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战:军统特工与汉奸殊死搏斗 第三章 信徒还是叛徒 6.初露峥嵘的沈醉 4

方明0 收藏 0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8.html[/size][/URL] 6 初露峥嵘的沈醉 4 这次丈夫选择了一条为国捐躯的道路,她亦暗中发誓为孙凤鸣守寡一辈子。当听到丈夫在医院死去的噩耗,她悲痛得失去理智,到上海后竟与同伴失散了。 为了寻找崔正瑶,华克之和张玉华只得再次冒险分头行动。一个住在上海静安寺路沧洲饭店,一个住在法租界赫德里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8.html


6 初露峥嵘的沈醉 4


这次丈夫选择了一条为国捐躯的道路,她亦暗中发誓为孙凤鸣守寡一辈子。当听到丈夫在医院死去的噩耗,她悲痛得失去理智,到上海后竟与同伴失散了。

为了寻找崔正瑶,华克之和张玉华只得再次冒险分头行动。一个住在上海静安寺路沧洲饭店,一个住在法租界赫德里路。

张玉华被沈醉捕获后,华克之意识到自己的住处可能也被注意了,于是行动更加小心。

就在沈醉在他的住宅蹲守的11月6号那天,华克之听人说某处有一“疯女人”,很像崔正瑶,但等他赶去,早已不见人影了。约夜里11点钟返回住处的时候,他像往常一样,在快要进里弄口的时候,先躲在一处较高的地方,静静地观察自己住的那栋楼。

他在自己门口设了一处机关,用一把扫帚斜放在四楼,只要有人登楼,再小心也会碰动扫帚。扫帚的另一端,则用细丝线连着一张白纸片,如果碰动了扫帚,白纸片就会掉下去。纸片虽然不大,但夜里在很远的地方,都应该能看见白纸片的反光。

他左看右瞧都寻不着白纸片,便知道特务已去过他房里,立即调头离开了。

在外面躲了三天,因有一些重要东西留在家里,11月8日晚上,华克之以为风声已过,特务的注意力已转向南方,于是又潜回寓所取东西。

但这一次,他仍然是多留了个心眼。在路口,华克之花两块大洋雇了一个人力车夫,骗他说:“你去赫德里某某号二楼帮我找一位姓刘的先生,说有位张先生在路口等他。”

车夫不知有诈,为了那两块钱老老实实地去了。华克之躲在暗处观察着。如果没有问题车夫一定会回来,到那时再潜回去拿东西。

谁知道没过多一会儿,只见车夫领了两名特务回到路口,华克之倒抽一口凉气,东西也不要了,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事前王亚樵有过吩咐,万一他们找不到崔正瑶,可乘英国客轮去香港。不过他不死心,还是想再尽一次努力寻找崔正瑶。

话分两头。沈醉在赫德里路守了三天,被戴笠急召回去。

原来是有人在新亚饭店发现了一个身着黑衣服的女人。这女人脸色苍白,眼皮浮肿,像是刚刚害过一场大病,其相貌特征,与孙凤鸣之妻崔正瑶很象。戴笠说:“找到崔正瑶也就等于找到王亚樵留在上海的门徒。王亚樵最讲那个所谓的‘义气’,他一定也在寻找部下的妻子,抓住了崔正瑶,即使她不肯供出王亚樵的地址,也能引其上钩。”

沈醉立即领人去新亚饭店辨识,一看,果然是崔正瑶。沈醉没有立即捕人,而是让让手下在附近扮成商贩、车夫、修鞋匠,昼夜监视是否有人来跟崔正瑶联络。

几天之中,沈醉逮捕了很多与崔正瑶有过言谈交往的人,一经审讯,结果都是正儿八经的清洁工、服务生、娘姨、挑夫,没有一个人跟王亚樵有牵联。由于一直没有新情况,又担心崔正瑶逃脱,戴笠只好下令逮捕。

崔正瑶被捕后,被关在一间宽敞明亮的屋子里,各种生活设施齐全。戴笠客气地对崔正瑶说:“王亚樵这个人不可深交,我对他最了解,他口头对手下好,暗地里是把别人当他的工具。凤鸣这个人太年轻,王亚樵给他一点小恩小惠,他就头脑发热,替他送死。如今凤鸣死了,丢下你一门孤寡,王亚樵根本不闻不问,正拿着你丈夫用性命换得的大笔赏钱在挥霍享乐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