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再说范本山的小妾灵芝,为了救出铮铮铁骨的憨子,兀自想了很多办法理由,但最后都被自己一一否定。凭她一个弱女子要从虎狼窝里救出猎物,真的是比登天还难。

但她不想放弃,即使有一线希望也要把这个身边的铁汉救出牢笼。她心里这么想的,对高圆圆也是这么说的,目的就是宽慰她好好休养,活着出去就有希望。

灵芝揣着满腹心事回到家里,她想从范本山身上打主意,但这厮还躺在正房大老婆的炕上瞎哼哼,无奈,她只有先进了自己住的西厢房,坐在炕沿上慢慢理头绪。

范本山之所以娶她,主要目的就是想延续香火,大老婆芙蓉花二十多年一直没开怀,姓范的怕断子绝孙,经芙蓉花同意后,便托人给灵芝家送了聘礼,他爹虽是个前清老秀才,但脑瓜并不封建,自己拿不定主意便征求女儿的意思。此时正是抗战前夕,各地诸侯争相招兵买马准备跟倭寇决一雌雄,范本山也高调亮相,整日游走于乡里,号召大家捐款捐物,发誓要跟鬼子血拼到底。

灵芝情窦初开,美女爱英雄,听说乡长是个真汉子,从心底就佩服,这样的人不嫁还嫁啥样的,所以老爹犹豫着一开口,她哏不打很痛快地就应承了,惊的她爹瞪着个大眼奇怪地打量了她好半天。

洞房之夜,灵芝又一次验证了范本山赌咒发誓的要举旗抗日后,才宽衣解带把自己交给了这个心目中的英雄好汉。

可谁想到,没过俩月,鬼子打进山东,省主席韩复渠一枪没放就撒丫子了,范本山也赶紧改变了腔调,做了日军的良民。

自此,灵芝心死了,一看见范本山那猴样就恶心的要命,晚上做那事也如木头般不哼不哈,范本山自知理亏,也不敢说啥,反正是借肚子续香火,能种上就可,想玩刺激的还有大老婆呢。但他万万没想到灵芝人小鬼大,每次事后都要去厕所,趁机把姓范的子孙一起排进粪坑里灭了个干干净净。

另外,她还抄录了一首古诗词,挂在了房间最醒目的位置,字体清秀而不失刚毅:

君王城头竖降旗,

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军齐解甲,

宁无一个是男儿。

相传这首词是五代后蜀王后花蕊夫人在得知夫君放弃对敌军抵抗举城投降后,愤而写就的千古名句。

没想到千年之后,一个普通女子灵芝也遭遇了与花蕊夫人相同的命运。她绝望之下奋笔抄录了这首词,挂在了房间最醒目的位置。这样做即羞辱了范本山,也时刻提醒自己绝不能沉沦与那些倭奴走狗同流合污。

现在范本山瘫在了大老婆炕上,灵芝屋里清静了许多,起码近段日子不用担心这个汉奸来折腾自己了。按说这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但现在要营救憨子,必须从范本山身上打主意。

但怎么才能接近范本山,用什么手段促使他乖乖的听信自己放走憨子呢?灵芝闷在那里久不得法,焦急如焚。几次想起身去正房探查范本山的动静,又怕让其大老婆芙蓉花无中吃醋。

就在她犹豫不决,进退两难的时候,突听院门吱嘎一声响,紧接着一个男人叫道:“范乡长在家吗?俺是江半仙的徒弟,奉老爷子之命来接范乡长去诊脉。”

啊?灵芝猛一惊,转身透过木格子窗向外望去,只见两个年轻后生边晃着膀子边嚷着边向正屋闯去。

这俩人就是阿娇和骨碌蛋。

再说正房里,芙蓉花正坐在炕上端着碗汤药一勺一勺的喂范本山呢,突听外面一声喊,紧接着两个人影咕咚咕咚就闯了进来。

芙蓉花惊异地望着这两位不速之客呆住了,为啥?这两人的穿着很奇怪,大热天的,一个黑衣黑裤草帽遮住半边脸,另一个却是青皮光头破汗衫。

范本山躺在那里以为真是药店的小伙计,闭眼呵斥道:“妈拉个比的你师父江半仙架子还挺大呀,给我滚回去让那姓江的来,没看我不敢动弹吗?”

话刚落,猛听老婆芙蓉花发出一声惊叫,忙睁眼一看,我靠,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刀已经顶在了她的大奶子上了。破草帽?谁?土匪绑票!

范本山脑袋轰的一炸,嗷的一声跳到半空,还没喊叫出来,就被骨碌蛋顺势一把摁倒在炕上,黑黝黝的王八盒子指准了他的眉心:“找死?你狗日的敢翻动一下试试。”

“爷,好汉爷饶命,钱我给,千万别动粗啊。。。”范本山的脸朝下被摁在炕席上,一个劲的求饶。

而芙蓉花却吓的脸都白了,望望着胸前的尖刀,又望望草帽底下那半张脸,浑身的肥肉嗦嗦乱颤:“好汉爷,恁,恁想干啥?要钱俺拿,要,要俺身子也给。。。”她说着抖着白嫩的双手就要解衣扣。

“别动,俺不要钱也不要命,只想把姓范的弄回去拿他换人。”阿娇说着一把摘掉草帽,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

“啊?你是女的?”

芙蓉花又是一惊,解扣子的手顿时停住了。


阿娇并不答话,从腰里摸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三下五除二的把芙蓉花捆了个结实。嘴里塞团破抹布任她呜呜吧。

于此同时,骨碌蛋也把范本山五花大绑着翻了个个。这小子一听自己死不了,心里踏实了许多,顺从地任凭骨碌蛋摆布,瘦头却勾勾着伸出来想看看拿刀的女土匪到底是什么人物。不想被骨碌蛋一拳打回去,眼睛随即用黑布蒙上了:“草你娘,看啥?老实点,不然要了你的狗命!”

“好汉爷,我没看呀。。。”范本山急忙争辩。

“别跟他啰嗦,走!”阿娇低吼着扑上来,咣的一拳把他打昏,顺势用被单一裹,骨碌蛋夹着被单就出了门,临走,阿娇回头冲芙蓉花道:“你记住:两天之内,让鬼子把昨天抓来的那个汉子完好无损的送回藏马山里,以人换人,否则你这汉奸丈夫狗头落地。”

“呜,呜~~~”芙蓉花缩在炕头瞪着惊恐的大眼连连点头。

灵芝在西厢房听到了这一切,吓的心里直咕咚,她不明白这俩人是什么身份,拿姓范的换人?换昨天抓来的汉子?咦?那汉子不就是高圆圆的丈夫憨子吗?

她脑袋一闪,恍然大悟:好,终于有人出手了!她兴奋地冲到门口就要开门,突然又下意识地停止了动作,不能出去,不能打扰他们,以免造成误会。要等他们出了驻地再把这喜讯传播开来告诉高圆圆。当然还要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赵大脑袋和老鬼子前原城二,鼓动他们尽快放人赎回范本山。

她想到这里,又慢慢地坐到了炕沿上,眼望着墙上的那首古诗词,脸上绽开了少有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