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杨得志回忆录》

三言两拍 收藏 3 765
导读: 读《杨得志回忆录》 一 最近又读了一遍《杨得志回忆录》,上次读这本书还是在二十年前,当时读的是第一版,是1984年出版的,在我军高级将领中属于出版较早的一本回忆录。当时的书名叫《横戈马上》,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有气魄,不知为何改为现名。难道是因为杨总长的夫人叫申戈军?嘿嘿! 杨得志是著名的三杨之一,在我军高级将领中知名度还是比较高的,他的经历也为很多人熟悉,像突破乌江,强渡大渡河等都是进过小学、中学课本的,在当年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至于我,对杨将军的经历就







读《杨得志回忆录》



最近又读了一遍《杨得志回忆录》,上次读这本书还是在二十年前,当时读的是第一版,是1984年出版的,在我军高级将领中属于出版较早的一本回忆录。当时的书名叫《横戈马上》,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有气魄,不知为何改为现名。难道是因为杨总长的夫人叫申戈军?嘿嘿!


杨得志是著名的三杨之一,在我军高级将领中知名度还是比较高的,他的经历也为很多人熟悉,像突破乌江,强渡大渡河等都是进过小学、中学课本的,在当年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至于我,对杨将军的经历就更熟悉了,这次重读前以为不会有太多收获,但阅读时发现并非如此。上次阅读该书时我的军史水平还是幼儿园级的,现在已经进入小学水平,对熟悉的经历又读出了许多不同的内容,还有很多过去被忽略的内容这次也得到了注意。的确是开卷有益啊。


由于本书出版的早,再版时虽有修改增补,但大的框架没有怎么改变,那个时代的特征比较明显。即以正面描述为主,对我军的胜利战绩大加渲染,浓笔重抹,而对有损我军形象的失败战例或忽略不提,或一笔带过。有些实在无法越过的也是按官方说法进行介绍,不做个人评价。宽容的说,这样做也不算太大问题,剪裁的历史只要是真实的也可以,但书中确有少数不符合历史事实的说法,虽说不是特别严重,但也不太好。


此外,本书的执笔者可能是搞文学的,使得这本回忆录文学性较强。 “文学性较强”既非贬义,也非褒义,是个中性的评价,就看你用的好不好。只要能增加可读性,用一些文学手法无可厚非,比如曲折的情节、生动的语言和性格鲜明的人物塑造等等,司马迁的《史记》就属于文史结合比较好的。但加强文学性要有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在重要事件中不能违背历史真实随意虚构。这方面,本书有一些小问题。


杨得志在我军高级将领里属于一个比较有特点的人物,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没特点,他不是天才,但也不平庸。他参加革命后在政治上从未犯过错误,从未栽过跟头,几乎从未受过处分(只是在早年因误杀支前民工受过一个小处分)。他的职务一直处在上升轨道,但升级速度又不特别快,好事总少不了他,坏事则几乎不找他,甚至在文革、九一三、粉碎四人帮这些风云莫测的历史事件中他都没受影响,最后还长寿善终。像他这种情况在我军高级将领里乃至高级干部里非常少见。五五上将里恐怕就他一个吧,再找不到第二个了。


他的回忆录中很少谈及党内斗争的内容,这也许跟他性格谨慎有关,也许是他不大关心政治、是个纯军人的缘故。比如红四军七大八大到九大也好,肃反也好,延安整风也好,他都是一笔带过,决不详述。此外,他在书中也没有像有些将领回忆录里常见的那样,对看不惯的人和事进行不指名的批评。只要是共事过的战友他都是一片夸赞之词。


分析原因,我感觉跟他性格有关,我感觉杨得志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他在回忆录里称自己的哥哥叫海堂哥哥,姐姐叫桂泗姐姐,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他小时候是个乖乖弟的角色,他出去做工、参军都是哥哥领着去的。小时候乖的孩子长大后通常都比较忠厚、本分、没有攻击性。很容易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喜欢。同时,没有好高骛远的远大抱负,反而容易一步一个脚印,不显山不露水,踏踏实实的前进。他曾经在安源做过工,但似乎没怎么受到过安源革命风气影响;大革命时期湖南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在他的回忆录里也基本没有提及。显然他不是那种很活跃的人物,很热衷政治的人物。性格即命运,杨得志的性格决定了他后来的命运。早期的经历对他很重要,至于后来,他到了一定位置之后,基本上都是环境推着他走的。



这本书虽然很有阅读价值,但瑕疵也不少,大致有三方面问题:


第一类:性质比较严重,主要是关于林彪的一些内容,太不公正。


在回忆东征时,他说林彪因在抗大(应该是红大,七七事变后才改名抗大的)工作而没有参加东征。这个说法太篡改历史了。林彪参加东征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他不仅事先到黄河边勘察地形,战后还因本位主义在大相寺会议上挨批评。杨得志作为直接下级不可能不知道此事。何况东征是在1936年2月,林彪6月份才到抗大。


书中说平型关战斗不是林彪一个人的功劳,有朱彭任左邓的直接指挥,罗荣桓也参与了指挥。这种说法太矫情而且离谱了。这里不是淮海前线,邓小平再贪功也不敢说自己直接指挥了平型关战斗。而罗荣桓虽然是115师政治部主任,但他此时正在河北省阜平县发动群众,建立政权,根本不在前些,无论是事先的筹划,到战场指挥,再到战斗结束,跟罗荣桓都没什么关系。


至于说东野1947年发动秋季攻势是在罗荣桓率领下,丝毫不提林彪,已经属于小case了。


第二类:可能是执笔者史学水平有限,治学态度又不认真,所以出现了一些简单的史实错误。


韩先楚是1930年参加地方游击队,1933年参加红25军,书中却说他是1928年参加红军的。


杨得志1932年调到红15军45师任管理科长,他说45师政委姓刘,是从湘鄂西来的,但当时的师政委是张际春。


杨得志1937年初进抗大后,刘伯承副校长和他们聊天,说抗大有很多著名教授,其中提到吴玉章。但吴玉章当时在国外,1938年才回国参加抗战。刘伯承不会这么无知,只能是执笔者自作聪明,弄巧成拙。


书中说高树勋与孙良诚密谋活埋石友三,其实高树勋是奉重庆方面的命令,他只是利用孙良诚诱骗石友三,孙并不知情,事后孙还为此还大发雷霆。


书中说清风店战役时,冀中地区有2000万人口,这个数字让人怀疑,因为抗战中期整个晋察冀根据地才1500万人口。


第三类,一些文学性描写过于演义,于史无据。


强渡大渡河时,通常的回忆都说赵章成依靠仅有的三发炮弹在关键时刻准确命中目标,打垮了敌军的士气,回忆录里却说我军多次打炮,炮声轰轰。这应该是执笔者自己想象出来的,而杨得志负审稿不严责任。


红军西征抓获了马家军旅长野骡子(冶成章),书中对这一段的描写,总感觉有点像哪部老电影里的情景和台词。书中说,野骡子第一次被抓获后,听杨得志讲了一番大道理,感于杨的人格魅力,一下子服气了,从此脱离军界,再也不与红军为敌。但在历史上野骡子被释放后又与红军打了一仗,结果再次被抓,这回才彻底服气了。


一、四方面军第二次会师后,朱德见了杨得志,询问毛主席情况,又问恩来、德怀、少奇情况,这明显是后来人的思维。当时朱德应该会问洛甫博古这些常委,绝不可能去问一个素无交情、当时也不显重要的政治局候补委员刘少奇。随后,朱德又问了左权和聂荣臻,但矢口不提林彪,这根本不可能。


书中说平型关战斗后,坂垣师团21旅团遭到了毁灭性打击,被砸烂了。这个说法太夸张。坂垣师团总共就两个旅团,一个9旅团,一个21旅团。9旅团侵华后不久被调到上海方面作战,坂垣一直带着21旅团在华北作战,平型关战斗后,21旅团还参加了忻口战役、攻占太原、台儿庄等,哪有什么遭到毁灭性打击啊。


徐向前在太原前线提到彭德怀时引用了毛主席的诗“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两句诗当时的徐向前恐怕不会知道。还有,杨得志率19兵团经过六盘山时,想起毛主席那首《清平乐 六盘山》,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毛主席诗词五十年代才公开发表,之前顶多有几个高层诗友可能知道几首,比如陈毅叶剑英朱德董必武等,杨得志这么一个压根不懂诗的军人不可能知道。


抗美援朝五次战役,杨得志的结论是我军取得了最后胜利,但恐怕未必如此。即便按我军的统计数字双方也是死伤相当,还有180师被重创的惨剧,如果按敌方数据,我军损失更多。所以,至少不能说五次战役我军胜利了,说打个平手还差不多。


写书自然应该有详有略,但本回忆录里有些情节的省略就不太应该了。比如抗战胜利后杨得志率领杨苏纵队从冀鲁豫到晋察冀,后纵队返回冀鲁豫他留在晋察冀。这一段重要的史实他一笔带过太可惜了。


此外,本书中有很多漏字错字,有点过于多了,比如戴润生写成戴运生,尹先炳写成尹宪丙。还有很多粗心造成的细节错误,比如说红一方面军(应该是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共同改编为八路军115师,贺龙和任弼时(应该是关向应)率领120师。此外,文中还将托派称为托匪。



前面说过,书中对有损我军形象的事情往往略而不提,这是大部分情况,但也并非绝对,有时也偶尔露出一点信息。


比如红四军下山一段,他曾提到红四军对滇军李文彬的队伍有点胆怯,因为对方武器好,战斗力强。历史上也确实如此,红四军从井冈山下山后遭到李文彬一路追杀,狼狈不堪。这个李文彬是朱德在云南讲武堂的学生,但学生对老师一点都不手软。伍若兰、何挺颖之死,毛泽覃受伤都是拜他所赐。如果不是蒋桂战争爆发,李文彬率部参战,红四军很可能就死在他手里了。这一点是朱德解放后亲口告诉金汉鼎的。


杨得志还谈到红军时期军队里特派员权力很大,这个特派员是保卫部门派出的,类似古时候的监军。由于经常打小报告,他们跟部队首长的关系往往比较紧张,正统军人都很反感监军,古今中外概莫如此。不过,一团特派员周贯五(五五中将)还是不错的。


杨得志还披露,第三次反围剿开始时我军损失很大,中央苏区的根据地几乎全部丧失了,医院、兵工厂、苏维埃政权和根据地的老百姓都损失极大。这一点过去很少提及。


太原战役时,杨得志向徐向前汇报工作,说到19兵团打大仗不多,攻坚更少,缺乏打大城市的经验。这恐怕不完全是自谦。19兵团(包括其前身)解放战争期间值得一提的恐怕就一个清风店战役了。新保安战役虽然也很有名,但那几乎是毛泽东手把手指挥的,书中特别提到,平津战役期间,毛泽东发的电报大部分是给19兵团的,其中又大多是关于新保安战役的,这只能说明毛泽东对杨罗耿的指挥能力不放心。



前面说过,开卷有益。读这本回忆录,又了解了一些过去不熟悉的事情。


红四军红五军在离开井冈山后再次会师,当时四军有3000多人,五军只有300多人(不包括留守湘赣的黄公略部)。朱毛看到五军很落魄,也为了感激五军留守井冈山的牺牲精神,特意送给五军打土豪缴获的20筐银元,这10担银元对五军不啻雪中送炭,革命情谊还是很深的。之所以有此感概,是因为看到一些人总觉得一三军团关系不好,一军团老欺负三军团,其实没那么严重。否则也无法解释彭德怀为什么不愿单独成立红三方面军,非要和一军团搭伙计不可。


第三次反围剿时,我军已经实行步炮协同作战了,那时的炮兵已经初具规模。


杨得志升职是按部就班的,分别是排长、连长、师管理科长、小团团长、大团团长,只有两次降职经历,一次是红军时期团长降为营长,不过他那个团本来就只是个小团,只有4个连,相当于营。另一次是从冀鲁豫军区司令回延安后降为教一旅旅长,不过,延安是中央,职务虽低但级别并不低,延安的地委书记到外面就是省级干部。


书中还有一些我不太清楚的事情:


杨得志四次反围剿时任红7师20团团长,师长是彭雄,但没有交代这个红7师是隶属哪个军或者军团的。师长彭雄也不是后来新四军那个彭雄,因为那个彭雄资历远低于杨得志,而且抗战时期两人都在115师,杨不可能说后来没再见过他。师长彭雄后来下落不明,也查不到他的资料。不知是否杨得志记错了?


抗战开始后,八路军三个师纷纷自行扩军,其中115师新部队的番号通常都是“教”字头,比如教一旅,120师通常是“独”字头,比如独一旅,129师则是“新”字头,比如新一旅。不知为何由115师为基础组建的八路军二纵队新扩编的旅却也冠以“新”字头,这不是跟129师搞混了吗?不解。


书中提到晋冀鲁豫野战军一纵三旅旅长李东朝,这个人物我从未听说过。19兵团副司令葛晏春、副参谋长康博缨过去也不太了解,通过查资料得知,他俩都是东北军出身,后辗转追随傅作义,北平起义后加入19兵团,抗美援朝后转业到甘肃工作。但李东朝则查不出来,这在这个级别的人物里是很罕见的。


感人的情节:清风店战役时冀中老百姓的觉悟真的很高,而且冀中根据地政府的效率也非常高。当时的中共之所以能打败国民党就是因为拥有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颠扑不破的真理。




本文内容于 2011/5/14 1:36:59 被藏东浪人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