑,向鬼子跑,弟兄们杀回去。

逃跑连长跑了大约100米,这条路上跑了没有多长时间,可是他的一个连的弟兄已经丢失了4,50个,有抱头鼠窜,就地投降有之,被日军枪杀的,被督战队歼灭的有之,逃跑被绊倒摔着的有之。

接着立业两枪,结束了2个鬼子肮脏的生命。

迅速把一排子弹要紧弹仓,拉枪栓,子弹夹被抛出。

五发急速射,机枪手军曹,有指挥刀的,三八枪上有膏药旗的,第一时间被照顾到。

后来边上万家老六,干脆不开枪了,负责给立业上子弹。

3只枪,2个人,像变戏法,只见鬼子纷纷丢了小命。

过了一会机枪只做拦截性射击,成了立业的射击表演。

敌人的机枪已经全部都哑巴了,机枪成了凶器,任何人一接近机枪立刻,脑袋开花。

算算一个中队180人,消灭中队部19个,四个卫生员活着捉了。外加2个随军记者。

3个小队基本消灭,所以机枪指挥官,射手,付射手,没有一个还能摸到机枪的。

士兵开始,消灭负隅顽抗的孤魂野鬼,残兵败将,将近30多分钟才把战斗结束,有几个日本鬼子本事不小,居然能够在这么密集的围捕下,脱身而出,跑到了城门之外,跑啊,跑,100米,200米, 300米,一枪歼灭了,跑第一的,又一枪,把最后一个打翻,13个鬼子,跑到6,700米时就一个鬼子了。

一枪打翻,打在屁股上,没有停下,继续跑。

立业的枪已经到达了射程,极限了,风速,风向,空气湿度,天气情况,枪支情况,种种考虑一发毫米的子弹怒吼着飞行着穿透了颈椎,切断了颈动脉,甲状腺。

鬼子也想不能被砍头不然我成不了佛了。

天照大婶明文规定不收无头鬼,鬼子自然想用手护住脖子,可是还没有抬到就接着又跑了人生中的最后的脚步,跑的脚步歪斜,一头栽倒,狗血满地,污染环境,堆肥。

鬼子没有把这个县城做为军队进攻的轴线方向,由于中国军队的层层阻击,以及后勤补给线的被袭扰,只是单做普通的侧翼保护而已,没有把这里当成进攻重点。

第一次长沙会战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