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为打赢 44

春予曙阳 收藏 0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为打赢 44


连部里的气氛是热烈的,此刻副连长,副指导员,营部的顾医助也加入进来,大家都很愉快,边吃糖果点心边说笑。连长以为田甜妹疯几天就会走的,没想到她的年假要在山上休完,这把连长吓了一跳,他只得看着我,要我决定。

我说:“先把田甜妹安排在营部首长客房里,住下来再说吧。”

田甜妹的泼辣举动,让全连官兵吃惊不小,一个黄花闺女,居然以身相许,要嫁给一个有妇之夫的连长,她这是想干什么?人们都在纷纷议论,连长这是福呢?还是祸呢?

连长不得不拿出大块的时间来陪田甜妹,连长希望田甜妹不要再瞎胡闹了。

田甜妹问:“你喜欢不喜欢我?”

“喜欢,可这话只能当着你说。”

“那我就没有瞎胡闹!你说,我跟你写了那么多信,你都不理我,为什么?”

“连里事多,这段时间我就没安稳过。”

“这不是理由。”

“你是知道的,上面为你的事,正睁大着眼睛想拿我的错,哦,你还不知道吧,二连的指导员是从你们陆军调来的,他就是上级派来监视我的,来头可大了,我要是歪了半根纱,我这连长就当不成了,现在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我只有搞好了工作,才能保住连长的职位,以后才可能有回旋的余地,你不要急于求成好不好。”

“你这办法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见效,我可没有这个耐心。”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你不是军事干部吗,就没有一点军事的谋略?”

这话把个连长说得大眼瞪着小眼,一时不知咋办?

她见连长傻乎乎地看着她,就从包里找出一沓材料,不由分说地塞进了连长的衣兜里,“只要你还有一点理智,这些材料是可以‘利用’的。”她有意把“利用”两个字说得很重。

连长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是说:“你辛苦一天了,早点休息吧。”他从营部客房退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宿舍,他把田甜妹给他的材料展开。田甜妹搜集的材料,全是针对他与老婆的问题专门整理的,是些亲戚开亲引出的一个个病例,有名有姓,材料翔实,有的夫妻生下畸形儿,有的夫妻生下低智儿,还引发了许多奇怪的病。有的儿童生下来看似健康,后来长到一定的年龄,要么发病要么夭折了,这些夫妻的日子没有一个是安逸的。这些内容是田甜妹从山上回去后专门为连长搜集的,虽然有些材料她早就在一份份信中寄给连长看过,当时连长看了信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次田甜妹不过是把这些内容集中到了一块,显然她是用了一番心思的!连长久久地看着窗外,深深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的老婆秦月英,是他亲舅舅的独生女儿,他的亲表姐,舅父舅母就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看得像掌上明珠一般。自己家里的兄弟姐妹多,这才由父母做主,定下了这门亲上加亲的娃娃亲,自己才成了舅父舅母家的上门女婿。舅父舅母说:“他们希望百年之后,外甥能照顾表姐,他们就放心了。”秦月英比自己大一二十天,是一个乡下姑娘,一条大辫子虽然土气,但她身体结实好,相貌也行,更主要的是她贤惠善良,会体贴人,这些都让连长感到欣慰。舅父舅母常在人前夸口表姐的也是这些事。过去,他从没有对这门亲事说过不适合的话,军人嘛,反正自己长年不在家,夫妻团聚的时间有限,他只有愧对妻子的,还能说她什么呢?所以,他更多的时间是让着表姐。只是上次军区卫生小分队来连队时,让田甜妹无意间知道了这事,这才被田甜妹说成是一门不科学的婚姻。他庆幸的是,他和表姐还没有那种不幸的后果,要不然,他是无法在军队安心工作的,这让他萌发了和表姐退婚的念头,这可不是喜新厌旧啊,而是他对军队生活的深深眷念……他还希望未来的儿子能像自己一样当兵,保卫祖国呢!

第二天,连长把田甜妹搜集的资料转到我手里,我看了看材料后对连长说:“你为什么不把这一切早告诉我呢?”

“你来时那个气势汹汹的样子,恨不得马上抓我个反面典型回去邀功请赏,我讲这些,那不是自投罗网吗!昨天下午,你还在讲我是‘正月的菜苔早起的心’,你一直就没放松对我的监督。”

“现在你怎么又相信我啦?”

“军人办事嘛,哪能不选择个天时地利人和的环境,那还叫军人?孙子兵法上说:避其锐气,击其惰归,现在,是该让你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了。

“你终于说实话了!我说你怎么对我咄咄逼人的?原来是在以攻为守,转移我的视线啦!你果然有问题,这可真是不吃亏的哲学啊!”

“平战结合,一切都是为了‘谋打赢’!”

“你干脆自封你就是‘谋打赢’的第三个典型算了,第一个是演节目的刘匀田,第二个是游安平,第三个就轮到了你!”

“这可是你说的啊!”

“你呀你呀……我算是看清楚了,一个火中取栗的家伙,甘当陈世美,还跟我玩起权谋来了!”

“我也是就汤下面,看架势出牌。”

一次,田甜妹当着我的面对连长说:“明年我就得同你结婚,你争取明年上半年,把所有的事处理完。我这次来,就是要让你好好地了解了解我,我的为人,我为军队建设所做的自我牺牲,我作为军人的顽强意志,看我是如何帮助部队留住一个好连长的……”

我听了田甜妹的话,心里一惊,我虽然知道他们两个人是在演双簧,这些话是有意讲给我听的,但我还是认为,连长在田甜妹面前真的是被动的,这和首长最初的判断有出入。我得赶紧向首长汇报,同首长打一次电话。要让别人不知道我在监督连长,就得在作战室里一个人去打,我决定明天就到阵地去带班。

首长听到我的汇报后,沉思了片刻,耐人寻味地说了一句:“这个连长,居然还真的迷住了一个黄毛丫头。”接下来,首长的话锋像是软了下来,“那你就跟我说说你们那个连长吧,我对他现在有了点兴趣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诱惑力?他是如何工作的?上次追认一等功的那个新兵,是出在你们连吧?你们连长带兵好像有点名堂啊?”

首长的态度一百捌拾度的大转变,让我感到意外!我简要地向首长汇报了连长的经历和工作情况,我对连长的“戒备”心理,也彻底地松懈了。

田甜妹的事我知道得并不多,她不过是一个军医大学毕业的女军医,头脑里尽是些奇怪的念头。她的工作态度极认真,这让首长对她有好感。她和徐连长来往,据她说与一个很有名的遗传学上的“豌豆花理论”有关,她是在徐连长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爱上徐连长的。她认为徐连长是她理想中的军人,徐连长经历复杂,学历高,社会阅历丰富,发展后劲大。徐连长结婚不到两年,和表姐加在一起的时间满打满算也不过两个多月,她可不在乎。和她当参谋的女军医杜大姐也在说她,“你的想法太离奇了!”她却嫣然一笑。

田甜妹在东峰山上,迎来了一九六九年的元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