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孩童脑袋扎堆长瘤 患尿崩症每天跑几十趟厕所

冷兵器lbq 收藏 0 300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95/12953039.jpg[/img] 爷爷督促孩子每天多喝水 “晓楠”是他的小名,是爷爷覃仕防帮他改的。自两岁半起,他就和爷爷一起生活。覃仕防目睹了孙子因病遭受的所有折磨:四肢指甲长疮,曾做过胯部和颈部肿瘤切除手术,可是出院不久,脑袋上的肿瘤又如杂草般乱长。 如今的晓楠,左眼因长瘤已瞎,右眼也有了长瘤迹象。因为患有尿崩症,枯瘦如柴的晓楠,每天要跑几十趟厕所。覃仕防说,“全天下的苦都给了这个孙子,我们再心疼也没办法。”于是三岁


6岁孩童脑袋扎堆长瘤 患尿崩症每天跑几十趟厕所

爷爷督促孩子每天多喝水

“晓楠”是他的小名,是爷爷覃仕防帮他改的。自两岁半起,他就和爷爷一起生活。覃仕防目睹了孙子因病遭受的所有折磨:四肢指甲长疮,曾做过胯部和颈部肿瘤切除手术,可是出院不久,脑袋上的肿瘤又如杂草般乱长。


如今的晓楠,左眼因长瘤已瞎,右眼也有了长瘤迹象。因为患有尿崩症,枯瘦如柴的晓楠,每天要跑几十趟厕所。覃仕防说,“全天下的苦都给了这个孙子,我们再心疼也没办法。”于是三岁时,他给孙子改名“晓楠”(谐音“难”)。


脑袋扎堆长瘤


覃仕防住在柳江县洛满镇露南村干二屯,晓楠是大儿子阿昌惟一的孩子。


5月7日下午,绕过青翠的竹林进入覃仕防的家,看到端坐在屋里的晓楠,记者的心被刺痛了:眼前的这个孩子,已然没了正常人的模样。


借助窗外的阳光,晓楠头顶上的三个肿瘤看得格外清楚。三个瘤排成列队,前端的一个最大,足有乒乓球一般。因为怕碰到肿瘤会痛,晓楠的头发已经好久没剪。


与记者投去的目光相迎时,6岁的晓楠羞涩地低下了头。可是,他的脸依旧清晰可见:右额处,一个鸡蛋大小的肿瘤印;因为长瘤的缘故,左眼已瞎;眼珠被肿瘤弹出约两厘米;眼珠的上方,一个成人拇指般粗的肿瘤结着血块;右眼的下方,满是干了的血迹。


晓楠的右眼,其实很漂亮。可是,这只幸存至今的眼睛,眼珠已经有些鼓出,眼睑处也有长瘤的迹象。右眼上方,又是拇指般粗的肿瘤,只是暂时不流血。


晓楠上身沾满血渍的红衬衫,令人尤为震惊。


奶奶周柳如说,晓楠穿的衣服,睡觉垫的枕巾和床单,几乎每天都会沾上血渍。为了清洗干净,她必须用洗衣粉泡上一整晚。


如此模样,却没能阻挡晓楠与人接触。和前两年不同的是,晓楠出门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且时常要奶奶陪伴。周柳如理解孙子,“他怕传染别人,不好意思”。


肿瘤引发尿崩症


覃仕防依旧记得,晓楠出生时的模样很可爱。但他不完全明白,孙子的身体为何怪事层出,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以致现在只有12公斤重。


2006年,晓楠的手指甲有些化脓。家人最初没太注意,20个指甲全长脓时,全家不由得着急了。直至覃仕防熬草药给晓楠洗手,长脓处才慢慢得以改观。


两岁半时,晓楠突然瘫在床上无法动弹。家人带他到南宁治疗,医生为他切除了位于胯部和颈部的两个肿瘤。手术的印记,至今仍在。


让全家始料不及的是,不到一年时间,晓楠的额头也冒出了肿瘤。每天坚持洗药水,额头的肿瘤消下去后,后脑勺又冒出来一个。接着,左眼、额头右侧、额头左侧、头顶,一个个肿瘤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4年来,晓楠的身体总共长了9个肿瘤。


采访的两个小时里,晓楠先后喝了6杯水,上了两次厕所。覃仕防说,晓楠平时总觉得口渴,最严重的是2008年,每隔10分钟就要喝一次水,每半小时要上一次厕所。因怕孩子没水喝难受,覃仕防每天都要准备好两大壶开水。


记者通过柳州市某医院的一份检查报告得知,晓楠患的是尿崩症。由于肿瘤压迫了正常的垂体组织,影响了晓楠体内抗利尿激素的产生和分泌,于是引发尿崩症。


全家倾力救治


2008年,给儿子做完肿瘤切除手术后,晓楠的父母离婚了。


父亲阿昌是名长途车司机,由于常年在外跑车,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家的他,根本无暇照顾儿子。所以,晓楠全由爷爷奶奶照看着。


覃仕防说,孙子的头部开始长瘤时,他和阿昌也曾想过再带晓楠到区里的大医院治疗。由于手术危险系数高,手术费又没法承受,加之肿瘤一个个约好似的接连冒出,“割都割不及”。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放弃手术治疗,到处寻访民间中医。


阿昌几乎把所有的钱,都花在给儿子治病上。虽是老司机,但给人打工的他,月收入只有3000元左右。尽管如此,阿昌还是经常给家里汇钱,一汇就是好几千。


覃仕防已年过6旬,但仍下地干活。他和老伴种有8亩甘蔗,每年砍甘蔗卖得的钱,全部用于晓楠的治疗。周柳如今年58岁,孙子的饮食起居由她负责。周柳如的身体向来很好,可是自从晓楠患病后,她也日渐消瘦了。


晓楠晚上也要频繁喝水、如厕,每逢孙子夜间起床,周柳如也要起来看看。晚上睡眠不足,白天干活就困乏、恍惚。2009年的一天,因为实在太累了,周柳如干活时不慎摔倒,导致右腕骨折。


“我要挣多多的钱给大叔。”为了治疗晓楠,覃仕防的二儿子也很尽心。每次带晓楠去较远的地方看病,老二总是主动请缨。对于这位叔叔,晓楠格外喜欢。


“奶奶不能不要我”


覃仕防记不清,为了治晓楠,他们曾经找过多少位医生。


2008年,覃仕防带晓楠到柳北区的一家诊所治疗。可是半年下来,孩子的病情没有任何改观,医生只能劝他们另找别家。2010年,银山附近的一名中医为晓楠治病,三个月不到,这位医生也投降了。此后,覃仕防和家人又前往流山镇等地……


几年来,光给晓楠拿药、治病,全家已累计花费8万多元。可是,晓楠的病不但没治愈,反而越来越严重。


覃仕防含着眼泪说,今年春节期间,儿子阿昌曾叮嘱他,“多给晓楠吃好点,治不了就放弃吧。”覃仕防能明白儿子的心情,屡抱希望又屡屡失望的儿子,如今已经心力俱疲。


但是,覃仕防忘不了晓楠曾对周柳如说过的话:“奶奶不能不要我。”每每想起这句话,覃仕防和老伴就不忍放弃。


照顾孙子至今,覃仕防每天都坚持给晓楠熬药洗澡。熬药用的材料,每三天就要到田间采摘一批。对于这份累活,两位老人从无怨言。


“这个孙子命太苦了,所以我才叫他‘晓楠’。”覃仕防坦言,他曾听说区外的一些医院治愈过晓楠这样的病人,他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孙子也能去治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