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胡十六国(18)——东晋大权臣时代来临(上)[血狼兵团]

yangfather 收藏 7 2724
导读:东晋大权臣时代来临(上) 因工作较忙,所以特自觉的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现在我们继续上一话题 晋,可以说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上一个比较丢人现眼的王朝,门阀观念盛行,浮夸、虚华当道。士大夫以不务正事为荣,以勤勤恳恳为耻。在人才决定国运的现实世界里,这样的王朝永远别想振兴。 虽然被北方民族赶出了中原,虽然他司马家被人刨了祖坟,但落户江东以后,整个东晋朝并没有励精图治、发愤图强,而已经老大不小的一任皇帝司马睿,也对北伐中原、一雪前耻不感兴趣。整个东晋小朝廷还继续和之前一样,在醉生梦死中日复一日。士大夫们

东晋大权臣时代来临(上)


因工作较忙,所以特自觉的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现在我们继续上一话题


晋,可以说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上一个比较丢人现眼的王朝,门阀观念盛行,浮夸、虚华当道。士大夫以不务正事为荣,以勤勤恳恳为耻。在人才决定国运的现实世界里,这样的王朝永远别想振兴。

虽然被北方民族赶出了中原,虽然他司马家被人刨了祖坟,但落户江东以后,整个东晋朝并没有励精图治、发愤图强,而已经老大不小的一任皇帝司马睿,也对北伐中原、一雪前耻不感兴趣。整个东晋小朝廷还继续和之前一样,在醉生梦死中日复一日。士大夫们继续清谈、饮酒、裸奔、携妓出游,从他们身上看不到一点帝国复兴的影子。

由这些“精英”组成的王朝根本无法与北方政权相抗衡,况且东晋朝自己还要隔三岔五的爆发一次内战,先是王敦,后是苏峻,再然后就是彻底老实了。苏峻死后,东晋也确实相对平和了一阵子,不过这种平和来的有些畸形。为什么这么说呢?皇帝年纪还小到也罢了,最要命的是朝廷实际在由王导控制。王导一掌权那就不用说了,大家和和气气,上下其乐融融,于是就真的平和了。

可以说王导就像是罂粟花,看起来很漂亮,用好了能治病,一旦用不好那就麻烦了。王导执政,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真正的威胁是慢慢才会显现的。

在司马衍之前的几个皇帝,甭管真傻假傻,总之还都是成年人,多少有点自己的判断。现在好了,五岁的小屁孩登上大宝,尿泥还没和够呢,就让他治理国家,想想都不现实。于是顺理成章的王导大人上场,于是顺理成章的他就可以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于是全国的士大夫们看到了偶像和知己,在欢欣鼓舞的同时,一起发出了这样的一个声音——来人呐,把桌支上,我们先侃会。

就这样,在一片温暖的海洋中,在王导大人的不作为,或者说是放纵下,东晋朝最大的毒瘤产生了,那就是权臣。王导大人作为首辅,本可以避免它的出现,也可在它出现之初,挥刀将其斩去。但他没看见,当然,也不想看。

按常理,荆州刺史就是荆州刺史,征北将军就是征北将军,如果一个人干着干着就身兼数职了,时间长了保不齐会生出非分之想。所以,就连贾南风时代也没出现过谁都督好几州军事的事情。

后来王敦叛象已显,司马睿为扩充自己的实力,才任命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军事,刘隗为镇北将军,都督青徐幽平四州军事。这样只能算是一个非常做法,并不应该常态化。

很可惜,短短几年就前有王敦后又苏峻,四周还竟是些豺狼虎豹,帝国的军事神经一直都在紧紧绷着。当权者为了讨好实力派,动辄就大手一挥,经常轻率的将某某州、某某郡划拨到实力派的管辖范围内。就这样,雪球越堆越大,越大之后就想停也停不下来,只能继续往上堆,终于恶性循环,尾大不掉了。这当中的幕后推手,当然就是以王导为首的“精英”士大夫们,他们本可以在苏峻之后,利用出现的相对缓和的局面,逐渐遏制、消除这种不正常的权利膨胀。但很可惜,他们的心并不在如何让帝国稳定的层面上。

其实一开始就没有人给东晋朝定过什么死规矩,只是在大家不干事的清谈声中,一个人身兼数州要务的情况就逐渐成了大家思想里潜移默化的共识,成了就应该是这样的潜规则。

当然,在毒瘤正式被培养成型之前,并不是没有人看到这其中的危害,温峤就是一个有能力一改帝国命运的人,虽然不能推断他执政以后会表现出与王导多么的不同,但至少曾一度让我们看到希望。苏峻叛乱被平息后,温峤的地位和影响陡然升高,只可惜这个人仅在一个月后便暴毙而亡。他死之后,东晋仍然只能依靠王导,于是大家继续在王导的带领下,醉生梦死的和稀泥。

温峤死后,也就是苏峻之乱不久,东晋朝就又出了一道小乱子。温峤的继承人是曾在王敦叛乱时,放纵手下在建康烧杀抢掠的刘胤(和刘耀的儿子刘胤不是一人)。温峤死前,点名道姓的要刘胤接替自己的位置。对于这么一个有不良前科的人,大家一致表示反对,只有王导坚持(如果刘胤干好了,即是温峤推荐在先,又是王导支持在后,大家都能落个好名声。如果刘胤干的不好,那就都是温峤保举的责任,和王导一点关系没有。王导这手活玩得相当熟练)。

果然,刘胤当上江州刺史后,表现出来的和苏峻之前一模一样,最后就连朝廷都看不下去了。只是没多久,刘胤就因为太过放肆,被自己的部将郭默斩杀。

朝廷的刺史被杀了,这本应引起轩然大波才对,但王导执政一切好说,大笔一挥改命郭默做江州刺史。结果王导的举动让陶侃看到了危险。这家伙虽然在讨伐苏峻时经常两面三刀,把君王安危和国家大义统统抛到了脑后,但听说郭默杀了刘胤,反应异常迅速,因为他认为朝廷这样放纵郭默,就等于在鼓励做手下的起来革领导的命,早晚有一天刘胤的遭遇会落到自己身上。于是振臂一呼,四面八方的将军们哗啦啦的向陶侃方向集结,准备再奉其为盟主,讨伐叛逆(在这帮赶来汇合的将军里,最积极的就要数庾亮了)。谁知面对着各路大军的陆续开到,郭默的部将们先受不了了,绑了郭默父子,开城投降。在陶侃砍了郭默人头后,朝廷竟将江州划入了陶侃的军区,而不是另派专员。就这样,在王敦之后,东晋朝又一个实力派大员诞生了。

陶侃很牛很强大,但还远没达到权臣的高度,因为我们通常理解的权臣,都应该跟电视剧里曹操那样,皇帝见到他们都要抖上一抖。要这么看,陶侃确实不应该被划拨到这个圈子里。陶侃这人比较低调,只一心负责自己的辖区,并不干涉朝政。据说在他的任内,治安良好、路不拾遗。

但陶侃的出现却开启了一个时代,也许管它叫权臣时代不如叫实力派时代更为贴切。在陶侃临死时,那些象征荣誉的东西就不说了,单是他的头衔就震人心魄——荆州、江州、雍州、梁州、交州、广州、益州、宁州,八州刺史,辖区东至南陵(安徽省繁昌县),西到白帝(四川省奉节县),竟达数千里之遥。陶侃就是顶着这么牛叉的大帽子下的葬,他可算为后来者做出了榜样,更为后来者开启了先河。从今往后就真的做到了消除地域界线,只要有能力、有手段,再大的官都能当上,再大的权利都能拥有,因为这是有先例可循的。

也许在别的朝代,手下立了大功皇帝会想:“我封他什么好呢?如果以后他再立功,我还能有什么可封的呢?”但在晋朝,从此往后,这些烦恼就都不是问题了,真的不是问题了,原因就是当权者很慷慨。

陶侃有能力,功劳大,所以最终当上了特别特别大的官,虽然有点不现实,但好歹他的功绩在那摆着,大家都认可。可陶侃死后呢,一切总该恢复正常了吧?很遗憾,东晋在王导这帮庸医的调理下,彻底走上了绝路。东晋朝晋升平西将军庾亮为征西将军,“假节”,都督江荆豫益梁雍六州军事,兼江豫荆三州刺史,接替陶侃镇守武昌。

真是一个陶侃倒下去,另一个“陶侃”站起来。这还叫规矩么?没规矩了。

现在让我们再纵观一下东晋朝的全貌。

当初那个王与马共有天下的时代已经接近尾声,王导已历三朝,现在已经垂垂老矣。而自从王敦倒下之后,建康城外飘王字大旗的州郡越来越少,虽然王导之后,王家子弟仍充斥在朝廷高层,但总体来说是在走下坡。

王家之后,真正实力最强的就数陶侃,前面也说了,这家伙的势力范围那么大,不牛不行呀。

陶侃死后,朝廷特慷慨的把他的基业交给了庾亮。这当然不是说庾亮的能力能赶上陶侃,而是庾亮这个家族的势力雄厚,王导不得以才和庾家做了笔交易,否则这么一顶大帽子早就扣在他王家脑袋上了。

光看庾亮现在的官衔,他就已经是朝廷数一数二的地方实力大员了,而整个庾家,可并不只庾亮一人这么牛。这个我们慢慢再说。

庾亮是晋明帝司马绍老婆的哥哥,也就是现任皇帝司马衍的娘舅,曾以外戚身份主持朝政,结果由于处理不当,直接导致了苏峻叛乱。从此往后就一直留在了边关,再也没有回到朝廷供职。

庾亮与孔坦交好,当年孔坦病危,庾亮曾前去探望,在病床前痛哭流涕。孔坦就说:“大丈夫要死了,你不问他救国的策略,却要像个小女子那样哭哭啼啼。”庾亮听后感到很惭愧。这里指的救国方针是什么,好像没有记载,不过还在孔坦在朝中任职的时候,有一年过春节,司马衍到王导家,给王导和他媳妇行叩拜大礼(王导是司马衍的老师)。孔坦事后就对司马衍说:“平常人家对老师行礼是应该的,但陛下已经成年,再这样就有些不妥了。并且陛下已经亲政,最好不要什么事都征求王导的意思,是不是也多问问别的大臣。”这话被王导知道了,一个巴掌就把孔坦从朝中扇了出来。所以估计临死前,孔坦肯定对庾亮没说王导什么好话。

果然,这样的猜测被验证了。王导性情宽厚(放纵),所以自己的手下亲信多不遵守法令规章(反正自己的主子不管)。庾亮对这种情况很是忧虑,加之受了孔坦的影响,对王导也没什么好印象,于是写信给郗鉴,要求起兵清君侧。信上写道:“主上自八九岁起就入宫生活在一群女人宦官之间,出宫则只能看到武官和小人,读书时没人教他如何读音、如何断句,治理国家时也没有遇到有见识有才干的正人君子。嬴政打算使他的人民愚昧无知,天下人都认为不可以,何况现在有人打算使他的君主愚昧无知?现在皇上已经逐渐长大,按理说应该把权利交还皇上,可偏僻有人不但不肯交还,反而利用老师的尊位豢养了一大批流氓无赖。阁下与我同时受到托孤重任,面对这种大奸大恶,如不能铲除,将来有何面目去见先帝?” 庾亮说的很明白,他要举兵。

(司马炎的政权真的挺有意思的,政变一个接一个,先是自己人拿刀互砍,结果把半壁江山给砍没了,然后又是君臣之间拿刀互砍,从来就没消停过。如果在这里把它归咎为司马懿当年没积阴德,可能就有点太不负责了。造成这种局面也许更多的应该从社会风气和政治制度上找原因吧,这里我就不多废话了)

怎么说政变都是不好的,更不能遇到点什么不顺心的事和人就动不动便兵戎相向。庾亮其实是选择了一条最下下策的路,“兵者,凶器也”,战端一开,最倒霉的就是朝廷和百姓,而以庾亮现在的实力,受益的当然会是他,以百姓利益换个人利益,可见庾亮的层次也并不高到哪去。

当然,如果庾亮举兵,和王敦、苏峻比起来哦,还是多少能有点积极性的,也就是说,庾亮能有一个比前人更理想的借口。就像柏杨老师说的:王导是那种隐藏在骨髓里的毒素,当人们习惯于和稀泥的政治运转方式时,往往找不到使国家衰弱的主要原因,于是对王导先生的敬意不衰。所以这种和稀泥的政治混混其实早就该让他滚蛋,否则羸弱的帝国永远会被披上华丽的外衣而无法获得真正的复兴(中国的历史罪人有直接拿硬刀子的,如石敬瑭,还有就是王导这样拿软刀子的。我有时候就在想,安于现状的人,他们所处的现状一定很平和,但这样真的就是“好”么?打破现状的人,造成混乱的人,难道都应该归结为“坏”?)。

不过很遗憾,庾亮最终没能如愿。对于几十年身居朝廷第二把交椅的王导,眼红的自然不在少数,其实早就有人想飞起一脚取而代之。但就跟王导的屁股粘在了首辅的椅子上一样,这么多年他一直屹立不倒,那是有原因的。

就拿这次庾亮决定起兵清君侧一样,到最后之所以没能成行,归根结底还是王导的混功救了他。王导与人为善,对春风得意的能捧则捧,能吹则吹,对跌到水里的,王导也能适时的拉上一把,于是大家都觉得王导执政自己很受用,因此在清君侧的问题上自然纷纷站到了庾亮的对立面。

首先不同意的就是郗鉴,陶侃的儿子更是把庾亮的阴谋泄露给了王导。于是朝廷有了准备,大家还规劝王导也多加小心。可王导一句话便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倾倒。王导说:“我和庾亮的利害是一致的,都是一心为朝廷着想。这种没根据的闲话,聪明的人即使听到也不会传播。如果庾亮真的要来,那我就先请求辞职,回家做一介平民,这样朝廷就不会再有损失,有什么可害怕的?”同时写信给陶侃的儿子,嘱咐他庾亮是皇上的娘舅,一定要好好侍奉。

王导的“大公无私”让所有人折服。这帮人平时受王导照顾,现在王导有事,大家当然要反过来照顾他。就这样,在这张无形的、错综复杂的大网下,庾亮一下子就被孤立了。庾亮不是陶侃,以他现在的声望不可能强行推动这场不得人心的行动,于是被迫停止。

很遗憾,如果庾亮计划得以实施,早日把王导逐出朝廷,然后假如他还能打破以往,励精图治,晋王朝仍可能复兴。只是庾亮曾闯下大祸,声望无法得到尊重,最终才没能领导讨伐王导的政变。

不过政变虽然没有成功,但这并没能阻止东晋向权臣时代的转变。陶侃清心寡欲,而庾亮更向前垮了一步,已经勇于向中央发起挑战。在枪杆子里出政权这一亘古不变的法则下,庾亮是强势的,而朝廷只能用以一个名分上的制衡。当然,还有那张无形的网,只是如果王导死了,或者庾亮更为强势,那这张网就不好说还能不能起到作用了。庾亮不是没能力、只是没勇气打破它罢了。

但随着公元339年王导病逝,朝廷中那些腐儒们的精神大旗倒了,再没有人能有绝对的威望来制衡实力派。从此,权臣诞生的脚步加速了(王导死时,家无余粮,身上穿的只有一件是丝绸织成,其余全是粗布。但作为历经三朝的首辅,这样就是合格么?)。


(下一回——东晋大权臣时代来临(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