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胡十六国(19)——东晋大权臣时代来临(下)[血狼兵团]

yangfather 收藏 4 8172
导读:东晋大权臣时代来临(下) 王导死后,推荐何充接替自己的位置,司马衍于是下诏,征召庾亮回京,与何充共同主持朝政。庾亮封疆大吏干得好好的,自然不愿回来,司马衍再下诏,由庾亮的老弟、会稽郡长庾冰入朝主管政府机要。就这样,你方唱罢我登场,王家退下庾家上。 王导死后不久,庾亮的亲密战友郗鉴也病逝了,朝廷听取了他的建议,任命蔡谟继任征北将军、都督徐兖青三州军事、徐州刺史,“假节”。看见没,现在的晋王朝是把官职打着包的往外送,这么缺心眼的表现不亡于权臣才怪。 庾亮当年胆敢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强挑苏峻,可见这家伙是

东晋大权臣时代来临(下)


王导死后,推荐何充接替自己的位置,司马衍于是下诏,征召庾亮回京,与何充共同主持朝政。庾亮封疆大吏干得好好的,自然不愿回来,司马衍再下诏,由庾亮的老弟、会稽郡长庾冰入朝主管政府机要。就这样,你方唱罢我登场,王家退下庾家上。

王导死后不久,庾亮的亲密战友郗鉴也病逝了,朝廷听取了他的建议,任命蔡谟继任征北将军、都督徐兖青三州军事、徐州刺史,“假节”。看见没,现在的晋王朝是把官职打着包的往外送,这么缺心眼的表现不亡于权臣才怪。

庾亮当年胆敢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强挑苏峻,可见这家伙是个战争狂热分子。还不光庾亮,他们老庾家都是一个样。和他们相反,王导是不干事,任何东西只要保持现状就好,于是几十年如一日,对北伐始终不屑一顾,提都不提。和王导不同,郗鉴算是正经的和平主义者,他的继任者蔡谟也是,但声望地位都远远比不上郗鉴。

在王导死前几个月,庾亮就曾上书朝廷,要求起十万大军北伐后赵。当时王导批准(……),郗鉴、蔡谟等人坚决反对。

当然,北伐绝对是好的,庾亮能有此想法,至少比一心偏安要强。不过这种事最讲究个天时地利什么的,面对实力正处顶峰的后赵,这种明摆着用鸡蛋拍石头的做法就不见得很高明(之后的桓温,为了选择最佳的北伐时机,他可以一等就是十几年。这就是差距)。当时和稀泥的王导自然不会反对,但蔡谟却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篇奏折递了上去。虽然对收复故土人人都向往,但蔡谟的奏折却更显理性,最后朝廷认同了他的意见,不准庾亮移防北伐。

不过随着王导、郗鉴相继离世,何充、蔡谟等人再也拗不过庾亮的意思。何况此时朝廷还来了个庾冰,与外面的庾亮遥相辉映。帝国的鹰派人物终于全面上位,东晋朝轰轰烈烈的北伐时代正式来临。随后的几年里,晋帝国还真的爷们了一把。

郗鉴前脚刚死,马上就有人主动请缨要求进攻寿春。没了王导、郗鉴这两个老头子,热血青年司马衍终于有了自己做主的机会,没被调教好的他立刻便批准了此次行动(前人一死,司马衍立刻便改变朝廷对北伐的策略。可见作为一个成年人,在王导等人死前,他受到了多大的压制)。当众臣听说皇帝竟然绕过他们,直接下令出击,都感到一阵紧张,纷纷出来劝阻。此时蔡谟又递了一道奏折上去,苦口婆心的告诉司马衍,此时的后赵万万惹不得。司马衍见大家都反对,幸亏他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孩子,不会有什么主见,最终又下令停止了此次行动。

可还没等百官高兴多久,庾亮移防江北的消息便传到了建康。对于进攻寿春,由于那个提建议的家伙声望、地位都不高,大臣们只要一致反对,仗就打不起来。但对于庾亮,此时谁也不敢对他说个不字。并且移防江北,庾亮事先连个招呼都不打,完全没把朝廷放在眼里,等真的已经成了既定事实,说什么也晚了。众大臣横拦着竖挡着,可这北伐的第一炮还是打响了。

当年陶侃驻防武昌的时候,就经常有人提议应派军把守江北的邾(zhu,音同朱)城。陶侃于是带着将领们来到江北打猎,同时告诉他们:“邾城被隔在长江北岸,背后没有支援,面前却是各部蛮夷。东吴时在邾城驻军三万,现在我们即使把守也没有益处。并且假如有一天羯族露出败相,邾城也不可能成为我们的前进阵地。”

可现在,庾亮来了。

既然要北伐,自然看鹰派,而鹰派则看庾亮。公元339年,庾亮大旗一扯,挥师渡江,挺进江北邾城。

后赵天王石虎这两年一直闷在后宫花天酒地,有时实在觉得烦了就出来活动活动筋骨,找鲜卑人、找西凉人打打仗。当听说从南方突然窜出一票人马,立刻大为厌恶——鼠辈,老子还没去找你麻烦,竟主动找上门来。于是出兵五万,南下攻取荆、扬二州,另拨付两万攻击邾城。当时邾城守将向庾亮求援,庾亮认为邾城城池坚固,短时间内不可能被攻破,并没有立即派出援军。

邾城之战打响,东晋守军在明确被告知没有援兵的情况下只能各自为战。江北果真如陶侃所说,成了漂浮于大陆之外的孤岛,在后赵大军的冲锋下瞬时崩溃。两国的大战仅在数天之后便演变成一边倒的屠杀,东晋留在江北的守将几乎全部战死。

对北伐兴致极高的庾亮被后赵给了当头一棒,这个从没有统兵经验的人把数万同胞的尸体留在了江北(几年后的前凉,也是毫无统兵经验的名将谢艾却把后赵打的屁滚尿流。看来经验还真不是评定神鸟和菜鸟的唯一标准)。

当时还有一个小插曲。由于消息的滞后,虽然前方已经节节败退,但庾亮仍上书坚持进驻石城,积极准备北伐。直到听说邾城陷落,庾亮这才宣告停止行动,并学诸葛亮的样子,要求自贬三级。司马衍接到庾亮的请罪书,不但没有给予处罚,还任命了另一个庾家子弟镇守芜湖,协助庾亮,为庾亮之后继续北伐开了绿灯。

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北伐就这样被石虎三下两下给撂那了,不过没关系,全当交学费了,只要有收获,同时不气馁,早晚会迎来胜利的那天,再接再厉。

第二年正月初一,庾亮逝世,虽然没能完成北伐的壮举,但这并没影响到庾家在朝中的势力。司马衍下诏,任命庾翼为荆州刺史、都督江荆司雍梁翼六州诸军事、“假节”,接替庾亮镇守武昌。庾翼上台时比庾亮当年还年轻,只有三十六岁,也是个响当当的鹰派人物。

随后几年,庾翼在任上恪尽职守,军政管理公私分明,博得一致好评。他和庾冰俩人,一外一内,朝野上下无人能及,权势更大过庾亮之时。

庾亮是个响当当的鹰派人物,虽然只打了一个大败仗便草草收场。庾亮死后庾翼登场,他之后的北伐动静要比他老兄大的多。

为什么老庾家这么热衷北伐呢?虽然我们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北伐哪怕只要是取得一丁点小的成就,那老庾家的声威就将大幅提升。历史上,任何篡权的大臣,走的都是这条老路,借着战争提高威信,借着战争培养势力,然后一点一点的将象征最高权力的皇帝架空,最后就是取而代之。他们老庾家的初衷当然不得而知,但他们走的路却和历史上所有的权臣没什么两样。

庾亮由于苏峻之事名声扫地,之后虽然因为家族的原因做了封疆大吏,但别人对他仍是看不起。当年庾亮第一次上书,要求亲起十万大军北伐时,蔡谟那篇长长的奏折是怎么写的?反正里面有这么一句,“当年连苏峻都搞不定,现在凭什么说能和石虎抗衡?”看来庾亮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是够低的,也难怪他要拼命的北伐证明自己。

庾亮就代表庾家,庾亮地位低,庾家的话语权也就轻。于是不管是谁,都争先恐后的要建功立业,即使不为了篡权,至少为了争口气,为子孙后代争个脸面。脸面有了,其他的事也就不在话下了。

公元341年,司马衍的小皇后杜陵阳病逝。第二年5月,司马衍病重。司马衍虽然做了十多年皇帝,但到本年也才二十二岁,膝下虽有两子,但还都在襁褓之中。

恰巧就在司马衍病重期间,有人伪造公文,下令关闭宫门,禁止宰相入宫。在此非常时期,文武百官闻讯都是大惊失色。庾冰也不傻,严厉追查此事,果然发现其中有诈。通过此事,庾冰知道他们兄弟当权日久,在朝中的敌人多,眼红的也多,皇帝如果传给了下一代,庾家的亲戚地位就会更加疏远,到时候大家争相去巴结新皇舅,自家的地位早晚不保。

庾冰于是向司马衍请示,建议现在国家衰弱,应由年纪大的人接管大位。做了一辈子傀儡的司马衍不懂反抗,点头同意,下诏由琅琊王司马岳作继承人,同时招庾冰、何充等人接受遗诏。6月8日,司马衍病逝,司马岳即皇帝位,年二十一岁。

庾家之所以可怕就在于此。现在的声威还不高,便可以随意的拥立皇帝,如果再有点声威,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由于在皇位继承的问题上何充不同意庾冰的做法,不久便要求外放京口,躲避庾家势力。从此,庾家一家独大。当然,京口就是现在的镇江,何充虽然被外放,但小眼睛也时时盯着京城的动向。

孕育权臣的脚步还在继续。庾家掌管东晋政权已有二十余年,有手握帝国精锐、镇守一方的地方大员,有身在朝中总领政府机要的帝国宰相,最牛的时候连拥立皇帝都要看他们家的脸色,其他稍有野心的大臣都要躲他们远远的,庾家完全彻底的晋升为东晋帝国的幕后No.1。

但从实力派晋升为一代权臣,庾家还是有门槛没迈过去。第一自然是声望了,从庾亮开始他们这个基础就没打好,苏峻叛乱、北伐失利,没有能拿出手的像样东西。第二是势力,现在庾家的势力是大,但没有几个是他们一手栽培起来、只听他老庾家话的文臣武将,上到朝廷,下到地方,没有几个对他们庾家俯首贴耳,有的只是畏惧。第三是能力,老庾家到现在没有能力超群的,因此再怎么闹,也很难能蹦到象征神权的皇帝的头上撒野。

不过声望和势力是可以培养的,于是在顺利拥立完新皇帝登基后,为了扩大在朝野中的影响,庾翼开始活跃起来了。他首先结交并推荐了一个叫桓温的年轻人,而后派出使节,北方邀请前燕的慕容皝,西方邀请西凉的张骏,决定共同讨伐后赵和成汉。

再次出征的消息在朝中立刻又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对之声是一浪高过一浪。但庾翼不理,强行将基地向北迁至襄阳(他害怕朝廷反对,就上疏请求迁到安陆,朝廷派人阻止,庾翼抗旨出发,走到夏口后再上疏请求镇守襄阳。你瞧这费劲,以他现在的地位,走就走了,能拿老子怎么着)。

庾翼这时有军队四万,司马岳看出自己现在也管不了他,于是做个顺水人情,加授庾翼都督征讨诸军事。同时由于庾冰一直也想被外派,就再加授庾冰都督荆江宁益梁交广、及豫州四郡诸军事、兼江州刺史,“假节”,镇守武昌,作庾翼的后援。桓温都督青徐兖诸军事、徐州刺史。调何充回京任职。

庾冰这步棋走臭了,他老庾家本来就是地方上最牛的实力派,多他一个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庾冰本应该继续留在朝中,在内部控制局面,可是庾冰却主动要求外派。从此,朝廷虽还在庾家的手里控制,但百官在私下玩猫腻的空间却比之前大了许多。庾冰离开朝廷的负面影响不久便显现了。

公元344年,庾翼北伐开始。晋先锋部队进攻后赵的丹水,结果未能攻克,庾翼恼羞成怒,继续调兵遣将,积极谋划渡江北上。

但恰在此时,后方京城又出乱子了。被他们老庾家立为皇帝的司马岳也确实靠不住,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候翘了辫子。司马岳一死,对前方的战事影响倒是小事(因为即使司马岳不死,凭庾翼的能力,打到最后也终究逃不过兵败的结局),对他们老庾家的影响可就大了。

庾冰、庾翼一商量,打算如法炮制,立会稽王司马昱为继承人。但庾冰此时不在朝中,何充趁这个机会快刀斩乱麻,迅速拥立皇子司马聃(dan,音同丹)即位。此时司马聃年仅两岁,于是皇太后褚蒜子临朝。

对庾家的打击还没有完。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皇帝继位,皇太后临朝,现在国丈成了最炙手可热的香饽饽,被委任做了徐、兖二州刺史,都督徐兖青及扬州二郡诸军事,镇守京口,用以制衡庾家势力。不久,庾冰病逝,庾翼没办法,把基地又撤回夏口,庾家势力由盛而衰,本次北伐也随之狼狈结束。

又仅过了一年,公元345年,庾翼背上生疮,上书推荐儿子代理自己职务,随即也撒手而去。

此时,朝廷认为庾家兄弟世代治理西部,人民习惯于他们的统治,请求批准庾翼生前请求,任命由他的儿子接替职务(前凉好像就是这么慢慢独立的吧,这帮蠢货),可何充不同意。想来也是,老庾家长胡子的好不容易都死光了,他哪能允许那帮小鸟们继续冒头,于是推荐桓温接替庾翼,镇守武昌。大臣们害怕庾家势力根深蒂固,不可能就这样轻易交权,可何充却敲着胸脯,信心满满的说:“各位放心,桓温制得住那帮小子。”

桓温从此正式登上东晋舞台,但讽刺的是,提拔桓温的是老庾家,而取代他老庾家的反过来正是他桓温。

当时不光庾翼认可桓温的才能,丹阳尹刘惔对桓温也十分赏识。此时在朝廷主事的自然是何充,但作为接受遗诏的亲王,司马昱的地位更凌驾于何充之上。司马昱性情淡泊,心清如水,没有政治野心,只一味醉心于谈论玄虚,刘惔便是他的座上客。

刘惔出了朝找到司马昱,提醒他对桓温一定要多加小心。刘惔说:“桓温是个奇才,千万不能让他在一个地方任职太长时间,而且对他的官位也要予以控制。最好是由您亲自镇守上游。” 司马昱没有同意,刘惔又要求自己前去就职,司马昱当然更舍不得,也没同意。

最终果然如何充所言,任你关系再根深蒂固,桓温一到,乖乖交上权利。于是司马聃(何充、司马昱)再下诏,晋升徐州刺史桓温为安西将军、“持节”、都督荆司雍益梁宁六州军事、兼荆州刺史。

桓温生于公元312年,其父死于苏峻叛乱。当时桓温只十五岁,但作为长子,不得不承担家中的所有负担。有一次他母亲病重,桓温不得已把自己最小的弟弟卖给了肉店老板,换回点羊肉给母亲食用。这种痛彻心底的经历使他小小年纪就体会到了人世的无奈和艰难,更让他对背叛自己父亲的仇人江播恨之入骨。于是桓温一面白天拼命挣钱,一面夜里苦练武功。在他十八岁那边,江播已死,他就以吊念的名义,去他家杀了江播两个儿子和一个兄弟,从此声名大噪,还得到了明帝司马绍的召见,并将长女南康公主嫁给了他。

桓温相貌温伟,有奇骨,面有七星,刘惔就称他“眼如紫石棱,须作猥毛磔。”随着他入主武昌的那一刻,晋帝国即将正式进入桓温时代。


(下一回——灭成汉,初露锋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