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战:军统特工与汉奸殊死搏斗 第一章 委员长的佩剑殊战 3.军统家族掌门人戴笠 3

方明0 收藏 2 6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8.html


进行专业训练的选择标准是:凡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较聪明机警的学生,均选入情报队受训;身体强健、学识稍差却胆识过人的选入行动队;对军事学有点基础的选入谍参队,其余学识较差的人选入军事队学习打游击。女生则分别按各人具体情况选入情报队与行动队。

此外还设置了电讯、会计两个专业,部分女生也被选去学习这两项业务。

戴笠正给特务班的学员训话 戴笠有意把这个特训班办成自己的“小黄埔”,因此狠下了一番工夫,他本人虽不能经常亲自主持特训班的活动,却在班里设了一个主任办公室遥控。

戴笠曾数次到培训班视察。

1938年戴笠第一次去视察时,培训班还颇费了一番苦心安排了欢迎场面。驻地贴满了标语和口号,如“革命的青年快准备,站在大时代的前面!” “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保护国家领土和主权!” “刚强沉着,整齐严肃,刻苦耐劳,齐心奋斗!”“国家长城,民族先锋,是我们!” 等。

1939年特训班第一期学生毕业时,戴笠第二次来到临澧。蒋介石对特训班第一期毕业生也非常重视,戴笠等人刚到临澧,就接到了他发来的贺电及对该班的训词。

戴笠在毕业典礼上宣读了蒋介石的训词,又大讲特讲了一番“秉承领袖意旨,体谅领袖苦心”的大道理,同时,把当年沦陷区的潜伏特工们剪除汉奸的情况作了介绍。因为该期毕业的学员,大部分都将分赴各沦陷区进行情报搜集或锄奸工作,戴笠想以此来勉励学员,让他们向那些“无名英雄”学习……

戴笠跟军统训练班的成员合影 但在培训班的举办过程中,也的确出过不少问题乃至笑话。

临澧特训班的课程非常之多。负责人余乐醒特意从监狱里找了一些手法高明的惯偷,让他们传授偷盗知识,以培养在敌后的特工盗取情报的技能。但这却大大惹恼了戴笠,把余乐醒臭骂了一顿。说他太下作!

当时,中共方面的叶剑英将军在湖南“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讲授游击战术。戴笠明白,在抗日战争中游击战术将会大有用武之地,就命令二大队副大队长王百刚去游击干训班学习游击战术。岂料王百刚进入“游干班”后技痒难熬,不久就运用在培训班学到的“偷盗技术”窃了游干班一笔巨款,结果被人揭发出来,人赃俱获,戴笠气得七窍生烟!命令余乐醒把王百刚长期关押。

王百刚这样的败类毕竟很少。后来,许多临训班出身的特工都在军统里担任了重要职务。

戴笠有句名言,叫做“同志即手足,团体即家庭”。

戴笠最为推崇《三国演义》中的关羽。他也想在英雄的文化背景下培养干部,历史小说中所表现的忠贞和仁义,是戴笠用来教育学生应该树立的为人准则,也要求他们在实际生活中作为自己的行为规范。

但所有这些都要在军统这个“家庭” 的范围中去体现。他给军统的内部刊物命名为《家风》,自己则以家长的身份办理局务。军统组织要求绝对的服从和彻底的献身精神,对个人行为严加约束。他援引《汉书》中的名言“匈奴不灭,何以家为”,禁止部下在抗战时期结婚。

他制定了严格的纪律。严禁吸烟、赌博、打麻将之类的不良行为。违反内部纪律的人通常被单独关禁闭,而且每年都有不少人因违反局规被处决。这种死刑称之为“殉法”。以此来保障军统局内部严刑峻法的完整性。

特工刘戈青是军统的著名干将。曾成功地执行了多次暗杀汉奸的重大任务。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干掉了伪“外交部部长”。后来被汪伪的特务机关“76号”逮捕时,也未像不少被捕的军统地下人员那样叛变。本书在后面还有对刘戈青的专章叙述,这里不再赘言。

戴笠曾对刘戈青大加宣传,将他树为榜样。

军统抗战时期在敌后的特工损失惨重,由于工作失误、叛徒出卖,成千上万的人殉职,另外一些人则受到严刑拷打,被投入大牢。如王天木叛逃后继任上海站站长的陈恭澍曾于1941年10月被捕。四年后,他仍不敢相信自己是怎样熬过日本人的严刑逼供的。他说:“时至今日,听到敲门声,我的心就会狂跳。听到电话铃响,肌肉就会不停地抽搐。”军统北平站的负责人、军统华北各站的督察员、重庆军统内部纪律督察员乔家才1939年秋回到河北老家时,发现妻子已经精神失常,都认不出他了。因上吊自杀未遂,喉头还留下了一条很深的疤。这是因为日本宪兵怀疑乔的身份,抓住他的妻子严刑审讯的结果。

戴笠用这些事例告诉学员们,“军统的历史是用特工的血泪写成的。死亡临头之际,要甘为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他要求学员们忠于“国民革命的理想,而不计个人名利得失”, “清除一切私心杂念,甘当无名英雄”。

戴笠还对学员们说:“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们为革命要甘为枯骨!千百万无名英雄的牺牲才能换来历史短暂的辉煌。 你我的历史地位在于为这些丰功伟绩作出无声的贡献。我们要甘为其他人的成就作辅垫,甘作无名英雄!”

每当军统布置重大的暗杀等任务时,都会事先交代任务的危险性和艰巨性,甚至还会命令执行任务的特工先写好遗书。而这在军统内部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重庆军统局机关后面的山坡上有座石碑。那是献给军统无名英雄的。碑的两面一字不刻,寓意英雄的默默奉献。

但戴笠对牺牲的军统特工都给予优厚的抚恤。向他们的父母支付丧葬费和不菲的抚恤金,照顾他们的孤儿寡妻,送他们的孩子上学。戴笠想把军统办成一个“仁义友爱”的“家庭”,按照戴笠的规定,他的成员为“家庭”付出了,“家庭”也将以德相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