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8.html

3“假精灵”丁默邨 3


土肥原干笑了两声:“今后的上海就交给你们几位了,好自为之吧。我走后,影佐祯昭大佐马上就来中国,他是负责‘对汪工作’的。你们要先筹备好特务机关的一切,待汪精卫到上海后,便与他合作。”

土肥原的训令中对丁默邨有如下要求:(1)制止在租界进行的反日活动,但注意不要和工部局发生摩擦;(2)不得逮捕和日方有关系的中国人;(3)和汪兆铬的和平运动合流;(4)每月给予经费三十万元,并给予手枪五百支、子弹五万发、炸药五百公斤。

晴气庆胤选择了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作为特工总部,丁默邨、李士群率领手下搬了进去。

邪恶的“七十六号”

七十六号原来是国民党将领陈调元的花园洋房。陈调元曾任山东省主席,搜刮民财无数,建成了豪华、宽大、气派的七十六号洋房。上海沦陷后这座房子即被日寇强占。

丁、李对七十六号的房屋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建。

他们把洋式二道门改为牌楼式,两侧墙上开了两个枪眼,安放了两挺轻机枪。

汪伪特工总部所在地——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二道门内东边加盖了20多间平房,作为“警卫总队”的办公室和刑讯室;西边建造了一幢两开间的楼房,作为电讯室。花园里的一个大花棚,改作看守所,花棚前面,是一幢式样新颖、精致的三开间洋房,由日本宪兵占用。

七十六号的主要建筑物是正中的一座高洋房,楼下是会客室、电话总机室、储藏室、餐厅、会议室等,楼上是丁默邨、李士群的寝室兼办公室。三楼有两个房间作为“犯人优待室”。

丁默邨晚上一般就睡在楼上四周装有防弹钢板的寝室里。

主楼的西首,是一幢两进三开间的石库门楼房,四周有走马楼,在走马楼中间的天井上搭了一个玻璃棚,把楼下的前后两厢与客堂打通,改作大厅,再搭个讲台,算是大礼堂。后来的汪伪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就在这里召开。

丁、李强行将七十六号右侧华村弄的住户统统迁出,占领了弄内20余幢二层楼的小洋房,作为汪伪国民党中央社会部、清乡委员会与特工总部的高级官员家属住宅。

丁、李又命令警卫总队队长吴世宝在七十六号西邻华村两头墙沿下,搭了一间木板房,派几个特务开了一家白铁作坊;又在东首康家桥口乐安坊附近,租了一个店面,开了一家杂货店,作为固定的外围“望风哨”。

从曹家渡新康里至地丰路秋园附近,还设有各式各样的零星摊贩,作为外围“岗哨”,与“望风哨”互为联系。那七十六号门内外,更是层层设岗,戒备更加森严。

丁默邨、李士群搬进七十六号,占尽了地利之便。在网罗了一帮流氓恶棍后,便择吉日开张了。

七十六号开张后,丁、李一伙肆无忌惮地迫害抗日爱国志士,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的流血惨案。七十六号始终与黑暗、毒辣、血腥、卑劣联系在一起。丁、李一伙还越出政治暗杀的轨道,在上海滩上大干绑票、栽赃陷害以及烟、赌、毒的勾当,把上海滩搞得乌烟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