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缅甸军人眼中的中国军人

月有清辉 收藏 30 41711
导读:  1991年,我到瑞丽旅游,一过碗町,就能从中国遥望缅甸国,两个国家的差距就明显地罢在那里。进入缅甸,感到缅甸人对华人很尊敬,认为华人有才干,有钱,品德也好。   在洋人街,我和伙伴们给缅甸军人交了两块钱,就到对面的缅甸国的村子玩了一会,天气太热,我就先回来了,和两个缅甸军人闲聊。一个对我说:“你们的人在看着你呢,不能说政治,不能说国际。”   我顺着他的示意看去,只见两个中国军人在站岗,他们确实看着我。我说:“没事的,我嘛,是随便聊聊,你们怕他们吗?”   “中国军人,很友好的,”另一个说。  

缅甸军人眼中的中国军人

1991年,我到瑞丽旅游,一过碗町,就能从中国遥望缅甸国,两个国家的差距就明显地罢在那里。进入缅甸,感到缅甸人对华人很尊敬,认为华人有才干,有钱,品德也好。

在洋人街,我和伙伴们给缅甸军人交了两块钱,就到对面的缅甸国的村子玩了一会,天气太热,我就先回来了,和两个缅甸军人闲聊。一个对我说:“你们的人在看着你呢,不能说政治,不能说国际。”

我顺着他的示意看去,只见两个中国军人在站岗,他们确实看着我。我说:“没事的,我嘛,是随便聊聊,你们怕他们吗?”

“中国军人,很友好的。”另一个说。

“他们很严肃,不乱来。”他接着说。

我跟他开玩笑:“你一定乱来。”

他的同伴也拿开起了玩笑:“是的,他乱来。”

一会儿,他给我解释:“我说的乱来,不是你说的‘乱来’,我是说,他们很规范。”

我看了一下中国兵,他们在烈日下,一身戎装整整齐齐,站在那里精神抖擞。而这样两个缅甸兵已经穿上了短裤,短袖,脚上套一双拖鞋,枪歪挂着。

我说:“还是当缅甸兵好,很自由。”

这两个缅甸兵听了,脸上明显地表示着不满,以为我在奚落他们,再也不理我了。

看来两位仁兄是伤到自尊了。我说那话的时候,也想象到缅兵穿着拖鞋踢正步的样子。

洋人街不大也不宽,路的两边风情却不相同,中国的一边只有杂货店,卖一些旅游商品。缅甸的一边摆着一些赌摊,一个摊由二至三人经营,摆摊的多数是妇女。

离开了缅兵,我又到路边赌钱。两块钱玩一次,叫拉老倒,把钱押在编定数码的方格中,用绳子拉动一个大色子,不拉的人也可以押钱。美丽和老板说我运气不错,因为我十元钱拉了好半天。拉完了我约20岁左右的老板照相留念。诚恳的邀请被她拒绝了。她说:“我们缅甸女人跟中国女人一样,只是穷一点。”

老板的嫂嫂把手放在头上晃动着手指,嘴里说着缅甸语。我猜想他是说我高傲,我向她们道歉:“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喜欢你们的友善,我觉得缅甸人很善良,可以交朋友。”

缅甸大嫂指指旁边的一个缅甸小伙。

我和那个缅甸伙子照了一张相。又抱起一个小孩子照了一张。没想到那个美丽的女老板竟然向我招手,和我在她的摊前照了张相,很亲密的。

我问她:“你嫂嫂说什么?”

“她说,你不象中国人,你象日本鬼子。”

我抗议了:“她这样说,不友好,不友好!”

她说:“品德写在脸上。”说这话的时候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正好看到了那两个站岗的中国兵。

唉,缅甸朋友要是拿中国边防军战士做中国人的标本,这标准也忒高啦。

那个嫂嫂骂我的话,我显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周围的人都看着我笑呢!

我的道歉还是被大家认可了。否则那位美丽的女孩就不会跟我照相了。大家也都友善多了。

我说:“老板,让我在你这里打打工。”她拒绝了。

我小声说:“我们的人都过来了,你让我打工他们就会来捧场。”聪明的女孩同意了。

果然,我把色子安放在架子上,在伙伴们的带动下,游人都吸引过来了。

我的同伴知道我喜欢搞笑,也就见怪不怪了。可是在别人身上的效应很不错。

洋人街的名气不小,地方却不大。两支值勤的军队共四个人,三十来个家庭式的国际贸易公司全是地摊帐篷规模,那天商家带游人不超过200人,我整的那点事也用不着媒体帮忙,也没有媒体运作的空间,因为有200目击证人。

我发现不管大家如何笑,那两个中国军人就是无动于衷。有时候也会用不易察觉的眼角的余光瞟我一眼。我心想,我一定要把这两人引笑了。我故意走到他们身边,买了一套缅币。然后夸张地喊了起来:“哇,我做了平生第一笔国际交易,而且还是金融交易。”

旅游是最能使人幽默的活动,所以这句话的蝴蝶效应是非常好的,大家嘻嘻哈哈笑成了一片,可是那两个军人还是没有改变他们的表情。 我看到其中的一个把上下齿紧紧地粘在一起,好象一松动就会笑出声来。

我问卖缅币的缅甸朋友:“你们见过这两个家伙笑吗?”

有的人说:“从来没见过。”

有个人说:“一直在笑。”

我在2000公分远的地方窥视了下,他们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灿烂。

我有个在叙利亚发财的哥们给我说过他的感受:“出了国门才觉得祖国的高贵。”我今天算是在国门的“门槛”上踏了一下,这一下让我对我们的军人的认识有了一种飞跃。说实话,我对我们的现代军人还是有点失望的。

我读书的大学旁边有个军营,我们到公路上晨跑的时候,也会遇到军人出操(那是1980年前后的事了)。有一次,我前面一个排长带着全排跑步,他喊口令“1234”,我听了就接上“5678!”士兵的步伐就乱了。排长连喊了几声“121”,才纠正过来。我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狠狠瞪我了一眼。

大理州第一届民族艺术节的是个,我在下关看到部队的纠察队在训斥几个军容不整的兵,让群众看着象看耍猴一样。

如果我今天碰上那样的兵,可就闯祸了。

我有那些伙伴玩了个把小时才算尽兴,临走时,我向缅甸的朋友告别。(我学着美丽的老板喊了她嫂嫂一声,结果被她追打。)我想向两位中国军人致敬并表示歉意,可是他们却换岗了。也不知道他们的战友有没有把我的心意转达。

车已经开出了半个小时,我一句也没说,因为我想起了另一件事。

在十年动乱时期,云南大理州某县有个民兵营长在武斗中打死了人。于是他逃到了缅甸,凭着他民兵营长的那点能耐,他竟然混上了个缅共某部的参谋长。参谋长要回家探望老娘,司令特地派了七八个卫士保护他。

参谋长一行化了装,边了入境手续,进入了中国,他远远地看到中国边防兵就吓得发抖了。卫士问他:“长官是不是生病了?”

他回答:“不是,我在你们这边是参谋长,在那边却是逃犯……”

卫士赶快表忠心:“请放心,长官,谁要是对你不利,我们拼死保护你……”

参谋长低声训斥部下:“你们知道癞蛤蟆是怎样叫的吗?”

卫士答:“一~~二~~”

参谋长:“连三都不会数的家伙!你们还想吃天鹅肉?各自把你们的脑袋趿拉得和毬一样高?要是让人认出你们是兵就麻烦了。”

这几个卫士从此象林妹妹进了贾府,“处处小心,时时在意”,唯恐被人认出了去。

本文内容于 2011/5/15 21:09:43 被月有清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我晕,原来那是缅甸的兵啊,我到过瑞丽的国门,只是没过去,还以为是对面停车场的保安呢……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