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爱国者 正文 第五章 斗法 3

君好去 收藏 2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URL] “不,先别着急去天堂,还是看看我怎么对付你的手下。”司机又堵上阿布的嘴。 阿布听到司机在问,“你认识阿曼,那个中国新疆来的商人?” “噗”,有人吐了口唾沫。 “砰。”枪声响起。 “你认识阿曼,那个中国新疆来的商人?”司机询问下一个人。 “不认识。” “你知道谁认识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


“不,先别着急去天堂,还是看看我怎么对付你的手下。”司机又堵上阿布的嘴。

阿布听到司机在问,“你认识阿曼,那个中国新疆来的商人?”

“噗”,有人吐了口唾沫。

“砰。”枪声响起。

“你认识阿曼,那个中国新疆来的商人?”司机询问下一个人。

“不认识。”

“你知道谁认识他?”

“不。”

“阿布有什么秘密任务?”

“不知道,长老单独找他谈话,他只说要小心一个箱子。”

“箱子里有什么?”

“不知道。”

“箱子送到哪里?”

“好像去白沙瓦,那里有人等着。”

“在白沙瓦什么地方交货?”

“好像是集市,阿布没说清楚。”

“好,你可以下来了。”司机拔下了针管,砍断了绳子。

阿布看到那个软骨头手下躺在湿漉漉的地面,舒服地闭上眼睛。

司机问了五个手下同样的问题,杀了两个拒绝回答的人,放下了三个合作的人,但没人能说出任何有关阿曼的细节。

“埃及人,最后一次机会,你有什么想说的?”司机目光炯炯地看着阿布。

“我知道谁认识阿曼。”阿布费力地说,“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

“我在听。”

“我参加过一个阿富汗训练营,有个车臣教官去过中国新疆,他上次来***堡,见到阿曼,说他们一起打过中国人。”

“车臣人叫什么名字?”

“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阿布心知自己赌对了,司机本意不是找阿曼,而是和阿曼有关的人。

“好,我以真主的名义发誓,只要你说出你的秘密,我就放了你。”

“我没有秘密。”

“我们在浪费时间。”司机举起手枪。

“只有我知道那个车臣教官的名字,他现在已经离开阿富汗,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永远找不到他。”阿布面无惧色,“他曾经在中国制造了很多爆炸案,中国政府一直想抓他,可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叫什么名字?”

“你放了我。”

司机瞪着阿布,半晌说,“可以,但我只能放你一个人走。”

“请让我带着他们一起走。”

“不行,今天你们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放我走,我知道他说的那个人。”躺在地上一人突然说,他包着头发,是阿布五个手下年龄最大的,“我见过他,他来老城住了几天,我记得他的名字。”

司机笑笑,冷冷地瞟了阿布一眼。

“那个车臣人有好几个名字,再说他已经离开。只有我知道他现在的位置。”阿布不屑地说。

“他叫艾米拉特,很有名气的爆破专家,不少阿富汗人知道他,我听说他回车臣了。”手下不甘示弱,“他很好认,他的左手被炸掉了两个手指头。”

“你见过他的左手吗?你不过是听说,他可是总是戴着手套!”阿布恨不得掐死这个多嘴的手下,但知道眼下是关键时刻,“艾米拉特不过是他众多化名中的一个,他是游击战专家,懂得如何躲藏,如何消失。他在中国生活了一年,中国政府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到现在也不知道爆炸案和他有关。你知道美国人怎么称呼他?鬼魅。没有我的指点,你要花上几年的时间去找他。”

“别太自信,不是你一个人认识车臣人!”司机若有所思地看着阿布,“既然你的秘密这么重要,让我猜猜看,你听到美国人获悉阿吉落脚点的消息不惊慌,因为他已经离开那个村子,你很有把握美国人抓不到他。你这次要护送一个非常重要的箱子,现在箱子落在我手里,你也不是很担心,说明等箱子的主顾很重要。那个箱子里的东西,不是为普通军事行动用的,也不能随便买来,一定要特殊订购。”

“怎么样,我猜测的对吗?”司机望着微微变色的阿布,“阿富汗塔利班用不了这么尖端的武器,他们缺乏专业技能,给他们不过是烧柴棍。基地组织不一样,你们有军事专家,你们也干过非常漂亮的阻击行动。这箱子武器是为了基地组织车坏的重要行动准备的,对不对?”

司机不等阿布回答,继续自顾自地说,“等候这个箱子的人是基地组织的重要人物,你宁可自己死了,也不能暴露他。”

“你是中国人,这些和你无关。”阿布声音中有股软弱的味道,“只要你放了我,我告诉你车臣人,还告诉你艾山在哪里。”

“哼,你想让我去找艾山,正好送命。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总躲在山里,带着一群保镖?”

“如果你不想知道车臣人的下落,那就动手吧。”

司机瞪着阿布许久,不易察觉地点头。


***堡的美国大使馆是个堡垒,大门口有几道水泥板和铁柱子,防备汽车炸弹。高高的围墙上竖着铁丝网,全副武装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定时在院子里巡逻,屋顶众多的摄像头监视着院内每一寸空间和土地,红外线功能让黑夜失去掩护,没人能混进大使馆。

即便有人能设法进入大使馆,他也会发现进入了迷宫。每一层楼都有荷枪实弹的美国士兵把守,没有摄像头监控不到的死角。假如他还能设法躲过,并进入大使馆真正的核心区域-地下室,他会发现自己无处可逃。因为地下室内是一片巨大的办公区域,有上百台电脑、电话、传真机、打印机,至少二十个身穿军装的美国人在不停地忙碌着,两个握着M16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站在门口,铁门比普通银行的保鲜库大门还要厚上几公分,当初设计者是为了抵御核武器的冲击波。

今晚艾瑞奇出现在地下室里,他的朋友拉里站在一旁。两人虽然不时地看对方一眼,却没有丝毫说话的意思,他们紧张地望着大屏幕。大屏幕上漆黑一片,偶尔能看到红色紧急灯的闪亮,画面来自奥多姆头顶的摄像头,海豹突击队上尉坐在直升机上,带领两个小组前去解救美国人质。

有人夜间十一点打电话说,知道被绑架的美国人下落。大使馆的接线员先转给二秘办公室,二秘参加酒会尚未归来。拉里幸好还在办公室,接线员歉意地问他是否愿意接听电话,他以为又是个骚扰电话,本能想拒绝,话出口却说同意。

拉里只会简单的乌尔都语,但听了第一句电话,就知道遇到了职业人士。因为对方开口就叫他录音,说不会重复第二遍。美国人质和两名法国人质生命危在旦夕,他们最多有六个小时时间,明天早晨塔利班将会转移人质。打电话的人还大致讲述了村子内部的结构,塔利班火力点的分布和人质被关押的位置。

拉里第一时间确认了美国人质胳膊上的刺青,确认法国人的伤疤则花费了些时间,因为浪漫的法国外交官们在享受美好的夜晚,一时间竟然找不到相关人员。他电话通知艾瑞奇,当艾瑞奇听说美国人质被关押村子的具体位置,立刻证实那是中情局名单上的一处塔利班基地,只是因为无人机数量有限,无法全天候监视。两人在电话上讨论了几分钟,塔利班设置圈套的可能性。

艾瑞奇兴冲冲地来到大使馆,却发现“骆驼”在发号施令,他神情异常兴奋,午夜时分居然穿着正式舞会的夜礼服。他看到艾瑞奇,嘴角嘲讽地笑笑,主动打招呼。站在身后的拉里做个无奈的手势。

没用几分钟,艾瑞奇弄清楚了“骆驼”的部署,这个蠢货唯恐整个世界不知道他要去解救美国和法国人质,不仅通报了白宫、国务院、美国中央军区指挥部,还告诉了法国人,向来敏感多疑的巴黎政府紧急联系美国国务院,要求美国人提前通报任何相关军事行动,因为可能危及法国人质的人身安全。相比他的政治手腕,“骆驼”的军事方案更加可爱,他居然要求中央军区指挥部提供突袭部队。向来眼红特种部队的陆军将军们自然不放过这个立功的机会,一口答应,准备从阿富汗战区抽调精锐的美国第三山地师一个连,空降到村外,彻底包围塔利班,然后在直升飞机的火力掩护下,冲进去解救早已被砍掉脑袋的人质尸体。当然,组织这么大的行动需要时间,最早要到第二天中午才能就绪。之前的监视和侦察工作也要策划,一架具备基本夜视功能的无人机正在途中。

艾瑞奇不得不打断“骆驼”和将军们的通讯,说不必麻烦中央军区的勇士,他的海豹小组可以立刻出动,在天亮前解决问题。

“你敢保证?”骆驼问。

“保证什么?”

“保证明天世界还存在。保证什么?人质的安全,天才!”

“如果按照你的方法,他们肯定活不了。我的人去,才有希望。”

“抱歉,你不能保证人质的安全,我无法承担政治后果,法国人会叫嚷谋杀。我们还是走正常程序,将军。。。”骆驼转身冲着麦克风说。

艾瑞奇清楚“骆驼”在耍手腕,但他无法坐视这种灾难的发生,而且他清楚对方的真正目的。他看了眼表情肃穆的拉里,轻声咳嗽。

拉里心领神会,低声在“骆驼”耳边说了几句。“骆驼”回头望着艾瑞奇。

“大使先生,这是你的行动,中情局仅仅来配合,我的小组成员会无条件地执行你的命令。”

骆驼露出一丝笑容,但还是用不太情愿的口气说,“好,亲爱的艾瑞奇先生,我就再相信你一次,给你这个机会,请不要再像上次搞砸了。”

艾瑞奇忍着气,在大使馆的地下室设立了指挥中心。一个小时后,奥多姆的两个海豹小组登上直升飞机。因为行动的敏感性,奥多姆本人亲自带队,他头盔上的摄像头将实时传送地面的图像。图像不仅仅发送到大使馆,还通过卫星,传回美国本土,据说白宫高层也在观看,当然他们不会承认,因为假如行动失败,所有责任都是现场指挥者的。

两个海豹小组在村外五公里处下机,潜行到村子外面,最先进的夜视镜让他们悄无声息地干掉了村口的几个哨兵。艾瑞奇他们只听到消音器发出的轻微“噗噗”声,看到海豹队员一声不响地走进村子,彼此交替掩护,一座房屋一座房屋地搜索前进。他们不打扰屋内熟睡的人,不幸外面游逛的人则倒霉了,海豹队员不去搜查对方是否有武器,也不想要俘虏,都是当头一枪。夜视镜里,被打死的人像是喝醉酒般躺下,电子游戏似乎要更真实。但地下室每个人都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他们可能永远没机会参与这种行动,能亲眼见证也是好的。

报信的神秘人说,塔利班在村内清真寺旁边最大的一家院落关押着人质,院落是砖石结构,非常坚固。海豹队员全部聚集在院外,搭起人梯翻进院子却出了问题,似乎有人惊动了塔利班的哨兵,枪声响起,海豹队员炸开院门,全部冲进去,奥多姆本人也亲自上阵。

没有旁观者能看明白发生的战事,夜视镜里子弹像烟花般画的事迹,海豹队员迅速地移动,偶尔有简短的沟通,但多半采用手势,外人目不暇接,无法理解他们如何像机器齿轮般协调,每个人都知道该做些什么,也知道同伴要做什么。周围不断有人倒地,塔利班士兵在大声叫喊。摄像头始终在摇摆,奥多姆不时地躲闪,他手里的M16不停地打出点射,虽然画面无法捕捉到射击的目标,可偶尔有中弹者痛苦的喊声。

“我中弹了,我中弹了。”有海豹队员说。

“让我看看。”另一个声音说,过了几秒钟,他喊道,“医生,医生。”

屋内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在场的人多少清楚海豹队员受过的训练,每人都具备基本的急救技能,能处理简单的伤口,喊医生来意味着伤势不轻。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人质在哪儿?”骆驼总能找到合适时机来提出要求。

艾瑞奇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骆驼”感觉到谋杀的气味,下句话咽进肚子。

拉里忙轻声解释,海豹小组的通讯系统自成体系,并不和其他人联网,他们只能做观众。

“稍等,我在这里。”传来一个稳健的声音,有人奔跑中喘息说。

枪声突然密集起来,有重机枪的哒哒声,还有一枚火箭弹的爆炸声。

“敌人有增援,两伙人,南北过来。”

“小鸟很快到,一组守住门口,二组肃清楼上敌人,三组和我负责地下室。”奥多姆说。

话音未落,院外传来阵阵的爆炸声,美军直升飞机及时赶到。艾瑞奇略微放松些,这次行动配备了三架“黑鹰”直升飞机进行火力支援,中央军区空军的几架F16在不远处高空待命,塔利班想靠着人数优势取胜,打错了算盘。

战斗明显激烈起来,子弹声、爆炸声响成一团,无法分辨出海豹队员说些什么,似乎局势越紧张,他们越冷静,用词更简短,语气如常。

“找到了,目标在地下室。”有人终于说出所有人等候的消息,大使馆的人顿时欢呼起来。“是三个人,他们都活着。”

艾瑞奇注意到骆驼轻轻地松口气,显然他第一次亲身经历这种行动,政治家磨练出来的风度也暂时忘记。

战斗变得更加激烈,塔利班似乎决心要夺回院子,面对美军空中优势死战不退。

一个“黑鹰”直升飞机驾驶员忍不住惊叹说,“上帝啊,他们来了多少人?看多少枪口在射击,他妈的简直是独立日的烟火。”

“东南方向来了两辆皮卡,等一下,西南方出现卡车,塔利班来了援兵。”另一个飞行员。

空军的通讯系统和海豹小组的并不兼容,双方的沟通需要通过后方通讯中心的转接。这一点曾经在索马里首都“黑鹰行动”被地面部队广为诟病,但是牵扯的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还有各兵种战术特点的单独考虑,所以十年后还是没有整合。

“嘿,小心,一号,3点钟方向,火箭弹。”一个飞行员大叫。

拉里有些紧张地看向艾瑞奇,塔利班和美国苦战几年,已经锻炼出成熟的攻击直升飞机战术,火箭筒用的炉火纯青,十几个火箭筒组成的火力网能打下一架造价几千万美元的直升飞机。海豹突击队可是吃过大苦头。

“邦德上校,该你们出场了。”艾瑞奇拿起话筒,对空军联络官说。

“好的。”回答简短有力。

没过一分钟,天空像是响起滚雷,地下室的人都能听到外面轰隆隆的声音。F16的炸弹重达上千公斤,威力绝非直升飞机能比。

“空军小子就他娘的不能低调点?每次出场都让我耳鸣!”一个海豹队员说。

“他妈的,趴下,赶紧爬下!”另一队员可不是在幽默,巨大震荡声透过麦克风在大使馆地下室引起回响。

现场有不少现役军官,不太喜欢海豹队员整天玩孤胆英雄的游戏,听他们吃点苦头,脸上露出会心微笑。

“嗨,哥们,是不是告诉他们在村子里小心点仍炸弹?平民伤亡多了可不好!”拉里悄悄走到艾瑞奇身边。

“他们想和大哥们玩游戏,就要付出代价。”艾瑞奇瞥了朋友一眼,淡淡地说,“那个村子是塔利班的老巢,哪里有平民?我没看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