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8.html


2无形的情报战斗智间谍巢穴 5


因王是跛脚,处处又装出一副无所作为、任人训斥嘲笑的昏阍模样,不但文友社的程、彭和日方间谍对他毫不怀疑,就是戴笠派进文友社的其他特工人员也不知道王树人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平时,王对他们的指示都是用不直接接触的方式进行的。

接着,文友社聘用记者,程克祥引来了三名日方间谍,戴笠闻讯后,决定派两名女特工打进去工作。为了不使程、彭和日方起疑,戴笠叫文强通知程、彭,对聘用记者进行当场考试,合格则用,不合格则不用。

而戴笠安排的两名女特工,一名叫安占江,东北人;另一名叫吴忆梅,曾任《上海晚报》记者。两个人不但年轻貌美,能说会写,善绘画,懂照相,而且都受过大专教育, 又分别在北平警察高等学校和中央警校受过严格的女警官训练,骑马、打枪等样样精通,是两位全能的特工人才。

戴笠、文强还预先对她们做了交代,既不能太露,以显出马脚,又不能装得太“笨”,反不被录取。照此办理,果然是一试就中,也没有令程、彭和日方间谍起疑。

第二步,戴笠、文强设计遏制企图进入文友社的日方间谍,而对已经进入的则设法把他们挤走,不给日方间谍在文友社立足之地,以便于我方特工人章乃器员的活动。程克祥介绍的三名日方间谍,文强提出需进行考试、审查资历,有可靠的保证人和保证金,以便确定工资待遇为借口,使三名日方特工知难而退,主动提出不计报酬,只为“爱国”尽义务。

文友社的汽车司机也是程克祥引来的日方间谍,且十分狡猾,很难对付。安占江提出用以毒攻毒的办法,在日方特工中煽风点火,散布流言,说这个司机很骄傲,看不起中国人,要对付他。结果日谍做贼心虚,把这名司机以自动辞职为名调走。随后,戴笠指示文强暗中商请朱学范介绍了一位司机陈阿毛应聘,与王树人配合。

第三步,戴笠、文强继续通过章乃器先生、胡子婴夫妇对程、彭施加影响,促使他们转而站在戴的一边。程、彭受当时抗战大潮的影响,也逐渐向戴笠、文强一方靠拢,最终成了一边倒,文友社也完全成了“不文不友”的反间谍机关。

安占江、吴忆梅则以文友社记者的身份为掩护,深入到同文书院和日本海军俱乐部内,调查搜集各种情报资料,每天向文强、戴笠汇报,甚至把日谍的行踪及其在租界和上海近郊的联络点、关系人等重大情报,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安、吴二人还按照戴笠的指令,将同文书院内以教授面目伪装的日谍上尉福田信一引诱出来,绑架到南京警察所关了起来。

1938年在南京沦陷前夕,军统的著名特工刘戈青率领手下,终于一把火将同文书院这个日本间谍的窝子烧了个干干净净。

孰智孰勇

1937年7月,日军在卢沟桥挑起战端时,军统就已经意识到,中国和日本之间的一场大战不可避免。而两国交战,情报先行的道理是再明白不过的了。同年8月淞沪抗战爆发后,宋子文这种紧迫感便更加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