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8.html


戴笠和梅乐斯惊煞美国人的军统情报 5


未了的梦

就戴笠来说,他的抱负当然不是仅仅当个特工头目,而是要在蒋死后的最高权力角逐中一决雌雄。戴笠多年来魂牵梦萦的一个念头,就是要打进军界,拥兵自重。

当时的形势,陆军是黄埔系的天下,前有何应钦“一夫当关”,后有陈诚、胡宗南、汤恩伯“三强鼎立”,不会有自己这个黄埔六期生的立足之地。空军向来由宋美龄“主持”,自己难以与“夫人”争锋。只有海军由既无后台,又不讨蒋欢心的陈绍宽掌管,可加以谋取(陈绍宽抗战胜利后由于反对内战,被罢免。海军司令一职由桂永清接任)。于是,戴笠便拟定了把梅乐斯控制在自己手里的计划。

由于利益的驱使,二人一拍即合。戴笠与梅乐斯等人在交流

戴笠协助梅顺利地完成了考察中国沿海水文、地形、气象的任务,梅感到很满意,也加强了与戴合作的信心。

而戴笠则是想通过美国的帮助,谋求海军总司令一职。

但戴笠和梅乐斯的成功合作,却在美国军方内部引起了一系列的矛盾。

自中美所成立之后,美国战略情报局发现海军方面得到了许多中国战区的第一手情报,使海军对中国战区及远东局势有了很大的话语权。于是,他们意识到军统和戴笠在中国的重要地位,便想把这种合作从仅限于美国海军方面扩大,置于战略局领导之下。

为此,战略局局长杜诺万亲自来中国找戴笠,并企图利用美国陆、海军的矛盾插手中美所。

杜诺万原是美国军方情报协调处处长。该机构实质上是美国军方负责搜集海外各国军事情报的特务机构。珍珠港事件之后,该处改组为军事情报局和战略业务局,杜诺万升为战略局局长。他利用安插在梅乐斯身边的间谍得知了梅戴二人的计划,便一心想把美国海军部与军统局组成的中美合作所置于战略局的指挥之下。

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为此他设计了连环套:第一步,让梅乐斯兼任战略局驻远东代表,借梅之手,达到由战略局控制中美合作所的目的;第二步,要美国陆军方面直接与梅交涉,由陆军派教官来华协助军统训练游击队。

梅乐斯和戴笠对此采取“软抵抗”的办法。戴笠的小算盘是为了能出任中国海军总司令,美国海军允诺支持他。所以他有恃无恐,公开站在海军方面。

海军部生怕陆军插手,便在国内发表声明:“美国驻华的海军有关机构,乃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一个工作单位,应在舰队总司令威严的蒋介石直接指挥之下作战。”

这项声明的意思很明显,中美合作所应当由海军单独控制,其他单位不能过问。

杜诺万来华后,戴为其举行了酒会。在酒会上,杜诺万与戴笠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杜告诉戴,如果中美所阻碍战略情报局特工人员在中国搜集情报,他将单独采取行动。戴笠微微一笑道:“倘若战略情报局在中美所控制以外进行活动,我会杀死你们的人。”

杜诺万也笑着回敬:“你若杀死我手下一个人,我就收拾掉你的一个将军来抵命。”

戴笠脸色冷峻,声音很大地说:“阁下没资格这样对我说话。”

坏脾气的杜诺万也毫不示弱:“我的习惯就是这样说话。”

这场争斗,直到通过国民政府出面调停后,戴同意了美军战略局的特工参加中美所情报组的工作,才算停止。但这口气却一直憋在戴笠的肚子里。

抗战胜利后,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按所签订的条约将结束自己的使命,军统局也面临被撤销的危险,戴仍然期望借助美国海军解救危机。为此还会见了美国第七舰队司令柯克上将,准备进行新的技术合作。

岂料,戴很快便死了。这一切便成了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