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八章第五次战役——铁血的较量 第五节后勤!后勤!!后勤!!!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1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五节 后勤!后勤!!后勤!!! “现在我们的战士有三怕:一怕没饭吃,二怕没有子弹打,三怕负伤后抬不下来。” 彭德怀终于火了,拍着桌子大声道:“你不干?行啊!你不用干了!” “他们的战争投入超过我们好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五节 后勤!后勤!!后勤!!!


“现在我们的战士有三怕:一怕没饭吃,二怕没有子弹打,三怕负伤后抬不下来。”

彭德怀终于火了,拍着桌子大声道:“你不干?行啊!你不用干了!”

“他们的战争投入超过我们好几倍,武器装备比我们先进好几代,而我们最终却牵住了它的牛鼻子……”

聂荣臻:“严格地说,我们是从抗美援朝战争中,才充分认识到后勤工作在现代化战争中的重要地位的。”


在残酷的抗美援朝战争中,落后的后方勤务工作体系多次严重影响了中国军队的作战行动,也消弱甚至抵消了我军作战效果。为了坚持持久作战,中国军队开始形成和完善新的后勤体系,这也是中国军队后勤工作历史上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转变。

1951年4月下旬,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作战后期的一天,正在楠亭里后勤第二分部检查物资前运工作的洪学智接到了一个电话,要他马上赶回志司。

黄昏时分,洪学智匆匆赶到了空寺洞志司。

彭德怀倒背着手站在矿洞里,蜡烛的亮光把他长长的身影投射在洞壁上。

彭德怀目光炯炯地看着洪学智道:“党中央、政务院、中央军委对志愿军的后勤供应工作很关心。你马上回国一趟,向周副主席汇报一下我们前线后方供应的情况。把我们决心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的想法也和周总理汇报一下。”

美军依仗其空中优势,不但在作战中用空军掩护地面部队,而且对中朝军队后方狂轰滥炸。朝鲜北部的城镇、工厂、车站、桥梁、铁路等重要目标均遭到美军毁灭性的轰炸。美远东空军还以小群多批的战斗轰炸机,昼夜不停地超低空搜索、轰炸,不放过一人一车、一缕炊烟。为了抢时间、抢效率,尽量减少损失,志愿军后勤各部门都把主要工作转到了夜间进行,但因距前线道路漫长,敌人破坏严重,后勤工作依然十分艰难。

对此情况,洪学智是深有感触的,由于志愿军后勤手段的落后,部队打得太苦了,许多本来可以围歼的敌人由于我军后勤保障跟不上,白白的让敌人跑掉了。令人痛心的教训已不止一次了。让党中央、中央军委详细了解前线后勤面临的严峻局面实在是太有必要了!

早在第四次战役还在激烈进行的时候,东北军区后勤部部长李聚奎在到朝鲜前线实地考察时,就向彭德怀汇报了东后(东北军区后勤部)工作情况,并谈到了组建前线后勤指挥机构的问题。据李聚奎将军后来回忆:


当时彭德怀问他:“你对今后的工作有些什么想法?”

李聚奎:“我有个建议,已经想过一段时间了。”

彭德怀:“那你就讲一讲。”

李:“仗打到现在这个程度,东后对全军的后勤保障已经管不开了,今后还不知道仗要打多久,是不是建立一个志愿军后勤部?东后管国内,志愿军后勤部管国外,由东后把物资交给志愿军后勤部,再由志愿军后勤部负责统一分配。”

彭德怀把手往大腿上一拍,连声说:“这样好嘛!这样好!”

稍后彭又问道:“你看志愿军后勤部由谁来当部长好啊?”

李聚奎脱口而出:“当然是洪学智,实际上他早已经在管了。”

彭德怀:“对!洪学智这个人很能干,我向军委反映。”


到北京后,洪学智先到了帅府园中央军委驻地。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告诉他:“周副主席正等着你呢,快去吧。”

“洪学智同志,一路辛苦了!”当由于日夜兼程而浑身泥污的洪学智匆匆赶到中南海西花厅时,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已经站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他了。

几十年后,洪学智将军在他惜字如金的回忆录中记述道:“周副主席工作很忙,他显得很憔悴。”

周恩来一生中最忙的时期有两次:一次是文化大革命时期;还有一次就是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周恩来是新中国的大管家,也是志愿军的大管家,他为抗美援朝所做的贡献几十本书都写不完。

周恩来召见洪学智,除了了解志愿军后勤问题外,还有一个不会向洪学智透露的秘密是,他要亲自考察洪学智,观察其是否适合出任即将成立的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司令。这一点,洪学智当然还不知道。只有周恩来与彭德怀知道此事。

敬礼落座后,洪学智简要地汇报了前线的基本情况,接着又介绍敌人作战的主要特点:“几次战役打下来,我们吃亏就吃亏在没有制空权,敌机的轰炸破坏使我军遭到了极大的损失。敌机经常一折腾就是一天,见到人就猛冲下来嘎嘎地扫射,扔汽油弹、化学地雷、定时炸弹、三角钉……晚上是夜航机,战士们叫‘黑寡妇’,也不盘旋,炸弹便纷纷落下,到处是大火。主要是阻止我军的行动。”

周恩来严肃地说:“美帝国主义欺负我们,疯狂到了极点。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的海空优势下,我们却打到了三八线。美军这是第一次在世界上吃败仗。不过,志愿军要想不吃亏,就得研究对付敌机轰炸的办法。”

洪学智:“志司在后方的支援下,已经加强了高炮部队,并已在关键点上增设了防空哨。现在我军主要靠勇敢精神,比如运输车遇到敌机轰炸时,有的就开足马力,猛跑一阵,带起数百米尘土,搞得敌人不知怎么回事,惊呼共军汽车施放了烟雾弹。”

周恩来轻轻地笑了:“战士们的勇敢精神,打掉了恐美病。同志们付出了鲜血,但教育了四亿人。”他沉思了一会儿又说:“美国会不会登陆中国,现在还不能肯定。但是,前线我方胜利越大,敌人登陆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前线一定要打好。中央军委考虑,要尽快出动飞机。当然,我们的飞机有限,只能给敌机制造一点混乱,振奋一下士气。”

话题很快转到了后勤工作上,周恩来问道:“供应主要是什么问题?”

洪学智:“志愿军没有防空力量,公路运输线长达数百公里。第三次战役时,部队一前进,前面兵站和后面的兵站相距三四百公里,形成中间空虚,前后脱节。另外,后勤高度分散,也没有自己独立的通讯系统,常常联络不上。”

周恩来:“所以,外国的军事家说,后勤是现代化战争的瓶颈。志愿军后勤必须加强,中央军委考虑,要给志愿军后勤增派防空部队、通信部队……”

洪学智:“军委的决策太正确了。后勤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供应不及时,物资在鸭绿江边堆积如山,却运不到部队手中。前三次战役,部队是在挨饿受冻的情况下打败敌人的。如果供应得好,胜利会更大。现在我们的战士有三怕:一怕没饭吃,二怕没有子弹打,三怕负伤后抬不下来。”

周恩来神情严肃地一边听取汇报,一边不时地用铅笔在纸上记着。

洪学智:“现在敌人参战的飞机已由1000多架增加到了2000多架,并由普遍轰炸转向破坏我运输线。特别是凝固汽油弹对我地面仓库、设施危害最大。敌人还派遣大批特务潜入我后方指示轰炸目标。4月8日,敌机向我三登库区投掷了大量燃烧弹,一次就烧毁了84节火车皮物资,其中生熟粮食二百八十七万斤,豆油三十三万斤,单衣和衬衣四十万零八千套,胶鞋十九万双,还有大量其他作战物资。后方供应的物资只能有百分之六七十运到前线,百分之三四十在途中被炸毁……。每次战役发起前,除汽车装满、马车装足外,人员还加大携带量,一个战士携行量达六七十斤。在部队运动迅速、供应困难、后勤跟进不及时的情况下,这是一线作战部队生存和战斗的必要保障手段。”

周恩来脸色严峻起来:“我们的战士辛苦了。”

洪学智:“战士们虽然苦一点,但感到还是这样保险一些。”

周恩来:“听说美军常常把丢弃的作战物资炸毁?”

洪学智:“是这样的。所以在前线,取之于敌十分困难。正因为如此,志愿军采取的第三条措施就是与朝鲜政府协商,开展就地借粮。但是在三八线以南至三七线一段地域不行。这里原为敌人占领,经过敌人反复搜刮,而且当地人民对志愿军也不了解,就地筹措非常困难,形成了300里的无粮区。”

周恩来焦急地问:“你们采取什么措施没有?”

洪学智:“我们主要是改进运输方法,组织多线运输,并由成连成排运输改为分散运输。另外,实行分段包运制。这样各汽车部队可以熟悉本段敌机活动规律和道路情况……”

周恩来:“抗美援朝战争,对我军后方供应提出了许多新的问题。你们要好好研究一下现代战争后勤工作的特点。美帝国主义者气势汹汹,扬言去年‘圣诞节’就结束朝鲜战争。事实上,我们以劣势装备打败了有海空优势、装备先进的美帝国主义,这对我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是很大的鼓舞。我分析美国不敢在中国大陆登陆。英、法怕扩大战争,认为‘进攻中国就是战略上的失败’。我们同朝鲜人民一道,克服困难,不怕牺牲,就一定能打败美帝国主义。”

随后,周恩来又问:“你还有什么问题要讲?”

洪学智道:“彭总让我向军委汇报,我们想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彭总和我们都认识到,现代战争是立体战争,在空中、地面、海上、前方、后方同时进行,或交叉进行,战场范围广,情况变化快,人力物力消耗大。现在欧美国家都实行大后勤战略,50公里以前是前方司令部的事,50公里以后就是后方司令部的事,战争不仅在前方打,而且也在后方打。现在,美军在我后方实施全面控制轰炸,就是在我们后方打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的规模,不仅决定了我们在前方进行的战争的规模,而且也决定了前方战争的成败。我们只有打赢了这场后方的战争,才能更好地保证我们前方战争的胜利。后方勤务要适应这一特点,需要军委给我们增派防空部队、通信部队、铁道部队、工程兵部队等诸多兵种,而且需要成立后方战争的领导机关 ——后方勤务司令部,以统一指挥后方战争的诸兵种联合作战,在战斗中进行保障,在保障中进行战争。”

周恩来点头道:“你们的这个想法很好,很重要,军委一定尽快地加以研究,尽快采取措施。”

汇报结束后,周恩来对洪学智道:“马上就到‘五一’了,你准备一下上天安门吧。”

洪学智看了看自己破旧的军装,笑道:“我这个样子,怎么上天安门呀?”

周恩来:“这样吧,我告诉杨立三,给你做一套新军装。”

“五一”节时,洪学智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受到了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人的接见。

5月3日,志愿军党委在全面总结了战略反攻阶段后勤工作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做出了《关于供应问题的指示》,由洪学智起草,并上报军委。这个“指示”指出:


“战争是人力、物力的竞赛,尤其是对于具有高度技术装备的美军作战,如果没有最低限度的物资供应,要想战胜敌人是不可能的。……必须认识到在敌人掌握了制空权,我军车辆又不够,而百万大军包括飞机大炮坦克工兵等等,在一切物资都需从国内运来的情况下,后勤工作是极为困难和复杂的,没有全军的协助,仅仅靠后勤部门同志的努力,要完成此种艰巨任务也是不可能的……。后勤工作是目前时期我们一切工作中的首要环节。”


中央军委很快批准了志司准备成立后方勤务司令部(以下简称“后司”)的设想,并要求志司推荐一个副司令员兼任志愿军后勤司令员。

5月14日晚上8点多,志司召开了党委会,讨论后司的机构及领导干部组成问题。

预感到不妙的洪学智闷在那儿不吭声,可邓华、韩先楚、解方、杜平他们却都热烈发言,你一言,我一语,都说由洪学智兼任后司的司令员最好。

洪学智终于憋不住了:“我不能兼这个后勤司令。”

彭德怀不解地问:“为什么?”

洪学智:“前一段让我管,我就没管好。现在再让我兼这个后勤司令,不还是弄不好呀!我别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就这个事不能干,还是让别人干吧!”

彭德怀有点不高兴了:“你不干,谁干?”

洪学智:“让邓华兼嘛,他水平高呀!”

邓华马上说:“我要协助彭总管作战,还兼着副政委,又要管政治工作,再兼后勤司令,怎么兼得过来?”

洪学智:“那让韩先楚兼吧!”

韩先楚也说道:“我老往前面跑,到一线去督促检查,兼个后勤司令怎么弄?我也不能兼!”

洪学智:“那让后面派人来嘛!”

彭德怀脸已经拉得老长了,但还是耐着性子问了一句:“后面派谁呢?”

洪学智:“李聚奎(时任东北军区后勤部部长)同志、周纯全(时任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后勤部部长)同志都可以嘛!”

这两个人都是中国军队的老后勤了,其中李聚奎还是跟着彭德怀平江起义的红五军老兵,当年红五军营长雷振辉叛变要枪杀彭德怀时,李聚奎冲上去抱住他将其制服,救了彭德怀一命。

彭德怀耐着性子摇了摇头:“后面任务也很重,他们主要管那头。”这也就是洪学智能跟彭德怀蘑菇,要是换了别人彭总恐怕老早就吼起来了。

洪学智还不罢休:“那还可以让杨立三派人来嘛,我可以当副手。”

杨立三时任中国军队总后勤部部长。当年红军长征过草地时杨立三曾为病重的周恩来抬过担架,后来杨立三去世后,周恩来亲自为他抬棺。

见洪学智这么固执,彭德怀终于火了,拍着桌子大声道:“你不干?行啊!你不用干了!”

洪学智害怕了,小声问道:“那谁干呢?”

彭德怀吼道:“我干!你去指挥部队吧!”

一见彭德怀发了火,洪学智的口气也有点软了:“老总,你讲这个话,可是将军的话了。”

“是我将你的军,还是你将我的军,啊?”彭德怀气犹未平。

这时,邓华说话了:“老洪,还是你干吧,你入朝后就一直兼管这个事。现在让别人管,也插不上手呀!你说是不是?”

洪学智一看实在推不掉了,就说:“这个后勤司令我可以兼,但是得有个条件,允许我这个条件,就行。”

见洪学智同意了,彭德怀的语气马上缓和了:“什么条件呀?”

洪学智:“第一,如果干不好就早点撤我的职,换比我能干的同志;第二,我是个军事干部,愿意做军事工作,抗美援朝结束后,回国以后,不要再让我搞后勤了,还让我搞军事。”

彭德怀笑道:“我当是什么条件呢?行!同意你的意见!”

就这样,洪学智兼任了志后司令员。

1951年5月4日,中朝两国协商签订了《关于朝鲜铁路战时军事管制的协议》。协议规定:在中朝联合司令部的领导之下,于沈阳成立中朝联合铁道军事运输司令部,统一计划和指挥战时朝鲜铁路运输、修复与保护事宜。在联合铁道军事运输司令部领导下,于朝鲜境内设立铁路军事管理总局(简称“军管总局”),统一负责执行朝鲜铁路军事管理、运输、修复、保养与防护事宜。

6月至8月,中朝联合铁道军事运输司令部(简称“联运司”)和铁道军事管理总局(即“军管总局”)开始筹建。由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兼“联运司”司令员,东北局秘书长张明远兼政治委员。刘居英任“军管总局”局长兼政治委员,金黄一(朝方)、黄铎任副局长。

后来,他们在敌人的狂轰滥炸之下,建成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

5月19日,中央军委作出了《加强志愿军后方勤务工作的决定》,正式成立志愿军后勤司令部,由洪学智兼任司令员,周纯全任政委,张明远任副司令员,杜者蘅任副政委,漆远渥任政治部主任(后为李雪三)。

洪学智将军上任后,亲临前线,实地了解情况,总结经验,并迅速提出了一种分区供应与建制供应相结合的供应体制方案,理顺了志愿军部队中兵团与军、师、团各系统的供应关系,取消了一些臃肿重叠的后勤机构,为志愿军找到了适应朝鲜战场作战要求的、较为优越的供应体制,为抗美援朝战争的最终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到了10月份,志愿军后勤部队已发展到六个分部,二十八个大站,四个警卫团另九个营,十三个汽车团,二十九个辎重运输担架团,三个公路工程大队,三十九个兵站医院,三个通讯营,八个运输营,以及3万多民工,共18﹒2万人;另外还配属公安第18师,第50军149师,六个工兵团和十一个高炮营。总人数达22万人。

这是中国军队历史上兵种最多、最为强大的专业后勤队伍。

洪学智将军曾这样回忆说:


“我们面对的是世界头号强敌,他们的战争投入超过我们好几倍,武器装备比我们先进好几代,而我们最终却牵住了它的牛鼻子,迫使它接受了和平。这在世界战争史上、在反侵略史上都是奇迹。”


聂荣臻元帅后来也评论道:“严格地说,我们是从抗美援朝战争中,才充分认识到后勤工作在现代化战争中的重要地位的。”

在残酷的朝鲜战场运输战线上,洪学智将军和他的后勤队伍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带来的声威甚至超出了他在战场上赢得的声望。美国远东空军副参谋长阿尔及尔准将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在朝鲜的美军司令官们常说,他们希望战争结束以后能够会见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志愿军的后勤部长。”

三十多年后,中国走向改革开放,中美关系转暖。和志愿军后勤队伍较量过的美军将领们提出,希望能跟洪学智将军见见面,看看他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洪学智将军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访问了美国。谈话中,一位美国将军问他:“洪将军,请问你是什么大学毕业的?”

洪学智笑了笑道:“我是你们美国大学毕业的。”

翻译直译过去后,美国将军吃了一惊,问道:“我们哪个军校毕业?”

洪学智:“你们的空军大学。”

美军将领恍然大悟,大笑起来:“那么,请你到我们这里来办公吧。”

洪学智也哈哈大笑:“你们的空军大学还没有给我发毕业证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