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法国蒙羞的“雇佣兵之王”[长城新兵]

liux1990 收藏 6 13039
导读: 说起非洲雇佣兵的鼻祖,就不能不提及一名叫博布·德纳尔的法国人,这名经历过多次非洲政权更迭的雇佣兵老手曾说过一句经典的话:“世界或者准确说非洲,就是我的祖国。”   介入刚果内战 窃取一国政权   “雇佣兵之王”搅乱非洲大陆   动荡的非洲最近充斥着外国雇佣兵的身影,从刚刚落幕的科特迪瓦内战,到风云变幻的利比亚冲突,无一不是“为钱捐躯”的雇佣兵的舞台。事实上,说起非洲雇佣兵的鼻祖,就不能不提及一名叫博布·德纳尔的法国人,这名经历过多次非洲政权更迭的雇佣兵老手曾说过一句经典的话:“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起非洲雇佣兵的鼻祖,就不能不提及一名叫博布·德纳尔的法国人,这名经历过多次非洲政权更迭的雇佣兵老手曾说过一句经典的话:“世界或者准确说非洲,就是我的祖国。”


介入刚果内战 窃取一国政权


“雇佣兵之王”搅乱非洲大陆


动荡的非洲最近充斥着外国雇佣兵的身影,从刚刚落幕的科特迪瓦内战,到风云变幻的利比亚冲突,无一不是“为钱捐躯”的雇佣兵的舞台。事实上,说起非洲雇佣兵的鼻祖,就不能不提及一名叫博布·德纳尔的法国人,这名经历过多次非洲政权更迭的雇佣兵老手曾说过一句经典的话:“世界或者准确说非洲,就是我的祖国。”


“六杰”出山在刚果打内战


1929年,德纳尔出生在法国小城波尔多,他的父亲是一名陆军下士,叔叔是海员,这使德纳尔养成不安分和嗜好冒险的性格。二战结束后不久,德纳尔加入法国海军陆战队。1951年,德纳尔随部队换防到法属摩洛哥,次年从军中退役,之后的八九年间他一直在法属殖民地当警察。


1960年,刚果(金)从比利时统治下独立,不久内战爆发。当时,在南部矿业大省加丹加宣布独立的反对派莫伊斯·冲伯,以高薪聘请欧洲雇佣军助战,于是比利时种植园主雅克·施拉姆组建了现代非洲历史上最早的雇佣兵武装———第10突击队。除他之外,原比利时政府军上校拉·莫林、原法国职业军人罗杰·福尔奎斯、前英国军官迈克·霍尔和约翰·彼得斯以及德纳尔也是冲伯的得力援手。这六人被史学家称为非洲雇佣兵集团的“前六杰”。


雇佣兵们帮助冲伯叛军屡屡打败前来进攻的刚果国民军,并在1961年1月杀害刚果(金)总理卢蒙巴。但在1962年底,由于联合国武力介入,冲伯被迫流亡国外,德纳尔等人退到葡属安哥拉。1964年,刚果(金)总统卡萨武布将冲伯邀请回国。后者一回国,马上收拢部下,进攻在西姆巴地区进行“红色割据”的前总理卢蒙巴的支持者。紧接着,掌握国民军兵权的蒙博托担心雇佣军坐大,于1965年11月趁冲伯出国访问之机,发动政变废黜卡萨武布总统,自任独裁者。在这种情况下,“六杰”中的莫林和霍尔感到力不从心,遂宣布退休并离开非洲,但其他4人决定“以牙还牙”。


1966年7月,势力最大的施拉姆在加丹加重镇斯坦利维尔发动“起义”,并陆续得到其他雇佣兵头目的响应。这时,蒙博托暗中拉拢权力欲最强的德纳尔,并委任他为刚果国民军前线总指挥。经过一番血战,德纳尔娴熟地运用“金钱利诱,各个击破”的手法,平定了叛乱,但他的不少手下脱离了他的队伍(如他的副手夏尔·鲁等5人,他们后来并称非洲雇佣兵的“后五杰”)。


可是仅仅一年后,德纳尔便与蒙博托闹翻,又一场“雇佣兵战争”爆发。由于蒙博托实力更强,战斗持续到1968年4月,德纳尔手下的雇佣兵以免受政府追究为条件放下武器撤走。蒙博托终于彻底清洗了在比属刚果活跃了10年之久的欧洲雇佣兵力量。


“袖珍入侵”催生第一个“雇佣兵国家”


离开刚果(金)后,德纳尔相继卷入津巴布韦、尼日利亚、贝宁、加蓬、安哥拉等国的内战。据统计,仅1970-1980年间,至少150起非洲军事政变、内战与欧洲雇佣兵有关,他们被称为“拉斯阿菲鲁克斯”,法语意为“恐怖分子”。而德纳尔甚至在1978年窃取了一个非洲国家的政权,惊动整个世界。


事情是这样的,1975年,不甘寂寞的德纳尔帮助科摩罗军队将领阿里·萨利赫推翻总统阿卜杜拉。拿了赏钱回到巴黎的德纳尔本想歇息几年,没想到被自己搞掉的阿卜杜拉居然找上门,请求他再把自己推上总统宝座。在接触中,德纳尔先是悲天悯人地抱怨“搞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可当阿卜杜拉拿出真金白银后,德纳尔便麻利地行动起来。他拿着对方筹措的200万美元军费,用三个月时间组建了由29个人组成的“侵略者”,这些都是有着军事专长的打仗老手。另外,德纳尔暗中拉时任科摩罗总统萨利赫卫队长的法国人让·吉苏入伙,此人早在1975年曾追随德纳尔推翻阿卜杜拉。


1978年5月14日凌晨,吉苏通过无线电告诉德纳尔,他已经在前晚将萨利赫灌醉,科摩罗政府军主力也事先被调到偏远岛屿训练。于是,用木炭抹脸、装扮成当地黑人的雇佣兵们兵分三路,分别占领国家电台、总统府和兵营。这场“袖珍入侵”只持续三小时就结束了,几十名亡命徒竟然控制了整个科摩罗。萨利赫在两周后被雇佣兵处决,而回国主政的阿卜杜拉兑现诺言,不仅给予德纳尔一伙丰厚的奖赏,还把国家各要害部门(包括国防部和交通部)的大权一并交给雇佣兵,30名欧洲职业军人还成为总统卫队的各级主管,尤其是德纳尔担任总统卫队长。至此,非洲历史上第一个“雇佣兵国家”诞生了。


不是“靖难”而是“谋杀”


德纳尔的“幸福时光”没能维持太久。尽管他皈依***教,还娶了当地人做老婆,但科摩罗人从内心深处无法接受这名“屠夫女婿”。更重要的是,阿卜杜拉总统为维持这个穷国的运转,千方百计到前宗主国法国“化缘”,而法国开出的条件就是“驱逐德纳尔”,原因是德纳尔在科摩罗建立公开的私人武装培训中心,肆意向全球冲突地区派遣雇佣兵,并称这些行为“符合法国利益”,令法国在国际事务中颜面尽失。


1989年底,主意已定的阿卜杜拉在总统府为德纳尔举行盛大国宴,希望这位“肱股之臣”体谅自己的难处。德纳尔表面上迎合阿卜杜拉,内心却动了杀机。1989年11月27日凌晨,阿卜杜拉在床上被乱枪打死,随后德纳尔以“军人哗变”为由,动用受自己控制的总统卫队解除科摩罗政府军的武装。


这一“靖难”行动很快被揭穿,德纳尔的“窃国”行径激起非洲公愤,在非洲搞“民主化”的法国政府面子上也挂不住了。12月2日,法国外交部发表公告称:“一批外国武装人员扮演了同这个国家正常运转不相称的行动。”法国政府警告德纳尔迅速离开,否则将动用武力。德纳尔起初置若罔闻,还向法国提条件,不耐烦的法国政府终于在12月15日发起军事行动。面对毫无胜算的战局,德纳尔宣布放弃抵抗,天亮后,德纳尔带着家属和手下,搭乘一架C-130运输机离开这块“乐土”。


德纳尔回到法国后,面临一系列司法审判。他拿出种种证据为自己辩护,强调他自从离开刚果(金)后,便与法国情报部门保持着联系。最终,出于种种原因,德纳尔因证据不足被开释。如今,这名“雇佣兵之王”靠着早年闯荡非洲挣下的大笔金钱,与儿孙们生活在巴黎郊外的一幢别墅里。每当有多事的记者想挑起雇佣兵往事,德纳尔总坚持说,他在非洲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一切都是为了“祖国”。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