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凯歌 第一卷、寒风瑟瑟 第八章,特殊待遇

杜家六郎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5.html


第八章,特殊待遇

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吹打着营区院内的松树作响。营区中央矗立的旗杆上,风吹着旗帜高高飘扬。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被一阵阵的训练番号声中惊醒。睁开眼睛后被刺眼的阳光刺痛,揉搓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当他坐起后,昏厥不振的感觉再次浮现。摇晃着脑袋坐稳在床上,脑海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了那夜所发生的一切,在绝望中逢生,暗淡的曙光在油然而生,当自己看到漫山遍野呼喊自己名字的声音时,火把和手电筒的亮光在眼前浮现,喜悦的同时,身体极度透支昏厥过去。

醒来后,杜泽伟想到的只有这些。肯定的问题是自己现在活着,能够感觉到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能够听到外面震耳的番号声。这些足够说明,自己能够幸运,或是侥幸的活了下来。

走出了宿舍,身后传来康嘉靖的声音:“小子,给我老老实实躺在床上”

听到这话后,杜泽伟转身望去,只见康嘉靖双手撑着门框交叉着腿扶着。杜泽伟脸上表现出来的照旧是冷漠,是深沉。看着康嘉靖,杜泽伟的眼睛充满着热血,一股放不出来的热血。回答道:“我刚醒,去上厕所”。

即便是这几个字,从杜泽伟嘴里说出来有着不一样的感觉。让康嘉靖感觉到冷漠到了骨子里。康嘉靖脸上皮肉抽动,冷然笑道:“你小子,一睡就是三天。亏咱们还有卫生员,不然你小子看不见现在的太阳。”

杜泽伟迎然笑着,转身朝卫生间进去。听到楼道里面康嘉靖的声音。

回到宿舍时,康嘉靖站在窗户边望着下面,那里正好是中队器械训练场,战士们在李仁健的组织下正在进行着单双杠训练,看到杜泽伟回来后,康嘉靖转过身说道:“这几天就不要参加训练了,躺床上好好休息就行。你体力严重透支,如果不是找到的及时,你不是挂掉,那就是这幅身体报废了。”

杜泽伟明白康嘉靖所说的意思,在一般的体能透支,尤其是像自己这样的情况。那天晚上如果不是战友们找到自己,自己绝对是活不下来。即便是活下来,整个身体日后再无用之地。后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这些战地常识杜泽伟倒是明白。

“谢谢指导员!”

康嘉靖招呼着杜泽伟坐在床上,说道:“我已经安排炊事班给你加餐了,这几天你要多补充营养,看你的档案,你才十九岁。正是长个发育时期,多补充营养,不管你在哪里,身体是自己的。”

身边这个兵龄和自己年龄差距不了多少的指导员,说出来的话让自己听的如此温暖。在杜泽伟的记忆中,从自己当兵开始到现在,好像从来没有过人这样贴心的温暖过自己。四年的军旅生涯,让自己蜕变不少,但是这样具有慈爱的声音从来不曾响起。康嘉靖的话暖人心,让杜泽伟不觉感觉到了温暖,洋溢着幸福。

杜泽伟坐在床上,拉被子盖在腿上看着康嘉靖。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连一句感谢活着感激的话都没有。只是盯着康嘉靖看着。

康嘉靖也感觉到了什么,坐在杜泽伟的床边看着他说着:“你这昏迷的三天,战斗们都在为你担心。我想你也意识到在这个地方中,脱离组织和群对,是无法生存下去的。希望你能在这次的事情中得到教训”

杜泽伟低下头,没有说什么。在杜泽伟的内心深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将是永远挥之不去的。

听着外面震耳的训练声,战士们的士气高昂,自己却坐卧床头,加之刚才康嘉靖的话,让杜泽伟感觉到心灵深处的愧疚,看来是自己真的闯祸了,看着康嘉靖满脸期望的眼神,杜泽伟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说道:“我会尽快调养好………”

正在这时,炊事员按照康嘉靖的安排,将做好的饭菜端了进来.看的出来,康嘉靖对于杜泽伟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即便是细微处的都考虑的万分周全,让杜泽伟从心里过意不去.

将饭菜放在床头,康嘉靖便带着炊事员走出宿舍。闻到了饭菜的味道,才让杜泽伟隐约感觉到了肚子的咕咕作响,便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次的经验教训使之杜泽伟谨记,遥想漫长的军旅生涯,日后将要面对如何在这个残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从自己“失踪”截止今天已经过去了四天,在不省人事的昏厥中,好像将自己所欠缺的觉都补了回来,在吃完饭后感觉到整个人精神朗爽了许多。

杜泽伟不喜欢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毕竟自己是一名战士。聆听到外面战士呼喊的声音,全身的震撼让自己找寻到了当兵的意义,可能几年机关的生活彻底的颓废掉了他的生活。

没有人了解杜泽伟,更是没有人明白他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对于杜泽伟而言,自己着实不想失去当兵的意义。在自己当兵前,受到了战争电影的影响,感觉到军人的价值只能在战场上体现,而不是每天衣食无忧的过着舒适的日子,当兵几年,几乎是没有经受过多大的波折和困苦,对于基层战士的生活陌生,他崇尚,追求,或者说是向往那种整天奔波在训练场,出生入死在战场,以诠释军人这一词的含义。现如今,杜泽伟已经步入了这样的生活中,却无论如何都适应不了。

将碗盘放在一边,杜泽伟脑子中涌现出一系列连锁的反应,杜泽伟不知是妥协,还是既来之则安之。在这一刻,从自己调入S中队到现在,快一个礼拜过去了,从这一趋势来看,自己将要在这里一段时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通讯不顺畅,条件不允许,一切阻碍着杜泽伟调走的计划,让自己苦心所筹划的计划消失在萌芽状态,这里的生活杜泽伟看在了眼里,作为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战士,自己不能逃避掉这里一切的厄运,将要彻底的融入到基层战士生活中。

通过那天早上的早操,杜泽伟看清了身体素质上所产生的差距,无论如何,自己和这里的战士相差了太多,甚至感觉到自己不如一个新兵。若是让自己彻底的提高军事技能,增强军事素质,那将会是比登天都难,那要自己将付出多少汗水,经受多少苦难。杜泽伟坚信自己终有一天会走出这里,不想做太多的无用功,思想陷入了纠结中,这并不是自己懒惰,只是不想让自卑的心理缠绕自己。

在部队,有这样的传统。尤其是在这个以军事训练为主的单位。若是想让别人信服自己,让比人尊重自己,那就只能依自身的军事素质所做依据,只有过硬的军事本领和强悍的身体素质,才能够让领导喜欢,让战士爱戴拥护,让战友尊重。这是基层部队的原则。

这样特殊的待遇,突然之间杜泽伟感觉享受不起,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然而在这一刻,杜泽伟愈加的成熟了起来,思想上逐渐的老练深化。一次的经历,让杜泽伟触目惊心的铭记,或许自己的命运,就在这一时刻发生巨大变化。

中午的阳光透过窗户映射进来,照耀在杜泽伟纯净单纯的脸颊,这时战士们也已经训练归来,杨伟强进门后,嬉笑的看着杜泽伟问道:“好点没有,指导员特地交代让好生照料你,这些天你就不要下床了,我会安排他们每天给你送饭。”说着,杨伟强走了过来坐在杜泽伟的床头,递过一根烟给他,俩人闲聊了起来。

杨伟强将烟点着,看着杜泽伟说:“你不见的这天,可把我们给急坏了。幸亏找到了你,不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我在这里整整四年,这样的事例经历的多了,像不熟悉这里一切环境的人,尤其是在冬天,是无法活着从这里出来的。”

杜泽伟吞吐着烟圈,看着杨伟强惊惑的说着:“我只是无意间迷路,早上出早操,我根本就跟不上你们的步伐,即便是我徒手跑步,和你们只见是有着明显的差距,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杨伟强淡笑,消除他心中的阴影说着:“刚来这里的兵都是这样,基本上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一关。偏偏你来的却是冬天,没有办法。这里的环境就是这样恶劣残酷,不然我们怎么能称之为西北战区的利剑呢。”

杜泽伟不了解的很多,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处于陌生状态。并不了解这个部队所处于的发展阶段,不知晓训练的残酷和任务的艰巨。这里是武警部队的招牌中队,更是总部所挂牵和炫耀的资本。是这条踪迹道上的毒牙,是一切犯罪分子所恐惧的地雷。

杜泽伟问道:“这几天,那个贱人没有说什么吧?”

“贱人?那个贱人?………哦,你说的是队长吧?”杨伟强问道。

杜泽伟脸上浮现出暗淡惆怅,点头答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