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 正文 第六章04突击启德

钴光 收藏 2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


夜幕下的启德机场,显得寂静和荒凉。日军在进攻香港的当天,对启德机场的英国皇家空军设施进行了猛烈的轰炸,英军设施基本被摧毁殆尽。日军占领九龙半岛以后,负责进攻香港的日军酒井隆将军严令马上修复启德机场的军用设备,从广州紧急调来的工兵同时正在抢修被英军炸毁的九龙半岛上的十几座桥梁,保障日军后勤补给供应能及时送抵前线,此时也不得不抽出一部分力量抢修机场设备。从上海虹桥和江湾机场调来的轰炸机在启德机场降落,加装油弾。但机场设施的抢修正在进行当中,根本不可能满足这些飞机的需求,鹿屋航空队队长闯进酒井隆将军的指挥部大骂。但酒井隆也毫无办法,机场只能借助尚存的民用航空设备为轰炸机提供有限的加油服务,加装炸弹是无法满足的。

二战时,日军没有正式的空军,飞机都是隶属于陆军和海军航空队的。鹿屋航空队和木更津航空队同属日军航空第一战队,是日本海军一直重要的空中打击力量。飞行员们嗷嗷叫着对陆军不能满足他们就地加装油弾的不满,只有飞回上海加装弹药。

当日军主力南下,将太平洋群岛和南洋作为主要战场以后,香港的海空防御任务就由海军方面负责,除了维多利亚港停泊的日军巡洋舰和驱逐舰以外,启德机场的鹿屋航空队12架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就成了重要的空中打击力量。


谭辉的望远镜里,这些草绿色的轰炸机静静地停放在跑道上,15师团对大岭山的进攻开始以后,这些飞机的出动率达到了香港战役以来的又一个高峰,因为日军不仅修复了机场原有的英军设施,而且进行了扩建。能给九六式轰炸机迅速加装油弾的新型输送车和炸弹挂架,由三菱重工的技术员紧急研制完成,由海军驱逐舰紧急运往香港。在这次战役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原本需要25分钟为一家九六式攻击机加油挂弹缩短到了15分钟,飞行员们只有吸一支烟的时间,飞机又能腾空而起,奔赴大岭山轰炸阵地。

谭辉看看自己的腕表,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凌晨1点了。预定的时间已到,但机场上还是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谭辉这边着急,在机场泄水沟里的侯三更急。这里的日军岗哨倒是一个人,但附近的碉堡里竟然有一个班的鬼子,天气已经渐渐热了,鬼子们都到碉堡外面乘凉,吸烟聊天,这可把他急坏了。

老贼安明远爬了过来:“侯三,你小子……”

一眼看到一群鬼子在岗哨那里聊天,他不言语了。

侯三已经掏出了一颗手榴弹:“没法子了,只有给鬼子轰了!”

“嗯,干吧!”安明远答道,没等他的话音落地,侯三的手一挥,一颗手榴弹已经扔进人群。随着火光一闪——

“轰!”

手榴弹在鬼子中间炸开,炙热的弹片穿透了人体,几具尸体被凌空抛了出去。

“当当当”安明远已经开枪,传统的手枪队风格,一发子弹消灭一个鬼子。转眼他们面前就只剩下了一片尸体。

“我们只能做辅攻了!”安明远大叫。侯三已经冲进地堡,将机枪推上子弹。

“哒哒哒……”一束火焰向弹药库前的哨兵扫射。


埋伏在弹药库附近的杨大力马上明白了,原计划是侯三和安明远潜入机场内部,他在这边攻击弹药库,吸引机场上的敌人注意力,但侯三那边已经打了起来,他就成了主攻。按照第二套方案进行。

“上!”他大吼一声,身后的马强马上跟了上来,两人端着机枪,冲向停机坪。

停机坪上灯火通明,地勤人员正在紧张地维修白天飞行员们拒绝维修的轰炸机,飞机的发动机盖大开着,满地都是飞机零件和各种工具。

机场一侧响起的枪声和爆炸声吸引了地勤工,他们抬头向枪响的方向看去,那里漆黑一片,只看到一束束火光闪动,那是机枪在射击。

“小鬼子们,爷爷来了!”杨大力眼前不是停机坪上的飞机和惊惶失措的日本地勤工人,而是被鬼子击沉的,满载着难民和自己家人的木船,鬼子炮艇上的机关炮还在喷吐着毒焰——

“哒哒哒”杨大力和马强的机枪同时打响,顿时停机坪上血肉横飞,日军机务们纷纷倒地哀嚎,绿色的机体上出现了处处弹洞。

“妈的,死吧,我叫你们机体玉碎!”马强的子弹横扫过停机坪,两人追逐着逃走的地勤,一直追击进入机库。


手榴弹的爆炸一响,谭辉就知道侯三已经无法作为主攻方向了,原来,谭辉打算叫杨大力主攻,毕竟那几十斤重的捷克式机枪叫杨大力和马强这样的大个子端着才能充分发挥威力,实际上通过考核的队员们都能熟练地使用这种机枪,但侯三不同意,说是一直没玩过机枪了,要拿鬼子开开杀戒。谭辉笑着说你们自己决定吧,侯三就和杨大力打牌,结果侯三偷牌赢了杨大力,取得了主攻,杨大力佯攻掩护,但命运就是这样,谁知道鬼子会用一个班看守机场边缘的地区呢。

“走吧!”谭辉对身边的何子明说道。

他们两人负责爆破,都背着从美国水雷里面取出的烈性TNT炸药和引爆雷管。潮州粥跟在他们后面,端着一支德国大镜面驳壳枪,负责掩护他们。

机场弹药库和停机坪上发生的战斗使得机场上一片混乱,一个指挥官从司令塔上下来,大叫大嚷地命令士兵们集合,但眉心立即中了一发子弹。

这发子弹是梅珍从机场附近的一个旅馆的窗口打来的,她的任务就是在狙杀那些在混乱中还能保持清醒,指挥部队的指挥官。日本军队长期以服从上级的奴化教育出来的士兵,在没有指挥官,没有权威人物发布命令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眼前的情况,任由杨大力和马强大开杀戒。

扔出一颗手榴弹以后,杨大力将机枪扔进消防水池里冷却已经通红的枪管,蹲在地上给几个打空了的弹匣压上子弹。马强也只剩下一个弹匣有子弹了,就伏在一边掩护他。

机场上的日军一时给打懵了,不知道对方是来了多少人,很多地方同时遭到攻击,指挥官被接连狙杀,造成的恐怖是巨大的,一些宪兵从机场大楼里出来增援,与撤下来的机场守备队发生了误会,双方打成一片。

当谭辉两人趁着夜色和敌人的混乱,靠近油库的时候,守备油库的日军士兵们已经集合,一名军曹正在发布命令,远处飞来的一发子弹叫军曹一头栽倒在地上,士兵们顿时大乱。谭辉做了个手势,两人一起扔出手榴弹。

顿时,油库门前一片惨不忍睹的场面,谭辉顾不上处理那些哀嚎的伤员,冲上去给油库大门安装炸药。

身后,何子明拎着驳壳枪负责掩护,耳边只是远处的枪声和爆炸声,身后日军伤兵的哀叫。

潮州粥倒是耽误了一会儿,等他过来时,谭辉他们已经安装好了炸药,寻找掩蔽地点。

眼看着不远处的导火索嗤嗤响着靠近了大门,谭辉有点埋怨:“你干嘛去了,这么半天。处理干净了没?“

潮州粥晃晃顺着刀刃还在滴血的匕首:“省点子弹,叫这些皇军长长俺潮州仔的刀子。一样玉碎,他们不在乎的!”

谭辉笑了起来:“你就拿刀子给人一个个捅死了!”

“嗯,俺喜欢用刀,用枪不算英雄,一个娃仔也能给大汉打死,用刀才显本事呢!”

一声巨响,大门轰然倒地,谭辉的耳朵给震得嗡嗡直响。他冲了进去,里面满满的堆满了汽油桶和几十个巨大的储油罐。

按照事先的分工,潮州粥在油库门前埋伏,谭辉和何子明两人配合着在油罐上安装炸药。

一般来说,炸药爆炸时产生的几千摄氏度的高温和冲击波,不仅能摧毁油罐的外壳钢板,而且能够引燃油罐里飞溅出的汽油,从而引起大火,彻底摧毁油库的所有油料储备和附属设施、建筑,但谭辉并不满足于此,而是打开了油罐的阀门,将清凉的航空汽油放出。月光下,这些汽油汇成了一条小河,顺着油库大门一直流淌而下,流下了跑道和停机坪。

“撤!”谭辉一声撤退,潮州粥拔腿就跑,何子明断后,三个人一起向远处的九龙城区跑去。


一颗信号弹在天空打燃,明晃晃地摇摆着垂落。杨大力回头一看:“嗨,走吧!”叫住了杀得起劲的马强。

马强刚刚换上一个弹匣,也看到了天上的信号弹:“队长他们动作也太快了吧,我这边还没过瘾呢。”

“撤!”杨大力下令,两人交替掩护,从机场大楼前撤离。

碉堡里的侯三也看到了天空的信号弹,叹了口气:“杨大力呀杨大力,还是你小子运气好啊,杀过瘾了吧,叫老子在这儿吸引鬼子。”

老贼在外面叫道:“走了走了!”自己就先开溜了。

侯三在机枪下面压上一颗已经打开保险的手榴弹,往身上装子弹,然后拎上几支枪,一哈腰钻出碉堡,消逝在黑暗中。


梅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旅馆的老板和伙计就那样长大了嘴巴,看着她。

“估计日本人没发现我射击是在你们这里,劳驾你们上去给弹壳收拾一下就行了!”

旅馆的门口,谭辉和何子明在那里等她,远处潮州粥躲在墙角,手里的驳壳枪机头大张着。

侯三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队长,这就完了?”

谭辉看看何子明:“接下来就得看你的定时器怎么样了。”

“没问题!”何子明说:“我装了三个,不信都不可靠?”

突然,远处的天空腾起一团红黑相间的烟火,脚下的大地震动起来,一声巨响,随后又是一声。

“炸了, 炸了!”何子明高兴地说。

“行,看好戏吧!”谭辉笑道。


手枪队的延迟爆破油库,给日军启德机场造成的损失远比当时爆炸严重得多,流淌下来的汽油一直流进了停机坪和附近的机场大楼,甚至指挥塔下面也都是流淌的汽油。日军发现了油库已经出了问题,一些日军官兵就迅速赶往油库,他们拆掉了何子明安装在表面的炸弹,但那只是诱饵,一根拉线引爆了另一处暗藏的炸药,油库里顿时升起冲天的大火,这些日军技术军官就在那一瞬玉碎,高温同时将两个还没有到起爆时间,由定时器引爆的炸弹引爆,冲天而起的大火将油罐抛向了天空,随后,一股股火龙从油库一直冲向停机坪,停机坪上那些已经被打的弹洞累累遍体鳞伤的九六式攻击机,零式战斗机顿时成了烧烤炉里面的一副惨烈的景象。

由于气温偏高,这些汽油在空旷的机场上散布面积很大,一些汽油成为气态悬浮,高温引起气态汽油的爆燃,巨大的冲击波将候机楼的残垣断壁推到,司令塔摇摇晃晃,航空调度台的玻璃窗和人的身体一起飞了出去。


这一幕,深深地印刻在香港九龙城那些亲眼目睹这一惨烈景象的人们心中。谁也不懂的,为什么会有这样大规模的爆炸升腾起的浓烟烈火竟然冲上天空,将半个天幕都照亮了。随之而来的是劈头盖脸的砸下来、遍布九龙城区的碎片。第二天天亮,人们看到街道上,院子里,自家的阳台和屋顶,到处是飞机碎片,烧焦的布片和挂在树梢上奇怪的东西。墙壁上也沾上了一些奇怪的物体,暗红色,软软的流淌下来。

直到有人醒悟,直到一位见多识广的老人的解释,人们才明白,这是人肉!

从机场炸出来的人肉。

当美国人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以后,九龙城的人们就互相打听:“这原子弹有没有东纵在启德机场那一下子爆炸的力量大呀?”

后来,当日本天皇无可奈何地宣布投降,英军重新控制香港,香港的电影院里重新放映电影的时候,人们才从中得知了原子弹,看到了原子武器的威力,这种疑问才消除了。

当59年以后,笔者再次访问以及不再使用的启德机场旧址时,试图访问以下当年亲眼目睹启德机场爆炸案的当事人,香港回归之前,启德机场已经宣布关闭,赤磷角机场投入使用已经13年了,往日的痕迹已经不再。因为一直很怀疑航空汽油燃烧会产生那样巨大的威力,竟然能让人与原子爆炸类比,因此,我特地走访了一位爆破专家,他简单地解释道:

1942年英国开始使用一种燃烧弹来轰炸德国城市,比较典型的战例是那年的7月对德国汉堡的大轰炸,就是著名的‘千机大轰炸’使用了这种燃烧弹,因为汉堡当时天气比较干燥,7月27日当天的气温很高,火越烧越大,处处火焰迅速连结在一起,火舌吞噬着周围的建筑物和一切能烧得着的东西。十几分钟后,几千米高空中的英国飞行员发现汉堡已陷入火海之中。大火烤热了四周的空气。空气受热后膨胀、上升,形成低压区。周围的空气立刻流向大火。大火一得到新鲜空气,烧得更旺、更快。火借风势,风助火势,燃烧速度和空气流速越来越快,大火成了一个吸尽周围空气的无底洞。3.5英里长、2.5英里宽的大火球翻滚着、旋转着,温度升到摄氏1000°。周围的空气跟着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卷起时速达每小时150英里的狂风,形成咆啸的“火暴”。“火暴”吸尽了周围的氧气,躲在防空洞、地窖里的汉堡市民们窒息难忍,跑出藏身之地,都被眼前翻腾的怪兽吓呆了,未待拔腿逃命就被大火吞没……有些没跑几步,又被炽热的狂风拖进火球。在地下室、水池、池塘边想躲避烈焰烘烤的人们,因缺氧纷纷倒地,无声无息地死去。汉堡市民防部队司令科尔少将这样谈及7月25日的大火:火暴地区的恐怖景象是笔墨所无法描绘的。狂风把孩子们从父母手中拖走,推到大火之中。那些以为自己逃离险境的人们,又无法忍受酷热的折磨,纷纷倒地而亡。难民们踏着死者和濒死者的身体,夺路而逃。救援队员由于自身难保,只得丢弃病人和伤员……第二天清晨,汉堡市市长呼吁所有能走的市民离开汉堡。100万汉堡市民已被一夜大火和轰炸吓得魂飞魄散,纷纷涌向城外,投亲奔友,沦为无家可归的难民。这是特定的环境下,汽油燃烧产生的附带效应,这种效应产生的后果比汽油本身更加可怕……


我明白了,当年谭辉为什么不是简单地将汽油点燃,而是拖延了那么久,还费尽心思的使用了定时起爆装置和诱饵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