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史实总是那么扑朔迷离,我们千思万想也无法到达最终的结果,火烧赤壁可谓是三国的高潮部分,但仔细琢磨一下,就觉得漏洞百出,南风真能借来?黄盖献降书后直接就放火烧曹营的可能性有多大?进而赤壁的火是从江边开始烧起的,还是从曹操大营的北部向江边烧起的?

众所周知,诸葛亮借东风帮助吴蜀联军烧毁曹操大营,然而,这种可能性有多高。冬天时节在长江流域确实会有个别时段刮东南风,但是在大冬天预测某天刮东南风,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就现在的科技水平也不可能提前三四天预测到当天会刮东南风。要说当时诸葛亮建有各地气象站,就这样来说及时传递气象信息也是不可能做到的;进一步来说,就算吴国累计有多年长江流域地区气象资料,记录有长江流域什么日子刮什么风的概率有多少,这个毕竟只是一种粗陋的预测方法,以谨慎为性格的诸葛亮断不会拿这种不靠谱的概率统计断送吴蜀联军的前程,要知道短时天气预报需要各种及时准确的各种气象信息来做预测(即便这样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登陆诺曼底的霸王行动可以算得上是战时短期天气预报的典范了,就这也是靠大西洋稳定的西风系统给预测提供了一个基本的气象资料基础,中国大陆性气候的复杂性和不稳定性对短期气象预报构成的不确定性哪是单靠及时准确的瞬时气象信息所能预测的,真能称得上是瞬息万变的气候,况且是在冬天刮北风这个逆气象系统预测)。

有人说草船借箭不就是诸葛亮气象才能的表现么?不错,诸葛亮在这方面的确有超过当时其他军事家的过人之处,但这个也确实属于超短时天气预报或者根本算不上是一种预报,而只是一种看天行事,秋冬时节,长江沿岸气温低,但长江水温高,形成大雾是很容易的,尤其清晨气温最低的时候(现在也能看到秋冬时节长江江面大雾弥漫的雄伟景象),诸葛亮借助这个时节长江出现的大雾,找一个大雾弥漫的清晨(何况是10天时间内,即便是缩短到三天)不是一个什么难事,这和预测冬天时的风向不是一个数量级的预报,就诸葛亮本人而言,也不大会信誓旦旦向周瑜保证几天后刮东南风,到时给人以把柄。

那么,有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某一天刚好刮东南风,黄盖就驾船去烧曹营去了。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很大,究其原因:一是周瑜打黄盖在前,这个消息已经传到曹操那里,黄盖不太可能一直等着刮东南风,时间长了肯定会引起曹操的怀疑。二是,如果当天刮东南风,不单是一种给周瑜的利好消息,也必定是给多疑的曹操一个警告,因为曹操也早就预料到东南风会给敌军火攻提供绝佳的气象条件,必定会在东南风时加强戒备。

还有一种可能,这种可能和下面一种可能我都比较支持。吴蜀联军派出细作,在长江北岸积极策划火烧曹营,利用干燥的西北或东北强风,在曹营北面点起大火,将靠在长江边的曹营烧光,这种做法可靠性高,一方面刮北风的概率远远高于刮南风的概率;二一个方面,北风干燥,风势猛烈,一旦曹操大营起火,几乎不可能扑灭;第三方面,曹操大营背靠长江,北面着火,曹军可以说是无路可逃了就,曹军引起巨大伤亡是理所应当的,而从南部放火,曹军依然可以低伤亡率的向北方转移,达不到消灭曹军的目的;第四方面,黄盖献降书是为了吸引曹军的注意力,趁曹军戒备南面之时,趁机在北面点起大火,使曹操不可能短时间收到北营起火的噩耗。

当然提到这个可能性,就不可能排除曹操自己大营防火方面出现了意外,就另当别论了。

总之,火烧赤壁的真实情况应该与史料有很大出入。黄盖献降书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直接去烧曹操大营,而是吸引曹操的注意力到南边大营。渗入北部大营的吴蜀联军细作趁机在曹营之北燃起大火,火势借助猛烈的北风给曹营以毁灭性打击,南面的吴蜀联军登陆曹营东西侧的长江北岸,东西两线迂回包抄被大火团团围住的曹营。