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烟雨江南(少年篇结局) 153军中群殴

hxgazhy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URL] 天启四年正月,信王朱由检,翼王朱由栩,江南总督袁可立三人共同签署命令,下令江南军全面展开剿匪,南海舰队在锦衣卫的配合下也在同时对盘踞在海上的各个海盗展开围剿。 走出南京翼王府之后赵率教吴襄曹文诏毛文龙等辽东军元老在南京醉仙阁设宴宴请江南军诸位同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天启四年正月,信王朱由检,翼王朱由栩,江南总督袁可立三人共同签署命令,下令江南军全面展开剿匪,南海舰队在锦衣卫的配合下也在同时对盘踞在海上的各个海盗展开围剿。

走出南京翼王府之后赵率教吴襄曹文诏毛文龙等辽东军元老在南京醉仙阁设宴宴请江南军诸位同僚。

“这三个月里大家也都互相熟悉了,坐在这里的梅耀祖梅将军和我们一起在辽东和后金鞑子拼过刀,西平堡一场血战五千影龙卫硬抗十六万后金大军三天三夜,那十六万后金军队可以说是满蒙两族的精锐尽出,战力之高是你们这些没有上过战场的新人们无法想象的,这一战五千影龙卫三千多以身殉国,一千多终身残疾,剩下不足一千人也是伤痕累累,后金的主力被牢牢的牵制在了西平堡之下,三天里扔下了五万多具尸体,当我们到的时候后金已经是强弩之末,可以说当时我们可以打赢这场仗就是踩着西平堡的兄弟们的尸体才打赢得。”赵率教作为江南军最高统帅对底下各个派系之间互相排斥相当头痛,尤其是东林派系和原影龙派系之间的矛盾更是势同水火,原辽东军派系又和影龙卫本是同根生就帮着影龙卫派系抵制东林党派系,后加入的江南学子又和东林党派系彼此熟悉也帮着东林党抵制另外两派,眼看着就要进入实战如果出了问题他难辞其咎,今天这个酒席就是想化解底下坐的泾渭分明的两派的矛盾:“这位梅将军就是当时血战西平堡影龙卫的两位指挥官之一。”

这里的将领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崇拜英雄是年轻人的天性,听赵率教这么一说对梅耀祖的敌意也稍微的降了一些,史可法惋惜的看着梅耀祖:“梅将军血战西平堡为天下百姓造福真是忠勇可嘉,可是梅将军为什么您不顾您的名声帮着翼王祸乱百姓那?”

“哼,祸乱百姓的不是王爷反而是你们这些东林党人,本官自泰昌元年加入影龙卫了杀的最多的是后金的鞑子,其次就是你们东林党这些祸国殃民的奸贼,韩家徐家卫家这些江南豪族有几个不是你们东林党人,就是那个贪赃枉法的李三才不也是你们东林党的元老之一么?”梅耀祖不屑的看着一脸惋惜看着自己的东林党派系:“你们整天说什么仁义道德怎么就疯狂的接受那些奸商劣绅的投靠,把他们的地和人丁都挂靠在你们的名下来逃避赋税和徭役,对穷苦百姓敲骨吸髓让他们承担着被你们巧取豪夺的国家税收?你们自己也有眼睛自己去看看那些老百姓现在的负担是不是比原来的时候轻的多了,去看看诋毁新政的都是些什么人,你叫卢象升是吧,你原来是户部的官员你告诉他们这些伪君子你们户部清查的那些东林党人都有多少土地。”

卢象升一直以来严守中立,也是仅有的几个没有参加任何帮派的人,卢象升被人问到头上也不能再装不存在了:“其实吧我们杨大人说过,影龙卫和翼王殿下也都是为了大明而迫不得已,他们的手段和做法是有些不妥,但是他们所对付的人也不是一般的办法可以解决的,影龙卫和翼王殿下从来没有贪墨过他们抄家的一文钱,一亩地,这些钱和土地大大的缓解了朝廷的财政危机,减轻了天下黎民百姓的负担,至于梅将军说的也太偏激了一些,东林党也是一心为了朝廷和江山社稷,只是东林党人数众多难免会混进几个鸡鸣狗盗之辈,其实大家都是一心为了黎民社稷,这么互相敌对真的是不太好,影龙卫的兄弟们你们被翼王殿下安排进江南军恐怕不是为了和东林党的同袍们吵架的吧,东林党的兄弟们你们其实也该看看影龙卫的所作所为其实也都是为了天下苍生,既然都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为什么我们还要这么斗下去拿,明天咱们就要开始实战了,你们也可以看一下这次为什么叫砺剑,就是要咱们同心协力共同为百姓造福,咱们之间还是应该放下成见同心协力不是。”

毛文龙手下的水师派系问题也很严重,他也很是头痛,借着这个机会他也想统合一下自己的部属,这个酒宴从上午开始一直到深夜,双方之间也都开诚布公的说出对对方的不满,激烈的时候两方的将领都掀了桌子准备上演全武行,在上面几位上司的怒喝中双方才又坐了下来,最后忍无可忍的几位高官一怒之下把这些年轻将领都给领到了城外偏僻的空地上让他们自己去打上一架,辽东军系的都是尸山血海里爬过来的,一动手就占了优势,东林党系就惨多了,很多人之前就是个文弱书生,这三个月的集训让他们的体能得到了提升但还是远不如对面的辽东军系,只是凭着一口气一次次的被打倒再站起来再被打到,远处的朱由栩看的直摇头:“像孙承宗袁崇焕卢象升熊廷弼这种文武全才的人就是少啊,你看看同样是读书人袁崇焕就可以领兵征战沙场,西平堡之战他还冲在最前面,我听说一般的武将还打不过他,你再看看眼前这些人,纯粹就是单方面被虐吗,难得我这么晚还出来看他们打架真是扫兴。”

明月侯呵呵一笑:“男人之间最好的对话方式就是拳头,让他们互相打上一架他们之后的合作才会默契,不过这些书呆子还真得挺能挨,一般人被揍得这么惨早就站不起来了。”

辽东军系的军人也在惊讶东林党系的抗挨打能力,下手也就轻了一些,东林党系的逮到机会发起了反扑让辽东军系猛的吃了个亏,打到最后双方已经不再管什么招式动作,也不再顾忌自己的身份像街头的地痞无赖一样抱成团混站在了一起,过了大半夜之后整个空地上就卢象升等人毫发无伤的站在一旁看着,其他的人都躺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每个人都鼻青脸肿的看着对方。

“小子,不赖嘛,挺能抗的。”梅耀祖努力坐起来看着满脸是血的史可法。

“你也不错,我们三四个人打你一个还打不过你。”史可法也努力的试图坐起来不想输给梅耀祖,他使了半天劲还是坐不起来,梅耀祖此时再看史可法也不觉得他那么碍眼了伸出手,史可法看着梅耀祖的手迟疑了一下也伸出手借梅耀祖的力气坐了起来,其他的人也在互相的帮助下勉勉强强的坐了起来看着面目全非的对方哄堂大笑,赵率教等人知道现在问题解决了。

“本王听说有大明军官在南京醉酒闹事,砸了人家的酒楼还强行打开城门在城外互殴,赵率教,吴襄,毛文龙,你们几个有谁可以告诉本王到底是怎么回事?”朱由栩冷冰冰的带着锦衣卫登场:“身为将领不但不以身作则反而带头违抗军纪公然斗殴,军中法令是如何说的?”

“回王爷,我们不是在互殴是他们在切磋武艺。”新任江南军副总参谋宋献策站出来为打群架的众军官们开脱:“王爷,切磋武艺是没关系的,就是他们切磋武艺的样子太难看了,有辱军风,罚他们把脸洗干净再关一天禁闭得了,王爷你说那?”

“你宋献策是越来越滑头了,我问你们你们到底在干嘛呢,卢象升,为什么你们几个毫发无损?”朱由栩对这几个打酱油的空降军很是不满。

“回王爷,卑职武艺低微,不是这些同僚的对手,所以没有下场和众位同僚切磋。”卢象升继续打酱油。

“你还武艺低微,这样吧,本王和你赌个彩头,你要是赢了明大人我就饶了昨天夜里打群架的人,你要是输了你就和他们一起挨罚,怎么样?”朱由栩决定不再让他打酱油。

“卑职才学疏浅,明大人手下留情。”卢象升被朱由栩逼得没有退路了只好应战。

“卢将军,请。”明月侯也是一抱拳,两人就在空地里交上了手,卢象升的拳法招式中规中矩但是虎虎生风,交手了几回合之后明月侯竟被卢象升给逼退了好几步,明月侯收起轻视之心也准备认真迎战。

“行了,到此为止吧,卢象升你竟然可以逼退明大人就算你赢了,医生,给这些鼻青脸肿的将军们好好的治一下,省得他们因伤无法出征那才麻烦了。”朱由栩大笑着转身离去,留下一些郎中为所有人诊治。

“翼王殿下看起来并没有外界谣传的那样不近人情。”看着朱由栩离去的背影史可法感叹道。

“这是翼王真实的一面,外界谣传的也是翼王的真实一面,总有一天你会亲眼看见翼王殿下的另一面的,到时候可不要尿裤子。”梅耀祖接了他的话。

“是吗?那我还真的很期待看看。”史可法等人都饶有兴趣的期待朱由栩的另一面。

PS:最近有些累了,想暂时休息一下,因为写这本书我做生意的心思也有些低落,这两天先每天更新一章,让我休息一下,谢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