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霸”现象绝不是一个“好人主义”能够解释的

手指熊 收藏 0 45
导读:山西省忻州市的保德虽然是国家级贫困县,但是,住建局原副局长李志强却是该县有名的富局长,他借职权之便贪污、受贿,违法违纪所得高达2293万余元,且横行当地多年,刁难、凌辱甚至殴打不顺从他的干部群众,成为一大“官霸”。 这个李志强可算是胆大妄为、无法无天、无恶不作,什么强买强卖他人的建设用地,私自招纳社会人渣为其充当帮凶,违反交通管制殴打执法人员,把持公章利用空白文书大量伪造公文……任何坏事、恶事,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不敢做的。因此,在保德县的干部群众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重庆有文强,保德有志强”。将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山西省忻州市的保德虽然是国家级贫困县,但是,住建局原副局长李志强却是该县有名的富局长,他借职权之便贪污、受贿,违法违纪所得高达2293万余元,且横行当地多年,刁难、凌辱甚至殴打不顺从他的干部群众,成为一大“官霸”。


这个李志强可算是胆大妄为、无法无天、无恶不作,什么强买强卖他人的建设用地,私自招纳社会人渣为其充当帮凶,违反交通管制殴打执法人员,把持公章利用空白文书大量伪造公文……任何坏事、恶事,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不敢做的。因此,在保德县的干部群众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重庆有文强,保德有志强”。将一个住建局副局长与震惊全国的黑帮后台文强相提并论,不难想见李志强在保德县的为害之烈。


然而,令人发指的并不是李志强的野蛮、凶狠,而是他的下流、无耻。“1992年6月,计量局调整了李志强之妻马丽的办公室,当时只是计量所所长的李志强第二天便找上局长刘应明,坐在他的办公桌上,说马丽在办公室丢了五千元,并推打刘,还当众掏出其生殖器对刘进行侮辱,将刘困在办公室限制人身自由六小时”。“2005年底,因时任建设局局长的郭玉玺未给李志强报销完单据等原因,李志强指使他人将其办公室窗玻璃打碎,门把手抹上粪便,门口堆放垃圾,并霸占局会议室。无奈之下,郭玉玺只好回家办公”。该局前后三任局长,都因为被李志强欺负得无法开展工作而被迫调离。一个政府部门的副局长,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用上了掏生殖器、抹大粪这种下三烂的手段,足见其人之不堪。


就是这么一个横行不法之徒,从当初在保德县晋剧团唱“花脸”的戏曲演员,成了后来的县住建局副局长,且一路走来仕途通达。当有人提出李志强为何能横行十余年的质疑的时候,想不到保德的有关方面给出的是一个因为“好人主义”作怪的答案,说“官场上弥漫着一种‘好人主义’,对于身边的腐败、矛盾和问题,大多三缄其口。上级不愿批评下级,以求‘稳定’;下级不敢提醒上级,以保‘平安’;同事之间不能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以求‘和谐’”。保德官方以这种理由解释李志强现象岂止是牵强,简直是糊涂、混帐,这分明是有人拿“好人主义”说为自己和他人开脱责任。


曾经的保德县建设局长郭玉玺说,“有的领导以‘上一任提拔的干部不能随便动’等理由推托对李志强的查处,一味地姑息,相当于纵容了‘官霸’”。这显然是“有的领导”的屁话、推诿和狡辩!难道在保德,只要是“上一任提拔的干部”真的就一概都“不能随便动”了吗,真要如此,他们后一任领导如何提拔自己的亲信,如何形成自己的势力范围,如何体现自己的权力价值,他们又如何会甘心于当一个没有人事任免权的领导干部?!


事实告诉我们,后一任领导对“上一任提拔的干部”非但不是“不能随便动”,恰恰是经常“随便动”,否则,怎么会有“一朝天子一朝臣”之说。倘若真有一些“不能随便动”的人,不是因为他们背后有难以撼动的靠山,就是这些人与后一任领导做了某种交易,双方已然臭味相投、沆瀣一气,成了一丘之貉。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保德县一位退休干部对当地媒体记者说,“李志强敢收(礼)也敢送(礼),县里好多部门的干部都或多或少地尝过他的甜头,这就包庇了他。在保德上下这种氛围里,李志强不横行才怪哩!”。此语可谓是一语中的,这才是李志强横行不法十数年屹立不倒的原因所在。


李志强是由于什么原因倒下的报道没有细说,因此,他是一时失势倒台,还是被人举报东窗事发,抑或是得罪了某些权贵而栽了,均不得而知。但是,李志强的下马并没有发现有哪一位曾经拔擢、重用他的上级领导因此受牵连、担责任,足见此案的奇妙和诡秘。现如今,李志强虽然倒下了,但是,他的后台没有倒,他的伯乐没有倒,等于培植李志强的那个环境条件依然存在,谁能保证,在不久的将来,那些腐败的权力不会庇护王志强、张志强、刘志强……之辈相继登场,任由他们再度危害社会、危害百姓?!


俗话说得好,斩草必须除根,反腐败不应该以剪除李志强为目的,而必须立足于深挖那些让李志强们枝繁叶茂的腐败根源,这才是反腐败最彻底、最有效、最根本的办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