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战:军统特工与汉奸殊死搏斗 第三章 信徒还是叛徒 6.初露峥嵘的沈醉 5

方明0 收藏 0 1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8.html


6 初露峥嵘的沈醉 5


崔正瑶目光呆滞,不予理睬,戴笠又说:“有朝一日,王亚樵还会杀人灭口,崔女士千万小心!”

任凭戴笠怎样说,崔正瑶就是不开口。因为她也确实不道知王亚樵现在何处。

软的一套不起作用后,戴笠把脸一翻,命手下将崔正瑶打入恶臭的大牢,然后三十六套刑具一一奉陪。

经酷刑一刺激,崔正瑶清醒过来了,她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于是悲痛化为仇恨,对行刑特务骂不绝口。

戴笠为了引王亚樵的人上钩,放出风声,说崔正瑶已在他手里。

崔正瑶也防备到这一招,一天夜里,她说通了一个江苏籍的女看守,求她找来一支铅笔和几张纸,写了两张条子,一张写道:

“从我的积蓄里给持此字人洋钱十块。”

另一张写道:“琪琳今夜即死,明日设法登报,远亲不必参加葬礼。”

条子写好后,崔正瑶托女看守设法交给法租界一位陈姓男子。

崔正瑶乳名原来叫“其林”。孙风鸣加入了王亚樵的“抗日锄奸团”后,为了表示对王亚樵的敬重与崇拜,将爱妻乳名的两个字前面都加了“王”字旁。这秘密只有王亚樵、华克之、郑抱真等密友知道。

崔正瑶已抱定一死的决心,为防止戴笠利用她做诱饵逮捕王亚樵,遂想出这一招。“远亲不必参加葬礼”,即暗示远在香港的王亚樵不必前来冒险。

当天下午,来换班的女看守转告她信已送达,崔正瑶这才觉得无牵无挂了。趁看守转身之际,她用头猛地撞向囚室的墙壁,当时就死了。

崔正瑶的自杀让戴笠大吃一惊,也扼腕痛悔自己的疏忽。

多年后,担任中共中央某部要职的华克之在江苏省铜山县孙凤鸣纪念碑前,赋诗称赞当年孙凤鸣夫妇:

“生死无人怨,死为国是非。心向知音绝,泪为生民挥。言重季布诺,技胜张良锤。精卫非精卫,替死此魁扭。功败于垂成,千古共心摧。真州多佳丽,首推凤鸣妻。轻金重大义,志同始结缡。反对臣日寇,无惧血染衣。死者并非难,处死则难矣。凌迟无一言,闺中千古奇。”

却说戴笠本人不分昼夜地在上海、 南京两地轮流坐镇指挥搜捕。除了王亚樵、华克之两个主犯外,其余重要案犯先后被抓获了数十人。

随着王亚樵手下干将的相继被捕,刺汪案件也逐渐明朗。

欣喜之余,蒋介石不由地出了一身冷汗。他命戴笠尽力侦破此案,原来是为了在中央委员和陈璧君等人面前洗脱自己的嫌疑,不想竟查出案情真相:自己才是那几粒子弹的真正目标,汪兆铭只是替死鬼!

他雷霆震怒,立即给戴笠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王亚樵及其党羽全部捉拿归案,绳之以法!

如果说,戴笠起初对自己当年的结拜弟兄王亚樵尚有一念之仁的话,那么,当蒋介石此等命令一下后,为了自己,自然是坚决执行,不敢违逆。

于是,戴笠在仔细研究之后,于1936年3月派数十名行动特务潜赴香港。命令他们全力以赴,擒杀王亚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