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被“鬼”压住的惊魂时刻

边关冷月1006 收藏 73 8744
导读: 90年,在我还未当兵的时刻,曾经在县城的一个酒厂做临工,当时的酒厂在县城还算是有点规模,全部都是机械化生产,厂里工人虽不是太多,各个部门却一一俱全,由于我父亲当时在主管酒厂的上级部门工作,于是我去了厂里上班,虽说当时是被人瞧不起的临时工,因为关系的原因,却分到了有技术比较好玩的部门,跟着学电工,经过近一段时间的学习,基本能够胜任自己的工作,电工共有六人,每班两人,分成三班,当时的小县城由于电力奇缺,厂里专门配了一台200KW的柴油发电机,一人专门负责发电,一人负责车间电气维修,我本来是负责发电,可为了能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90年,在我还未当兵的时刻,曾经在县城的一个酒厂做临工,当时的酒厂在县城还算是有点规模,全部都是机械化生产,厂里工人虽不是太多,各个部门却一一俱全,由于我父亲当时在主管酒厂的上级部门工作,于是我去了厂里上班,虽说当时是被人瞧不起的临时工,因为关系的原因,却分到了有技术比较好玩的部门,跟着学电工,经过近一段时间的学习,基本能够胜任自己的工作,电工共有六人,每班两人,分成三班,当时的小县城由于电力奇缺,厂里专门配了一台200KW的柴油发电机,一人专门负责发电,一人负责车间电气维修,我本来是负责发电,可为了能多学点技术,在不发电的时刻,经常去车间跟着另一个电工去维修各种配电设备。日子过得平淡无奇,没有一丝新意!

随着自己的业务水平提高,对各个岗位的用电设备熟悉,慢慢地也就失去了学习的动力,安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有时其他工友有事,我也很乐意给他们代班,人缘关系还不错。

记得是90年的10月下旬,国庆节刚过不久,已经决定今年去当兵的我,还继续在酒厂上班,只等到征兵工作开始,考上兵后,再离开酒厂,那时我的心都在想着怎样当兵上去了,对工作上的事情,开始有些厌倦,记得那晚我是值深夜班,从晚上十二点到清晨八点的班,故乡的深秋天已经变得有些冷了,特别是晚上,更多了一丝寒意,我和平时一样,去车间的各个岗位看了看,然后回到电工房里,电工房是一个套间,外面是发电机,里面的一间房子里靠左面耸立着几个配电柜,右面刚是一个办公桌。电工房内东西放得很杂乱,在值班室里,靠办公桌的旁边放了一扇门,在门上放着一件大衣,下面放着一台电炉,晚上值班时,就偷偷在值班室里躺在门板上睡觉,车间有什么情况,上班的工人就会到电工房来叫我们。

那晚和平时没什么区别,我逛完了厂里的每一个角落,走遍了所有的岗位,确信没有事情后,回到电工房,由于值班,电工房里没有关灯,插上电炉后,和衣躺在门板上,将大衣盖在身上,慢慢地进入了梦乡,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有脚步声走进电工房的大门,然后向室内起来,,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什么也没看见,只有灯光仍旧那样明亮。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许是电工房外面的人走动,也就没想太多,又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不知怎么搞的,那晚很难进入深层睡眠。又是在恍恍惚惚中,听到有一个人的脚步声从大门外进来,然后走到我的跟前,这次听得很真切,没有错,真真切切地感觉有一个人走进电工房,来到我睡的门板前,可当我睁大眼睛,却又什么都没看见。

当时心里有点带疑,可睁开眼睛许久,也没有任何动静,我又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做梦了?心中这样一想,便很释然,也许真是自己听错了,也许是外面的工友在走动。我就这样安慰着自己,又坦然地睡觉。也不知自己又睡了多久,还是同样的感觉,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从电工房大门处向里面走来,我以为又是自己听觉出了问题,所以这次没有睁开眼睛看,可却在恍惚之中,感觉一个人走到我面前停下,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我感觉到一双有力的大手从我的脚下有节奏地往上按,当时觉得毛骨悚然,他按的速度很快,感觉他的双手在我的脚上用力按了一下,然后有节奏地按我的膝盖,再按上我的大腿,当时吓得想喊,喊不出,最后感觉一双手正压在我的胸口。突然在那一瞬间,听见“咔嚓”一声响,配电柜上的空气开关跳闸了,格外的刺耳,终于将我从似梦非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外面一扯漆黑,只有配电屏上那一排排红绿相间的指示灯,发出阴森森的光茫,看到这样的场面,让我更加恐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在比较冷的深秋,汗水从我的额上流了下来。厂里一片黑暗,瞬间没有任何声响,寂静得让人觉得可怕。我赶紧爬起来,摸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借着配电屏上指示灯微弱的光线,走到配电屏前,将开关一个个合上,灯亮了,配电房里的灯光显得格外的刺眼,房子里什么也没有,听着厂里各个部门的机器开始运转起来,看见四处明亮的灯光,才驱赶走了心中的恐惧,心还在狂跳,坐在椅子上,喝了几口茶,让自己的心平静了下来后,回想着刚才的情景,还是觉得很恐惧。仔细看了看配电房中,没有其他的异样。只是自己睡的门板下面的电炉短路烧坏,引起了开关跳闸。可刚才那恐怖的一幕,还在我的眼前晃动,怎么也忘不了。我不敢再在电工房久留,心里只想赶紧离开这个让我恐惧的地方。

自己此时睡意全无,匆匆忙忙将电工房锁好后,头也不敢回地快步离开。立即去找了个人多的地方,将自己刚才的经历告诉给其他工友,第二天,全厂的人都知道我昨晚恐怖的经历,有知情人告诉我,电工房里几年前有个工人在里面吊死,说死得很恐怖,舌头伸出来好长。以后每晚上夜班,我都是在车间里度过,非要去电工房里拿材料和其他工具时,便和另一工友一起去拿,特别是紧挨着电工房的化验室的几个女人,听到我给她们讲这惊魂一刻时,吓得她们晚上再也不敢在里面值班,轮到晚上上班时,都是在车间里度过,即使非要去工作时,也得拉上其他人做伴才敢前往。

没过多久,我便去体检应征入伍,终于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离开了酒厂,去他乡圆自己从军的梦想。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到最吓人的灵异事件,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二十多年过去了,可当时的每一个细节,永远都无法忘记,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恐怖。第二次就是九年前在万州打工时遇到的诡异事件,让我觉得这绝不是巧合,百思不得其解。仔细将两件事情好好分析,始终无法用常理来解释,虽然我不相信人死了还有灵魂,也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可我亲身遇到的这些事,又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清楚。或许只能当成是自己做了一个真实的梦而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边关冷月1006 在第2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dejun6158 在第27楼的发言:


可否理解为人体内的经络系统受到阻碍,当情绪激动、低落,或忧郁或亢奋使然。总之,应为人体机能


的变化,而非鬼神。

用这种解释也说得通,只是最奇怪的是在我觉得最恐怖的时候,突然电炉短路导致配电屏跳闸!从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

近代科学的宗旨是证明宗教“神”的不存在,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种种迹象显示原来天上是有“神”的存在的。事物的转化又有谁可以说得清呢?


现在新的“虫洞理论”会不会揭示不同空间之间穿越的通道呢?会不会以后的科学就会证明天堂,人间,地狱是三个不同的空间,而它们之间有某种通道可以相互穿越呢?我想谁也说不清。


科学永远都没有“绝对的真理”和绝对真理的“权威”和“机构”,


所以楼主你所遇见的事,我希望你可以辩证的看待,既不能以绝对迷信的态度看待,亦不可用现阶段所谓的医学解释绝对看待。

唉,迟到的人儿永远来不早呀!昨天晚上应酬晚归,未上网。支持又晚了。贤弟文中说到的情况在我们这里也是比较司空见惯的,老年人用土话把这种现象叫做“遭压虎子”。有些事情很难解释,其中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对就是“梦魇”我曾经经历了无数次每次都很怕,越怕遇上,有时一晚有几次,唯有拿驱风油擦太阳穴才可驱走“梦魇”。当黑影往下压时无法动弹,竭斯底里的呐喊救命,相当可怕,一般是在午夜后才发生这事的,以我长期遇上的经验可推断:是因为疲劳过度或过于紧张而引起,也有一种就是自己在睡觉时将双手压在心口处......

其实就医学角度上讲是"睡眠瘫痪症"或"睡眠障碍症"俗称鬼压身。


当我们遇到这种情况不要过于紧张,这种睡眠障碍症状很普遍。正常人40%-50%都有过一次或两次这样的症状,只有3%-6%的人会反复出现这样的症状。此情况任何年纪的人都会发生,但很少有人连续发生。


每当遇到鬼压身时,我们脑袋是清醒的,觉得恐慌,都会拼命的挣扎,但大多数人都要挣扎很久才会醒来,醒来时发觉全身都疲劳无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很无助,其实有一个办法是很有效的:就是尽量放自己放松下来,不要考虑我们脑袋中的幻像,然后做几次长长的深呼吸,全身就会松下来,可以恢复动作了。




我不相信人死了还有灵魂,也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可我遇到的这些事,又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清楚。应该只能当成是自己做了一个真实的梦而已。


医学上叫做“梦魇”!我也亲身经历过两次!挺恐怖的!当时意识是清醒的,就是喘不过来气,四肢无法动弹,后来我用力伸了一下腿,就醒过来了!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