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五卷 狼行成双 第十一章 残废

禹至恩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宗泽却不住地摇头,口中喃喃不绝:“不……不……我不信……我不信……一定是雷崇九将她藏起来了!他知道我会带她走,他知道她一定会跟我走!所以,所以他故意骗我……骗我……”

见他这般失魂落魄,翠儿不由慌了神,上前扶住他道:“洪长官,别这样,你冷静点,人死不能复生……你这又是何苦呢!”

宗泽的眼中闪着光,肯定地道:“不,我有感觉……我真的有感觉!这里处处都有胜男的影子,这张床,这被子,这味道,都是她的……都是她的!”

翠儿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九哥挂念胜男姑娘挂念得紧,将这里布置得同当日姑娘在的时候一模一样……”

宗泽不想再理这些托辞,掀开被子起身下床,胡乱抓起自己的衣裳便向外冲去。

翠儿急忙道:“洪长官!你去哪儿?!”

宗泽道:“我要去找雷崇九!”

翠儿心中一紧,急忙冲过去拉住他:“不,你现在不能去找他!”

宗泽心中悲愤难平,哪里顾得上许多,拔出枪抵住她的脑袋,大喝道:“带我去找他!不然休怪我翻脸无情!”

“住手。”雷崇九不知从哪个方向冒出来,轻轻喝了一声。他的声音依然沙哑,甚至虚弱,却很是严厉,“洪长官,拿枪指着女人,你就这点出息?”

“九哥!”翠儿含泪望着他,担心地唤道。

雷崇九向她伸出手来:“过来。”

翠儿怒气冲冲地瞪了宗泽一眼,拨开他的枪,向雷崇九奔去,一把将他扶住。他冲翠儿使了个眼色,翠儿听话地点点头,随即握紧了他的手。

宗泽看在眼里,恨在心中,跌跌撞撞地走上前来,愤然道:“胜男尸骨未寒,你就与他人勾勾搭搭,还说什么挂念她挂念得紧……”

雷崇九并不与他争执,兀自对翠儿道:“我们走。”

宗泽上前一把扣住他的后脖子梗儿,象老鹰捉小鸡一样将他提了起来,重重地扔在地上。雷崇九这一下摔得不轻,翠儿一声惊呼,扑上前去。

“师父!”景辉远远看到,大叫着跑来,“师父你做什么!九哥救了你的命呢!”

宗泽两眼泛着血丝,一脸愕然:“救我?!”

景辉翻过几道矮垛,径自冲过来,道:“师父你不知道,前天夜里你见到娘的墓碑便晕了过去。我和九哥怎么都搬不动你。他便叫我守着你,他回去叫人。前夜里风雪交加,九哥怕我们冻伤,便脱了皮袄给我们御寒,他自己就穿着一身单衣回去的!结果受了风寒,到现在都高烧不退,你不谢他就罢了,怎么还打他!”

景辉一番数落,倒叫宗泽清醒了过来。他登时面露愧色,迅速收了枪,向前雷崇九走过去。翠儿惊得拦在他面前,将雷崇九护在身后。

宗泽伸出手,示意自己其实只是想拉他一把。翠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让开身子,雷崇九勉强一笑,伸过手来。宗泽只摸到了空空如也的手套。他惊奇地望着雷崇九,他却自嘲地笑了笑,哑着嗓子说了声:“多谢。”

宗泽即刻反手扣住了他的手,出其不意地抽掉了他那只从不离手的皮手套。一只残缺的手呈现在眼前:这只右手,只剩下了大拇指和食指,而那只剩下的食指,也缺了第一节指头;半个手掌无影无踪,只有一层永远都抹不平的伤疤将断处包裹住,其状惨不忍睹。

宗泽的心似被利刃削碎,倏地一紧。他缓缓拾起他另一只手,扯下手套,左手情况略好一些,但亦只剩下了三个指头。

就是这样一双手,紧握着银蛇枪同比他强悍数倍的“东北虎”搏斗;就是这样一双手,在雪地里企图拉扯自己拖回营寨,又是这样一双手,紧紧握住翠儿,给予她最真挚的关怀。宗泽满脸错愕地望着雷崇九,禁不住失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