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猎人 第一卷 历史的脚步 第八节 七家村 2

afm128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5.html[/size][/URL] 第八节 七家村 2 提着灯跨进了内间,一股草药的味道直冲鼻子,在灯光的照耀下,只见房内安着一大一小两只床,在大床上,倦宿着一个身强体阔的中年男子,身上包着不少的布条,差不多就成了个木乃伊!布条上,还露出点点殷红的血色,看来这伤口还是没有封闭的! “大熊!把灯举高点!给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5.html


第八节 七家村 2

提着灯跨进了内间,一股草药的味道直冲鼻子,在灯光的照耀下,只见房内安着一大一小两只床,在大床上,倦宿着一个身强体阔的中年男子,身上包着不少的布条,差不多就成了个木乃伊!布条上,还露出点点殷红的血色,看来这伤口还是没有封闭的!

“大熊!把灯举高点!给你师傅照明了…”

“好的!沈公子!”

这时原本一直 站在边上的赵娘子,见两人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这时也插上了话:

“这位沈公子,你看我可以帮你什么忙吗?”

“哦!是嫂子!你不说我到还真忘了一件大事!这样,你去给赵师傅烧一大锅开水来!等下我检查的时候好给赵大哥擦伤口用!再有,烧的时候再在里面放一些干净的布条,水一定要烧开的!”

虽然不明白沈卫国为什么一定要烧开水,不过赵娘子还是一口答应了赶过去烧开水去了。

接下来沈卫国先把照明灯给固定住,然后开始检查起赵继兴的各处伤口来,同时检查着身体各个部位。

林大熊在一边看着沈卫国给自己的师傅检查,一边心里却是很有点疑问的,只见这沈公子一不把脉,二不问自己师傅的伤情,只是一会儿看看师傅的眼睛,一会儿有动动师傅的手脚,还不住地摸摸师傅的各的部位。有时还用力地按着一些地方,问些奇怪的如这地方痛不痛?这地方酸不酸之类的怪话!

有时一会儿奇怪地坐在边上,好象是在想什么问题似的!这实在不象个大夫在给看病的!不过人既然是自己给请来的,这些只好闷在自己的心里!人家不说,自己还真不好问的!

检查了好一阵子,才听那沈公子对着自己的师傅说道:

“赵师傅,经过检查,现在看来你与老虎拼命的时候是一直侧面对着老虎的,是吧?!”

林大熊有点奇怪起来,这与老虎拼命的事,师傅连自己都没有给详细说过,这沈公子啥说的这样的肯定,就好象当时他在边上看着样子!

林大熊的疑惑,赵继法也有,而且更甚!与老虎面对面地拼命,这不是随便一个人说说就是的,当热血已经过往,人也冷静下来后,再回想起当时的场境,赵继法也不敢肯定自己还会不会有第二次这样的勇敢?所以他在回到家以后,把自己当时面临的情况,一个人都没有告诉!

但不说不等于没记着,这可是刻骨铭心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给忘了!

现在,这么一个年轻轻的,问的问题竟然是一直印在自己脑海深处的情况,不让他不惊讶!

“沈大夫!真如你所说,当时在下与老虎拼命的时候,因为边上有一棵大树的根,所以我得已借着树根与老虎周旋,如果没那树根…”

“明白了!赵师傅,现在你也不用多想,等下等婶子把水烧好了,我再把布带给拆下后,要仔细检查一下你的伤口情况,才能下最后的结论!现在你先休息一会…”

而此时,那杀猪的地方,一群人还在讨论中:

“我说林哥,你看这沈公子是什么来头?还有这些东西咱们可是见都没见过,你外面跑的地方多,给咱们说道说道…”

“对啊!林哥,这光线可要比白天都亮呢!我刚才盯着看了下,那眼睛到现在还不舒服呢!”

那个去叫人的小年轻现在乘机也发表着自己的感受:

“对对!我也一样啊!我拿着那个叫什么手电筒的,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可不曾想,里面的没看清,我的眼睛可是看不到东西了,好一阵子才恢复的…”

“我说阿木!你刚才拿的那个叫什么手电筒?真是方便啊!人跑到哪,那亮亮的光就照到哪。。。简直是神了!要是我也有一个多好!”

这时一个年龄稍大些的有些不满了:

“我说你们这群土包子,懂啥呢?依我看!这些都是仙器!那是我们这些凡人看得明白的?就你,阿顺啊,我瞧你也不用做什么梦!你真想要啊,还是赶紧着去拜沈公子做师傅吧,或者还有一点点可能!”

“哎!涛哥!你还别说,我陈宝顺等会儿就去拜师傅,你不要眼红哦!”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那被叫作涛哥的等笑停了,又开始讥讽起那叫张宝顺的小年青来:

“宝顺啊!不是我说你,你说你平时傻不拉几的,哪个敢要你做徒弟啊,让你加了去,那人家这山门不是要被你给拆了哦!”

陈宝顺那受得了这个气的,脸都给涨红了,不过看看周围,不是自己的长辈就是自己的兄弟,只好装着没听进去的样子:

“谁说我傻不拉几的?我可是聪明的紧,不过是平时不显露出来而已!”

大家嘻嘻哈哈地笑着,手里却是不慢,看到大家不理自己那表示聪明的话,那叫张宝顺的有意转移起话头来:

“我说林哥!你到是说说,这么大的野猪,我看那赵大哥都不一定打得了!平时我们看到那是肯定早就逃了,那个公子是用什么把它给打死的?”

边上也有人附和着:

“是啊!是啊!我也一直奇怪着呢!不象用箭也不象用矛…身上就这么几个小洞洞..也没见其它地方有伤啊!”

那个被叫作林哥的到是有点见识的在猜测:

“这我也说不好啊!但依我看,这八成是用火统给打的!不过,也没见着这沈公子带着火统的,这事透着古怪,大家还是干活吧!这些都与我们无关,对了!都给我记着点,要是有人问起这事,都说不知道不清楚,明白了没有?!”

其他听的人也都随着一楞,然后就明白过来,开始一声不响地干起了活,大家的心里都有了一阵心思,这事从头至未还真是古怪的紧,要是随便说给别人听,人家还不一定相信自己的话呢!不过不说,任谁都憋不住啊!真够难的…

沈卫国现在可是没空去了解那些杀猪的谈论自己什么,等他把赵继法绑布全部放松开以后,他也就明白了这伤口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那些伤口大部分都是被那老虎的抓牙给拉出来的,所谓的深可及骨,可能就是说的象如此的伤害,因为又不是连续的,所以满眼看上去是一个个深深的大洞,而且长度都有个三四公分的!这样的伤口,不缝起来怎么会好?再看看前面的大夫只是把伤口给绑上一层布,最多也就是上点药,这怎么可能会好?

仔细地检查一遍,沈卫国的信心到是增加了许多:

“赵大哥!你这些伤还算侥幸,基本上都算是皮外伤的,重要的器官都没伤到,不过将养的日子可能要长些了!”

在边上焦急地等着消息的张家娘子,在得知自己的老公没有生命危险后,直接给晕了过去…几天几晚没吃好没睡好,就是铁人都撑不住,现在一直吊住那心脉最大的心病一去,立即就成了个真正的病人了!

“娘子!娘子!”

“师娘!师娘!”

赵继法和林大熊在突然之间看到这女人晕了过去,自然是关心不已,不过一个是自己也要靠别人帮助,一个是自己的长辈又是女的,自然也只有口上关心,却不敢上去给扶住!

“沈大夫!快救救我娘子…”

沈卫国见了也吓了一跳!不会吧,一个还没好又搭上了一个,不过那小孩子到是挺懂事,立即把自己的母亲给扶到了椅子上,沈卫国近前一瞧,检查一下回过身让这赵继法放心点:

“赵大哥!你夫人是给累的,喝点红塘水就会好的!”

没想到沈卫国的这句话,到是让赵继法很为难起来:

“不好意思,沈大夫,家里还没到备年货的时候,因此家里没有备红糖呢!这怎么办?”

啥?这也没有?

“那白糖也一样!”

林大熊受不了了:

“沈公子,那白糖更贵…而且我们村里现在也只有村长家里有点红糖的,别人家都一样!”

“哦!那去借点过来,先救了夫人再说吧!”

“沈公子,那村长家的孙子可是…”

这林大熊一边小声说着一边还拿眼瞟了瞟自己师傅那个方向!沈卫国见到他这个神色,就想起来阿木给自己介绍的情况来!然后瞧瞧这大熊,谁说他傻呆啊?这不是机灵着呢!

“…”

这啥都碰上一块啦?!

突然想起刚才过来时候带的食品:

“没有糖,那就先喝点盐水吧!”

一边吩呼林大熊泡盐水去,一边走近赵继法老婆身边,在人中上用力压下去,那女子“恩”的一声醒了过来,见到孩子抱着自己,不由高兴地夸起孩子来!

那赵继法见沈卫国一出手就把自己老婆给弄醒了,当下就要挣扎着下床给沈卫国行大礼!

沈卫国见到他这样,苦笑道:

“赵大哥,你就老实地给躺着吧!你把伤养好了,那就是算报答我了!”

赵继法想想也是这个理,也就没有挣扎着下床,不过这话还是谢个不停,那林大熊很快就把盐水给泡了过来,沈卫国接过来试了下盐度,看来这里的调味品之类的都偏少,这大熊也没敢多加的,不过这样先喝了再说!又把自己带的巧克力,硬塞到这夫人的手里,就当药吃了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